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花痕三

颜色  发表于2000-12-02 07:42:04.0


 

第四章:犹大 
玲又在对我展示她今天的收获——几款女性内衣裤。 
她说,你看,有黑色的,有白色的,还有粉红色的呢。 
她依在我怀里撒娇,并坚持要当场试给我看。 
我抚了抚她的头,说,好。 
她开始脱衣服。很快便一丝不挂。于是,我无法不看见她小腹与臀部的如水波荡 
漾的赘肉。很快,她换上了她的新内衣在我面前摆弄。 
我不能告诉她我想吐。我在微笑,并不时点头赞赏。 
我的手习惯的摸摸胸口,那儿本应静静的躺着一个手机,但现在却一无所有。摸 
空的时候,心一瞬间似乎也空了,有如一个蛇兑的壳。如遇风吹就会散成片片。 
仿佛看见黑色的,白色的,粉红色的,在我眼前一一晃动。却没有感觉。 
玲说:“好看吗?” 
“好看。” 

我们还是在那张床上做爱,用同一种姿态。她的需求依然很频繁。我仍然满足她。 
生活就是这样的,周而复始。我想若有一天这一切都不存在了,我一定会手足无 
措。 
就象窗台的那株昙花,离开它习惯的那段午夜,就不可避免的要衰竭。 

“你去了,还会再回来吗?” 
“当然会!” 
“要多久?” 
“一年,或者两年,到时我有了钱就可以娶你了。这样多好。” 
“嗯……要是我舍不得你走怎么办?” 
“傻瓜,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快,把眼泪擦了。” 
“好。华生,我会等你的。不管多少年。不管多久。我一定等你回来。” 
“一定?” 
“一定!” 
烟花的三月,这条河水总是特别清洌,河边有垂柳,有闲亭。黄昏的时候,就有 
三三两两的红男绿女来到这里。为的只是踏一踏初生的草芽儿,看一看日暮的河 
景。携手或并肩呼吸一下这里的空气,平静而怡然的。 
而那天我与花痕坐在这河边,只是为了道别。我要挣钱,我要养她。花痕孩子般 
的哭了。我擦不尽她的泪水。我好象未背叛之前的犹大,在耶酥的眼泪面前诅咒 
发誓。 
我说,我爱你。 
我说,我会回来的。 
我说,一定? 

时间真的可以证明一切。这些年,我做了些什么,背叛了多少次。连自己也分 
不清,也数不清。 

今夜,那株昙花没有再开。 
午夜的月弯弯的,好象一个嘲笑。 

第五章:女人 
我买了两个最好最贵的手机,还是用原先的号码。钱不是问题,我有钱。时间不是问题,我可以等。 
可自那天之后,我再没有等到花痕的电话。那天的奇迹我怕它真的只能发生一次。 
在这个城市,我只与伊说过我与花痕的故事。 
我问伊,为什么花痕不再联络我,她明明已经知道我号码。 
伊说,女人的想法通常都很难猜测。女人的心你看不到底,女人自己也看不到。就象我,也常常被自己弄糊涂,又何况是你所爱的女人。 
伊喜欢喝一点酒。但她拒绝洋酒。她只喜欢喝五粮液。就如同她对感情的专一样。喝酒的时候,她习惯用一只水晶杯乘着,再轻轻的晃动它们。她说,我喜欢喝酒时那种头微微旋着的感觉。 
就象我不能阻止她追随我而后成为我的情人一样,我也无法让她戒酒。 
伊说,我爱你,所以跟你在一起,若有一天不爱了,我一样会离开你。 
伊还抽烟。她喜欢将烟夹在食指与中指间,用指甲的红映托烟纸的苍白。吸烟让她的声音总有点沙哑。 
伊说,爱容易让人犯错,冲动,失去理智。就象得了癌症,死变得无法幸免。 
那么我爱伊吗?我不知道。 
有时感情就象夹在伊指间的烟,软弱苍白,随时准备成灰烬。 
我知道自己最惧怕什么,但已习惯将它藏在心底,想也不想。 
因为伤口是最怕触摸的,就算是轻轻的一下,也不被允许。 

那晚,我做了场恶梦,梦里我失去了一切,变得不无所有。最后只能沿街乞讨。 
从梦里惊醒时已是满头大汗。再三擦亮眼睛,仔仔细细的打量周围冰冷的静,庆幸只是梦一场。梦又怎会成真? 
这时手机响了,是家里的电话。 
第六:响亮的耳光 
一进屋门,就有一种拥挤的感觉。严顺,严顺的老婆,玲,还有一个戴墨镜的男子。每个人的目光都很冷。空气紧得象一根随时要断的弦。我仿佛比他们更象闯入者。 
连忙摆出一付惊喜欢的样子,说,爸妈,你们怎么也来了。这位先生是谁,以前没见过……边说边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于松开领带,以保证用顺畅的呼吸掩饰慌乱的心跳。 
正欲坐下。沙发上的严顺突然大吼:“你给我站着!” 
我吓得浑身一颤。 
“这是什么!”。“啪!”一叠照片被狠狠的摔在茶案上。 
我的心嗡的响了一下,我走近茶案前,深呼吸,尽量把脚步放慢,以便借这个过程,编织好下一个合乎情理的理由。 
照片上有我,还有一个女人。那女人的样子与从前的花痕有些相象,一样有一头飘逸的长发,眉也很清秀,还有一样温柔的眼睛。这也是我喜欢她的原因。——伊。照片上我与伊默默对视,我与伊亲吻,我与伊拥抱…… 
我呆了。 
“你怎么解释这些照片?难道是在打双人麻将?”岳父大人有卓别林的幽默。 
“当初我就叫小玲不要嫁给你,可是她不听。现在你有钱了,就到处乱搞!玲你看是不是,有钱的男人没一个好的。”岳母有感而发。玲哇的大哭起来,倦在母亲怀里泣不成声。 
头皮一阵发麻。 
“你与这个女人一起多久了?”严顺历声喝问。 
“一年……” 
“你这个畜牲!居然骗了我们这么久!你忘了没有我的支持,你现在只不过是一只连狗都不如的穷光蛋!” 
“爸爸……我!” 
“不要再多说了,以后严家再没有你这号人物,你给我滚!” 
最后顺着严顺口水飞出来的滚字如同五雷轰顶!我差点晕阙,仿佛看见那伤口被猛然撒裂,裂开,流血,血流成河,皮开肉绽,窥见骨头的粉白。 
我迅速哭了,立刻在所有人面前跪倒,用尽全力掴自己的耳光。我反复的哭求,爸妈,我错了,原谅我一次吧!我再不敢犯了!玲,求求你。虽然我对不起你。可我是真爱你啊! 
岳母不冷不热的说:“恐怕你是爱钱吧!” 
我不停的掴自己耳光,用尽全力,用泪眼望着玲。我知道玲是我最后的机会,而坚持就是胜利。我的脸迅速红肿起来,牙龈被打破,血丝开始往嘴角外沁。 
我看见,玲已经忍不住要起身阻止,却被她的严母扯住。别人怎样看我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脸真的很疼。戏一定要演真,不然就没有可信度。 
一颗颗的星星在眼前跳跃、闪烁、舞蹈。那个戴墨镜的家伙冲过来对着我的头踢了一脚。 
我晕了过去。 

颜色作品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