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花痕二

颜色  发表于2000-12-01 06:57:34.0


 

第二章:伊 
和大多数副总裁不同,我的两个秘书都是男人。很多事我不能做主, 
这都是严顺的意思。秘书的性别当然也要由他定夺。 
可以理解他的做法,因为我就有幸在他的办公室里踩到一条内裤-- 
丝制黑色镶碎花边,布料尽量节省,光是看就足以让人浮想连篇。 
我有处境可以解释为,因为如厕而占有了一个华丽的卫生间,若想换 
个地方方便,马桶与卫生间就得同时更换。 
他可以背叛自己的老婆,但又怎会允许我背叛他的女儿? 

今天又和玲吵架了,起因是她不喜欢我身上西服的款式,我顶了她一 
句,战争就宣布开始。 
结果是以我的妥协告终,并以当场换掉西服为前提。 
擦干她眼角的委曲的泪水,我说,对不起,亲爱的。一切都听你的。 
玲破涕为笑,虽然她的笑一点也不好看。 
在这样的场合,我永远赢不了,我知道。因为从来就没有赢的打算。 
理由很简单,我没有赢的资格。 

我醉了,躺在伊的怀里,风点点的吹。我对着伊大骂玲是个婊子。伊 
敛眉。 
呕吐的时候,伊轻轻的拍着我的背,伊说:“吐吧,或许你会好过点。“ 
我又怎么好受,我的胃如火在烧,心被困在笼子里,偏偏又恋绻镀金的 
栏条。总有一天,我会死在里面。 
“伊,我好痛!“我哭了。伊搂着我的头,将它贴在自己的胸口。 
伊说:“别哭,华生。我在呢。“ 
夜慢慢深了,伊的乳房很温暖。仿佛有一种淡淡的香自它徘徊。我象一 
个委曲的孩子,偎在母亲的怀里。月光华美,它们悄悄的从天上滑下来。 
“你的名字好奇怪,居然叫划痕!“ 
“是花开的花!笨蛋!“ 
“哦,原来是花痕。嗯……好听。“ 
“你叫什么名字?“ 
“华生。“ 
“花生!呵呵!我最喜欢吃花生了。“ 
“是华贵的华!笨蛋!“ 
“我不管啦,就叫你花生!花生!花生……” 
一座玉砌的画阁里,有一席红布的软垫,花痕坐在那儿,用她的指尖拔弄着 
眼前的三弦。这里的花瓣也能通律,它们随音而舞…… 
醒来时,还在伊的怀里。伊累了,她的头低垂着,长发散乱了娇颜。与花痕 
一样,她也有一肩长发,都是一双弯秀的眉。用眼看你时,里面的柔,都可 
以像春风一样散开。 
只不过,花痕更调皮些。我想。 
今夜不回家,不知明天又会怎样。 
花痕,你在哪里? 我很想你。 

第三章:电话 
第二天,严顺把我叫进办公室。 
“你昨天晚上去了哪里?” 
“我约了朋友打通宵麻将。” 
“真的?” 
“真的。” 
“哪几个朋友?” 
我说了几个事先窜通的名字。 
他的眼珠死盯着我瞧,想在我脸上找到一点蛛丝马迹。可惜没有,应付他我就已练就了一套过硬的本领,脸皮也厚得可以与象皮媲美。撒个谎更是一碟小菜,吃完连个嗝也没有。 
“把他们的电话给我。” 
我报出号码。很快我的真实性就得到印证。严顺暂时没有别的招儿,也只好放我一马。 
“记住!少打麻将,你是一个有家的人,夜不归宿是要不得的!” 
“我知道了,爸爸。” 
出来的时候,毕恭毕敬的带上门。看到他那性感得过份的秘书在对我微笑。心里骂一声老色鬼,也就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晚上还个老婆要应付,我想。 
我是很闲,一天下来,基本上什么也不用做。签名,可能就是我唯一要费点腕力的工作。别的时候,可以听一听贝多芬的小夜曲,或者品一品某个牌子的红酒。比如那瓶一九八一年产的法国拉菲红,就是我比较喜欢的一种。 
手机响了,上面有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 
“你是华生吗?我是花痕。” 
“……”我差点呆住,使劲揉揉眼睛,再狠狠掐自己一把,证明自己不是在梦里。慌乱间手机又掉在地上,忙不迭的捡起。 
“喂?你说话呀!你是华生吗?” 
“我……”是字还没有说出来,就突然没了声响。这个时候手机居然坏了。我还来不及记下来电的号码。我急得直跺脚。幸好抽屉里还有一个备用的,连忙取出卡换上。紧紧的把它握在手里,祈祷幸运再绻顾我一次. 
三十秒之后它响了。接通! 
“喂!是花痕吗!” 
“什么?什么划痕?你有毛病啊!昨晚手机怎么关了。你死到哪里去了!”——玲。 
等了一整天,终于没有等到她的电话。我摔碎两个手机之后,再穿戴整齐回家而去。 
可是话卡我还留着,就好象留着它就等于留着一丝阳光,我期待花再开的一天。 
明天得买个最好的手机。 
我想。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