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暗恋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2-10 13:15:11.0


 

爱一个人远远比被一个人爱来的欢喜和幸福。所以我喜欢暗暗地喜欢一个人,沉默而温柔地注视着他,每当这个时候我心里就会充满甜蜜与忧伤。我喜欢这种感觉。

    这么说是因为我多年来一直在暗暗地喜欢一个女人。

    她是我的大学老师。

    我上大学是工作以后的事。高中毕业的时候,我成绩不好,只能顶替父亲进了他工作40年的工厂,跑业务。几年下来,我变得圆滑、历练,学会了察言观色,也学会了见风使舵,也攒了一些钱。

    某一个春天,这是非常平常的一天,是365日中的一天,没有任何特别。但是当我被中午大太阳晒醒的时候,凌乱的屋子,憔悴的模样,我突然非常地厌倦。我办了停薪留职,去大学作了一个旁听生。

    重新回到学校,我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学会的生存技巧变得毫无用处。面对一张张纯净热情的笑脸,我浑身轻松。这是一种简单干净的生活,是荒漠中的净土。

    我同班上的同学很快打成一片,原因很简单,我出手阔绰,常常请大家出去吃喝玩乐。所以开始的生疏很快就被打破,时间一长,大家慢慢互相了解,关系就更好了。同班的同学帮我在宿舍找了一个床位,我就正式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涯。除了毕业后没有文凭,我同他们同吃同住同上课,没有任何分别。

    教我们中国古诗文的老师是一个在校的研究生,脸上还未脱稚气。也许正因为如此,她在课堂上不苟言笑,藉此来表示她与在座学生的不同。

    她应该不算漂亮。我这样说是因为我至今回想不起来当初第一眼看见她时的感觉。如果她漂亮,我一定会记得,但是我对此却毫无印象。现在再说我的感觉已经不客观,因为我已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她。

    我第一次注意她是在一个炎热的午后。夏天下午的第一堂课,上的人一般很少,来的也是一个个睡眼惺松,无精打采。我也不例外,拣了一个靠边的座位,我将书竖立在桌上,挡住老师的眼光,昏昏入睡。

    朦胧中,我隐隐听着她轻柔的声音。她的声音好听是公认的,学校的广播室也常常请她去客串播音。

    她说:“看来同学们都不太喜欢夏天,那么让我们来听听古人是怎么描写夏天的。”她顿一顿,接着开始朗诵:“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然后,她沉默。

    我早已睡意全无,听着她抑扬顿挫的声音,心里汹涌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我不知怎么形容。通常,我称这种感觉为酸,可是这个美妙的时刻,好像又同酸没有什么必然的关系。

    见她不再说话,我抬起了头,她望向窗外,窗外是婆娑的绿叶,稀疏的阳光打在她脸上,我看得见她额头上细细的绒毛,挂着晶莹的汗珠。

    真美。

    “天真是热了。”她轻轻说。

    这时下课铃响了。她开始收拾东西。

    我当时什么也没有想就冲到她面前,“老师,你刚才读的那首诗真好,还有没有,能不能借我看看?”

    也许是我说的太过急切。她垂下了眼帘,脸有些红, “好的,我宿舍有很多,你同我来拿好了。”我发现她的睫毛很长,眼睛半垂的时候,在下眼睑留下一排浓浓的阴影。

    路上,她问我:“你怎么工作了,还来上学?”

    “我也不知道,突然冒出的念头。也许工作久了的人就会怀念学校吧。老师,你呢?想作什么?”

    “别口口声声叫我老师了,你应该比我还大一些呢。叫我名字好了。”

    “明白!小姐”我一个立正。

    她脸又红了。
  
    谁说的,如果想接近一个人,借书是最好的借口。即不让人生厌,又留下了下次见面的机会和话题。我们的关系就是在这样的一次次借还书的过程中熟悉起来。
    
    我发现她非常爱脸红,也爱笑。笑起来有两个小小的酒窝在嘴边,非常好看。

    但是我清楚我们是不同的人,所以我小心保持和她的距离,不远不近。
    
    新年的时候,学校照例会举办联欢。那真是个盛大的场面,班上的男生兴奋无比,因为借此机会可以认识很多漂亮女生。

    我本不想去,晚饭的时候我请大家客,在外教食堂吃饭。平常这些穷学生是很少来这里的。大家都很激动,一个劲的劝我同他们一道去。我说我这么老同你们混在一起不是太没有面子了。他们说老什么老,不过几岁而已,现在的小女生就喜欢你这样的,成熟呢。我推辞不过,就答应了。因为我突然想到,她也许会去,心里不由一动。

    来到会场,我就知道没有来错,她正和一些女生在一起说笑。

    舞会开始了,班上的男生真是够意思,轮流给我介绍舞伴。我也乐得放松,同他们疯一晚。不是吹牛,我舞跳的很好,当年在单位人称舞林高手。这次在校园里跳,虽然没有灯红酒绿,莺莺燕燕,感觉却完全不同,当然只会是更好。

    我同她跳了一曲,她很轻,很软,很灵巧。

    她舞跳得很好,请她的人很多,一只曲子都没有拉下。

    《天长地久》乐曲声响起的时候,我早就等候在她边上,不管怎样这最后一曲我是要同她一起跳的。我弯了弯腰,一伸手,就揽她入怀,滑入了舞池。

    我带她走起了花步。在舞池中心旋转,交叉,再旋转,再交叉。我们配合默契,渐渐忘我。她的头微仰,宽大的裙袂旋开,收拢,收拢,旋开,象盛开的花。她的脸细腻光润,头发盘在头顶,长长的脖颈,象天鹅。我想像自己就是那带剑的王子,穿白袍,骑白马,伴她海角天涯。

    一曲终了,周围想起热烈的掌声,我送她回座位。班上的同学早就围了上来,“哥们,你可真棒!”他们一人给我一拳。女生则围着她,“老师,今天你真漂亮。”

    我冲她微微一笑,我知道我这个样子很潇洒,我曾对镜子练过。“你跳的真不错。”我由衷地说。
    她脸又红,什么也没有说,冲我微微一笑,目光温柔。

    回去的路上,我心里轻声地唱,快乐无比。
    不爱那么多
    只爱一点点
    别人的爱情比天长
    我的爱情短

    不爱那么多
    只爱一点点
    别人眉来又眼去
    我只偷看你一眼

    哦~~~~~,我大喊,同行的男生也大喊。我又吹起了口哨,口哨声也响成了一片。

    快乐如此,真是很简单。

    爱如此,也同样这样简单。

    多年来,我一直在暗暗地喜欢我的大学老师。她比我小2岁。虽然她只教了我一年,一年后我们见面的机会并不是很多,每年也就有那么两三次,偶尔也会通通电话。我们的爱好南辕北辙,她喜欢古典文学,喜欢民族音乐,喜欢养花,喜欢安静地生活;我却喜欢时事新闻,喜欢炒股票,喜欢足球篮球,喜欢一切热烈的东西,但是却同样喜欢安静的她。她生活很有规律,每天的生活如同列车时刻表一样准时,我闭着眼睛都知道她此时在干什么。如果刻意安排,我能够做到天天很偶然的碰见她。可是我不想这样,爱,让它随缘好了。我依旧过着我的日子,没有规律,充满刺激。唯一相同的是我们都喜欢跳舞,尤其是共舞时的感觉,默契、优美、浑然忘我、完全地和音乐溶为一体,我同其他人跳舞时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我相信她也没有。我们是最好的舞伴。

    我想作她永远的朋友,隐隐如青山不老,湛湛如碧水长流。

    这么多年来我做到了,因为一开始我要的就不多。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