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再贴<纹身>之一

琥珀豆  发表于2001-03-01 06:10:10.0


 

 


哈哈。。没有纹身嘛。。。

城南  发表于2001-03-01 06:14:56.0


 


(城南赌咒发誓) 咦。。。小豆豆,快来。。。我还是没看到你的纹身。。。怎么搞的。。�

城南  发表于2001-03-01 06:28:27.0


 


糗大!!!纹身正式出场。

琥珀豆  发表于2001-03-01 06:29:30.0


 

纹身


齐德谷这几日有奇异的幽默感。因为摔坏了眼镜,又不肯眯起眼睛看人,所以只好皱了眉、抿了嘴。他常常呈现严肃的思索表情:坐电梯,还是爬楼梯?吃羊肉,还是吃猪肉?拔牙齿,还是剪头发?找小姐,还是结婚?
齐德谷是这么好的一个人,以至于至今无人欣赏。他没有朋友,也没有爱人,他的世界如同一条霓虹纷扰的夜路,市声喧哗,车马班班,可惜他却只是一个屁滚尿流急着赶路的过客。
这日齐德谷照旧在传真室里当值,忽然有人轻轻扣门。很久以来齐德谷未曾听到过敲门的声音——他在城西的屋除了自己的响动便静寂如墓,而办公室里更不会有人敲他的门,因为在任何一个机构里,都不会有小心到到传真室里发个传真也要敲门的惯例。
细细小小的敲门声,想来应是一个细细小小的女子,手势温柔如鱼的歌唱,齐德谷忽然抖擞嗓音,正襟危坐:“请,进”。门便如秋风掀动一枚落叶,飘进来一个淡赭色的身影,“我找林经理。”果然是女子,笑嘻嘻地对着齐德谷说。
不是没有失望的。如果她找的是厕所,他便更加快乐些,因为他起码还是一个有可能的男人。齐德谷把女子带到林处,向里一指:“喏。”女子点头道:“谢谢。”又嘻嘻作笑声。其实她是一个十分年轻美丽的女孩子,梳短发,颈间坠一颗鹧鸪石,多少有点品味的那种。由是齐德谷更加凶狠地白她一眼,表示虽然她十分的可爱,但他依然不会爱上她。
女子一闪,便进了门内,走廊暗无天日,屋子里反透出一线光,像画一个鬼魂而误下了笔,黑白颠倒。齐德谷大步走回了办公室。
没有人来发传真,但他早已被叫作传真人、影印人。这一天传真人走回办公室,忽然心情很好,便脱了鞋子,有兴趣做重蹈覆辙的游戏。
房间内的响声,是女子在尖叫,男子在斥骂,齐德谷是大近视,眼睛不够用,耳朵就格外灵。隐约听清,那女子哭泣如深夜落雨。同时门忽然打开,齐德谷正撞上她俊俏的脸。
女子的鼻血静静流下,但她仍嘻嘻地笑:“看什么呢?”齐德谷的眉皱得更紧了,他静默地走回自己的房间,将门紧紧掩上。
扣门声又来了,这次是温柔如蚁的心跳。
下班时分,楼下已经有一个袅娜的身影等在那里,齐德谷这才看清她穿素白条宽身暗黄旗袍,手里提一只闪光珠片的钱包,十分的俗艳,墨镜摘下,双瞳一睨,当做风情万种。
由此齐德谷开始与女子约会。二人决定去吃麦当劳。店内挤满了小朋友,齐德谷的表情未免有点杀风景,但是女子仍乐意与他对坐,喁喁细语,她说:“我叫盛极。我怀孕了。你,可否帮我一个忙。”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