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诗词曲联

 主题:江城子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7-27 06:07:14.0


 

落花流水各西东。思无穷,却匆匆。
倦客天涯,碌碌寄途中。
都把浮华当日景,待回首,又成空。

醉来一曲啸长风。水间鸿,路边松。
遥夜疏星,清影正朦胧。
便将此身付明月,千里外,与谁同。

 


  :)

音竹庵主  发表于2001-07-27 06:55:26.0


 

主要的问题是比较平缓,没有起伏,感觉就不深刻了 需要错落有致、起伏跌宕,突出词眼的地方要分明 小令的子句更应该让人感到脍炙人口,这就需要在景物、感情的练化上,多多下功夫。 比如:晏殊的 『踏莎行·祖席离歌』 祖席离歌,长亭别宴。 香尘已隔犹回面。 居人匹马映林嘶, 行人去棹依波转。 画阁魂消,高楼目断。 斜阳只送平波远。 无穷无尽是离愁, 天涯地角寻思遍。 别时与别后的感情就很分明,刻画得很深刻,使人觉得一层更进一层,读的人也不自觉地被感染,思绪也随之无穷无尽……


倦客天涯,碌碌寄途中。 喜欢相同感觉

西湖初遇  发表于2001-07-27 13:40:56.0


 


  “便将此身付明月,千里外,与谁同。”。清寂。让我想起了前面的“天涯此去,心事有人

有闲人  发表于2001-07-27 14:22:04.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