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狐曲(小说)

水水个个  发表于2001-02-05 01:39:54.0


 

狐  曲



    姐姐死的时候说,人是危险的,但爱上人,是咱们狐必经的劫数。
    "去找个人,找个好男人,妹妹,"姐姐说,"别象你姐姐,遇上这么个狠心薄情的。。。"
    姐姐死了,死了还是那么美丽。她是只白狐,就象洞外的雪一样白,象春天的月亮一样润泽。我一铲铲地将雪掩上姐姐的身体,心中充满了悲伤。
    葬了姐姐,我起程去温暖的中土,去寻找姐姐所谓的好男人,他将是我唯一的亲人。
    而我,是这世上最后一只白狐。
    一个月后,我终于来到了北京,这个古老而神秘的都城。路上很辛苦,每晚都找不到僻静的洞穴过夜。空气浑浊得不能呼吸,人们的装束也很难看,远不如明朝。我出生在明朝。
    如今却是二十一世纪了。
    狐的生存比人要容易一些。凭借一点小小的秘不能宣的法力,没多久,我就在北京开了家小小的博物廊。我所有的宝贝都精心摆放在这里,《聊斋》手稿半册、《红楼梦》后四十回原稿、早已失传的董小宛所编的《奁艳集》、《霓裳羽衣曲》的曲谱、杨玉环的珍珠步摇、西施的雪青纱。。。
    我的店名是"千年狐"。来光顾的客人多是收藏家和艺术家。当然,我不会卖给他们真正珍贵的东西。可即使是一件破烂瓷器,他们也如获至宝。我常常望着他们乐颠颠离去的背影,独个儿笑得前仰后合。
    我更喜欢那些有着天真面孔的学生,他们来看我的收藏品时,那种神情,几乎可称作纯洁,就象我们狐一样。
    人来人住,十年过去了,我没有找到我爱的人。十年,对我来说,只是一瞬。我依旧坐在我的明式梨花木椅上,抽着烟(受了人类的不良影响),淡淡地看着门外的陌生人群。
    秋季的一天,我的店里忽然来了个姑娘。
    这个姑娘瘦削而修长,灰色毛衣和仔裤,齐肩直发从鸭舌帽下面垂下来。她
没进店,隔着玻璃门看了我几秒钟,将一张红色宣传单卡在门把上,走了。她很清秀。我喜欢的那种清秀。
    我走过去取下宣传单。是个小型摇滚演唱会的海报,红黑两色底子,白色手写体。心不在焉乐队。时间在周末晚八点。地点是某个废弃工厂的地下室。只演一场。
    我去了。我想,那姑娘应该在那儿。
    她果然在哪儿。演出还未开始,她坐在鼓架后面,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鼓。她没戴鸭舌帽了,灯光很远,照不清她的脸。只有她头顶的发,反映着一圈亮光。
    乐队的其它成员零星站着,低着调试各自的乐器。
    台前稀稀落落地来了三十来个观众。有十来个年轻男女熟络地和乐队成员招呼着,大声开着玩笑。不时有几声口哨,从不知何方传来。
    这里的气氛很奇异,我似乎有点格格不入。场地晦暗,陈旧,肮脏的木地板和斑驳的墙壁。屋顶很低,吊着数盏灯罩平而硕大的白炽灯,不时被人碰撞着,摇晃不休,灯影人影也就跟着摇晃起来。许多人脸在这不定的灯影中明明灭灭。
    这一切似乎有种奇妙的象征意味,粗造而亲切。我站在角落里,渐渐有些心神不宁。
    奇怪,我竟很喜欢这种感觉。它和我血液中的某种东西相似,是属于狐的。和常理(我们狐所耻笑的对象)格格不入,和人类格格不入。
    演出开始了。这个乐队的风格是迷幻的,恰恰符合我现在的心情。我痴迷地听着主唱飘忽而沙哑的呓语,捕捉那个姑娘敲出的,心不在焉的鼓点。
    渐渐由随意变得疯狂。台下的人涌到台上去,台上的人跳到台下来。其实,根本就没有舞台,每个人都在演出。每个人都在歌唱。
    我藏在角落,静静地看着他们哭泣,尖叫,挥舞吉它。我看着那个姑娘,她长发飞扬,鼓点密集。我保持着冷静而旁观的姿态,其实我已血脉贲张。
    终于结束了。电吉它最后一个噪音在空气中消失。乐队虚脱一样,凝固着挣扎的姿势,象是加莱义民群雕。我也没有了力气,倚在裸露着砖缝的墙上,慢慢收拾零乱不堪的心绪。
    人群渐渐散去。乐队成员或站或坐,一边吸烟,一边低声交谈。
    那姑娘站起来了,她竟穿着件蓝印花布的中式小袄。她和主唱说着什么,哈哈笑着。
    我也该走了。走了两步,忍不住回头望。正撞上那姑娘的眼光。她微笑着朝我走过来。我站住等她。
    "谢谢你来看我们演出。"她笑起来很动人,双眼明亮而慧黠。
    "心不在焉。名字起得趣致。"我说,"音乐更不错。下次演出,别忘了叫我。"
    "一定。"
    我情不自禁地伸手触摸她小袄上的布扣。这种衣裳,我许久没见到了,姐姐穿过的,我也穿过的。我们还耻笑过,它和明代的衣裳比起来,是多么丑陋。可现在,它看起来是这样美丽。
    "很漂亮。"我说。
    她宛尔一笑。"我叫苇子,芦苇的苇。"
    "我姓狐,狐小苔。青苔的苔。你叫我小苔好了。"
    "哈。。。和我的名字倒挺配的。怪不得你的店名叫千年狐呢。"她顿了顿,"我每天回家都经过你的店。我喜欢你的店。所以特地给张海报给你。"
    "我猜你会来的。"她偏着头,狡黠地看着我。
    我笑而不答。
    

    一个星期后的深夜,我正要关店门,看见苇子骑着单车,飞也似地从街道那头奔来。
    "嗨!"她看到我,刹住车打招呼。
    "这么晚了,回家吗?"我说。
    "刚排练完,回去睡觉去。"
    苇子满不在乎地单脚支着地,晚风吹着她的直发,在她脸畔缭乱地飘拂。她眼中还留着排练后的光芒,明亮而锋锐。
    我踌躇了一下,"嗯,进来坐坐?"
    "你不是要打烊休息了吗?"
    "我总是很晚才睡的。"
    "呵。。。跟我一样。"她笑,"咱们是城市蝙蝠一族。"
    她将车推进店来,我关上店门,展开四扇元代吴镇的清远山水屏风。
    "要茶还是要咖啡?"我问。十年来,我这只明代的狐,已学到不少现代人的怪癖了。
    "咖啡吧,浓点儿的,谢谢。"她靠在铺满苏绣的小榻上,有点好奇的环顾我的"洞穴"。
    我用银咖啡壶煮着她的咖啡,小榻前的清代花几上,刚摆放着竹制茶具和宜兴紫砂茶壶,青花细瓷瓷杯。
    "你过得可真精致啊。"她惊叹。
    我微笑,替她斟上咖啡。她拿小银匙叮叮当当地搅着。
    我用一只绿玉斗沏龙井。这只绿玉斗,是红楼里的妙玉曾用过的。只是,我再找不到梅花上的雪来沏茶了。
    苇子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忽地一笑,"你就象是从古代走来的人,象是宋朝仕女画中的人物。清淡,典雅。你当真喜欢摇滚吗?"
    "喜欢。这和古典与否,没有太大关系。和性情有关。"
    "性情?"
    "至情至性之人,就会喜欢摇滚。"
    "嗯,起码我是。可多数人不是。"她沉吟,摆摆头,"没所谓,有时候,做音乐是给自己听的。"
    "也许吧。摇滚的孤独,给它更动人的力量。"
    "不错。我们的力量。。。。孤独的力量。。。嗯,你会乐器吗?"她抬着看我墙上挂着的各色琵琶,笛箫等等物件。
    "不会吉它,也不会鼓。"
    "你会什么?"她热切地看着我。
    "古筝。"我淡淡地笑。多格格不入呀,我第一次觉得惭愧。
    "古筝好!"她双眼放光,"崔健一首《假行僧》里的古筝前奏真是绝了。我从来没听过那么苍凉,那么摄人心魄的声音。"
    "我听过。那是一种很奇怪的奏法。可是。。。真的很好,奇异而震憾。。"
    "你能弹一曲给我听吗?"她目光更亮。不能抵抗的亮。
    "好。"
    我进浴室洗手。现代社会,一切从简,熏香虽可,沐浴就免了。
    我抱出桐木焦尾琴,点上博山炉,开始弹奏《广陵散》。绝响了千年的名士之曲,今夜,我弹给苇子听。
    一声弦响,万籁俱寂。唯见高山旷水,唯闻鹤唳猿啼。且吟且啸,且歌且行。风裳飘兮,素带扬兮。在士则为旷世未逢之慨,在我则为知音难觅之悲。。。
    余音袅袅。
    苇子呆呆地看着琴弦。良久,才叹了一声:"此曲只应天上有。"
    "人间知已总难求。"我黯然。
    苇子不再说话。她眉头深锁,似乎有什么难题未决。
    她拿一根手指拨着琴弦,弦发出轻微的"仙翁"、"仙翁"之声。过了一会儿,她告辞,神不守舍地推着单车,慢慢走远。
    是夜,我梦到了姐姐。她一身白裳,站在雪地里,对着我轻轻叹息。
    姐姐,姐姐,到底我爱的那人在哪里?
 

    苇子忽然跟我打电话,邀请我去观看他们的排练。
    我关了店门去看。
    他们在排练一支新曲子。曲子是苇子写的,曲调有些古意,但非常迷幻,古意的迷幻。我不知怎地忽然想起了姐姐曾教过我的汉乐府。它们似乎有某种共通之处。
    "这儿有一段古筝间奏,你听听看。"苇子拿过一把吉它,横放在膝上,权当古筝。
    她在吉它上演奏这段古筝,不时看看我。这是一段奇异的曲调,几乎全是半音,有极度凄怆的感觉。
    奏完了,苇子眼巴巴地看着我。
    "你等等。"我走出门去,向右走了十来步,这是个无人的胡同转角。
    我闭上眼默念狐的咒语,双手伸向空中。睁开眼,手中已抱着焦尾琴。我抱着琴走回排练场。
    "啊,你带了琴来,太好了!"苇子激动地扑上来一把抱住我,"你太好了,太好了。"
    "噢,小心我的琴。"我微笑着躲闪。
    我加入他们的排练。我们配合得极好。这对我来说很容易,而这种前所未有的组合,也使我象发现新大陆般新奇而激动。
    整个乐队全沉浸在亢奋之中。我们一遍又一遍地练,直到完美。当晨星从天窗中照进来时,我们相对大笑。苇子扬手甩出鼓槌,击碎了一面玻璃窗,清脆的碎裂声给这支新曲一个震憾的结尾。
    从这天起,我成了这个乐队的客串成员。白天,我是"千年狐"的狐仙,夜晚,我是心不在焉乐队的狐小苔。
    苇子常来我的洞穴做客。我为她演奏《霓裳羽衣曲》,为她演奏《高山流水》。她则教会我打鼓,这是个不大不小的难题。我终究是不惯于放浪形骸的。
    一个月后,我第一次参加心不在焉的公开演出。这一次,由于众人的努力,再加上我一点点法力的作用,我们争取到了在北京一个有名的摇滚俱乐部的演出机会。
    是夜,我长发披散,着一袭纯白汉代衣裳,宽袍大袖,飘飘欲飞。演出还未开始时,苇子倚坐在鼓架之后,看着我。
    她招手示意我过去。我走到她身边坐下。俱乐部闪烁的灯光在我们身上转来转去,她的面容忽明忽暗,只有一双眸子是发亮的。
    "小苔。。。我怎么看你象。。"她在我耳边说。周围一片喧嚣,我的耳朵直触到了她嘴唇,才听到她说什么。
    "我象什么?"
    "象。。狐仙!"她声音更低,"郸袖垂髫,风流秀曼,行步之间,若还若住。。。跟聊斋狐莲香一模一样。。。"
    "呵。。"我假作浑不在意,"我若真是个狐仙呢?"
    "那我就是那个心甘情愿被你骗的书生!"她在昏暗中笑。
    我微微一惊。
    "此话何来?你今天是喝多了。你又不是男子,怎会被狐仙所惑?"
    苇子来不及回答,演出已经开始了。
    我的手抚上琴弦。迷幻的音乐象一团雾萦绕在我周围。我浅挑轻拨,神魂飘荡。我是一只狐,一只白狐,在深夜的迷雾中悄无声息地舞蹈。所有的灵异,所有的呻吟与叹息,自我的指间向四面八方飘散。
    苇子的鼓在应和着我。奇异的节奏,是千年前的旷野,遥远而空阔。是狐站在月光下,聆听风声时的心跳。是幻梦,是千百年岁月流逝的潺潺声,是狐终于化作人形时的眼泪。。。。
    我感到了巨大的痛苦,和同样巨大的欢乐。如果,这音乐也有精灵,它一定是狐。
 

    演出散了,我们喝酒一直到天亮。都有些醉了。
    我扶苇子去我的"千年狐"。我也醉了,我们连鞋也没脱,就倒在了床上。
    苇子搂着我,嘴唇贴着我的额头。我闻到她呼出的微甜的酒气。
    "小苔。"
    "唔。"我要睡着了。
    "我是书生,心甘情愿被你诱惑。"
    我酒醒了一半。
    "你醉了,睡吧。"我说。
    "小苔。"
    "嗯?"
    "我不是男子,可还是爱你。你一定是狐,一定是。。。。"
    她吻我的额头,眼睛,往下,吻住我的唇。
    我的酒全醒了。我在黑暗中睁大双眼,不敢稍动。她的唇细腻温软,她鼻息粗重,双颊滚烫。我感到她的睫毛轻轻地扫着我的脸。
    我觉得有些晕。
    我不由自主的回应着她。她呻吟了一声,愈加紧密地吻着。
    良久,我挣扎着推开她,心慌意乱。
    "不,不,不行的。"我语无伦次地说。
    她紧紧地抱着我,头埋在我胸前,叹了口气。
    "对不起。"她松开我,转脸望着天花板。
    "小苔,我爱你。"她又叹了一口气,"我不勉强你来爱我,但,有这样一种选择。。。。。。相爱的人应该在一起,不是吗?"
    说完,她背过去,不再说话。但我知道,她没有睡着。我也没有睡着。直到天色又昏,我不时听到她轻轻地叹息。
    第二天,她走了。我关上店门,在床上躺了一天。
    我回想着和苇子在一起的每个细节。从最初她隔着玻璃门看我时的样子,到我们一起喝茶,聊天,以至排练时的点点滴滴。
    苇子,苇子,为什么我会去看你的演出?为什么我会为你弹奏《广陵散》?为什么我会那么迷恋,与你合奏时心魂俱醉的感觉?
    我爱你吗?我爱你吗?苇子!
    你是否就是我今生的劫数??
    月亮升到中天时,我北面而跪,手心中紧握着一枚血红的珠子。这是姐姐的精魂。
    "姐姐,我可不可以爱上女人?"
    一团清冷的雾扑上我的面颊。姐姐的影子虚淡而飘渺。她伤感地看着我,叹息声象风,吹起我的衣袂。
    "妹妹,爱上人,是咱们狐必经的劫数。 爱上女人,一百年后,你将身魂俱灭,永世不得超生了。"
     一百年,足矣。
     我深深嗑下头去,泪水打湿了那枚血珠。
     "谢姐姐。"
     姐姐的目中似有泪光闪烁。她慢慢远去,消失不见了。
     我沐浴,熏香,着白衣端坐于月光下,开始弹奏《高山流水》。
     高山峨峨兮,流水汤汤兮,伯牙可幸?得遇子期。君既知我心曲兮,噫。。。。愿结百年不负之期。

 


  劫数

暮看云来  发表于2001-02-05 23:57:29.0


 

嗯。我在OICQ上的头像,正是一只狐狸。看完,发了一会呆。忽然想起了海的女儿。也许只不过因为是同样的主动选择的身魂俱灭吧。忽然又想起了以前的句子:“我就是那只无怨无悔的狐狸。。。你是这世间唯一能让我明知故犯的陷阱。” 如果这世界还有一些明亮的眼睛,如果这世界上还有些心灵不沾浮世的尘土,那么也许都只能落得个心神俱碎的下场吧?这便是那所谓必经的劫数? 只剩下最后一只白狐了呢。 唯愿百年不负。把这灵魂点燃。让它火热,让它灿烂。我不要那漫长而平凡的叹息与消耗,我只怕无人倾听,无人共舞。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如此唯美的毁灭啊。 狐啊,你还有百年不负,人却是随时终结。狐啊,你是那钟期既遇,流水何惭,人却是茫茫如海,望眼欲穿。狐啊,你还知你此生的宿命,人却是终了也未曾明白。狐啊,你的皮毛闪亮如雪,人却是沐风浴尘。在这世界上,究竟谁幸,谁不幸呢? 你在火焰中舞蹈,我在平凡中消磨。你的快乐有百年之期,我的木然漫无边际。你是惊叹的休止,我是绵延的长音。你将匆匆化为虚无,而我灵魂的孤独却将成永恒。在这个世界上,究竟谁幸,谁不幸呢? 谁能回答呢? 我来回答。 让我是你吧。最后一只狐狸。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