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白开水之交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2-15 14:55:33.0


 

春节照例地收到驰的贺咭。
    每回过节,他就寄一张贺咭给我,或者打电话,“节日快乐”,没有多余的话,说完便安稳地收线。自元旦,正月,元宵,五一,中秋,国庆,一直到圣诞,如果当日没有,那也是会补上的。
    最趣致的是情人节打电话给我,我正在闹热的街上走,辨不出他的声音,诧异地想:这是谁?他说,我啊。此外并无他话。
    扳扳指头,跟他相识七年了罢。
    在每年的每个节日都收到祝福,也不容易了。

    君子之交这句话,正好用来形容驰的作派。
    七年前在校图书馆看见驰——忘了为什么会在那里上课,有人在外面叫我的名字。我应了,进来一个面色黎黑的男生,那便是驰。
    我诧异地看他,他也愕了一愕,转而笑道:咦?我以为你是男孩子,这么一手俊朗的字!然后通知我,我送的征文入了预赛,大概是能得奖的。过了一段时间,又嘱我去拿编出来的刊物,彼此算是有了初初的接触。
    之后的日子碰到过没有?似乎没有。
    快毕业的时侯,室友说起驰在同女友谈判,因为何去何从的问题。我唔唔地应着,刚巧在路上碰到驰,问起来,才知道他已经留在同一个城市了,而他的女友,在念大三。我看过他们的合影,真是叫恋人相,他长方脸,女孩儿是容长脸,两个眉目都一般地端正,神色都一般地安静。
    上班以后,因为工作上的联系,有一段时间屡屡跑到弛的单位去,办完事之后便去找他,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说,有时侯一起去吃饭。但也仅是如此罢了。
    有时侯我问自己,何以英俊高大的驰,我不曾对他有过分的好感?细想来,也许是因为个性差得太多了罢!我永远心不在焉,两眼斜视,上课上班开会约会一律迟到兼狂开小差,驰是标标准准的好人,品行端正,厚道善良,有板有眼,我黑白颠倒做喜欢的事,他有条不紊做该做的事。
    
    纯真无邪这句话,也是用来形容驰的。
    接听驰的电话,不能讲是有趣——他是如此波澜不惊,我常常不知道怎么接他的话头,有一次接电话,他说要出差,我静待下文,但是没了。就只是讲要出差。节日的时侯祝福朋友,人不在通知朋友,他是这样觉得的。
    他请我吃麦当劳,我胃口不好,吃完了就坐着看他消灭巨无霸,他想也不想就撕下一角说:吃完了?一起吃。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想起神雕侠侣里讲小龙女的一段话:“她沿路见着人便问:你见到杨过没有?饿了拿起人家摊上的东西便吃,也不知道给钱,人人见她天真无邪,也不忍去责怪她……”于他,没有曲里拐弯,没有察言观色,亦无心机疑虑。
    我有时侯同他一路说话回去,谈到人与事,过后想来全无印象,只记得他天真未凿,常让我愕然无以相对,是以不同他谈到世路险恶,因为他是没有同感的。倒不是呆,只是那种玉壶冰心一样的无邪,让人无法旁涉其它。便是听他说起曾经刻过九十九个“爱”字给女友——在一张纸上,用各种各样的字体,也只是觉得无邪。

    古人说:君子之交淡如水。
    有一些人喜欢喝白开水,有一些人喜欢咖啡,浓茶,烈酒或者果汁……
    无关品味罢。
    不过我想,是关乎性情的。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