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赵氏族谱网>>文化衣冠

 主题:德林  赵榜任职湘潭是朱元璋为建文帝准备的后路之一

赵永红  发表于2013-12-14 16:47:43.0


 

赵榜任职湘潭是朱元璋为建文帝准备的后路之一.doc赵榜任职湘潭是朱元璋为建文帝准备的后路之一

    我在《伍文英就是建文帝》一文中提到建文帝化名伍文英,在永乐二年被赵榜收留,落籍湘潭,并繁衍了伍赵氏一族。那么建文帝被赵榜收留是碰巧的事,还是建文帝到湘潭本来就是为了投奔赵榜?窃以为是后者,赵榜任职湘潭就是朱元璋为建文帝准备的后路之一。
 
    赵榜,字殿先,号南墀,文林郎,行详府志。元至顺元年(1330)庚午八月初三日戌时生,享年76,明永乐四年(1406年) 丙戌二月11日辰时卒,葬十四都千户荡屯所屋后,金盆形,卯山酉向,有图。公讳榜,殿先其字也,世居浙江钱塘县,父讳宜言,改箴言,字铭彤,元末贡元;明洪武七年甲寅简任江西建昌府别驾,擢升饶州府太守。母袁太恭人,生子四。长讳高,字步际,明初进士,官至刺史,子孙归钱塘故里。次讳标,字阁臣;三讳金,字丽生;俱明初廪膳生,子孙均入籍饶州府浮梁县北乡高陂。公居季,明初孝廉,明洪武丙子(1396年)特简湖南长沙府湘潭县知县,两任八载,永乐甲申(1404年)致仕,遂入籍邑之十四都,原系九十二都千户荡八甲汤承户,新立户名赵言,越四世迁居衡汑,七世开四大房,服畴饱德衣税食租继继绳绳,皆公之福泽绵延所致。子二。
    妣杨,生未详。明永乐八年庚寅九月17,葬附公墓。生元一、元二。 
据衡圫赵氏族谱,赵榜的父亲赵宜言应该就是历史上有名的赵孟頫的孙子赵麟。赵麟,字彦徽,赵孟頫之孙,赵雍次子。以国子生登第,为江浙行省检校。善画人马、山水,其构图、技法、笔墨等方面深得家传,书法亦承袭赵字风骨,可谓书画均能造其祖、其父之域。至正二年(1342)作春山图,二十五年(1365)作洗马图。
衡圫赵氏族谱里虽然去掉了赵麟这个名字,但是还是可以隐隐看出赵麟的痕迹。赵孟頫的儿子辈,公开姓名与谱名是有差别的,公开姓名去掉中间的排班字由字,而赵孟頫的孙子辈正是宜字辈。赵榜取户名赵言时,正是去掉了中间的排班字宜字。而箴言与徽彦谐音。
我们看到谱上说赵宜言的大儿子名叫赵高,众所周知,赵高是历史上臭名昭著的以指鹿为马闻名的大奸臣,赵家做为博学之家,怎么可能给儿子取名赵高?我国在隋朝时就没有太守这一官职名称了,赵宜言又怎么可能任饶州府太守?我查了湘潭县志,明朝洪武到建文年间的湘潭知县全有记载,可是没有赵榜这个名字,可是谱上却言之凿凿地说“明洪武丙子(1396年)特简湖南长沙府湘潭县知县,两任八载,永乐甲申(1404年)致仕”。赵榜为何在永乐甲申(1404年)致仕?须知永乐甲申正是永乐二年。而赵榜为何致仕后要举家离开县城到一、二百里外的偏远山区落户,而且先是“汤承户”,又“新立户赵言”?所有的这些都看似不可思议,但是如果联想到洪武末年的政治,那就好理解了。赵榜任职湘潭是执行秘密任务,是朱元璋为建文帝准备的后路之一。
朱元璋吸取元朝前期不立太子造成多次宫廷政变的教训,在称吴王时,就立了长子朱标为世子,称帝后立为太子,聘用著名文人和朝廷重臣教导他。太子成年后,就让他处理政事,学习治国,还常常教训他要仁、明、勤、断,这样才能保住天下。但是,朱标却温文尔雅,俨然是个儒生。他生性忠厚,不赞同父亲大杀功臣。每当朱元璋要杀功臣时,他总是要加以劝阻,要求父亲以仁慈为本,顾及亲戚情谊和兄弟友爱。为此父子经常发生争执。据说一次朱元璋要惩处太子的老师宋濂,朱标哭着求情。朱元璋发怒说等你做了皇帝赦他,太子听后惶恐不安,竟投水自杀而被左右救起。又有一次,朱标劝谏父亲。朱元璋不言语,第二天故意将一条棘条扔在地上,叫朱标拿起来。朱标因为杖上有刺,不敢去拿,朱元璋说:“你是怕有刺而不敢拿,我把刺拔掉了再交给你,岂不是好。”朱标说:“上有尧舜之君,下有尧舜之民。”意思是说上有仁君,下才有良民。朱元璋听后大怒,抓起一把椅子朝他扔了过去,吓得朱标逃入内室,从此惊吓成病,抑抑而死。

    由于整日忙于国政,朱元璋50岁以后就感体力不支,心动过速,又常发高热,好幻想,作怪梦,有时喜怒无常。太子一死。他又伤心过度,身体愈益衰弱,发须全变白了。他立朱标次子(朱标长子早亡),十六岁的朱允炆为皇太孙,又怕太孙驾驭不了重臣宿将,便再次诛杀功臣,将傅友德、冯胜等几位开国元勋借故杀了。他又怕儿子们与太孙争夺皇位,特地编了《皇明祖训》,要子孙们遵守宗法制,并规定谁更改祖制,就以奸臣论处,格杀匆论,希望以此使大家都服从小皇帝,保持朱家王朝的平安长久。他内心肯定知道他的《皇明祖训》将来恐怕是废纸一纸,那些强大的藩王可能要造反,可是毕竟是自己的儿子,他不忍下手,只有为防万一为建文帝做一些其他安排了。
总的印象,赵榜齿录里的人名、官职都是假的,或是起提醒的作用,或者为了表达深意。
 
赵宜言的长子赵高,赵高指鹿为马,指鹿又是大儿子,那就是指向大鹿,即麟也。麟,从鹿,粦(lìn)声。本义:大鹿。为马,即报答马皇后。众所周知,明朝开国皇后马皇后贤惠,保住了不少人的性命。“帝前殿决事,或震怒,后伺帝还宫,辄随事微谏。虽帝性严,然为缓刑戮者数矣。参军郭景祥守和州,人言其子持槊欲杀父,帝将诛之。后曰:“景祥止一子,人言或不实,杀之恐绝其后。”帝廉之,果枉。李文忠守严州,杨宪诬其不法,帝欲召还。后曰:“严,敌境也,轻易将不宜。且文忠素贤,宪言讵可信?”帝遂已。文忠后卒有功。学士宋濂坐孙慎罪,逮至,论死,后谏曰:“民家为子弟延师,尚以礼全终始,况天子乎?且濂家居,必不知情。”帝不听。会后侍帝食,不御酒肉。帝问故。对曰:“妾为宋先生作福事也。”帝恻然,投箸起。明日赦濂,安置茂州。吴兴富民沈秀者,助筑都城三之一,又请犒军。帝怒曰:“匹夫犒天子军,乱民也,宜诛。”后谏曰:“妾闻法者,诛不法也,非以诛不祥。民富敌国,民自不祥。不祥之民,天将灾之,陛下何诛焉!”乃释秀,戍云南。帝尝令重囚筑城。后曰:“赎罪罚役,国家至恩。但疲囚加役,恐仍不免死亡。”帝乃悉赦之。帝尝怒责宫人,后亦佯怒,令执付宫正司议罪。帝曰:“何为?”后曰:“帝王不以喜怒加刑赏。当陛下怒时,恐有畸重。付宫正,则酌其平矣。即陛下论人罪亦诏有司耳。””估计马皇后也在某次保了赵家,而赵榜表示舍命相报。赵孟頫家与元朝很是交好,可能是引来杀身之祸的主要原因。因之朱元璋对赵榜也有一家的了解。
太守,即守护太孙也。
殿先,即殿前,阁臣不用解,如果赵榜真是执行保护太孙的使命的,那既是殿前也阁臣了。
标,朱元璋的太子叫朱标。
特简,本意是破格任命,但字面意思也有特别任命的意思。
估计朱元璋本来打算将赵榜任命为湘潭知县,但想到知县的目标还是太大,怕引起别人的关注,所以只将其任命为湘潭县丞,享受文林郎待遇。
朱元璋为何会想起湘潭?这与易华有关。
易华,字闻远(1294-1377),湘乡州唐甲湾(今湘乡市潭市潭台村箭楼湾)人。南方红巾军领袖,湖广参政。元朝末年,以乌石寨为点与周围建立乌石、白石、青山、营盘、珍珠等48寨。至正十一年(1351),北方爆发了韩山童、刘福通领导的红巾军起义,南方爆发了徐寿辉起义,紧接着,布王三孟海马起义于湘汉,芝麻李起义于丰沛,郭子兴起义于豫州,还有李二、彭大、彭均用起义于徐州,方国珍起义于海上,不到几年就形成了“四海纷争、八方骚乱、群雄逐鹿、天下纷扰”的混乱局面。这时当过和尚的朱元璋投奔郭子兴义军,成为深为郭子兴赏织的一个将领。少怀大志又才兼文武的易华也看到元朝统治即将崩溃,他见乡亲们早已不满元廷统治,不负湘乡、湘潭等地乡亲的托望率乡民起义,成为湘中农民起义军的中坚。他率领的起义军很快发展到长沙、衡阳、永丰、宝庆等七州县四十八寨。易华的义军以湘潭的乌石寨和双峰的黄牛峰为主要据点,依险据守。后来徐寿辉派部将陈友谅率队向南发展,易华见义军力单势薄,难以与元朝的军队对抗,便率众响应,成为陈友谅统率的一支偏师。易华凭着一身武艺和满腹谋略,英勇抗击元朝统治者的镇压。很快配合陈友谅的部队不仅粉碎了元朝军队的镇压,而且趁机扩大了势力,一举攻占了江西、湖广等广大地区。易华因战功显赫,被徐寿辉授封湖广参政。
至正十二年二月,濠州郭子兴起义,朱元璋参加郭子兴部,后来朱元璋成为这支起义军的首领。至正二十年,陈友谅在江州自立为汉王。至正廿三年,朱元璋在鄱阳湖击败陈友谅,次年自称吴王。陈友谅子陈理据守在武昌,朱元璋督师围攻。陈部守将阳从政飞檄至湘乡州取粮,易华代输米十万八千石。陈理部得易华助粮,又固守了数月。后朱元璋击败陈理,得陈理粮册,降将阳从政报告朱元璋说湘乡州曾助陈部粮米十万八千石,朱元璋大怒,就以易华助粮之数征纳湘乡州的粮赋,并按数改征银两,强令永为照纳,这样湘乡州的田赋较宋元时的三万三千石增加了六万余石(这就是湘乡历史上四百年“堕粮”案的缘起)。至正廿六年,吴王朱元璋大举北进,军用日繁,苛征无度,“民愈困而追索愈迫,财益尽而取派益繁”,真是“一人愠怒,万家忧戚”。百姓饥荒严重,时谷种一升值银一两,老百姓只得采蕨根等为食。
易华参政目睹了乡民处于水深火热中的惨况,义愤填膺,就去跟催粮官阳从政据理力争。易华仗义执言,说:“湘乡一州的乡民受苛征已久,民不堪负,君主应体念下民,解民倒悬,征粮十万石实难从命!”阳从政不听,反诬易华道:“逆君蟊贼,不思引咎,无理取闹。”说完袖一拂,转身就走。易华挺身拦住,慷慨陈词:“我易华,受任参政,如不为民请命,默无一言,则与卖友求荣者无异,我所不忍为也……”阳从政恼羞成怒,威胁说:“不从者,杀无赦!”易华大义凛然道:“我的意愿,新政者不可不明;而百姓的意愿,我不能不从,抗暴到底,死则死耳。”
朱元璋见湘乡州易华参政抗令不从,就遣军杀来。易华早下了誓死抗暴的决心,即结众起义。这时朱元璋一路剿杀,湘乡州受害尤烈。乡民纷请联七州县之兵以抗御,易华率七子到各州联络,各地纷纷响应,易华返湘乡,连夜召集四十八寨酋长歃血誓师。时易华已七十高龄,仍据鞍驰驱,指挥作战,部下义兵归心听令,拼死抵抗官军讨伐。朱元璋放言不获易华百姓莫想得活。在此关头,易华为免官军殃及无辜,便设计声言在驻地乌石寨(今湘潭县境内)投水自杀,并令义兵暂时撤开,空寨以待。朱元璋部追至乌石寨,见寨里无兵,盔甲兵刃狼藉满地,以为易华部下已溃散,就收兵回营。
易华集结部下义兵再次驻扎乌石寨,落难乡民也纷纷加入队伍。易华在刻苦操练兵马的同时,开垦耕作以自给自足,厉兵秣马,以御敌抗暴。易华严饬部下,爱护百姓,他颁布军纪三不准:“一不准欺贫虐寡;二不准强抓民亻夫;三不准调戏妇女。”又晓谕军民:“如有为富不仁,横行乡里,欺贫虐寡者,经告发,本部查实,严惩不贷。”于是贪官污吏再不敢作恶。易华又督令官绅开仓放谷,捐银出资,救济困苦百姓。易华义军除暴安良,劫富济贫,军纪严明,兵不扰民),百姓深为感戴拥护。
过得两三年,朱元璋登了帝位,闻说易华未死,又兴兵前来剿杀。易华潜身在上麓寨险峰上,官军围山搜剿时,易华令手下义兵放火烧山,佯装自焚,自己则在烧山前撤出,趁敌不备混入敌营,刺杀了名王及奸贼阳从政,之后潜身避往江西袁州。后来易华又返回乌石寨,继续带领义军练兵,安抚百姓,保障一方平安。
洪武十年(1377)易华逝世,葬于湘乡县二十九都羊楼冲钟鼓石,当地人传说每当风雨阴晦之时,山谷间即有金鼓之声鸣应,似乎英雄忠魂不灭。乡人在乌石峰上为易华建庙塑像,奉祀至今。
正因为有易华这个缘故,朱元璋认为湘潭这个地方可以让建文帝在危难时逃命。
赵榜在建文帝来到湘潭后马上致仕,落户九十二都,“汤承户”的户头应该就是为建文帝弄的,他自己又新开户赵言。此后,赵榜全家就是围绕建文帝而活着,直到七代以后。

 



 
 

    我们看到,赵榜后代至七世时只另立了二个户头赵注和赵读,合起来就是注意读音、读写。比如伍赵,注意读音就是武瞾了。
衡圫赵氏族谱前七代只两个女儿上谱,第一个适伍,第二个适周,前面讲到伍就是武之意,而武则天的朝代名正是周,显然这个周也是为了暗示前面的伍是武之意。
衡圫赵氏在伍文英(建文帝)来到后所生的第一代孩子叫居仁、居义,字德葊、仪葊。当地居和朱的读音完全一样,居是暗示朱,而葊是古庵字,庵是尼姑住的,我国最著名的尼姑是武瞾,从而暗示伍赵。
衡圫赵氏在伍文英(建文帝)来到后所生的第二代孩子、第三代孩子暗示了朱明皇室的取字,而且完全与朱明皇室一致,并且特别暗示了建文支。
第二代孩子:居仁的:森、奇、瑞、铭、禄(按出生顺序);居义的:贵,字爵一。
森:木旁,朱明第二代就是木旁;
奇:朱明第三代是火旁,唯有建文帝的哥哥朱雄英例外(名副其实的奇);奇与贵合起来是奇贵,皇家的人正是天生奇贵。
瑞:玉旁,朱明第四代是土旁,唯有建文帝的两儿子文奎、文圭是特别的土旁,是玉;
铭:金旁,明朝的第五代主字也是金旁;
禄:与明朝的第五代名字的另一字同偏旁。
居义的儿子:贵,字爵一,皇家后代贵不贵,皇家后代爵位是不是第一等?
第三代是水旁。
朱明皇室的五行正是从木开始,周而复始。



 


用图文文章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文章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文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