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平沙落雁(散文)

江 枫  发表于2001-03-01 06:35:08.0


 

平沙落雁(散文)
江 枫


    一切躁动过的都要停歇;
    一切紧张过的都要松弛;
    一切兴奋过的都要冷静;
    一切追逐过的都要放弃!
    不管远方的大海如何喧哗,不管昨天的惊雷如何震怒,不管你心中有过多少不平,不管你的委屈如何与沙汀上的微粒一样绵延未绝,你都要把激情的翅膀,伤痕累累的翅膀,轻轻地伸展开,伸展到生命本来的幅度,在风中,慢慢滑翔,滑翔……
    人生,总有一块地方,不是你朝思暮想的乐土,也不是你恃才傲物的疆场,而是你敛翅喘息的沙洲,是你平心静气疗伤的所在,是你什么都可以想又什么都可以不想的浅滩。
    不要总在盲目地飞了,远方只是一个永远不可能企及的乌托邦,乌托邦里天使们的笑声只是你在此岸世界里悠扬的回响。
    天堂的路,并不通往天堂,而是通往更深的痴迷与更剧烈的癫狂。
    一切向前伸展的路,无一例外都通往绝望,通往死亡,通往更迷茫的远方。
    一切的迷路者,都是过于执着的人;一切过于执着的人,终将迷路。
    所谓伊人,并不在水一方,水中央里只弥漫着你傻傻的幻想。
    一切躁动过的都要停歇;
    一切紧张过的都要松弛;
    一切兴奋过的都要冷静;
    一切追逐过的都要放弃!
    且将你的翅膀伸展开,在风中滑翔吧。
    人生的每一个台阶,都有快乐可寻;生命的每一种形式,都有相同的内涵。
    天,无所谓高远无极;水,无所谓源远流长;沙,无所谓有数无数;雁,无所谓有家无家。
    那么,人呢?
    向往天的高远,向往水的流长,向往沙的无数,向往雁的安详。然而,我们常常偏离了最初的航线,忘记了初始的目的。
    人,总要为生命找到一个漫步的地方,在漫步中,什么都想,什么都不想。一如那雁,在沙洲上,悠闲地徘徊,
    有翅膀的生命,不一定要高飞;
    有云彩的天空,不一定要飘雨;
    有芦花的蒹葭,不一定要摇曳;
    有流水的江河,不一定要泛滥!
    那么,有欲望、有智慧、有梦想、有机心的人类呢?
    高飞,并不是翅膀存在的意义,否则,为什么生命会遍体鳞伤?
    飘雨,并不是云彩存在的意义,否则,为什么生命会徘徊不定?
    摇曳,并不是蒹葭存在的意义,否则,为什么生命会静若处子?
    泛滥,并不是流水存在的意义,否则,为什么生命会适可而止?
    那么,纵欲,逞强,痴梦,追魂,劳形,伤神,费心,使气,逐功名,竟豪奢,列珠玑,盈罗绮,是生命存在的意义吗?
    岩上无心云相逐,而世上,人的相逐是无心的吗?
    水上无心浪相逐,而世上,人的相逐是无心的吗?
    沙上无心雁相逐,而世上,人的相逐是无心的吗?
    世上有心人相逐,这是人类悲哀的根源吗?
    世上本无事,只怕有心人。有心才会伤心,伤同类的心,伤自己的心。
    一切躁动过的都要停歇;
    一切紧张过的都要松弛;
    一切兴奋过的都要冷静;
    一切追逐过的都要放弃!
    流云没有方向,也不耽于方向,天空处处都是中心,随便哪里都可漫步;
    逝水没有家园,也不耽于家园;地球处处都是中心,随便哪里都可辞行;
    落雁没有理想,也不耽于理想,沙滩处处都是中心,随便哪里都可圆梦。
    那么,人呢?
    我们的方向,真的是无可质疑的方向?
    我们的家园,真的是无可质疑的家园?
    我们的理想,真的是无可质疑的理想?
    人间的一切,其实都需要质疑;我们所刻意构建起来的一切,总有一天要彻底沦丧!
    我们可能拍手得意于文明的万仞浮屠,殊不知在每一个时刻,都可能坍驰成一片死亡的废墟。
    我们可能顿脚得意于历史的千层巨帙,殊不知在每一个时刻,都可能风化成一堆无用的灰烬。
    从废墟和灰烬中站起来,我们发现,自己只是一个生命,一个没有、也不该有华彩的生命,我们所有的不幸,都源于生命之外的负荷。我们企图让生命发光,殊不知反而加速了它暗淡的历程。我们企图让生命披上耀眼的袈裟,殊不知反而披上了一团乱麻。生命所有的服饰都是一样的,从大雁的羽毛,到先民们围在腰间的树叶短裙。今日,披着盛装的人们,决不比裸体的先民更像人,也不比沙汀上的落雁更懂得生命的本义。
    文明的进程,不应该是文饰生命,装扮生命,掩盖生命,摧残生命,而应该是回归生命,剥离掉生命本体上所有好看与难看的衣裳。
    回归生命,不一定要回归山林。大雁不栖止于平沙,还是大雁。而人,不栖止于远古的山林,未必还能是原本的人。所以,我们需要回归,需要在行色匆匆中,不住地回头,真诚地流连,虔诚地叩首,小心地祭奠!
    文明的大海上,那看不见岸的地方,那雾气氤氲的地方,那旋涡隐藏的地方,那宛在水中央的地方,那方呀就是那方,有一群海妖,在日日夜夜地歌唱,用她们婉转的歌声与琴声,诱惑人类,而海妖们栖止的岛上,有人类堆积如山的白骨。
    谁能知道栖止不是出发?
    谁能知道前行不是后退?
    谁能知道现实不是梦想?
    谁能知道泪水不是欺骗?
    谁能知道幸福不是陷阱?
    谁能知道伊人不是海妖?
    谁能知道挚爱不是自私?
    谁能知道真理不是荒诞?
    生命的意义,不需要人为的赋予。但是,既然我们赋予了,就要剥离,就要重估,就要颠覆!
    而衡量生命意义的标准,不在你的内心里。因为我们内心原本清澈的一方水域,已然不再纯净,那里弥漫着海妖的歌声,回荡着先哲的蛊惑,喧哗着虚荣的怂恿,激荡着奢侈的浪花。你已经很难听到你生命本来的声音,你已经很难看到你生命本来的颜色。
    你的原欲,可爱的原欲,纯真的原欲,质朴的原欲,气势汹汹的原欲,被世俗一刀阉割了,被高尚一棒封杀了,被理想一梦抚慰了,被谎言一语玩弄了;
    你的纵欲,可怕的纵欲,浑浊的纵欲,花哨的纵欲,威风凛凛的纵欲,被世俗一曲引诱了,被高尚一呼吵醒了,被理想一梦说服了,被谎言一语煽动了!
    我们变得不是自己了,站在十字街头,我们忘了回家的路。
    但我们终归天性未泯,于是,总感觉在记忆里,曾有过一个家。握着回家的钥匙,我们却找不见记忆里的家门。
    人生的荒诞如此,人生的悲哀如此!
    天空浩淼,河水浩淼,沙洲浩淼,林梢浩淼,而低飞的雁,高翔的雁,栖止的雁,交颈的雁,却没有找不见家的栖惶。
    天空浩淼,河水浩淼,沙洲浩淼,林梢浩淼,而幸运的人,不幸的人,富有的人,贫穷的人,却都有找不见家的栖惶。
    落雁没有钥匙,但能回家;
    我们握着一把叫做文明的钥匙,却找不到归程!
    人生的荒诞如此,人生的悲哀如此!
    站在沙洲上,望着落雁来来去去的轨迹,我依稀辨认着回家的路。
    落雁散去,唯我,独立于这茫茫的沙洲……
    
                                                
                                           江 枫
                                  写于2001年1月26日野草书屋

 


还生命于原貌,还人类于本性。我喜欢。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3-01 06:46:26.0


 


好。更象长诗。激荡后的宁静,却令人悲哀,便如发泄后的沉默。

城南  发表于2001-03-01 06:58:07.0


 


应该是散文诗吧,高尔基有一篇“人”有近似意境

北望  发表于2001-03-01 09:12:23.0


 

不错但此篇略显空泛


不知为什么,我倒是不喜欢这个样子的文章。

琥珀豆  发表于2001-03-01 09:49:04.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