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我只要看你的微笑(心理小说)

江 枫  发表于2001-03-01 08:41:43.0


 

我只要看你的微笑(心理小说)
江 枫

    马路对面,不知什么时候,建起了一座超市。于是,在这个漫长的寒假里,我读书读累了的时候,总算有一个可以散心的去处了。
    每天10点钟,我都要去逛超市。
    超市的售货员中,有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女孩,从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有一种莫名的冲动,不为她端庄的容貌,只为她神秘的微笑。
    那微笑自然,温馨,迷人。不知道别的顾客怎么样,反正我一见到那笑容,心灵就会有一种皈依的感觉。
    每次去超市,我都要装做买东西的样子,站在很远的一个角落,欣赏她的微笑。有时,一站就是一个小时过去了。
    终于有一天,她发现了我在有意地注视她。慌乱中,我忙不叠地逃离现场,我感觉我的后背都是她诧异与猜疑的目光。
    回到家里,我的心还咚咚直跳。
    后来的几天,我不敢去超市。但对那笑容的痴迷,使我终于下定了决心,又在第五天的十点钟,来到超市。
    她正忙着码放商品,我从侧面看到了她的笑容。
    我怔怔地立在那里。
    突然,她一转身,两双目光碰撞在一起,我的脸一下子红了。
    她依然微笑着,很大方地伸过手来,说:“你好,同学!”
    那天,我不知道怎么握了她的手。冷静下来之后,我才从她短暂的自我介绍里明白,她也在外地求学,是大二的学生,与我刚好同届,她是利用暑假来这里打工的。
    从那之后,我更是常常来超市,从未有一天爽约。每次都趁她略微闲暇的时候,攀谈几句。显然,我们彼此都是有好感的。
    突然有一天,我又去超市,她小声地说:“你晚上送我回家吧!”
    见我没有回答,她又说:“再有两天就要开学了,我就要走了!”
    我知道,她的家就在附近,本不需要人护送。她这样说,明显是要将我们的关系再向前推进一步,不要为以后留下什么遗憾。
    而我,却慌了,支支吾吾地竟说:“不,不用吧……”那一刻,我看见了她失望的眼神。但几秒钟后,我又看见了那神秘的微笑。
    我不知道那天自己怎样回家的。回家后,我想,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爱她,我不知道我的拒绝有没有道理,看不见她我会很沮丧,而送她回家本不是我所愿,但不送她回家我又总感觉做错了什么……
    正在屋里瞎想的时候,同学打来电话,说要出去喝酒。本来不能喝酒的我,那晚却喝得酩酊大醉。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我发现,我躺在自家的床上。同学站在身边,说昨晚我哭了,不是因为得不到爱,只是因为得到了爱。同学还说,我在醉中发了很多高论,大家都为我拒绝送那位女孩回家而惋惜,都说我不该学哲学系,本来就神经质的一个人,学了哲学就更不正常了……
    我对同学笑笑,说:“我没事了,你回去吧”。
    同学走了,我抬头看窗外,天空里飘起了大片大片的雪花。这个寒假总在飘雪。
    浓睡不消残酒。我躺在床上,看着纷纷扬扬的雪花,思绪也纷纷扬扬起来。
    我又看见了她的笑容。我想,我是爱她的,我对她的爱,不是凡夫俗子的爱,只求能在一起厮守,不,我的爱只是默默地欣赏,我不渴求拥有她,我只要站在远处,看着她微笑,只有看着她微笑的时候,我才感到是最快乐的时候,但假如让我拥有她,我怕失去了这份从从容容的快乐,而且,我敢断言,我得到了她,就一定会失去一些别的什么,所谓爱情,实在是一种得不偿失的精神活动……
    想到这里,我不禁哑然失笑,也许,如同学所说,我真的不该学哲学。
    窗外的雪花,更大更密了。我突然想起了克尔凯戈尔,这位杰出的哲学家,人类思想史上一位少有的个性独特的天才。同学中,有人说我的气质很像克尔凯戈尔,而且长的也像。现在我发现,我对爱情的态度也和这位哲学家差不多。
    我爱超市里的那个女孩,但我为我的爱而幸福地颤栗,我害怕美好的东西背后,都藏着一张魔鬼的脸。
    窗外的雪花,正在把我的思绪送到遥远的丹麦。在残酒的控制里,我不自觉地把自己想象成了克尔凯戈尔。和所有情窦初开的男孩一样,克尔凯戈尔也不乏恋爱的冲动,而且也有自己的林妹妹,只是,这个男孩太深刻,太敏感,太神经质,和现在的我一样。我不知道我将来是不是也要变成他那种样子。他面对心中的偶像,起初是不敢求婚,好多次鼓起勇气登女孩的家门,可半途又折了回来;好不容易开口求婚了,美丽的女孩雷吉娜也答应了,他应该静等“洞房花烛夜”的那一天了,不料又生枝节;他居然要求解除婚约,没有什么理由,如果说有理由,那就是自己和雷吉娜太相爱了,所以才不能结合,因为克尔凯戈尔始终固执地认为而且他也确实感受到了,所谓爱情,实际上是一种不祥之物!
    当然,克尔凯戈尔的结论,不是一般人能理解和洞悉的。就像我的那些朋友,不能明白我为什么要拒绝超市里的那个女孩一样。他不是不要爱情,只是他在爱中却感到了人生的荒谬。他是人,所以他逃避不了爱情;可他又是哲人,所以他能洞悉爱情。人,什么都不怕,就怕在真实与幻想之间徘徊,并将二者混合起来,使真实遭到幻想的轻蔑,也使幻想遭到真实的白眼。你只是一个人时,你会拥有俗世的幸福;你只是一个哲人时,你会拥有真理之国的幸福。而你所有的不幸福,就在于你哲人的身份会嘲谑你俗世的幸福,而你人的身份会讥讽你天国里的幸福,于是,你无时无刻都处在不幸之中。
    也许,如果我不读哲学系,我会像别的男孩那样,在女孩请求自己做护花使者的时候,会高兴地找不到北。但我是男孩,所以我渴望爱情;可我是学哲学的男孩,所以我本能地拒绝爱情。
    与其说克尔凯戈尔不幸,到不如说,他的女友雷吉娜不幸。与其说我痛苦,不如说超市里的女孩比我还痛苦。面对出尔反尔的未婚夫,雷吉娜大胆地登门算帐来了,并给哲人留下了一张绝望而深情的信笺:“我的生活中不能没有你,离开你我会死掉的。请你看在上帝的份上,收回解除婚约的话。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不会追问你的任何事情。”
    只是,我没有克尔凯戈尔幸运,超市里的女孩没有登门来找我,尽管他知道我的家就在超市的对面,我书屋的窗子正对着超市的大门,当然,她也没有像雷吉娜那样留给我一张情意绵绵的短笺。
    作为人的克尔凯戈尔,主动提出与姑娘解除婚约,固然痛苦;可是,如果不解除婚约,作为哲人的克尔凯戈尔就会痛苦。作为男孩的我,拒绝了女孩固然痛苦;可是,如果不拒绝,作为哲学的男孩就会痛苦。
    站在俗世的角度,我们不得不为有情人不成眷属而深深遗憾;
    站在哲学的角度,我们不得不为有情人不成眷属而洋洋得意。
    哥本哈根城少了一桩美满的婚姻,但丹麦与全世界却多了一个伟大的思想家。中国北方的这座都市里少了一桩美丽的爱情,但世界上能多一个哲人吗?
    几年后,雷吉娜与别人订婚了(看来没有克尔凯戈尔,她不会真的去死,当然我也不希望她去死,我只是再次感到“誓言真的不可信”),作为人的克尔凯戈尔痛断肝肠,作为哲人的克尔凯戈尔顿感自由;设若他们结了婚,可想而知,作为人的克尔凯戈尔肯定会醉倒在温柔乡,但作为哲人的克尔凯戈尔肯定会痛断肝肠。
    我想,几年之后,超市里的那个女孩也会嫁人的……我的心在隐隐作痛。
    克尔凯戈尔说:“如果你结了婚,你会因此而后悔;如果你不结婚,你也会因此而后悔;不论你结婚或不结婚,你都会后悔。”
    这句话是说结婚的,说我和那个女孩的恋爱也成立。即:
    如果我恋了爱,我会因此而后悔(那是作为哲人的我的后悔);
    如果我不恋爱,我也会因此而后悔(那是作为人的我的后悔);
    不论我恋爱或不恋爱,我都会后悔(那是因为我既是人又是哲人)。
    看来,只要爱着,就是痛苦。而解除痛苦的方式,就是只做一种人:俗人,或哲人。要么阳春白雪,要么下里巴人。
    想到这里,望着窗外的雪花,我的思绪渐渐明晰起来。我想,人大概可以分成三种:
    第一种人,是哲人。
    他们结不结婚,恋不恋爱,成不成家,养不养子,发不发财,升不升官,出不出名,评不评职称,都是痛苦的。该得到的得到了,作为哲人他们会痛苦,因为一切都在哲学面前毫无价值;他们得不到,作为人的他们会痛苦,因为人有人的基本需求。
    第二种人,是世人。
    他们结不结婚,恋不恋爱,成不成家,养不养子,发不发财,升不升官,出不出名,评不评职称,都是快乐和痛苦参半的。该得到的得到了,就欢天喜地过大年;得不到时,就哭哭啼啼抹眼泪。
    第三种人,是超人,或者阿Q。
    他们结不结婚,恋不恋爱,成不成家,养不养子,发不发财,升不升官,出不出名,评不评职称,都是快乐的。该得到的得到了,就享受作为人的快乐,欢欢喜喜过大年;他们得不到时,就享受作为哲人的快乐,因为一切都在哲学面前毫无价值,得不到也无所谓,所以还照样可以欢欢喜喜过大年。
    哲人,生活中都是痛苦;
    世人,生活中一半是欢乐,一半是痛苦;
    超人,生活中都是快乐。
    我们大多数人,都是世人,所以我们总爱听那首歌:“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至少梦里有你追随……”
    生存,恋爱,结婚,荒谬吗?
    生存,恋爱,结婚,不荒谬吗?
    作为人的我们,当遇到人生、恋爱、婚姻等难题的时候,我们会痛苦,但这种痛苦是哲人的痛苦呢,还是世人的痛苦呢?别人对我们的开导,不外乎是让我们快乐起来,但这种快乐,是世人的快乐呢,还是超人的快乐呢?
    哲人的痛苦,是抵达真理的通道;
    世人的痛苦与欢乐,是亲证人生存在的证据;
    超人的抑或是阿Q的快乐,是对人生超越之后的自由呢,还是对人生既知超越不了之后所采取的无可奈何的苦笑呢?
    如果说爱情是一种伤害,那么,它伤害的只能是两种人:哲人和世人。爱情绝对伤害不了超人。当阿Q对吴妈说:“我要和你睡觉”的时候,吴妈气得打了他一个嘴巴,阿Q无疑是“失恋”了,但他绝对没有失恋的痛苦。
    我的思绪,在雪花中飞舞着。我又想起了超市里女孩的微笑。
    当我在超市里遇到那个女孩,并欣赏她的笑的时候,我的快乐是作为世人的快乐。
    当那个女孩允许我可以送她回家的时候,我拒绝了,并为此喝得稀烂,那时我的痛苦是作为哲人的痛苦。
    当那个女孩说,她就要离开这里时,我发现我更多的是希望能像以前一样站在远处看着她微笑,那样我会得到作为世人的快乐,但是,遗憾的很,我得不到了。那女孩一走,我就会陷入世人的痛苦里;如果那女孩不走,我也不会快乐,因为任何一个女孩,不会只是希望爱自己的人或自己爱的人只是看着她微笑,她至少愿意让你送她回家,但我只希望能看着她微笑,所以我还会痛苦。
    想着想着,我发现,我的确像一个哲人,尤其是像克尔凯戈尔,难道我也将永远痛苦着哲人的痛苦?
   无独有偶。克尔凯戈尔当年得到爱情并知道爱情不过是一个不祥之物后,也去喝酒了。终于有一天,喝的东倒西歪之后,摇摇晃晃走进了一家妓院……当然,他更加痛苦了。
    我很高兴,我醉了之后,没向那都市的人流里走,没向那灯红酒绿里走,而是跌跌撞撞地回到了野草书屋,醉眼朦胧地翻开一本厚厚的书,傻乎乎地问克尔凯戈尔:“老兄,你喝的什么酒?威士忌,抑或香宾?”
    窗外的雪,不知什么时候停了。
    第二天,我踏雪来到超市。
    女孩走了,她打工的期限已到。
    我也该走了,明天就要开学。
                        
                                 
                            江枫写于2001年2月7日野草书屋

 


想起余杰的书名《心灵独白》,小说是不是应该多一些矛盾?

北望  发表于2001-03-01 09:24:16.0


 

克尔凯戈尔也是我喜欢的哲学家之一,存在主义哲学家如萨特对待生活和学术的态度是我欣赏的。但爱情是另外一回事,其实哲学和爱情观也没有本质联系,尼采说:对女人要拿起你的鞭子,可是他的爱情~~~~~孤独一生,叔本华引导悲观的哲学思想,可是他一生没有少过情人,对爱情到是积极的。
别给自己框子框
生活是最好的哲学老师。
存在先于本质
经济学中说
交换先于产权
(多嘴了)
结婚’爱情态度人人不同的,
忠于自己
怎样思考,就怎样生活


不幸做了这位的老婆的女孩必须会操纵感情雷达。时刻侦听着他当前的方位。哲人?世人?

*海沃兹  发表于2001-03-01 12:14:43.0


 


  虽然一再的剖析,思绪看来仍是矛盾丛生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3-02 11:08:19.0


 

我觉得哲学不是要生活更复杂,而是要简单


模糊相对论。还是做世人吧,我是成不了哲人。

风百合  发表于2001-03-03 06:01:34.0


 


  错误的前提,得出一个错误的结论。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3-03 08:31:54.0


 

人分为哲人,世人,超人,其区分的标准就是快乐与痛苦的比例?那么忧天的杞人岂不是是最伟大的哲人? 哲人就必须是痛苦的?? 哲人就必须远离爱情?原因:爱情是不详之物?(这好像是迷信了) 历史上多少哲人,这样的有又几个??? 请回答。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