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秋水·桃花

落花风雨  发表于2001-01-27 12:57:36.0


 

秋水·桃花

    这是我第十三次渡过秋水。

    一袭白衣,端坐船头,轻轻的抚着手中的剑,仿佛抚摩着情人柔软的身体。
    看着家乡一点点变小,最后终于消失在视线中。
    秋水的波涛在耳旁响起,水面的风把鬓旁的发丝散乱,忽然间有种漂泊的寂寥,虽然我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但它还是一如既往的袭来。
    有些东西,无须刻意去寻觅,它常常会自行出现。
    有些东西,任你怎样去追寻,却够不着一丝边际。
    人生如是。

    “您还是那时侯回来么?”舟子问。
    “九月,桃花开得最灿烂的时候。”
    “您这么喜欢看桃花,为什么不呆在家里等花开呢?”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剑客的心,他是永远不会理解的。

    秋水岸边,悦来客栈。
    这里是我每年出行的起点,也是终点。

    当咿咿呀呀的胡琴声响起的时候,我就坐在临窗的桌子边,静静的听着。
    拉琴的是个青衣长褂的白发琴师,七年前他开始在这里拉琴,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也没人知道他要到哪里去,陪着他的只有一个瘦瘦的小姑娘。她的眼睛是明亮的,但老琴师的眼神空洞而忧伤,是个瞎子。
    琴师的手布满了皱纹,但很稳,一拨一弄中便会有寂寥的琴声发出,仿佛在诉说着一段伤心的往事。

    等到掌柜的为我备好了足够的干粮和酒之后,我嗫起唇吹了一声,秋水岸边的芦苇丛里便飞奔出一匹白马。雪一样白,只有额头一点鲜红,红得如家乡的桃花一般。
    “客官,我一直就想问您,您的马叫什么名字啊?”
    “它叫桃花。”我跨上马飞身而去,身后只留下萧瑟的秋水和寂寥的胡琴声。



    五月十四,崂山之巅,满月之际,提头来见。

    我是名剑客,也是名杀手。有人付钱,我便杀人,这本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而我恰恰是这一行中最有名气的一个。每年我只杀一个人,而且我毋须暗杀,只是把时间和地点告诉要杀的人,然后署上“秋水剑”三个字就足够了。
    
    这次的对象是破天刀于斩。 他的刀能不能破天我不管,我只知道他值一万两银子。
    入夜的崂山很静,连一丝虫鸣都听不到,好象知道将要到来的血腥一般。
    月已过中天,但我并不着急,没有人敢失约,因为那样后果只会加更严重。
    “秋水剑?”先是一阵脚步声传来,然后一把干涩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破天刀?”
    “不错,我正是于斩。”
    “那么开始吧。”我缓缓转过头去,对面站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背着把厚背宽刀。
    “在动手之前,我只想知道是谁得起价钱请你来杀我?”
    “对不起,我没法告诉你。”这是我们这一行的规矩。
    “能死在秋水剑下,也无憾了。”
    “剑名秋水,长四尺七寸,宽三寸。”我缓缓把剑从鞘内抽出。剑刃薄而窄,轻轻的抖动着,在月光下散发着淡青色的光芒,如一泓秋水,明艳而忧伤。
    我看着于斩的手,原本干燥而稳定的手,现在轻轻的抖动着,关节因用力紧握而发白,这样的手使出的刀法一定是不够沉稳和老练的,又如何能破天呢?
    他的手动了,但不是去拔刀,而是探入了怀里,小心翼翼的从怀里取出一个黑黝黝的方匣子。
    我的瞳孔蓦地缩紧了,“天罗地网针?” 
    “秋水剑果然见多识广,没想到我会搞到它吧。你也一定知道,天罗地网,鬼神难当。江湖中还没有人能躲得过它。”
    “江湖中也还没有人能躲过秋水剑的一击。”秋水相思剑、天罗地网针本就是并列武林的两大杀人利器。
    “连纵横天下的一清道人都躲不过它,你真的想试试?”
    我没有说话。
    “金戟战海、银枪邱顾、大风堂的大旗迎风龙百里……”
    我只是冷冷的看着他,对他的话并不回应。只因我知道,说得越多,就表明他越害怕。
    于斩咬了咬牙,把黑匣子平举到胸前,对准了我。
    
    月冷,无风。

    随着他手指按下的刹那,一蓬银针如漫天飞雨铺天盖地激射而来,遮住了月光,眼前除了一片银辉之外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随着一声龙吟,银辉之中飞起一道青色闪电,如情人的眼波,清澈而幽怨。青光穿过银辉,一现即没,然后在银辉背后绽出一点鲜红,一如家乡的桃花般灿烂。

    银辉散尽,我站在三丈之外,凝神看着剑锋上那一点鲜红。
    “这是什么剑法?”于斩瞪着双眼,似乎不能置信。
    “相思。”
    “什么?”他嘶吼一声,然后扑倒在地,喉头一点鲜红,在月下分外的鲜明。

    唯能极于情,故能极于剑。他又怎会懂得这个道理。

    蓦地一阵麻木从臂上传来,一枚细如牛毛的银针插在我的右臂上。天罗地网针果然名不虚传,我终究没有避过这一支。
    叹了口气,掏出一方白巾,轻轻拭去剑锋那上一点桃花般灿烂的鲜红。
    然后便昏倒过去。



    呵,桃花,家乡的桃花,开得正灿烂。漫天花影下,起舞翩翩,绯红的花瓣落在雪白的罗裙上,留下浅浅的痕迹,很轻柔,很从容。

    “桃花!”我呼喊着醒来的时候,便看到一双大大的眼睛在看着我,一见我醒来,大声喊:“爷爷,他醒了。”
    我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躺在一座精巧的矛舍之中,室内的布置显出主人的风雅与脱俗。 
    门外走进来一位矍铄的老者:“你昏迷了七天七夜,毕竟还是醒了。”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我想爬起来致谢,浑身却一点力气也没有。
    “老夫的孙女上山的时候发现你昏倒,就把你背下来了。唉,你身中十三种巨毒,互为牵制,解了其一,其它毒便会马上发作,老夫行医数十载,还没见过如此霸道的毒药和暗器。”
    “呵,天罗地网,鬼神难当。果然名不虚传。”
    “天罗地网针,原来是它。怪不得竟如此厉害。老夫已经给你服下自制的丹药,可以把毒性压制三个月,三个月后,就……唉。”
    “生又何欢,死又何苦!”
    “年纪轻轻便能看得如此透彻,不错、不错。”老人又叹了口气,“可惜、可惜。”
    “既已无望,为何不索性看透些呢?”我淡然一笑。

    “我看过你的剑,端得是件利器。” 
    “剑名秋水。”我恭敬的回答。
    “哈哈,怪不得,原来是秋水相思剑。”老人显然也是武林中人。
    “敢问老丈姓名?”
    老人眼中闪过一丝落寞和无奈,“弃世之人,何来姓名。”,转身出去了。
    他是不是昔年也曾有过一段伤心的旧事呢?

    有些事情,想忘记的时候,偏偏记起。
    有些事情,想记起的时候,偏偏忘记。
    人生如是。

    “姑娘,谢谢你。”我转向一直站在一旁的姑娘。
    大眼睛的姑娘脸一红,转身跑了出去,不一会端进来一碗稀饭,“你饿了吧,先吃点东西。”
    我的确是有点饿,一碗稀饭几口就见底了。
    “爷爷说你刚刚清醒,虚弱的很,不能吃太多东西。”
    我笑着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在你昏迷的时候,我听到你嘴里不停的喊着桃花。”她到床边坐下,为我挪了挪枕头。
    “桃花是我的马,你看到了么?纯白的一匹马。”
    “我背你下山的时候,那马就跟着来了。”

    “我的家乡满是桃树,九月是桃花开得最灿烂的时候。”
    “一定很美吧?”
    “是啊,很美。”眼前忽又浮现满天桃花的灿烂景象。

    半个月后,我身体复员了。
    我把那一万两银票留在了枕头下,并且诛杀了占据崂山的一伙强盗,虽然老人不一定需要,但我只有这样作为报答,这是我自己的方式。虽然中了毒,对付一群强盗还是绰绰有余的。他们恐怕至死也不会相信,竟然会死在秋水剑下。
    那是我第一次免费杀人,我想也是我最后一次杀人。

    离别的时候,姑娘拉着我的手,久久不肯放开。
    我并非是绝情之人,但我不能。

    跨上桃花的刹那,我看到长长睫毛上晶莹的泪珠,在风中,凋零。
    
   
    家乡桃花已经盛开了吧,现在赶回去,还能看到九月的桃花。

    中了天罗地网针的人,还没有能活过一月的,而我则活了三个月,这就足够了。

    九月初七,秋水岸边,悦来客栈。
    连掌柜的都发现了我脸色的苍白,问我需不需要大夫,我只是告诉他我明天渡河。

    傍晚的时候,胡琴声又咿咿呀呀的响起来。我坐在临窗的桌子旁,静静的听着,嘶哑琴声仿佛在诉说着无限的寂寥。夜色下的秋水分外的萧瑟,水面上笼着一层淡淡的烟,飘渺而迷离。一弯孤月冷冷的照着,给秋水平添了几分清冷。
    家乡该是桃花满天了吧。

    蓦地,一道冰冷剑气袭来,如毒蛇般啮向我的后心。我轻巧的一个转身,让冰冷的剑锋穿过肋下的衣裳,然后抽出了秋水。
    青华一闪,一点鲜红。
    “你怎么知道……?”老琴师的身形摇摇欲坠。
    “因为我听出了你琴声中的杀意。”
    他的琴已经同他心意相通,心里有了杀意,琴音中便散发出杀伐之音。
    “我等了七年才等到这个机会,竟还是杀不了你。”
    “一剑穿心费无意?”我看了看胡琴中藏着的那把毒蛇般冰冷的剑。
    老人没有回答,因为他已经无法再说话。
    
    小女孩站在那里,仿佛吓呆了。
    我轻轻的抚摩她的头顶,“因为我七年前杀了他的大哥费无极,所以他要杀我。我并不想杀他,但我现在还不能死。”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好象一条潮湿阴冷的蛇正向我吐着长长的红信一般,我仔细想分辨那感觉预示着什么,却又无从扑捉。
    但很快我就知道了。
    因为胸口传来一股凉意,那是冰冷的剑锋穿过胸膛的感觉,我还是第一次感受到。
    在惊讶中,再次挥出了秋水。
    青华如情人幽怨的眼波,一闪即没。
    她站在那,手中握着一柄短剑,剑锋上兀自滴着我胸口的鲜血,灰色的眼球瞪得大大的,喉头一点鲜红。
    她才是费无意。

    刚刚的那一滴血还没有拭去,秋水便又沾了另一滴。 
    不顾胸前鲜血汩汩而出,我掏出一块洁白的方巾,轻轻拭去剑锋上的那点鲜红。 
    剑身散着淡淡的光芒,如一泓秋水,明艳而忧伤。
 
    “掌柜的,备船,我要渡河。”
    掌柜的似乎被刚刚的一幕惊呆了,愣了半晌,才战战兢兢的问:“您真的不要紧么?”
    “我的时间不多了,烦请赶快备船。”
    “是,是。”他马上跑出去张罗。

    船很快就备好了,掌柜的把我扶上船。
    身旁的桃花发出阵阵的悲嘶,在晚风中,清冷的秋水更显萧瑟。
    “明年我不会再来了。”我感觉到生命正一点点的从身体里逝去。
    他好象忍了很久,但终于还是忍不住问,“您这么急着回去要干什么呢?”
    “回去看桃花。”    
    “桃花不就在你身边么?”他指了指我的马。

    我笑了,我知道那一刻我的笑容一定很落寞,一如即将凋零的泪珠。
    转过头,看着远处家乡的方向。

    九月,家乡的桃花开得最灿烂的时候。

     *    *    *    *    *

    写完这篇东东,才发现竟然有些东邪西毒的影子,这不是我的本意。
    重头看了一遍,自己也有些糊涂了,搞不清楚桃花究竟只是桃花,还是个女人。搞不清楚那女人活着还是死了,搞不清楚“我”回去要看的是桃花,是女人,还是什么其他的东西。
    其实又何必非要想的那么清楚呢?
                                                                                            ——写在 秋水·桃花 之后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