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dancer

风百合  发表于2001-01-22 15:34:18.0


 

舞女
    见过那白色的曼陀宁花吗?我想把他泡在black coffee中,然后一饮而尽.再在白色的牛奶中伴着曼陀铃那曼妙的声音等着我的指尖麻木冰冷--------这是我最为渴望的死亡方式.
嘻嘻嘘嘘是这个重复了无数遍了的故事的同一结局.然后是远远近近的奚落声,咳嗽声,伴着高跟鞋的支拧声,一夜的纸醉金就开始了.
十八岁我第一次走进了逍遥宫,后来我知道城里的女人们叫那里销金窟.至于原因我忘记了,反正随便编一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珍珠,对,那个时候别人叫我珍珠.第一次坐台,我碰到了一个水手,我不明白他为什么到这里来,因为他没有钱呀!他没有说话,只是告诉我听歌.那是一首非中文歌曲,很忧伤,很低沉,唱的嗓子很沙哑.我在歌声中告诉他我那美丽的死亡方式.他轻轻的吻着我的额头,凉凉的,我从他那漆黑的眼眸中看到光亮在闪动.后来他走了,留下了一张画满勾勾的纸,他们说那是英文,我拿给乐队,让他们唱给我听.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已经记得不清,只记得有些人走了,有些人死了,有些人来了,有些人红了.我什么都不管,只是每天睡觉,上班,打牌,睡觉.直到有一天新来的潇潇来借刷子:兰姐-----我没有想什么只是抬手摸了她一下,后来他们说那摸的太重了.然后我也被摸了一下.我知道了.我已经不是一颗珍珠了.其实兰姐也无所谓,对我来说没什么有所谓.我还在重复的说着我的美丽的死亡方式,然后听着新来的翠翠英英们讲着他们的爱情泡沫,还有什么张爱玲,徐盱.然后在他们笑的最畅快的时候,狠狠的把那些泡沫打碎.我知道他们背地里说我什么,什么冷面人,毒草兰,我无所谓.只是日常的活动中多了一些无聊的事情--听书,听舞女,听倾城之恋,然后早上起来将枕巾晒干.
我是一颗没有了光泽的珍珠,在人声与脂粉中漂流.我知道那可怕的日子快要到了,因为我以无心再去照镜子了.只是将那些白色的粉末,红色的唇膏,绯色的胭脂往脸上堆,造出一张人皮面具来.我在到处的流浪,虽然从没离开过销金哭.日子一天一天的重复,生活一天一天的继续.我等到了那一天.兰姨,他们这么叫我.好,很好.我已经作好了准备.
我现在连珍珠粉都不算了,因为最好的珍珠粉也遮不住那脸上的风霜了.我知道我要走路了.临走的那天,乐队的主唱来找我,我才突然注意到他已经从一个毛头小伙变成了而立之人."如果我年轻你在来找我吧."我摇摇头,走掉."我只是想给你唱个曲子."那么多年没有听过是该听听.我点点头.
于是他弹起了那把吉他,轻轻的唱着那首歌.那首非中文的歌."struming my pain with his figure .singing my life with his song,killing me softly with his song ,killing me softly with his song .singing with his word ,killing me softly with his song-------------"我的眼里涌动着什么,好象是叫眼泪.我不能哭,因为我从未哭过.嚓------------我一把扯断了琴弦,鲜血在琴弦上滚动,我的泪喷涌而出,那是痛的.
昏黄的路灯下是一个舞女凄迷的脚步和一首非中文的老歌"killing me softly with his song"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