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梦无伤】

卫青青青  发表于2001-02-03 13:29:06.0


 

悲哀的宿命
永恒的事实
无休无止的战争
换来最终的寂灭
我不断向上天诉说
我说这空间都是残忍的
因为它无情的分割了我们
它让我们存在
也让我们心碎


一大一小的浮空荒岩上,灵幻不定空间中,永恒宿命中两者,月泪和月堕,正进行惊心动魄之战

【阳术空间】天边赤虹忽然暴涨万丈,月泪念动咒法:祭出雪玉杖,自太阳上召唤出一巨大无比之火焰光环,而光环四周层层护着的,又是不停旋转的火焰珠,火柱激张嚣舞,数条火蛇不停上下流动,忽而化成巨大火龙,狂吐千万火球炎波,泼风般射向月堕

〖苍术空间〗影像突转,忽然雨雾冰晶飞升,月堕周围冉冉生起碧蓝色八角/六棱雪晶,雪晶急升幻动凝结而幻化成清凉幽澈之水瀑布,又至瀑布上激冲而下无数水晶玉珠,将四周杂染成一片透明的朦朦莹光,飞瀑兵解,珠玉溅散,悉数将四面八方疾射而来的火球化解于无形

【暗术空间】忽而天地间似乎泼了浓墨般灰暗,忽而又极亮成惨白,而四处惨叫声不绝于耳,千万蝙蝠自裂地中飞闪而出,月泪置身于乱坟之中,她的表情更加冷漠,咒语急念,忽不知何来的独目鬼血舌狂张吸食人髓,空间转换食尸魔暴血淋漓,啃咬尸身四处,泼洒一地的污点斑迹,而骷髅骨节咯咯声,死神的狂笑又接连不休,轰的一声,苍茫间竟重重击落黑色电闪,电闪先是一朵,忽化为千束,又自身爆裂斑斓成电网,腾闪动耀,却又极灰黑沉闷不安,电闪和着死神的桀桀邪笑,铺天盖地罩向月堕

〖心术空间〗悬空月华蓦地极炫炫灿,空间忽横生清溪流泉,烟波共月镜水烟迷茫,自月镜中忽化生出数个飞天,曼妙歌舞着,纤纤素手掬起霜花吹向空中,月堕和着霜花吹起玉笛,柔婉清扬数声飘过,香雾共清气弥漫整个空间,霜花旋着,渐化作梅花,杏花,莲花,海棠,兰花,菊花,桃花,然笛声忽由清扬急转为哀怨莫名,众花瓣经受不起声波而黯然破碎,似片片飞雪覆着黑色闪电沉入流泉之中

【幻术空间】突然一切静止,静止得似乎全天下都吞入,死一般的寂静,灰一般的沉沉,细听来,却只有不名角落处不安的窜动,轰天巨响声突毫无来由的炸出,四周地面起伏不安,而天际同时传来了万马奔腾的巨响,天空如血狠狠抹上一笔重彩,苍穹猛然间崩坏,数亿颗巨大的陨石,就如恶魔之眼,挟着焦热璀灿之火焰,似天空落入无数的烈火流星雨,而陨石冲下的风似乎都变成了红色,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急泻向月堕

〖玄术空间〗海啸声激越沉雄,月堕所处空间,已化成无边无际之碧海,平静的海下,已经沸腾不休,海底下已如几亿条饥渴的怒龙四处狂歌狂舞,月堕祭起光玉剑投入碧海,长空忽传来一阵悠扬之静澈之古琴声,琴音如清羽拂过海面,又似情人之温柔之手醉抚,蓦地全天下之海,骤然接二连三爆起几万亿不停旋转之巨大水柱,水柱卷着温暖亲和的琴音,激昂狂厉冲向流星火雨,爆裂与轰隆声不绝于耳,层层烟雾漫天,化作无限之水烟雾帘幕倒流

【秘术空间】梵唱声,经咒声,古钟声密密交织响成一片,空间中光与影的镜象也随之重重乱舞,无声无息的随着月泪而转,月泪长跪,急剧诵咒,而唇角之血亦急速由浅化浓,滴滴落入地上,梵唱与经诵声风骤雨狂,依稀可辩的是空间中巨大的金光闪烁神像:大威德明王,不动明王,五十力吼明王,金刚夜叉明王,虚空藏明王依次护卫月泪左侧,而蓝光闪烁的神像亦出现:最胜金刚,时轮金刚,上乐金刚,秽迹金刚,清凉金刚依次护卫月泪右侧,月泪本命元神暴长至顶天,如太古荒蛮式神,走向月堕

〖印术空间〗低沉缠绵的青箫声徘徊流转,听碎了满地的凉月霜华,寒鸦飞绝之古渡边,浩瀚无穷之烟波仿佛与苍天镶成千里一色,不知何处之花,三三两两,和着箫声,回旋叹息着,轻落在江上,随长逝之烟水,暗自流落天涯,箫音愈加低沉而凄切哀泣,烟波渡上,月堕身侧,雨雾沉沉,飞压着她的霜髻雪鬓,不经意时,紫气横生,水神川后,雪神藤六,风神飞廉,雷神丰隆,雨神萁伯,默然护卫在她左侧,青芒闪动,电神列缺,月神望舒,云神屏翳,日神曦和,火神祝融集结护卫在她右侧,月堕微笑着,将光玉剑深深没入自己胸膛而轻轻拔出,剑作鹤唳,而后变转裂玉之声,剑身剧震,暴长万丈,剑芒飞白,锋锐之剑意波动如海,光玉剑似夺全天下光芒

最终宿命之战,已经不可避免

几万光年前

  魔法帝国中,黑玉穹庐型大神殿,淡黄而飘摇的青灯,冷冷的灯晕,幽幽栖在月泪的云衣上,空空的大神殿中,只有她和思无邪二人,灯晕拖曳着他们的影子,明灭不定

BR>
"这是你生命中注定中的宿命,谁也无法改变,还有,这是魔鬼帝国历代传下的规矩"思无邪加重了语气"谁也不能改变,你知道吗??"
"......"月泪
思无邪深深叹息:BR>


月光斜穿入幽窗

"你们之中,只能生存一人"凌海峰淡淡道
"师父,为什么?"月堕惊异
"这是你们的宿命,谁也无法改变,谁都不能"凌海峰无奈
"她也是我唯一的亲人,不是么??"月堕轻语
"是,所以我希望,你能活下来,虽然,你们都是魔法帝国中难得一见的天才"凌海峰接着道:"但无论如何,我都不想看着你消失"
"师父......."

[多少年来,我一直缠着师父,要他讲我的身世,师父却不知为何,总是不肯
无次数在恶梦中惊醒,无数次的问上天,上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呢?
难道我和她,真的注定只能留一人么?
后来我依稀从师父的友人那儿知道,原来,我和她一样,是魔鬼帝国中收容的双生子,而魔法帝国的历代传下的规矩之一却是双生子之间,只能留一人,于是我们被分开至不同的空间,但我一直不明白的事,为什么要与她进行宿命之战,为什么只能留一人??]

几万光年后

   在异次元空间竞技场,月泪看见了月堕,这个令她好奇了一生的女子,她的妹妹,她惊异于月堕那仿佛集天地间的灵秀,月堕长久凝望着,眼前这美得无法形容也冷漠得无法形容的女子(甚至美得冷漠),却是她的姐姐,这是她们第一次见面,然而,也是最后一次见面,也许,经过了各自时空的淬炼,有些东西已经慢慢改变,无法再重新开始

我们俩个,只能存在一人,月堕轻轻道
是的,月泪略有些迷茫道
我们之战是宿命,而宿命无法更改,月堕道
还不止,还有帝国中双生子只能留一个人的规矩,一方生存,另一方却必须毁灭,月泪恢复了冷漠
好吧,既然谁都有生存下去的权力,那就用实力来让自己存在,月堕嫣然微笑

【异度空间〗日轮与月镜忽齐升齐亮复又齐暗齐逝不断轮回,而北辰七星绕着月泪,九大行星绕着月堕呈上下翻飞,乱山驮月泪疾速移走,月堕驾沧海滔天而驰,忽而空间倒转,海浪纵横碧霄,白鹤自云端冲入海底云翔,数千长鲸,却又在长空中悠然而游,空间忽换,狂浪忽然转为火海,火焰窜动,火浪在云间飞舞,龙吟声起,远方突现忿恨无比之苍龙,吼天啸地,布着一路的风霜,洒冰泼雪在火浪间溯洄游之,苍龙过处,火浪瞬间化成冰焰,蓝色的冰焰中却又赤焰朵朵点缀,蓦地炫目电焰自月亮而生,遍布了整个空间,电浪与冰浪及火浪相激,茫茫间月泪雪玉杖集结了所有的赤焰火浪与苍白电光,而元神亦化为无上罡波,和着所有神祗自天空直坠向月堕
  月堕光玉剑飓风般急舞一剑怒斩而出,弧月形剑气顶天立地亦波斓壮阔疯狂逆旋斩向月泪,剑浪横生碧芒,刹那间剑浪耀冰浪形成无可形容之剑气之海,碧绿剑芒/赤红火浪/晶蓝冰焰/苍白电光相遇又倒冲起四色花朵合成的光柱,流风回雪般舞于异度空间.......

〖无间空间】依稀是梦里,一串玉佩声带着流风而过,优美的声音荡心动魂,月堕光玉剑如一首空灵无端山水诗,剑意没入了月泪的胸,诗意永远刻在了她的心里
月泪微笑:你赢了
月堕微笑:你输了
月泪微笑:也许这正是宿命
月堕微笑:宿命不可更改
月泪微笑:你说得对
月堕微笑:其实我真的不想杀你,但上天注定我们俩只有一人能生存
月泪微笑:我知道,宿命不可更改是么?其实你错了,我已经知道宿命中,谁才是真正胜利的一方,因为我不会让宿命左右我,我们第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见面,任何的谎言,对我来说,已经失去了意义BR>
月堕惊异:姐....你......你怎么可能知道未来之宿命??难道,你施用的是传说中的.......
月泪微笑:我从小就已经对自己说,我一定要学会传说中的[时空禁断魔法],因为它能突破所有结界而转换时空,望见未来发生的一切,我要自己亲眼看到我的未来,因此我不断努力研究,如今我成功了,虽然我依然无法更改宿命,但我亲手掌握了自己的命运,从某种角度来说,你和我,都得到了胜利
月堕叹息:魔法帝国中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学会[时空禁断魔法],施术者本身不但要耗尽大半念力与真元,还要冒着[元神断灭]的极大的危险,从意义上讲却是姐姐你赢了

天外残阳沉入碧水,寂寞无语的青峰间寒月轻流,云魂与星魄,淡淡地凭依着月华

  月堕突然觉得,自己的灵魂,正被落漠无依的感觉深深占据,恍忽间她似乎听到了月泪的歌声,哀伤中却又透着无上快乐的歌,歌声从遥远的空间处传来,越来越清晰,似一朵清丽的雪花,微笑着浮出了水面,又化为凄凉的烟尘萦绕在空间中,久久不散,月堕微笑着流下了眼泪,依着流霜轻轻唱起歌,月泪与月堕的歌声重叠交织融合在一起,直到永远的彼方.....

永恒的事实
悲哀的宿命
无休无止的战争啊
换来最终的寂灭
我不断向上天诉说
我说这空间都是残忍的
因为它无情的分割了我们
它让我们心碎
也让我们存在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