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现丑之二,顶头压力也要贴

琥珀豆  发表于2001-02-26 08:21:52.0


 

郎心似铁
我走在理所当然的路,要去做循规蹈矩的事,是秋天了,树叶转至深而苍老的绿,像手掌,啪啪掉在地上。
我在掌形叶子间行走。同一条路,世上一日,已是千年。我学习生存的艰难功课,应该略知世味:人活在世间,如果尽力发热发光、寻欢作乐,那么便会快乐。我于是找到小中,跟他谈恋爱。
我们租了一间屋,里面堆满我喜欢的东西,我有空闲时,只肯致力于房间布置,我奇怪我只爱这个。屋子是一室一厅外加一个无人管理的小阁楼,阁楼的阴暗,便是梦开始的地方。我将它弄得昏柔迷醉,小中每天就住在这里。
因为上班路远,我住在员工宿舍。真可笑,我只每周五去见小中,在阁楼下的小客厅写作,跟他跳贴面舞。我们每一次约会内容仅止于此,像牧师子女谈恋爱,总不会僭越。
小中长有细白的双手,乌黑的发。看他久了,便想问他:“是否是女郎?”他至今仍不好意思凝注我的双眼,害羞一如小熊猫,我搂着他笑,他便推我,摇我、挠我。
秋天的掌形叶子扑扑落,我和小中从未热恋,却明白了恋爱的痛苦。我慢慢地有一点喜欢他,也因此愧悔。爱不过是小恩小惠,我一直以为我可以独自走完这一生,而小中,只是陪伴一程的路人。可,是,我渐渐有一点喜欢他。
每次去小中的阁缕,我必然买好些小吃和玩具,小中在读大学,他喜欢那些学生们都喜欢的东西。他吃着麦当劳的薯条,教我玩一种拼图游戏,拼图一共有5000块,要拼至少一个星期才会出现一条小河和一对情侣,我们现在已经完成了小河,渐出现了女主角的裙。
我还是每个星期五去找小中。但是他不见了。我拿钥匙开门,只见四壁粉白的所在,他的东西都拿光。我在屋子坐到黄昏,锁了门走出去,街角便有人的身影,是小中!他拿吃的东西回来,我跟他边吃边谈,他说房间里那些东西拿给店里抵押,他欠了别人钱。
我突然暴怒。他哄我,我渐渐平静,只觉得他一刻可恨似一刻——我不过是个自私的女人,他也不过是个自私的男子,我们迟早有天将会的茫茫人海里失去音讯,无声湮没。我已习惯每样东西都用自己的钱,他不该偷走我的东西。晚上,我回宿舍住,越想越气,竟然盘算起每样东西的价钱来,小中没有向我说对不起,他装作理所当然和没心没肺!
这样,我与小中便远了。本以为我和他的缘份还长着,没想到就这样断了关系,以前我一直设想的分手结局是男的抛弃我,然后我苦苦恳求,这次只是很干脆地解决,为了一点小财产和钱,没有再挽回。我和小中都认为这是游戏人间的第一步,爱或不爱都无甚关系。
隔好久,我以为我忘记了小中,当然也确实忘记时,他又出现在我眼前,他大学毕业了,没找到工作,就在社会上混,他找到我,站在光天化日之下哭泣,他的眼睛明亮乌黑,泪落如珍珠,他搂着我,说不想失去,可是我浑身冰冷,已不知今夕何夕,我只安慰他:“会好的别这样。”
我们又回到从前的小房子里。不知为何,我竟恋恋于那暖熟的屋,我把存的钱拿出来让他买回我从前的水晶瓶陶花盆,以及我的银质餐具,他握着钱,却说:“你又有钱了,借我一点!”
我和他在房间里撕抢。我们一声不发,直到他浑身是抓痕,我满嘴是牙血。他把钱高高举在头顶,仿佛一面旗巾,而我只想夺回,我踢他的下身,他应声撒手,钱便从阳台飘散出去,像黑绿色鸽子,清高矜持,从高空徐徐俯就。
我忽然笑起来,小中也笑,我和他已经认识一年了。除了钱,我们的故事里便没有精彩可言,中啊,我不过是个自私的女人,他不过是一个自私的男子,在此时盛世人群中混迹,心如铁石。
此后我又开始拼命工作,马上挣又回我的钱,我时常想到我老了的时候,一个人踏着悠闲的步子在落叶间行走,而口袋里有充足的钱——爱情可以没有,或爱情随处可得。那是太容易的事,我想。
我对小中并没有憎恨。当我再见到他的时候,他老了一些,英俊了一些,身边仿佛也有了一个女孩子。也算是久别重逢,我那时已经有些身价,名片上印一串头衔,均系拼老命所赐,小中也不错,开一驾小甲壳富康,车里有香水味,他挥手赶走身边的女孩子,女孩只讪讪笑,微弱地伸手,他又给她钱。一切我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小中也有本事了。
我们去叙旧,小中腰间有呼机,手里有手机,衣装低调昂贵,系出名门。我也不示弱,去卫生间时,说什么也把一直放在皮包里当做钥匙扣的铂戒戴上,想一想,戴在无名指。
小中觉察了。显出惆怅的样子,忽然捉住我的腕,声情并茂,他说:“我欠你大多,为什么不给我机会补偿?”我笑了,这太像电视剧的对白。然而忽然间觉得他对我也许是真心的,心一软,竟倒在他怀里。
翌日是雨天,我拿了他的伞走,朦胧中他喃喃道:“你是越发好看了!”我心中隐隐不安,下楼时,看见人影一闪,是个黑瘦玲珑的女子,猫一样上楼,我在楼梯,不一会儿听到哭闹。小中的声音说:“是个不相干的——”
我听到,不知怎么是好,原来我自以为自己刀枪不入,却不过是心脆如纸,我跑下楼,冲到雨里,伞捏在手,却忘记打开。这世上,到处是婉转的残忍,寂寞的疼痛,金钱、情欲、欺骗与假饰,只是没有真情。
我沉默着。突然便在就近的站台下了车,找到公用电话,女子接了电话,余怒未消地喂一声,我连忙语带娇嗔:“小中在吗?他怎么不来了?”对方狠狠挂断,我淋在雨中,觉得心花怒放了。

 


《郎心似铁》你两个写东西这样俏怪,怎么贴贴子也同别人贴得不一样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2-26 09:16:11.0


 


丑得狰狞,难堪快意。

胖墩儿  发表于2001-02-27 02:16:18.0


 


  别人设个套子,自己喜欢钻,当然给自己一个神圣的爱的理由。如此,悔什么。活该而已。

阿甘而已  发表于2001-02-27 04:14:42.0


 

标题: 别人设个套子,自己喜欢钻,当然给自己一个神圣的爱的理由。如此,悔什么。活该而已。原赌就要服输。就如农夫和蛇,不要说蛇心很坏,它就是这么活着得。错误在于农夫。 内容:


咦。。。这个我在阿小悲秋看过的。瑚珀豆,怪嘿嘿,阿小不是一个人呀?

城南  发表于2001-02-27 04:18:31.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