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诗词曲联

 主题:小结旧作,聊为自贺

西湖初遇  发表于2001-09-20 05:44:52.0


 

转眼已虚度二六年华,回首往事,皆皆不堪也;自上网后偶得欢娱,为一乐事。今总结网络旧作,聊作自寿而已。

              读欧阳修传有感
    荻茎画地未寒心,废寝随州更入神。
  风骨初闻羞耻论,性情犹见党朋争。
  科场斥黜艰奇体,滁水书就醉亭真。
  一代文宗继韩柳,三苏长叹百年身。
  首联:修少时家贫,以荻画地学。又游随得韩愈遗稿书,彻夜读之, 欲追先贤。
  颔联:修曾责高若讷不知人间羞耻事。又曾作《朋党论〉,谓君子有党,小人无党。
  颈联:嘉祐二年欧阳修知贡举,斥黜艰涩奇险之“太学体”。
    
                 感时事
    建设西部政策明,先将大道整修平。
  东风好借难言事,别墅已成不顾民。
  五里施工年未竣,万人痛骂路难行。
  街边老妇低声叹,市长龙湖竞日欣。
  俺厂区外国道321线中五里路由柏油路换为水泥路,修了一年未见起色,近日川中连遇雨,致时  常塞车,厂子的生产亦受影响,职工怨声载道。
  龙湖:俺市有名的度假区,据闻成都的头头亦喜欢到那玩。

            祝西丝生日快乐
   永日深居在小斋,诗词赋就还相裁。
  无忧宫里忧愁去,影青集中倩影来。
  瓷论常因伤旧事,画幅每被挂妆台。
  何人频扰幽闺梦,夜夜悲秋望菊开。

              代人寄梨花
    西湖画境隐奇葩,眉黛声莲正韶华。
  若个愁人书绮思,江头日日望梨花。

                忆恩师
    长忆当初懵懂时,谆谆教诲要多知。
  堂中趣话开群智,课下欢言若旧识。
  更记秋游行路阻,曾携竖子涉河离。
  岂知一日江南去,岁岁年年苦心思。

            祝孟依依生日快乐
  京华倦客弱身姿,一载深情尽付诗。
  细柳丝丝添旧恨,繁星点点赋新词。
  相思每寄人争和,心画唯图己常知。
  我亦随俗芳诞贺,频增笑脸伴依依。

              送茶茶之美
    红茶将作美洲行,忆旧小诗表寸心。
  最喜临屏多笑脸,唯悲把酒少知音。
  他乡许好情辞异,此地虽贫祝福深。
  没事翻新牡丹曲,无聊且作海潮听。

            贺中国队又胜
    小国初凭地主身,更兼裁判数加恩。
  江郎巧破千钧后,祁范轻松定乾坤。

             贺人新婚
    江南佳丽地,浩渺碧波间。
  湖笔骚人重,绉丝妇孺怜。
  遥思垆畔貌,恍若月中仙。
  廊下轻闻桂,佛前细问签。
  临风年少郎,把酒洞庭山。
  笑对屋中客,心牵卧内颜。
  欣欣浙北事,寂寂蜀南天。
  何以衷情表?狂歌寄心欢。
  
                 七夕
    今宵独坐望长天,雨打芭蕉不动颜。
  犹忆七夕当日梦,相携共羡月中仙。
   
          贺中国队首胜
    小马声嘶谢万民,国足将士遂本心。
  沈阳彻夜欢歌笑,再赋新词壮西行。

           与某人绝交诗
    不系舟诗动客心,菊斋小室更留神。
  岂知一语伤肝肺,从此天涯是路人。
  
  今日翻检办公桌见此旧作,忆及当时,不禁莞尔。
  时至今日,事已随风,与之友情如初。
  发此,聊作一笑而已,并为轻绝交者戒。

              读杜衍传有感 
    杜守初离陕二州,黎民坏道苦相留。
  贤臣理应垂青史,太后合当问细愁。
  厉志节操全古吏,坚行腐败是今侯。
  朝朝冶宴怎知累,日日笙歌更有求。
  但顾前途阖捭恣,哪闻淫水纵横流。
  数堤报告成泽澥,两岸焦灼恨国仇。
  系狱贪官嗤不绝,加额百姓叹难休。
  此时又见祁公事,寂寂无言心若揪。
  杜衍字世昌,越州山阴人,仁宗时为相,封祁国公。《宋史。李迪、王曾、张知白、杜衍传》云:“
  宋之贤相,莫盛于真、仁之世,汉魏相,唐宋璟、杨绾,岂徒专美哉?“
  首联:“及罢归,二州民邀留境上,云:‘何夺我贤太守也?’“
二联:章献太后遣使安抚淮南,使还,未及他语,问杜衍安否,使者以治状对。太后叹云:“吾知之久矣。“ 时杜知扬州。

        临屏:无聊寄人
   长夜无聊望树梢,心思但放断肠桥。
  多情玉兔难相顾,寡义郎君不爱娇。
  昨日殷殷重寄词,今朝寞寞懒吹萧。
  何得鸿雁随风去,送信东南万里遥。

             思人送凤凤
    永夜难眠绪万千,聊将信事付红笺。
  伊人为报三更怨,懒倚轩窗望月圆。

    楼下小叶榕雨后新发气根,有寄
    昨夜楼头树,新丝伴雨生。
  根根东海向,似寄女儿心。

某友去年荣升,今突闻其情事,代其妇发
    街头遽见挈妇行,耳畔频传腻语声。
  十载恩情今日断,糟糠怎抵美人心?

            寄电饭锅
    天涯墨客望分多,对贴唏嘘电饭锅。
  月下孤酌思学弟,可曾梦向女儿国?
  电饭锅吾学弟也。

             代姑子发 
    晨钟暮鼓朝朝事,颂尽金钢般若经。
  忽见蛱蝶双舞去,禅房独坐泪湿巾。

              咏梅
    红梅傲放天地间,耻向春风乞爱怜。
  丛菊思暖随日谢,蜂蝶惧冷伴枕眠。
  清香阵阵九州透,筋骨凛凛四海传。
  待到东君临陌上,羞和杏柳作欢颜。

              送黛黛西行
    潇湘儿女纵奇思,翻唱当年远别离。
  不爱江南春杏雨,唯怜藏北雪莲姿。
  并非刻意抒豪气,只是随心作好诗。
  此去殷殷重寄语,潭州日日盼归期。

           讽牵牛花
    无骨牵牛强附笆,小圆日日苦攀爬。
  也多美丽白花俏,却少温柔青眼加。
  最恨薄情将食抢,终得厌恶把根掐。
  此身空具好名姓,未若红苕受众夸。
  牵牛:旋花科,攀缘植物,多开喇叭形白花,也有红、蓝花。
   性贱,与菜争营养,农人多恶之,务除之而后快。
  红苕:与牵牛同科,亦白色喇叭花,乡里或有人食花者,块根更是
   无上美味。

                中秋夜
    爱看江湖流浪诗,月圆还忆故乡时。
  孤山路上人如潮,拱墅街头心如棋。
  呆望高楼成梦境,聊将细饼作相思。
  声声笑语随风过,涤扰人心犹不知。
  去年中秋独自在杭城拱墅区,漫步于街头,苦啃苏式月饼,心恨不已。
  
               忆摘梨
    八月和风过小园,累累硕果笑开颜。
  儿童不惮虫蚁苦,专折金黄向挂篮。
  
  吾乡多梨树,梨成熟时,大人在树下用一种特有工具(俺记不得名了)摘,儿童多往树上爬。小孩有唯美之思,专挑又大大黄的摘。

          忆儿时月下嬉戏
   稚子七八个,茅柴四五堆。
  东西南北窜,月亮笑相随。

        儿时玩伴过访
   前年初夏回乡小住,今忆其事,有记。
  犬吠柴门外,何人踏月还?
  惊呼携手入,愿作竟夕谈。

         独行他乡抒怀
   郁郁行兹土,心如不系舟。
  高歌荒岭上,无计解乡愁。
 
             岳飞
   鹏举初生大鸟鸣,精忠剌背母亲心。
  朱仙兀术如潮退,秦桧金牌似浪紧。
  百姓同哭西子畔,遗民犹望岳家军。
  湖山秀色添豪气,有人坟前愧本名。

             沈园
   孤鹤轩旁旧画楼,山盟海誓两牵手。
  诗碑古畔寻芳迹,散入花中不可求。

          申奥成功感触
   曾历风雨未定期,今朝齐唱庆功词。
  中国地位提高日,便是申奥成功时。

         读晏殊传有感
   江外神童应试初,诚实不赋旧时熟。
  兴学大宋教民众,任贤开封广士途。
  望断天涯成境界,归来小燕是心书。
  身随风去碑题在,犹见当年晏相殊。
  江外:长江以南。晏殊,字同叔,抚州临川人,七岁能文,称神童。帝赐同进士出身,寇准云:“殊江外人。“帝顾云:“张九龄非江外人邪?”
  诚实句:宋史晏殊传:后二日,复试诗、赋、论,殊奏:“臣尝私习此赋,请试他题。”
  兴学句:自五代以来,天下学校废,兴学自殊始。
  任贤句:殊平居好贤,当世知名之士如范仲淹、孔道辅皆出其门。
  望断两句:晏殊名句: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 小园日日燕归来。
  碑题:殊死赠元献,篆其碑首云:“旧学之碑。”
  晏相:晏殊官至宰相。

          读笑傲江湖有感
    波诡云谲渐已陈,缠绵悱恻亦难新。
  江湖旧事谁堪记?变态东方伪不群!
  
  江湖是金老作品中吾之最爱,常读不厌,展现的整个一政治世界。
  特别鲜明的人物形象是最大的特色。
  岳不群东方不败左冷禅等已成为一类人物的代名词。

          登骊山有感
    贵妇当年笑陌尘,如今只见暮云沉。
  时移世易朝朝事,八百秦川日日新。

          再寄孟依依 
    炎炎仲夏日,再看孟依依。
  诗多真趣味,词畅女儿思。

         街中乞丐二首
   街头流浪子,到处试脏手。
  行人争四避,不顾向高楼。
  
  临街伏老丐,痛诉动人颜。
  难得奢侈宴,只要半餐钱。

       见泥中残花有感
   昨夜风雨大作,晨见路旁泥印中零落残花有感。
  昨夜西风劲,吹折陌上花。
  长成本不易,脚步更相加。

         游夹江千佛崖
   夹江属乐山辖,号称西部瓷都。青衣江畔千佛岩为省级文物。保存很多自唐以来摩崖石刻。    
古道生禅意,应缘千嶂岩。
川中形胜处,碧水映丹山。

         游望江楼有感
    望江楼下购物屋,贾客游子较锱铢。
  枇杷门巷今何在?道是麻将声声处!

       之甜城见庄稼有感
    五六月之交,川中大旱,政府果断人工降雨,百姓欢呼,近日余自资阳去内江,见庄稼长势喜人,有感。
  田间禾苗正茁壮,地头苞米抽穗忙。
  百姓望天天不语,一场甘霖民心向。

         七一党庆有感
   与人闲聊偶得,无律
  十一才见阅兵式,七一又听颂歌声。
  年年神州忙庆典,日日笙歌醉太平。
  参差蜀山入画色,丁零饿汉讨口行。
  我愿党心似明月,长照暗处不忍闻。
  四川俗语谓要饭叫讨口。

            赠孟依依
    一日见碧玉刀赠菊斋诸人诗,心有不属,因强向孟依依索诗,其以病相托,吾因抛一砖,期有玉来。
  乘兴展读玉兰篇,犹迎处子来凡间。
  待到西湖再遇时,执手共赋高阳台。
  孟依依《玉兰二首〉及《高阳台。白蛇〉吾常读不厌,喜之颇深。
      
             怅帘影
   去岁流离网络间,今年独伴诗词眠.
  何堪笛碎玉人去,惆怅对屏泪满前.

         惊闻某人新婚
   惊闻中学时单思的人儿新婚,百感交集。忆及当初共看笑傲江湖,偷偷呼其师妹之情态,恍若仍在眼前,然此尽成谶言,一生只可师兄妹相称乎?毕业后各奔东西,天涯海角,唯以书信相付,然投之者众,收之者少。昨日忽接一书,喜出忘外,出信观之,新婚幸福之态尽在眼帘,吾心寸断。
  当年共唱江湖曲,任性偷把师妹提。
  月下笑将红豆摘,日里托付飞鸿寄。
  未料一语尽成谶,难寻双雁迟行迹。
  昨晚玉兔照团圆,是夜如钩恨何已!
   2001/7/5晚


              长相思 友聚
   菜出锅,酒上桌,先过三巡情谊多。相思话慢说。
  打手鼓,传轻梭,行令更兼醉后歌。秋风含笑和。

              如梦令 惆怅
   常记西湖初遇,携手六桥烟树。今日独徘徊,风雨柳丝无助。心苦,心苦,眉眼望穿人渡。

              忆王孙 和疏影残香
   长箫唱尽眼中秋,明月寒光浸小楼。空寄相思未解愁。此生休,肠断帘前鹦鹉钩。

              梦江南 山行
   山寺内,楠木唱春歌。尼笑轻随蝶舞去,岂知游子隐门呵。情怯入高阁。

              菩萨蛮 寄远
   行旅寂寂青山外,流离辗转家何在?无以怯乡愁,独酌歌仲秋。
  一接鸿雁信,清泪湿妆镜。临去小儿啼,今能解母思!

              虞美人 约人不至
   碧苔痕去栏拍遍,不见佳人面。
  东风一过落残花,流水无情浊浪卷芳华。
  惘思昨夜轩窗下,低诉心中话。
  殷勤约会九曲桥,惆怅远山含黛日将消。

              青玉案 赠人
   雨中不辨周遭物,更错认、仙桥树。辗转终得佳丽处。红衫檐下,秀眉微蹙,心似有愁苦。
  红唇轻启莲声吐。畅论天涯哪堪述,晏笑难觉时日渡。惊寻归路,频频回顾,怅发丝飞舞。

              西江月  自嘲
   本是薛蟠情性,偏学宝玉模样。年来混迹温柔乡,跳踉小丑形象。
  不再浮想四美,从此笑傲三江。红颜过目如梅香,淡淡相交好忘。

              蝶恋花 寄远
   遥忆扬州明月晚,佳人初起,笑语电脑前。
  指掌如飞情无限,伊妹轻传玉照来。
  
  偏远蜀中人慵懒,网上闲聊,要续相思缘。
  何处飞去双白雁,为我送信广陵县。

                              仙女萼绿华
     春天,所谓“六桥烟柳,苏堤春晓”,苏堤一带正是最美丽的时节。初遇一大早就到了苏堤闲遛,享受鸟语花香,桃红柳绿带来的愉悦。如花的景致,仿佛是身在梦里,又像是在天堂。初遇正在赞叹不已时,鸟语声中分明传来了女子的低声啜泣。初遇寻声行去,见一大柳树边,一女子俯在那虬曲的枝干上啜泣着,女子着青色衣衫,身姿曼妙,柳丝随风拂动着,肩头随声颤动着,好似一副绝美的画图,却又充溢着哀怨。 
   初遇赏景之心顿失,怜香惜玉之心骤起,因上前殷殷致语:“小娘子在如此良辰美景之下因何哭泣,有何不顺心之事呢?”连问两次,女子抬起头来,泪眼涟涟向初遇。四目相对,初遇惊愕了:眼前之玉人,莫不是仙子萼绿华么,几回梦中相见的人儿,竟活生生地立在眼前。萼绿华眼见初遇怪异,暂停啜泣,怪怪地呓语道:“你。。。” 
   初遇惊觉失态,忙问:“仙子身处天堂,享尽荣华,四处受宠,因何独处哭泣,让人大不解也?”萼绿华转又泪眼迷朦,叹息再三,道出原由:“想我身为仙子,锦衣玉食,然年月渐长,竟生莫名烦恼,因思偷下人间,一日在西子湖畔留连,遇一少年,玉树临风,天堂少见,言谈颇佳,与其谈诗论词,引为知音,两心相映,竟至私许终身,自后每月六次下得凡间,与其私会。奈何玉帝终闻此事,云:人间天上殊途也,欲生生拆散。吾思之若干日无法可想,因而痛哭,直欲跳入西子湖中了此一生也!” 
   初遇沉吟良久,因云:“夙闻天帝亦为好诗词者,往昔其与王母私会之时常以诗词托意,如今之事,只可求此一途,许有可解也。吾观仙子之《不系舟》组诗,颇有情思之语,今可再作数首沉痛相思之词,加以那才子应对之作。如此天帝差能感动,玉成汝之好事也!”萼绿华听计而去。 
   数日后初遇在断桥流连,见桥上一男一女轻拥,俯于桥栏赏风荷之色,其意融融,羡煞游子。细观那女子即萼绿华也,因上前搭话。那男子执吾手云:“多谢兄长玉成,小弟羊权,一生感激!”萼绿华笑颜如花,深作万福,云:“吾二人得以笑傲人间,皆兄之赐也。” 
   初遇闻语,心有不属,郁郁行于白堤之上,远远回望,见二人相对之幸福,更增惆怅,叹惋于心,久久不能解怀。 

                              我看到的菊斋主人
   吾自中学时代起即好诗词,诗词中之英雄气短,缠绵情思常令吾辗转反侧,几夜不得成眠。亦常与二三同好相与切磋,共话长短,其间之愉悦不是一言可说也。如此在整个求学时代也得了一才子之名,虽好似并未有MM青眼以视,然其中快乐,吾亦足以自持矣。 
   不几年,网络兴起。吾即投身其间,今日聊天,明日游戏,若迷途的小羊,找不到正途,后得一网络妹妹之荐,始混迹论坛,一时若有归宿矣。就中有华网者,分类明确,虽高手不多,然比吾之水平有高不低,因乐得留连其间,以学子之身以视。华网有一古诗词论坛谓之唐宋遗风者,吾常在其中,见好诗词即手痒,虽己不能作,亦要说上几句方得痛快,日久觉其斑竹称菊斋主人者颇为用心,每贴细看,评点也多到位,不时还有真知灼见,但观众人对其亦相当敬仰也,吾思之:所无相当水平怎得如此之多草莽豪寇服气。一日见菊主评点一词,因跟贴云:主人言教不如身教也。后几日主人作几诗,吾细心读之,就中一首咏柳,清新喜人,情景交融,吾甚喜也,“竞着淡黄妆”之语让吾想起张泌之“阿娇初着淡黄衣,倚窗学画伊”之句,主人用心古诗,化之不着痕迹,更得风流,吾叹服不已。但观全诗,眼前似见一女子春日心中有事,漫步于柳堤上,眼前景物触动小儿女情思,作留恋状,当真是妙极也。咏物之美,在于真切清新,不在华丽之句也,主人之诗深得其中三味。后续见菊主之诗词,绝无小儿女之态,倒有男子之风,其间多为乐观之语,吾为之高兴,偶见愁怨之语,吾亦为之悲伤。 
   自见诗作,想见为人,心生仰慕,常欲结交。后在QQ几时闲聊,渐渐知道一些情况,又得见菊主散文,显见江南秀气,思虑颇深;见其叶子服其知识之丰,手下网罗一批小菊,个个能耐不小,俨然一小文学圈子,网络若多一些此种聚会何愁网络文学不兴盛。 
   一日为五一之后,问菊主何不出游。自云江南秀气早已看惯,常思观大漠草原风光,真有男子之风也。无奈无人同行,家人不许,更兼俗务,难已成行,深以为叹。后邀吾同行,吾以不惯与佳人同行相推,其云:作兄弟观可也。吾心感激,然俗事相扰,常怀美好之愿而已。后在菊斋聊室渐熟,心思:菊菊在现实中可能找不到多少知音者,故而在网络与人谈诗论词,相与甚欢。故而与之谈话多作笑语,愿其开心,但愿人生多些美好而已。 
   人在网络得二三好友,见之则欢,不见则忧,此生足矣。 
  
                             梦里依依

     依依者,本名谢青青,自云往昔在天涯为避人耳目,依“梦里依依到谢家”之句改名孟依依。二名皆可见才女袅娜之姿,真世间少见之好名也。据闻依依为词坛凤凰,号称“天涯第一才女”。天下仰慕者甚众。 
     一日无聊,在天涯“诗词比兴”闲逛,赫然见一词名<高阳台。白蛇>,高阳台者想来为一词牌名,似乎与楚王故事有关。吾不通词格,无力细想,但见白蛇二字,早已触动往日神思,因欲一观。想昔日杭游岁月,曾专程在断桥一带流连,寻觅佳人芳踪,又曾在雷峰塔畔,浮想联翩。纵观此词,上片传说美好故事,下片拟将身同,抒发美好而凄怨的感受,语句曼妙,让人神往不已。击节之际,心内因思,当得如此佳人方能作如此妙词也。叹赏再三,将吾昔游杭旧作,新诗一首附于骥后,聊寄同感。又见作者孟依依在舞文弄墨中之招亲语,但见一时天下英雄毕至,吟诗弄词,扰扰攘攘,其间痴情者有之,跳梁小丑有之,默默旁观者有之,自叹弗如者有之,世间百态,汇观其间。吾亦思一展身手,无奈所谓诗词者,吾不识它,它亦不识吾也,叹惋不已,思归家苦学格律,数日内要成大家也。及看到后来,依依自称为任性使气所作,若有伤及无辜,勿怪勿怪。伤心之余,不禁莞尔:依依真聪慧人也,如此一招,尽现百态,妙不可言。 
     后因朋友之请,在华网厮混,常于菊菊之小园内,沐诗词之风雅,享句中之缠绵。偶见依依之<玉兰二首>,叹为观止,咏物之美,莫过于此者!直思其为咏物耶?自况耶?诗词若无真情实感,仅有句子之美,是不能动读者之心的,然观依依之词即生美好,吾以为依依即玉兰,玉兰即依依也。心中神往,常思结交,无奈如思仙子,心生向往而不可近也。 
     遍观依依之作,多为愁怨之语,伤己之心,如“梦三千”,“依依知向何边”之语,引得观者同悲同哭。其词风自成一格,并无女子扭捏之态,所谓风骨者已存也。心想依依真有此悲耶?诗词贵有真性情,就算天才之质,于未熟之物,未经之事,虽一时好句,终不能持久也。然观依依之作,笔力似未有尽时,当是真伤心也。思之至此,吾常为其同悲。 
     一日在聊天室中一睹依依容颜,其正于人丛中打闹,忽而又变得安静,吾因上前殷勤致意,吐仰慕之语,发讨教之愿,依依默然处之,并无娇矜之态。问蝶恋花之用法,悉心讲解,吾受益良多。 
     依依素手著妙章,诗风淡然,飘然,吾疑为梦中人物,其风采唯洛神可比耶? 
    

 


二六应是廿六罢。

姑苏一少  发表于2001-09-20 07:03:27.0


 


  从头看到尾,没有送我的。 :(((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9-20 08:45:00.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