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疤

颜色  发表于2000-12-08 07:48:46.0


 

一 “新”女性 
爬于我脸上的那道疤,在我脸上盘距了五年。 
它傲气逼人,从我的额角开始,划断右眉割开眼皮横跨鼻梁至左边耳根。 
它对我恋恋不舍,不离不弃,我想就算终老,它也会与我一起共赴黄泉。 
这就是我的脸。 

今天老左硬拉着我去见一位“新”女性。他说那女子即多情又有趣,笑起来可比西施,就算比不了西施也比东施强上百倍。 
这个一定成,你要是不去我可与你翻脸。 
我问他她“新”在哪里? 
她看人重内不重外,并且胆大的吓人,据说在训兽笼里搂着一只印度老虎合过影。 
咳,老兄,你也不用把我与老虎相比吧。 
呵呵,说错话,该罚该罚。 

我在公园一角徘徊,手心沁汗。几度欲拔腿走人。却又迈不开步子。 
约会的暗号是左手拿一本《中国青年》。穿一件暗绿色夹克,土得好象回到八零年。 
鞋带散了,蹲下身去系,突然闻听一个坚决的声音道,请问你是朱寅先生吗?声音昂抑,果然有女中豪杰的英气。 
我是——我慢慢抬起头,脸面对她,想投以一笑,嘴角刚开始扯动,就看见她惊得眉毛乱擅,连连后退。 
对不起对不起我认错人了,再见! 
喂!小姐,你掉钱了! 
这位新女性,连钱包也不要。逃了。 
由此得知,这疤猛于虎。 

对镜洗脸,那疤被凉水浸了,便红得发紫,向我怒目而视。我说你还别不服,你真的很丑。而且是丑得吓人的那种。 

今天天气很睛朗,照旧带上那副面罩墨镜,吹着口哨出门--- 
我是一只不快乐的老老鸟,想要找一个自己的巢却总是找不到。 
二 疤疤 
虽然我丑,但总还算身为城管,还跑点酒生意,因此多多少少有点钱,这世道什么不是钱? 
晚上约了朋友去蹦迪,清一色的光协会员。 
这家舞厅有个不错的名字,“烈艳”。它能艳到哪去,再艳艳不过脱衣舞女。而恰好缺的就是这个。 
伴着强劲的节奏,男男女女疯狂的晃臂扭臀。也不见有特别出色的。他们也去扭了,我独自喝着啤酒。无趣中。 
又见老左。只见他拉着一位女子,向我这方向指指点。那女子频频微笑晗首。 我差点喷酒。 
“嗨!朱寅。” 
她走了过来,
“能不能聊聊!”这里很吵,她几乎是在嚷叫。 
“你?好!” 
老左在那旁窃笑,老脸绽得跟花儿似的。 
不过还是得谢谢他,自这迪吧起,我因此有了五来以来第一个女友。 
她叫芳芳。税务工作者,单位好,模貌佳,象这种条件看上我的可算是开天劈地头一糟。 
最重要的,她居然不惧怕我这疤,居然还赞它很性感。听到这话,我差点感动得流涕。 
芳芳,您瞧多好听的名字。 

芳芳,为什么喜欢我? 
因为你最好啦。 
咦?我哪里好啊,要多丑有多丑,你看仔细了,这里可有一条疤。 
不丑啦,就是疤疤好看。 
这是我与她做爱之前的对话,我的疤疤因她的话变得好冲动,想全力表现 
一翻,它开始发红,泛紫,弄得我半边脸也酥痒起来,一发不可收拾。 
与她恋爱的一个月里,我都没戴那副面罩式眼镜,被她挽着在大街上溜达也觉得自己的模样儿其实特帅。 
一个月之后,我们分手。理由是出现了这样一个男人,既有钱,相貌更号称英姿飒爽,我的“疤疤”当然不是他的对手。它只是一条丑陋的裂纹而已。 
我又戴回那副墨镜,觉得阳光不止是刺眼。 
我还是一只老老鸟,在死之前可能也没人要。 
老左,你若再给我相亲我就与你翻疤不认人! 


三 正式恋爱
在街头偶遇英子。大唤三声她的名,她方回头,并始终不知是谁。直到我礼貌的走到她面前,摘下墨镜对她嘿嘿的笑,她才晃然大悟。
老同学!好久不见了。
她认出我与我攀谈,把笑言欢,却始终不以我脸上的疤为怪。果然不愧我的同学。就是与众不同。
她叫英子,据她自己交待,现在还没有男友,我很惊讶,如她这般婉约的女子怎会没有结婚的对象?屁股后应该有一个加强连才对。
偶然间,看到阳光下她灿烂的笑,飞扬的黑发,有如一面旗帜在招示——同志们,上啊,冲啊!
心想若能有她这样的女友岂不妙呆了。
她居然说自己当上了公安,而且是专门捉贼的那种,我说杀了我也不信,就您这样儿,看是好看,缚只鸡恐怕也成问题。
一天之后,她居然真的买了一只老母鸡带到我屋里,亲自将它放了、再捉住、缚上、再杀之。做得行云流水让我口瞪目呆。只是那只母鸡也太给她面子,老实巴交的站着等她来杀。我说,呵,这只鸡肯定不是母的,不然怎么被你迷得跟傻了似的。
“就你会说,还不来拔毛!”
恋爱从这只鸡开始,在这之前,我还不知道原来老母鸡除了可以补虚之外还有媒婆的功能。
我们展开了每对恋人必做的功课,逛街、牵手、拥吻。那段日子,她让我几乎忘了脸上的疤痕,忘记多年前的痛,心里塞进的全是温存的甜蜜。

“我们结婚好吗?我向你求婚!”我献上一捧玫瑰。
她脸色绯红,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
“你先见见我的家人吧,听听他们的意见。”
“没问题!”

四 面试的小偷
见未来的岳父岳母可是一件天大的事。所以今天一早我就请了假,把老左拉到家里,请他参谋,我应该穿哪件衣服,带哪种礼物,梳哪种发型,还有!要不要遮遮脸上这道疤。
毕竟老左才是朋友里最关心我的人。
弄了一整天,最后经老左审核定夺,决定穿黑西装,打紫领带,这样显得比较庄重。礼物准备两份——两瓶茅台,一套高级化妆品(也不知那老太婆用不用得上)。至于脸上的疤就无法可想了,因为老左说,丑媳妇总要
见公婆,丑姑爷也一样。瞒得了今天,瞒不了一世。
老左与我一齐出门,前路风雨未卜,他激动的拍拍我——哥们!祝你好运!
我说,老左!好!紧紧抓住他的手以赴刑场前壮烈向他作同志式的道别!
坐在车里,紧张得象找工作小偷,面试的时候,既想被录用,又怕被抓住。

五 她的话,我的伤
“你叫朱寅对吧,你还是回去吧。我和她爹不会让英子嫁给你的。”
“你既没有英子的学历高,单位也不好,而且还是个城管!你知道别人都管你这职称叫什么?城市土匪!说什么做酒生意,还不是四处跑腿的土老板,我们英子可是公安干警!,不可能与你在一起。”
老太婆接着说:“我们英子要找的是年轻小伙子,最好是税务,工商,或者市委的,明天我就给她介绍去。看看你这岁数,看样子也三十好几了,脸上这道疤!也不知是干了什么亏心事才被人砍的!吓死个人,英子怎么……”
不等她说完,我大喝一声:“住口!你说我什么都可以,请你不要说我脸上的疤,不就是不让我与英子来往吗?老子马上就走!你神气什么!公安有什么了不起!”
甩门而出。
走在回家的路上,将提在手里的东西丢进河里,酒还是留着,不喝白不喝。
夜雾渐浓,没有英子,老子明天照样活。

这疤,是我一辈子也抹不去的痕迹。它更象一种纪念,让我永远记得五年前,妻临死的那天抓住我的手,颤微微的对我说:“好好的活下去,将来再讨一个好的!答应我!”

妻丢下我一个人走了,让我承诺一个连自己无法实现的诺言。
可是,妻,你知不知道,没有人会因为我脸上的疤痕而再爱上我的灵魂。你是今生最爱我的人。没有人再值得我爱了,老婆。
今夜,我哭得希哩哗啦。

后记
——五年前的车祸夺去了他妻子的生命,一块钢板,穿过她的身体,并在他脸上划出一道触目惊心的痕,这就是这疤的来历。

颜色作品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