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划痕 (一) 小说

水水个个  发表于2000-12-01 16:43:52.0


 

窗开着,小区花园的香气在夜晚分外芳沁,
淡淡地飘进屋子。如仪散漫地横倒在床上,仔
裤的裤脚一只高一只低,白色袜子,棉恤衫皱
在腰里。她的鬈发铺在床单上,黑黑的,很松
软。一只手搭在床沿,指间挟着一支烟。烟灰
很长了,岌岌可危地颤抖着。
    床头的CD机在播平克佛洛伊德,是惯常听
的碟子。迷幻的声响在四壁缭绕,象是无数幽
灵,唱着天堂里的圣歌。
    如仪伸手拿过一只青花的小磁碟,磕掉烟
灰,起身去换CD。衣服全揉得乱乱的,长发披
萝垂叶地散落肩头,无限慵懒。今天心情不错,
听王菲吧,也算流行歌曲。
    换完碟,如仪顺势坐在木地板上,靠着床
帮。仰着头吐烟圈,一个,两个,三个,第四
个不行了,散了。如仪无声地笑了笑,她的皮
肤罩着微光,双眸闪动。
    九点了,朋友们都该来了。抽完最后一口,
摁灭烟蒂,如仪起身打开电脑,拨号,进入聊
天室。才进去就来了一堆招呼,快忙不过来了。
    琳子也在,最好的朋友。
    嗨,还好吗?工作怎么样了?
    老板今天给我加薪了,你来看我吧,我请
你喝荼。
    呵呵。。。行啊,等我啊。
    你到底什么时候回国啊?
    年底喽,你一定得去接我。
    没问题,你是回家过年吧?
    是啊。你不回家吗?哦。。sorry,我忘了。
。。你和你家里人还是没联系?
    嗯。。。断了还联系什么。一个人过挺好的。
    唉。。。。
    别谈这个了。你和你爱人现在怎么样?
    挺好啊,年底就能见到她了,我都迫不及待
了。
    看着多让人眼红啊你们。
    呵呵。。。。你还没碰到合意的?
    我不急。慢慢找。
    。。。
    十二点了,明天还要上班。想起老板那张一
本正经的脸,如仪轻轻叹了口气。不过他既然给
自己加了薪,可见还不是太傻。
    关掉了电脑,如仪挽起头发去浴室冲澡。夏末
的天气还是燠热的,微温的水从喷头洒下,腾起淡
淡的蒸汽。如仪仰着头,舒展开身体。她的身体匀
称而饱满,被热气一蒸,就象一块玉一样莹润明媚。
如仪擦了一把湿漉漉的脸,贴近镶在墙上的大镜子,
仔细审视自己的容颜。打湿的睫毛圈在眼睛周围,
象是画过一样,分外鲜明。嘴唇是水色的玫红,暖
暖的,诱惑似的微微张开。她有点怜惜自己了,同
时又感到隐隐的寂寞。
    王菲还在唱,彼岸,没有灯塔,我依然,张望
着。天黑,刷白了头发,紧握着,我火把。他来,
我对自己说,我不害怕,我很爱他。。。
    末一句总让如仪鼻子酸楚。王菲颤抖的高音,
旷远而飘渺,虚无而悲壮。很爱很爱他。可他在哪
呢?
    烟盒里最后一支烟也抽完了。如仪困倦地歪在
枕上睡着了。梦中眉尖轻蹙,不知在忧愁什么。

未完待续

 


划痕(二)小说

水水个个  发表于2000-12-02 14:26:06.0


 

周六。十点了,如仪还坐在电脑前做版 
面设计。这是一项繁难的工作,如仪已经 
坐了一下午加一晚上,还差四个版。手边 
放着一只杯子,杯里凉凉的剩了层咖啡沫 
子,泛着凝固的泡沫。烟灰缸里满满地插 
着烟头。一切凌乱而郁闷。 
    日光灯泛着惨白的光,光线是僵硬的, 
象是室内不流通的空气,有种腐朽的味道。 
    十一点半。终于做完了,如仪长长舒 
了口气,再不愿看屏幕一眼。慢慢站起身 
来,尽量伸了伸胳膊,弯下腰,再直起来, 
渐渐地觉得身体有了活气。 
    做完了?李渡走过来看。 
    嗯。如仪站在窗前深深呼吸夜晚潮湿 
的空气。霓虹灯远远近近地闪烁,高架桥 
被两排流光勾出轮廓。这城市的夜梳妆才 
毕,正是妩媚的时辰。 
    收工吧,辛苦你了。咱们去吃东西。 
李渡是杂志社文化版的总编,三十出头, 
年轻有为。总是陪着职员熬夜,也真难为 
他了。 
    叫上做广告的杜朋,三人一起去临近 
的白手绢咖啡厅吃晚荼。 
    咖啡厅布置得很雅致,黯淡的橙色光线, 
四壁的新艺术风格装饰壁画,桌椅是藤制 
的,铺着素雅的小方巾。一角的演出'台上 
有人弹钢琴,三角式的大钢琴,奏者一身黑 
礼服,合规合矩结着雪白的领结。 
    演奏的是绿袖子。很柔美的旋律,象 
是一个姑娘,绿缎子的裙子在波纹和花边 
的河流中顺流而下,而姑娘浅蓝的眼睛望 
着窗外,想念着她的爱人。 
    李渡殷勤地替如仪把咖啡斟上。 
    如仪漫不经心地拿小匙搅着,不锈钢 
碰在瓷器上,发出轻轻地叮呤之声。 
    如仪,一个女孩,象你这么能干的很 
少见啊。李渡说。 
    李总是夸我还是骂我呢?如仪浅笑了 
一下。 
    怎么会怎么会。李渡笑。当初你来的 
时候我以为你是学中文的,还想着让你做 
编辑呢,却是搞设计的。多才多才啊。 
    哪里哪里。李总这么年轻做到总编,才 
是真人呢。 
    呵呵。。李渡掩不住得意之色。 
    杜朋歪在椅子上,叼了一根烟,含糊不 
清地说,我说呀,如仪有才不稀奇,又有 
才,又漂亮,才稀奇。 
    少来了,欺负我是女的?如仪笑骂,探 
头就着杜朋手里的打火机点烟。 
    如仪,你烟瘾不小啊。这样可不好。李 
渡说。 
    没事,抽着玩。如仪仰头吐出个漂亮的 
烟圈。 
    李渡目光闪动。如仪偷偷冷笑了一下。 
又一个自找麻烦的男人。 
    杜朋偏不识相,看看李渡,又看看如仪, 
怪笑着说,李总啊,你还没女朋友吧。现在 
好女人不多了,得赶快呀。 
    又转向如仪,如仪呀,好男人难找哦。过 
了这村就没这店啦。 
    如仪笑而不答。 
    李渡笑道,我这样的泥浊男儿,怎入清水 
女儿的法眼。 
    如仪侧头躲过他的目光,我饿了,叫点吃 
的吧。 
    李渡忙招手叫侍者。 
    此后李渡果真追起如仪来。每周一必叫人 
送一大束玫瑰到如仪办公桌上,惹得全杂志社 
的男女妒羡交加。如仪总是淡淡的,随手将玫 
瑰往抽屉里一塞,待它们枯萎了就送与一个做 
校对的小姑娘制干花。李渡约她出去,她总是 
不去的,偶尔一起去喝咖啡,也是不咸不淡, 
丝毫不假以辞色。时间久了,李渡渐渐有些焦 
躁。 


未完待续


划痕(三)小说

水水个个  发表于2000-12-02 14:27:15.0


 

每于网上碰到琳子,琳子总要问她有没有遇 
到合意的人。哪有那么快的,爱上一个人不容易。 
如仪总是这么说。 
  网恋铺天盖地,网中人分分合合,真真假假, 
如仪冷眼旁观,竟然心如止水。只是有时会为了 
那些用情凄艳的女子心痛,对着电脑屏幕叹息, 
这叹息一半是为别人,一半是为自己。 
    而故事的开始正在这时发生。 
    快到中秋了,街上红红绿绿的摆满月饼摊子。 
如仪有时驻足犹豫一会儿,终于没买。来来去去只 
有自己一个人,过什么中秋呢。不知爸妈怎么样了, 
哥哥姐姐应该会回家探望吧。想起去年的中秋,还 
是一家人一块儿过的,没两个月,自己就被扫地出 
门了。 
    如仪苦笑了一下。书香门第,出了个这样的女 
儿。如仪的心钝钝地痛。自己虽然无愧于心,虽然 
坚持到底,可欠父母的债,今生是还不了了的。 
    唉。。。。前世冤孽。 
    晚上却在网站看到一个贴子。中秋聚会。本城 
XX路XX号XXX酒吧。机会难得,圈内人勿错过。 
    中秋,反正是一个人过,不如去玩玩。如仪决定 
了。再说,确实机会难得。这种酒吧,总是少而又 
少的。寒冷的人们,难得有机会互相温暖。 
    月明之夜,如仪刻意打扮了一番,独自去赴那个 
寂寞的盛会。 
    当如仪披散着一头天然鬈发,身着粗针的亚麻色 
薄毛衫,橙褐撒花长裙,腕上紫色水晶链,环佩叮当 
地走进酒吧时,屋内的喝酒谈笑声略微窒了一窒。 
    如仪竟有些怯场。她尽量贴着墙走,想找个角落 
坐下来。还没等她找到,一双热情的眼和一双热情的 
手就迎了上来。 
    hello,我是walts,欢迎你啊。 
    来者是个三十来岁的短发女人。说她是女人,不 
如说她是男人。一色的黑色西服,黑色长裤,头发短 
短的,举手投足都十足的男儿气。 
    如仪微笑。你好啊。 
    女人在她耳边低问,是les吗? 
    是。如仪轻声答。 
    太好了太好了,女人满面笑容转头高叫,又来了 
一个美女!或站或坐,或跳舞或喝酒的各色女人们啪 
啪鼓了鼓掌,角落里有一两声口哨。 
    walts回过头笑道,我是这次聚会的发起人,这 
里的人都是朋友,你玩得开心点啊。对了,你叫什么 
名字? 
    如仪。 
    哦,如仪,好名字,象你的样子一样乖。walts笑 
了笑,拍拍她的肩,想喝什么尽管要,今天一律七折。 
    一个姿态袅娜的年轻女人端着一杯酒,款款走了 
过来。walts揽住她腰,向如仪介绍,这是我女朋友, 
judy。judy笑颜如花,凑上来吻如仪的面颊。如仪笑着 
回吻她。 
    这里的氛围亲切而温暖,如仪觉得心松了下来。音 
响正放着林忆莲的《伤痕》,女人独有的天真,和温柔 
的天份,要留给真爱你的人,不管未来多苦多难,有她 
陪你完成。。。。 
    如仪感到自己在笑。女人,这里的空气中都是女人 
的芬芳和温暖,还没喝酒,如仪已要醉了。 
    一圈围在一张桌旁喝酒谈天的女人向她叫喊,嗨, 
美女,过来这边坐。 
    如仪顺从地走过去,一个短发女孩立刻拖了张椅子 
给她坐下。 
    喝点什么?女孩问。 
    嗯,佑威好了。 
    另一个短发女孩起身去冰柜拿酒。 
    如仪觉得自己象被贵宾一般照顾着,这是一种久违 
的感觉,她的脸竟有些红了。 
    女孩们纷纷问她的名字和情况。这是一群可爱的女 
孩,有长发的,有短发的。长发的妩媚,短发的帅气。 
如仪在这一群女人中间,竟施展不出素日的利落锋芒, 
而无比温柔恬静起来。这是一种奇妙的变化,如仪觉 
得此时的自己才是一个完全的女人,柔情似水,昙花 
般释放惊人的美丽。 
    此情此景怎可不抽烟?如仪拿出自己的salam,正欲 
点火,啪,一盒开了的烟丢在她面前。是圣罗兰。 
    抽抽这个,挺不错的。 
    如仪抬头,遭遇了一双清澄而秀丽的眼睛。这是个 
坐在她斜对面的年轻女子,直直的碎发,正好垂到肩上。 
简约的米黄色套头毛衣,纤瘦的腕上一只同样简约的银 
色瑞士表。她脸庞清瘦,挺直的鼻梁和微抿的唇角给她 
一种冷淡的表情。只有一双眼睛是闪动而妩媚的。 
    如仪笑了笑,捻了一支圣罗兰含在嘴上。对面的女 
子将夹在指间的烟含住,凑过来,对接,火光中两人的 
脸庞一亮,燃了。 
  旁边的女人们小声哄起来,有笑的,有不依不饶的。 
  哎呀草泪儿你怎么一来就占美女的便宜你这不是跟 
我们过不去嘛置我们于何地呀你! 
  就是呀你呀还是没胆干脆嘴对嘴还隔着俩烟多不爽 
啊是吧如仪! 
  如仪笑得不能说话。那个叫草泪儿的女子似笑非笑, 
谁也不看,只是看着如仪。如仪低下头去喝酒,指间的 
烟雾袅袅飘上来,在灯光下成淡橙色。 
    放舞曲了,是慢三。草泪儿欠起身,伸给她一只手。 
如仪随她旋进舞池。轻轻地摇摆,轻轻地摇摆,草泪儿 
的发梢扫着如仪的脸,痒痒的,象小时候田野上的小草 
儿,轻轻撩拨她昏昏欲睡的童年。阳光太刺眼了,看不 
清天空和云彩,只是醉醉的,看到醉醉的微光。。 
    如仪喝了两瓶了,真的有点醉了。她记不清跳了多 
少舞,记不清听了多少笑话。有人在阴影中接吻,缠绵 
的空气荡漾了一屋子。有人吻了吻她的脸,她不知道那 
是谁。她指间挟着最后一支烟,透过烟雾,所有的女子 
都象夜色中的昙花一般美丽。 
    最后是草泪儿送她回去的。 
    睡了整整一个白天,第二天傍晚的一个电话才叫醒 
她。 
    喂? 
    如仪,是我,李渡,今晚出来赏月好吗?我有一个 
好地方,听潮山庄,环境是全市最优雅的,还有一大帮 
文化圈的朋友,真真是雅聚呀。。。 
    雅聚?这帮人在一起净会讲黄色笑话。如仪鼻子里 
哼了一声。 
    如仪,你准备一下,我八点钟来接你。 
    我有点不舒服,能不能改天? 
    不舒服?你怎么了?生病了?我马上过来看你。 
    别。如仪忙说,不碍事,你还是八点来接我吧。别 
来早了。我很慢的。 
    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应酬,让人烦闷,尤其是座上 
有李渡这样的人的时候,更是难熬。仿佛所有的人已把 
他俩当作一对了,口口声声打趣。如仪忍着火气,说着 
笑着,尽量少喝酒(她知道这些人对付女人的把戏)。 
烟却不免抽多了。饭后大家去水边赏月时,她抑制不住 
地轻咳起来,咳了好久。 
    李渡关切地频频问她,你怎样?要不要喝水? 
    如仪摇摇头,自己去倒了一杯水,凭着天台的栏杆 
坐了,一边却习惯性地点燃一支烟。 
    如仪,你不能再抽了!李渡皱起眉。 
    不要你管!你是我什么人! 
    如仪话一出口,就知道说错了。李渡的脸色倏地变 
了,一阵青一阵白。如仪扭过头吸烟,一缕缕轻烟仗着 
身轻无质,在凝固的空气里飘来荡去。 
      

  未完待续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