湘潭赵氏族谱网>>文化衣冠

 主题:甲午战争120年祭

千江月  发表于2015-03-25 10:23:47.0


 

    2014年又是一个甲午年,属马,马年在中国的传统寓意“万马奔腾”“龙马精神”“马到成功”等吉祥之意。现在我们正处在一个国泰民安,亿万人民精神奋发共同为美丽中国梦奋斗的时期。然而120周年前的1894年,按照甲子纪年也是甲午年,距今刚好是两个甲子,那个马年可是万马齐喑的马年,历史上著名的中日甲午战争就发生在这一年。这一场战争最后以满清王朝苦苦经营数十年的北洋海军全军覆没,割让东部北至鸭绿江口,南到台湾、澎湖列岛大片国土和领海求和,赔偿日本战争损失2亿两白银,宣布朝鲜为永远独立国家,中国不得干涉其内政,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告终。这一年是中华民族经历凄风苦雨,彻底丧权辱国, 更深的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屈辱历史的开始。
追索战争的起源,还要从中日两国当时国情和双方关系说起。先讲日本,自从明治维新后日本国力大振,它一方面需要大量的资源继续发展经济,扩充军备,一方面它又要将其工业产品输出寻找市场。日本是岛国,要到达亚洲大陆,朝鲜就是陆上必经之道。海上,孤悬海外的琉球是中国的属国。名为属国,只是定期向朝廷纳贡,取得保护而已,还是有高度自治权的。夺得琉球,可以使其国土和领海向南大为延伸。故日本也对朝鲜和琉球早就垂涎已久,虎视眈眈了。碍于大清帝国这个死而不僵的百足之虫的存在,在其国力不够强大时,它还是不敢轻举妄动。以至1871年,还假惺惺的与大清国签订了第一个条约《中日修好条规》,第一款就说:“嗣后大清国、大日本国倍敦和谊,与天壤无穷。即两国所属邦土,亦各以礼相待……”这是一个平等的条约。
       但是条约墨迹未干,1872年,日本就开始侵略中国附属国琉球,天皇下诏,单方声称琉球为日本藩属。1874年,发生了琉球漂民被台湾高山族人杀死的“牡丹社事件”。日本竟称琉球是日本属邦,并以此为借口大举进攻台湾岛。因为当时日本和中国实力悬殊,加上水土不服,日军失利。在美英等国的“调停”下,日本向中国索赔白银50万两,才从台湾撤军。日本于1879年完全并吞了琉球王国,改设为冲绳县。
    而满清王朝经过第一、二次鸦片战争和太平天国战争的沉重创伤后,满清王朝的统治阶级,特别像曾国藩、左宗棠等一些放眼看世界并付诸实践的人物开始痛定思痛,寻求师夷之长以制夷的强国复兴之路。在同治、光绪两朝实施了一场历时30余年,以推行洋务为主要措施的的变革。实现了短暂的中兴之治,号称“同光中兴”。
在这期间,满清政府还做了一件自认为功在千秋的事情,就是兴办新式海军。从19世纪七十年代起,李鸿章就开始提出“海防论”,积极倡议建立近代化的海军。同治十三年(1874年),李鸿章在海防大筹议中上奏,系统提出以定购铁甲舰、组建北、东、南三洋舰队的设想,并辅以沿海陆防,形成了中国近代海防战略。中法战争后,鉴于福建船政水师几乎全军覆没,清政府决定“大治水师”,于光绪十一年(1885年)成立海军衙门,醇亲王总理海军事务,李鸿章为会办。利用这个机会,北洋水师建设成军。 
成军后的北洋海军,拥有舰艇25艘,官兵4千余人,在当时是亚洲最强大的海上力量。然而“同光中兴”只是一种回光返照式的苏醒,是极其脆弱的,北洋水师不但没有挽救满清王朝,连其自身也在甲午年间与日本人的较量中全军覆没。
几乎在同光中兴的同一时间,与大清帝国一衣带水之隔的日本也积极实施了一场改革,名之为明治维新,改革涉及社会制度、教育文化、军事、交通、司法等各个领域。明治维新使日本迅速崛起,通过学习西方,“脱亚入欧”,改革落后的封建制度,施行君主立宪制,走上了发展资本主义的道路。同时,日本废除了不平等条约,摆脱了民族危机,成为亚洲唯一能保持民族独立的国家。但明治维新具有不彻底性,在各方面保留了大量旧日本时代的封建残余。后来,日本走上了对外侵略的道路,跻身于世界资本主义列强的行列。
中日同处于东北亚地区,长期以来还算相对和平,随着日本的羽翼渐丰,加之在琉球的挑战取得了成功,朝鲜东学党人起义事件后,日本即开始进行更大胆的挑衅。《清史稿》载“(光绪)二十年三月,朝鲜东学党乱作,乞援于中国,中国派兵前往,日本旋亦以兵往。李鸿章电驻日公使汪凤藻,与日本政府抗议,日仍陆续出兵。及事平,驻韩道员袁世凯牒日本驻韩公使大鸟圭介,援约同时撤兵。日本外务省提出三项:一,中、日两国兵协同平定韩国内乱;二,乱定后,两国各设委员于京城,监督财政及吏治;三,募集公债,以为朝鲜改革经费。总署电令汪凤藻答覆,略谓朝鲜内政,应由朝鲜自由改革,不应干预。日本政府覆凤藻,谓朝鲜缺独立资格,日本为邻邦交谊,不能不代谋救济。既又提出二条件,谓无论中国政府赞成提案与否,日本军队决不撤回。中国主撤兵再议,日本则要求议定再撤兵,持久不下。”
由此可见,在当时,中国满清政府和日本明治政府是站在同一平台讲话的。按照朝鲜当时的现状,他还只是满清的属国,日本出兵就是侵略。从外交政策看,当时的中国清王朝和现代中国政府的做法也差不多,比较尊重朝鲜国家的尊严,维护属国的高度自治。而日本即开始暴露其帝国主义野心,不尊重他国,想当然的干预他国内政。开战之初,中国是在朝鲜“乞援于中国,中国派兵前往”的,而“日本旋亦以兵往。”中国是师出有名,日本则因对朝鲜和东北亚虎视眈眈,窥伺久矣,唯恐中国得了先机,终于按捺不住了。
    不仅如此,日本还很霸道,“(1894年)七月(准确讲是农历7月15日),日本遂宣战,误击沈高升英船。时日本寓华商民,属美领事保护,中国寓日商民,亦讬美保护,美使调停无效。”先误击英船,再踢开美国,已经是目中无人了。“高升”号是为清朝政府运送军队的英国商船。“高升”号事件,李鸿章的淮军871名精锐遇难,相当于来后牙山一役中清军兵力的三分之一。这样的惨痛结果,导致了中日双方在朝军事力量的失衡,在心理上击溃了清军,士气大为沮丧,节节败退。
“及战事起,提督叶志超、卫汝贵守平壤牙山,先溃,左宝贵阵亡,海军继败。于是日军渡鸭绿江,九连城、凤凰城、金州、海城、大连、旅顺、盖平、营口、登州次第失守,又破威海卫,袭刘公岛,降提督丁汝昌,海军舰尽熸。”战争的进展很快,几乎势如破竹,原以为是铜墙铁壁,却是一个十足的纸糊的江山。北洋海军“樯橹灰飞烟灭”。
  战争的结果是“初,日人志在朝鲜,至是并欲中国割地赔费,指索台湾,又提出四条件:一,派大员往东洋议约;二,赔兵费五万万;三,割旅顺及凤凰城以东地;四,韩为自主之邦。二十一年正月,命张廕桓、邵友濂赴日本议和,拒不纳,乃再以李鸿章为全权。鸿章至日本,日本派伊藤博文、陆奥宗光为全权大臣,与鸿章会议于马关,月馀不决。鸿章旋为日本刺客所伤,又命其子李经芳为全权帮办,卒订约十一款:认朝鲜独立,割辽南及台湾,赔款二万万,且许以内地通商、内河行轮、制造土货等事,暂行停战。”这个马年打了败仗,还签了一个《马关条约》,正是“万马齐喑”,
战争的胜负,历来是综合国力的全面较量的结果。以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等人为代表洋务派提出“强国、求富”的口号,积极推行洋务运动开始也是轰轰烈烈的,通过修铁路、兴实业、建新式陆军、创办海军、推行新式新教育、派遣留学生等一系列措施。既培养了一大批具有西方开阔视野和先进思想的实业家和知识分子,又建设了安庆内军械所、江南制造局、福州船政局等一批最早的基础装备业实体;还改良了军队,把一直以八旗子弟为主的传统冷兵器时代的军队逐步改造为采用新式操练、新式编制、新型装备的近代军队。可谓其情也切,其势也勃,其获也丰。
在这里还要讲到一个人,就是一生毁誉参半的李鸿章,梁启超在《李鸿章传》中评价“吾敬李鸿章之才,吾惜李鸿章之识,吾悲李鸿章之遇。”“吾欲以两言论之,曰:不学无术、不敢破格,是其所短也;不避劳苦、不畏谤言,是其所长也。”算是比较客观的给他的一生定了一个调。但是讲他不学无术,还是值得商榷的。比如在出国考察回国后李鸿章曾写有一份描绘蒸汽动力运转的奏折,无异于100年前的一篇科普文章。在几乎没人知道世界上有蒸汽机的大清国里,头上是顶戴花翎、脑后依然拖着辫子的李鸿章,能够如此细致地观察蒸汽机的运转原理,这着实令人惊叹。这种学习精神至今还可奉为典范。只是梁老先生所讲的学仅为中国传统的理学和儒家思想而已。按现代人对知识的定义:知识,是指人类在实践中认识客观世界(包括人类自身)的成果。它可能包括事实,信息,描述或在教育和实践中获得的技能。它可能是关于理论的,也可能是关于实践的。在哲学中,关于知识的研究叫做认识论。知识的获取涉及到许多复杂的过程,从这个角度讲,李鸿章的“学”才是真学,他的才“识”是真识。这里我以为,李鸿章倒是成在谋“术”,败在无力“破格”,故其无力回天!
李鸿章的一生是悲剧的一生,聪明盖世,无尽悲凉。他最终是在1901年签订另外一个不平等的《辛丑条约》后不堪其辱,悲愤抑郁而终。甲午战争中,他是主要战略部署、战线推进、外交斡旋的总指挥。他从追随曾国藩镇压太平天国起家,自筹淮军,久经沙场。观其战略、战术也无没有大的失误,其惨败却非一人之力可挽回。正如其本人所说:“我办了一辈子的事,练兵也,海军也,都是纸糊的老虎,何尝能实在放手办理,不过勉强涂饰,虚有其表,不揭破,犹可敷衍一时。如一间破屋,由裱糊匠东补西贴,居然成一间净室,虽明知为纸片糊裱,然究竟决不定里面是何等材料。即有小小风雨,打成几个窟窿,随时补葺,亦可支吾对付。乃必欲爽手扯破,又未预备何种修葺材料,何种改造方式,自然真相破露,不可收拾,但裱糊匠又何术能负其责?”。纸糊的江山如何能抵得住狂风巨浪澜?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的讲话中说:“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应该放在其所处时代和社会的历史条件下去分析,不能离开对历史条件、历史过程的全面认识和对历史规律的科学把握,不能忽略历史必然性和历史偶然性的关系。不能把历史顺境中的成功简单归功于个人,也不能把历史逆境中的挫折简单归咎于个人。不能用今天的时代条件、发展水平、认识水平去衡量和要求前人,不能苛求前人干出只有后人才能干出的业绩来。”看来,学点历史很好,李鸿章也值的好好研究。
再回到中日两国120年前的战争,当时两国都经历了内部的一系列改革。中国“洋务运动”靠着少部分有识之士的推动艰难前行,稍有成果便被掠夺展示皇室贵戚之天威,庆寿、修颐和园、不一而足。1894年是光绪二十年,该年是慈禧太后的60岁“万寿”,而史载“(十八年)十二月乙卯朔,诏王大臣承办皇太后六旬庆典,会同户、礼、工部,内务府博稽旧典,详议以闻。在内忧外患之时,提早两年就筹备庆寿,何等荒唐!十九年“冬十月。。。己未,命户部岁纳内务府银五十万两。”户部是掌国库,内务府是皇家府库,五十万两银子专供皇家消费,平时和四季之交、节日还有不同名目的“敬”银,何其奢华。而同年十一月,因各地受灾,“朝廷赈灾,庚戌,发库帑十万(两)赈太原等属水旱霜雹灾。癸丑,发内帑二万(两)赈顺直各属灾民。”“帑”就是国库库银,几个省的灾民就用区区12万两银子赈灾。对比之下,皇室早已是饕餮天下,又如何德象天地。
    日本的明治维新在日本近代史中也起了十分关键的作用,它虽然没有彻底根除封建特权,但它建立起稳固的中央政府和新的社会体系,以藩阀和大资本家取代过去武士统治的阶级政治,打下不可逆的现代化基础,使日本快速发展,为日后跻身世界强国之列,是日本近代化的起航。最后,一场战争就把实力比出来了。
最近一两年,日本朝野蠢蠢欲动,先是购岛,现又扬言要撞机、活捉中国的飞行员,是不是纯属狂妄不见得,它也是在打心理战,以此刺激中国人。有一个事实比较清楚,日本从来都抵赖其二战时期对亚洲国家的侵略和伤害,但对120年前的这场甲午战争至今津津乐道。它是否是一种心理暗示?还有朝鲜半岛的危机,这个敏感的地区在此前的两个甲午年前后不久已经引发了两场大战,现在仍然是摇摆不定,游离世界主流之外,这个甲午年如何过?还是让人心忧。
今天我们的改革到了壮士断腕的攻坚阶段,深化改革能否彻底成功才是决定中日关系、中美关系、中朝关系等一切关系的核心。改革成功的关键就是,改革30余年的胜利成果由谁分配,由谁享有的问题。如果真正实现资源市场分配,利益全体国民享有,那么改革就成功了。如果再发生战争也有备无虞了。再过多少个甲午年也无忧。如果改革的成果被少数集团、阶层掠夺和霸占那么很可能还要走回头路。
春节前,习近平总书记在与党外人士座谈时念了两副对联表示对大家新年的祝贺,一副是“骏马追风扬气魄,寒梅傲雪见精神”,另一副是“昂首扬鬃,骏马舞东风,追求梦想;斗寒傲雪,红梅开大地,实现复兴”。这里也以此作为本文的结尾也是对各位读者的祝贺,个中意思不言自明。当然,还是不要忘记120年前的那个《马关条约》!
  

 赵永龙2014年1月28日始于九华,2月5日成于岳塘金侨。

 


用图文文章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文章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文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