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传说--最后的江湖篇、、、

人生寂寞  发表于2001-02-23 11:24:58.0


 

  菊斋是什么地方?

  是一处很美的园子。

  很美?有多美啊?

  喜欢星星吗,或者月亮?

  恩,喜欢。

  美吗?

  美!

  就是那样的美啊。菊斋。


  菊斋从小在我的心里就是一个传说--关于美的传说--长大了之后,我来到了菊斋。
  这里有很多的江湖人。
  他们面目和蔼,心地善良。他们对我说:“这里就是菊斋了。出门在外累的话就到这里来歇歇吧。”他们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秋天的阳光那么暖洋洋的,在心里很是受用。
  之后,我就成了这儿的常客。

  在菊斋我不是认识很多人的。每次来的时候,我都悄悄的,走的也悄悄的。我喜欢看他们的笑脸,听他们说话,还有他们之间切磋的场面--就像是家人之间的那种乐融融。

  事实上,在菊斋你也不用认识很多人的。
  这些江湖人平时都很忙,他们到了这之后,大多时间是在饮酒品茶。互相之间只是以微笑招呼着,就算彼此不知道对方的姓名,但是久而久之的便成了熟识的老朋友了。

  我没有见过菊斋的主人。
  她就象是天上的云彩那样飘啊飘的,从这方到那方,你可以远远地瞧着,但就是没法子近近地和她聊会天。
  在这些江湖人的眼里,菊斋的主人是谁也许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在于有菊斋这么个地方就够了。

  菊斋有很多传说,这儿江湖人的名字,怪怪的也就象是传说。
  蓝色的玉。
  风里的百合。
  还有让人老不知道是谁的凤兮。
  住城南边的小伙子。
  西西?
  卫青青青--很多人说他是结巴--因为名字的缘故。
  胖墩儿。
  天上才有的海沃滋。
  虽然我并不认识他们,但是江湖上四处都在传说他们的名字。

  有那么一个人,对我来说就像是菊斋主人一样,是谜。
  如果说菊斋的主人是云的话,那么这个人就是风--不知道她从何处来又往何处去?不知道起风的时间也把握不住风逝的时候--是天际的风啊!

  别人都叫她作谢青青。
  她喜欢写诗。
  我想她来这儿的时候会静静地坐在园子里,就着菊茶的淡香,看着天际的流云,望着远山的青黛,听着园边的小溪,解了佩剑,拂拭了黑发,写诗、、、
  我喜欢看她的诗。
  我喜欢诗里头流露出来的那丝淡淡的淡淡的淡淡的哀伤--是因为诀别的离愁、是因为年华消逝的伤感、是因为年复一年的幽怨--我喜欢。

  谢青青。
  淡淡的淡淡的淡淡的名字。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很久以前菊斋的传说那样。对我而言,这许是另一个传说吧、、、


  何满子 
  执手杨花春末,分襟桂露秋初。万种风情成一梦,觉来瘦影萧疏。薄酒  偏难消恨,伤心看碧成朱。 
  已是只言片语,更无鱼素鸿书。锦瑟不教翻旧意,何堪素月啼乌。无奈  梦魂犹度,痴迷不记归途。 

  







  

 


何满子是转录谢青青作品、、、不错吧、、、

苏樱  发表于2001-02-23 11:29:05.0


 


人生寂寞不寂寞。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2-23 11:35:12.0


 


你悄悄?你每次都大吵大闹不已……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2-23 14:55:41.0


 


伤心看碧成朱.....很是喜欢这一句,真好

卫青青青  发表于2001-02-24 03:11:00.0


 


苏老头,人生寂寞是你还是琪官姐姐呀??

风百合  发表于2001-02-24 03:30:55.0


 


蓝色的玉、、、

苏樱  发表于2001-02-24 04:24:43.0


 

  我渴望这样一种人生--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喜欢蓝色吗?那种大海般的忧郁,蓝天般的广阔,喜欢吗?

  喜欢玉吗?千百年来一直教人不忍释手放过的。

  那么蓝色的玉呢?

  我想我该是云的,在无垠的天际漂浮,感受晴空万里、静看世事千万变换。与风起时散去,在雨来时撒向广袤的大地。
  我想我该是风的,在无限的天地自由,弦动潭水一泓、吹抚人世多少聚散。与轮回之初起,随自然消灭时淡淡然消逝。
  
  我都不是。

  蓝色的玉--晶莹里的忧郁、尊贵里的浪漫、是智慧、是卓而不群。
  我喜欢忧郁,喜欢浪漫,喜欢智慧,我更喜欢溶入世间的人潮--随人来而来随人去而去--只是在心中留那么一片空明一片无尘的桃源。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我想我做不到。

  那么蓝色的玉呢?
  以此为名,你莫要猜测,你莫要揣摩。因为,我只是中意这个名字而已。





  


凤凰传说、、、

苏樱  发表于2001-02-24 11:13:01.0


 

  千年之后,我会化作人形的。
 
  虽然我舍不得这天界无欲无念的超脱,但是我更向往人世生死轮回的平凡。
 
  我是凤凰。
  着绚丽华贵的锦衣,唱九天的仙音;随五色的云彩,游天地的精华。
  我统领着百鸟,穿梭在人世之外,超越生死的束缚,尽情地感受着这广袤无垠的世界。
  我不融于天庭,漂浮在天地之间,无视教条的规范,随心所欲地往返这繁华的时代。

  我无忧无虑,我自由自在,我天上地下,我转瞬古今。我无所求,我亦无所爱,我亦无所恨。
  我一直以为我该是这样的。
  但是,有那么一天我发现我--错了。

  我看见七公主被抓回来时的那种伤心欲绝的表情;我看见牛郎那撕心裂肺地凄叫声--就是九天以外都能听得见。
  我的心在那一刻好象被什么触动了一下,然后我开始明白什么叫做“感情”。
  我什么都试过,但是我不知道什么是“感情”。

  我想尝试--因为我尝了七公主的眼里流出来的水,是咸的--而我从来就没有流过这样的水。
  我开始注意凡人的生活。
  我发现,有很多东西我都没试过。比如说微笑,那种在脸上的动作,一旦做出来,竟然会让你有了种百花开在了一瞬间的感觉。还有许多,许多,许多、、、

  千年之后,我会化作人形的。

  但是我发现我等不了那么久了。我想落入凡间,我想感受凡人那样的生老病死,那样的晨耕幕归。
  我真的想。

  我和龙是有世仇的。
  我们自出世起,就一直在斗争着,谁也奈何不了谁。因为来自它所有的攻击我都能以自身的法术一一化解,而我的火焰也奈何不了它。
  可是我们还是不停地斗争。

  但是,这一次我决定放弃抵抗,我要输,而且要输到无法翻身。

  因为,在古老的传说里,我们凤凰一族虽然拥有长生不老的躯体,可我们还是有一个命门--龙的必杀一击可以破了我们的生气。

  、、、

  天地在这一瞬动容,面对龙的必杀一击,我没有以自身的法术抵抗。
  “你躲得了的!”龙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一切。
  我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地望它。我看着我周身绚丽华贵的锦衣开始慢慢地飘落;我看着五色的云彩在我身边淡淡消逝;我听见百鸟响彻天地的恸哭--我知道我死了。
  我可以落入凡间了。

  
  千年之后,我会化作人形的。

  但是,现在我马上就可以融合到凡人中间去了。

  我感觉我的脸上开始做一种我从来没有做过的动作--微笑--让你有百花开在了一瞬间的感觉。然后,我的眼开始流水,滑过我的脸颊,顺着鼻翼触到了我的唇,是咸的。

  我知道这是眼泪。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