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我爱上了她(真情告白)(阿甘看到这个题目不要笑我啊)

北望  发表于2001-03-01 20:03:37.0


 

我爱上了她(真情告白)



我想你们读到这些文字的时候,我已经在路上了。
如菊站长、玉玉、胖墩儿、黄木、水水、琪官儿、阿甘、西丝、疏影、小海、无端及所有菊斋的朋友们,我想你们。
最近在准备行装,明天就出发了,去遥远的新疆,那是3000多公里外塔克拉马干大沙漠的腹地,当年我平静的走了出来,这次又要悄无声息的走入。还好,沙漠里边有绿洲,那个地方有一个美丽的城市,天山融雪汇流而成的孔雀河绕城而去,每到春天城市里飘满了梨花的气息,街上的人们操着不同的语言,和睦而处。
时间很紧张,不过我还是决定和菊斋里的同学、老师、校长好好说说话。
今日西安的太阳甚是张扬,很难想象前日还是雪花飞舞,明媚的春光让我忘记了灞柳伤别的情绪,如果有依依之情,我想就是于菊斋了,虽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与江湖,但是我无心插柳莽莽撞撞终于发现的这世外桃源终究是来的太晚了。去年4月份开始通宵达旦上网时你们又在哪里呢?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不过我相信西出阳关但是故人依旧。

很小的时候老子的一句话打动了我,就是知人者智,自知者名。所谓明智,这到是个不坏的解释。我自知无甚才气,也没有风流倜傥的姿态,好在咱也不妄自菲薄,常常拿郭靖大侠的事迹勉励自己,虽不似他有红袖添香,但也能自持驽钝本性。
佛心本无相。

去年结束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才有机会重新审视自己。
无论以什么样的方式轰轰烈烈的爱情总会归于平淡。
有些平淡是人不容易接受的。
我放纵自己沉溺于网络。
中间自然又有许多故事。
记得第一次聊天是我的生日。
那天我忽然觉得有些苍凉。
来到网易的聊天室,我的名字叫“我是一个兵”,咱是一个正经的人,而大多数正经的人在网上并不受欢迎,无论真假。
闲逛数小时,没有任何结果,我准备下来。
机子关上,顿觉寂寞。
还是聊天吧,给自己一个理由,毕竟今天是一年中唯一属于我的日子。
我找到了她。
她叫癫狂女孩,和她聊天也许只是因为我内心深处同样反叛。
“我今天过生日”
“生日快乐!”
“谢谢!今天我准备通宵了”
“好,我陪陪你了”
真没有想到,第一个祝福自己的竟然是一个与自己并不相干的人。
摇滚、另类、要命的爱情、美术、痞子文学、行为艺术、波谱~~都是我感兴趣的话题。
无论如何网上的感觉总是那样美好。
我依旧是谦谦君子。

后来又开始玩OICQ、语音聊天、还有一个叫V2的东西,灌水,终于觉得要在网上安个家了,就建了北望亭,那个时候我常常用一天中一半的时间上网,广种并不求收获。我可以大言不惭的说自己帮过很多人,不自比青年导师,只是做自己应该做的。但更多的时间也是照例融化于闲聊中不留痕迹。
中国人只有耻感,没有罪感、
这是鲁迅说的。
我当忏悔。

中间常常觉得是不是要考虑离开网络,总是不能得逞。
今天终于在我舍不得的情况下成全了。

准备离开一段日子,大漠深处将立起我的身影。
我觉得应该有点表示。
有了这个想法的时候我笑地很傻。我又来到网易聊天室,希望出现些什么?真不明白我当时是怎么想的,别人说我城府深,其实我满脑子小孩情趣。
聊天室对我来讲是很遥远的事情了,我一贯只用OICQ。
我不喜欢与很多人一起聊天,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质量,谁说两者没有关系?
主要是咱没有那个功力。
聊天室里波澜壮阔,与去年4月时又不可同日而语。
我却是静悄悄的,没有进步啊,勾搭不上什么人,我就来到菊斋翻翻地,最近总写不完那几篇开了头结不了尾的小说有些害羞。

发了些也许不痛不痒的议论,随手把聊天室的界面最大化,我有些吃惊。
有人一直在和我说。
我当然是没有反映的,她到是不懈努力着。
我手忙脚乱的给她发出信息,聊天开了张。
说了几句,一行字映入我已经有些浑浊的眼睛
“今天是我生日”
“生日快乐”我暗自蹊跷,可是我说这句话是真心的。
她的老公忙于生意,没有时间陪她,她到是找到了我。
我虽不是百炼成钢,但也算是个惯犯,耍个嘴皮装个深沉来两下幽默总不是难事。
她看来是个新手,乐的颠颠得。
我的聊天生涯始于自己生日,终于别人生日,还真是机缘巧合。
直到她说喜欢我。
我只好走开。
我并不是柳下惠。
我只是希望能结束的美好。

我还是喜欢在菊斋的感觉。
在这里我觉得自然,没有什么别的冠冕堂皇之理由。
虽然在这里我永远不会成为主角。
如果把菊斋比做寺庙,我只是一个居士。
如果把菊斋当作学校,我只是一个走读生。
如果把菊斋看为航船,我并不是水手。
但是我死心塌地的喜欢这里的空气。

我是一个演员。
我喜欢周星驰在“喜剧之王”中的这句台词,说这句话的时候,面对吴孟达的菜刀以及与之配合的目露凶光,周说地很平静。

我在这里只是觉得舒服,无他。
刚来这里的时候,我看到一篇“下午茶”,后来知道是蓝玉写的,真是蓝田日暖玉生烟,看过觉得无比滋润,原来有做梦的人还不少。
我喜欢白日做梦,并把它称之为理想。
激动之余,飞速的翻动页面,扫荡菊斋里的盛开的花朵。
一个字:爽!
那个时候心虚,真是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没有灌水,去了聊天室,没有错!依旧是一方净土。

看得多了,自然会有些表现欲,有天晚上下了线,虽然已经是凌晨两点钟,我无法入睡,写点什么?于是就有了我羞与启齿的“谁来爱我”,其实我对这个处女作我还是基本满意的,只是越写越难以驾御,难以善终了,那天并没有思考找到一个题目就一泻千里码出近一万字,发出去后,在菊斋文学论坛上看到自己的名字的时候,我笑了。

后来又写了一些东西,有些发了,有些依旧依然可怜的躲在我的电脑硬盘里。
这些并不重要。


我原想写“我喜欢菊斋的10个理由”,但是网上类似的题目太多,跟风我是不愿意的,主要是不经济(咱喜欢用经济学思维啊),写的不好不但糟蹋读者眼睛还糟蹋别人的文章题目,写的好也是狗尾续貂,在人家旗子下小跑,好荫凉可是终究快乐少了一半。
我爱上了她,这个题目说的就是菊斋。
这并不影响我对菊斋的好感。
好感是感觉,不能言传。
记得莫言说过:上网比上床还容易。又说过:人一上网就变得无耻起来。
莫言是文人,文人相轻,这是我讨厌文人的原由。
菊斋里的朋友写得文章同样精彩,却不见文人的酸气。
我喜欢。

说说这里的朋友吧,首先要说的是胖墩儿,她的“立正稍息”写后,从者如云,我知道她并不是长袖善舞之人,但是性情可是仅仅能舞出来的?我也想过用轻松的笔调讲讲对这里朋友的感觉,只是胖墩有文在前头啊,咱是寂寞鹦鹉语自休,还是正经一些?
胖墩儿在OICQ中选的头像是那个大眼睛美女(菊斋主人也是这个),据说用这个的人比较自信,我相信。我不知道,胖墩儿到底是不是胖墩,但是在我不太长的人生历程中,我结识了不少心宽体胖的朋友,其中有个老师朋友给我们上课时,脑满肠肥地摸着自己圆鼓鼓的肚皮压低了声音说:
“你们知道这里为什么这样鼓吗?”
教室里嘘声四起,忽而安静,大家等待下文,
“这里装的都是知识!”
大跌眼睛,笑声四起。
我喜欢和豁达的人交朋友。何况胖墩儿已经结婚让我断了非分之想?(:玩笑!
对胖墩儿文字总体的感觉是:畅快!,很自然,犹如天成,更令人觉得亲切的是用得尽是身边的语言,并无半点卖弄,底子不过是不起眼的罗汉拳,出来的功力可不在高手之下,可以说是雅俗共赏,非常难得,唯一批评之处是长句子让我读着费眼。

在这里对我帮助最大的是蓝玉(菊斋主人是校长,另当别论),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第一个鼓励我写东西就是玉玉,也是她第一个给我评点,这样的女孩性格温和,说话中妙语俯首可见,放得开收得住,认识蓝玉算我有福气,何况人家还封我教授,怎么也得夸夸啊。(:
当看到蓝玉的那篇菊斋志异时,我觉得她已经由量变到质变了,那篇文章很吸引我,有味道(可不是那老者身上的味道)。不是天生丽质,也能幻化成仙。真替她高兴。

在菊斋女孩子中,水水个个和琪官儿的小说是比较显眼的,皆是比较紧凑,文字随和有节奏,情节人物安排也落落大方,比较成熟,俺是忠实观众,水水写同性文字也一样让人感觉舒畅,琪官的细节描写轻车有自己的风格,如菊校长对“锦瑟”的溢美之辞绝非空穴来风,如果说有什么缺点那就是~~~~风格欠一些,(要求有些高了吧,不过对优秀生总该严格要求一些)我总觉得以后这两个人中要出个什么人物。

印象深刻的还有颜色,他的东西虽然没有太出众的,但是篇篇都不俗,出手快,知道怎么安排矛盾冲突,善于制造气氛,具备了一个职业作家的基本要求,本会经过研究并结合该同志长期观察决定吸收~~~~~~~(秘书的职业病犯了,唉!怎么写起公文来了)。言归正传,他的小说题材较广,视野开豁一些,我觉得他对小说有悟性也愿下工夫,如果菊斋中人以后能出一个小说家,那一定是他了(其他的人是文学家),颜色的弱点是包袱抖出去接得没有那样出神入化(给颜色推荐一篇文章“小赖”见推荐论坛)。

   沉静的文字如空谷幽兰,如其名字,安详冲淡,散文有大家风度,有资有味,:粉墨登场 虚弄干戈原是戲(我在推荐论坛中贴了一个“听戏”沉静有空看看),我反复看过,绝对达到了发表水平,只是写小说受散文影响过重,情节不是那样引人入胜,
  。
   
   小海和风百合、无端在文字上都有不错的感觉,自叹不如,稍加磨砺也都能搅动风云,也许是年纪略小?阅历不丰?过几个月我回来的时候肯定又不同了。

   诗词我更是十窍通了九窍—— 一窍不通,不好评说,但是两个人是不得不提的,一个是疏影(女)、一个是西丝,灵气逼人,好在咱完全不懂诗词,否则如何不因爱生嫉?尤其是西丝,我来菊斋之前就知道她的名字,是去年的事情了,当时在秋雁南回诗歌辞赋论坛中看到她写的东西就大吃一惊,到现在更是进步神速,诗中意境气象万千,绝对不象一个未出校门的芊芊女子,写小说可以学来,诗人的气质中天分却占了很多,我认识一些诗人,他们告诉我诗歌与神有着更内在的联系,我不明白这种联系,但是我想她们明白,西丝的诗词会逐渐再上层次的,如有神助?那就对了,本来就是天使嘛!如果我的感觉没有错,西丝的诗很快就能超过这里出入的任何一个人。

  
  “ 家山啊,北望啊~~”那天不经意间听到周旋咿呀唱着本来家喻户晓的歌,才发现引以为荣的网名北望并无甚特殊,周旋都唱了半个世纪了嘛!可是,当北望代表一个人的时候,他只能是我自己,在菊斋中看到北望的名字我确实舒心,一上网,我一定先打开两个网站,一个是我的北望亭,一个就是菊斋,这已经成为习惯了。人淡如菊一定得意的笑呢~~~

从前有个网,网上有个地方叫菊斋,菊斋里有个~~~~~~~~~

    大家保重!

人在阵地在,同志们,好好守住,“我们一定再会见面的,不是在南京就是在北平”(周恩来重庆谈判结束时与民主人士语)




多余之话,不吐不快:

顺便说一句,难得菊斋如此气氛,希望城南同志别“错把灌水当聊天”,这里的女孩子皆是真性情,还望手下留情(此情非彼情)。
如有得罪,见谅!
南无Emituofo!

 


好吧,我不灌了,早点回来吧。

城南  发表于2001-03-01 21:56:35.0


 


北望要走,真的可惜,早点回来也是我的话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3-02 00:54:57.0


 

很抱歉,我昨天是四点才上了一下网,看到文学论坛的文章既长又多,知道无法看完,就挑最短的看了,然后给每个主题文章打了精华标记就走了。
今天一打开,也只能看这一篇文章就要下了,北望要走,真是意料不及之事,唯一希望北望能早点回来。
北望的文章其实不错,谁来爱我篇写得很棒,不是乱说的。
刚才看了评论,确实也很中肯。
:((要先下了,希望北望快回来)


行千里路,读万卷书。北望--等你回来!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3-02 01:03:40.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