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菊姐姐:这首你一定要指点我,我实在是写不下去了!:(

Lamses  发表于2000-12-05 09:31:30.0


 

千年瓷话“红颜”外传

红依生来就喜欢红色,总是能见到她一身红衣在跑,不,更象是在飞。

镇上又有谁不晓得红依家,除了这个美丽的女孩,红依的爹更是全镇最好的瓷窑手,连内府御监也对他的手艺赞不绝口,每年的御瓷均首选红依父亲之作。

青生,是红依爹最心爱的徒弟了,聪明的他总能提出些前人所想不到的法子,说实话,红依爹烧的瓷之所以精美,青生的功劳可不小。谁都说,红衣与青生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连她爹也说,等到红依十八岁,就可以出嫁了。

过了今年,红依就满十八了。

今年真不是个安定的年月。最近内御使频频来催,说什么宫中有旨下需要年前进贡一批红釉器,还要是前朝的霁红釉。

可是这霁红之器此镇根本无人会烧,前朝之物流传甚少,即便是红依爹这样的高手,也不明白那种鲜艳如血的红是怎样得来的。

反倒是内御使一句话说的简单:“本镇最好的师傅非你莫属,只有你才能烧得出,此乃朝庭御旨,烧不出均是死罪”。

这已经是数月中的第五窑瓷了,次次都以失败告终,那种如霞如血的色,无论如何也是见不到的,眼见着红依爹和青生渐渐的憔悴下去。

红依也着急了,怎么忍心最亲的的与最心爱的人如此痛苦,聪明过人的青生难道也没办法吗?
“究竟怎样啊!青生,如何才能烧出这红色?”
“唉!不知道,前朝之色应该是窑变而成,其色与其火均是一瞬间而来,已经试过很多次了,却怎样也不可知应用何色何温啊!”

全部人都笼在愁云之下。

“听说镇中瓷仙庙中的瓷仙很灵啊!”忽然有人提出来,“不如去求求瓷仙吧!”

到是个办法,红依暗暗记下了,去求瓷仙帮忙吧!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用,红依求完瓷仙的晚上做梦了。梦到瓷仙说有法子烧霁红器。
只是……她谁也没说。但见她每日都陷入了苦思,变得不言不语的,开朗的红依不见了。就连青生的追问也不得结果。

时间却是一直在流逝,马上要近年关了,内使狂催不断,看来这次真的是大祸临门。

已经是最后的一窑了,再也没时间去试下一次,如果还是不行,那谁也不知道会是怎样了……
大家均是数日未眠,谁知道天会变的如何?谁知道今番下来命运会怎样?

红依今天也来了窑场,还是那一身红衣,艳如彩霞般的。
但却与众人不同的是,她似乎很轻松的,很开心的,依靠着青生和父亲,仿佛不舍得离开般。

火已经点燃了,如同点燃了窑工的心,命运就如同这雄雄的红火开始变换不定。

——“有人破窑啊!”不知道是谁在喊。

天啊!瓷器烧制过程中是一丝外来干扰也受不得啊!怎么会这样……
——“是红依!红依入窑了!”
惊叫变得凄厉了,震惊、着急和劳累让红依爹一阵晕眩,青生却完全的楞了,难道……红依她是祭窑吗?

“傻瓜,你以为你去祭窑后,我还能一个人话下去吗?”青生心里也下了一个决定!

“不要,青生!你要干什么?”是二次的惊呼!
是青生,又一次的破窑而入……

开窑了,谁也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结果,烧制过程中两人的破窑而入,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是霁红啊!”
是的,是鲜艳如血的红,仿佛红衣般!
“成功了,烧成了!”应该高兴的人们,为何却个个无言垂泪呢。

只有红依爹,步履蹒跚的步向瓷窑,新烧的瓷果然是艳丽无比,就算是清水注入碗中,也似乎变成血色在流动。

“果真有瓷仙吗?”是红依爹的喊叫“如果真的有的话,请听我的祈求吧!是我用最爱的女儿和徒弟的命换来的请求。”

“可以的话,加上我的命,求瓷仙永远的断绝这种瓷器的烧法,不管何年何月,不管千年万年,永远让这霁红之器消失,不要在世间流传!”

也许真的有瓷仙也说不定,听到红依爹的祈祷了吗?作为回应,嘉靖四十四年后,霁红之器由此断烧……

霁红瓷器由始至终,虽然有数次出现,但每次均仅存在世间数十年,且真的的佳品举世罕见,永远无法大量流传风行,也许真的是太过饱含血泪的瓷器吧,连瓷仙也会觉得不适合在人间烧制了……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