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扬州行

风百合  发表于2000-11-04 19:11:32.0


 

对于从未到过南方的人,那是一片神秘而陌生的沃土。 但我却有着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坐在南去的火车上,猜测着黑夜中的景象,不知道那离我越来越近的南方究竟是什么样子。喧闹地车厢里静静地响着一颗欢欣喜悦的心跳动的声音。我竟有一种回到故乡的心情。闭眼,抬眼,再闭眼,再抬眼,已是满眼葱茏的绿色。我知道我到了,我侵入了这方净土:这匹来自北方的狼被南方温柔的怀抱俘获了! 扑面而来的那种湿漉漉的空气,让我像一条水中的鱼。我沉浸在这甜甜的气息中,心中有着说不出的舒畅。周围的一切陌生却又似乎熟悉。我不大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居然已经站在南方的土地上。第一眼的南方并不是《雨巷》中的宁谧,是一片热气腾腾:热气腾腾的天气,热气腾腾的人,热气腾腾的站台。虽然与印象中的南方相去甚远,但又可理解:有着南方热情的红土又怎会发散不出这热情的气息呢? 我的心再一次躁动起来,在我踏上扬州的土地时,我知道心目中的那块圣地到了,就在那掩映在柳絮春风中的——扬州。 (一 ) 瘦西湖与大明寺 扬州人说扬州:湖是瘦的,山是平的。说的是瘦西湖与平山堂,大概是缘于名字,但这句话形容扬州真是再恰当不过了。因为扬州太清秀了,她容不下任何大气,任何大气的存在也只会破坏那种纤纤之美。扬州人很聪明,搞了个“烟花三月下扬州”旅游节,文雅而不做作的宣传自己。扬州就是这样,再多的仿古建筑都不会有堆砌的感觉,仿佛他们自自然然地就在那里,那里就属于他们。可曾见过马路中央的百年古阁,一整条街的街心花园?那是扬州的杰作。天公很偏爱扬州,无论作什么,都很娇宠的,把她变成最美。 应该明白“二十四桥明月夜”只能出现在扬州了吧!因为扬州就是那个娇娇弱弱的玉人,千载岁月,幽幽的吹着那管长箫,吹皱了瘦西湖一池春水。没有浩瀚的湖面,瘦西湖不是让你来看,而是让你来怜。娇花照月,闲柳映水。那种温温软软的感觉带着你不自主的去怜她,爱她。牵着那只绵绵的红袖,瘦西湖就像一个娇娇弱弱的美妇人,静静地等待着你的到来。嘘,轻一点,不要惊醒这海棠春睡图。 佳人自古配才子,于是瘦西湖旁便有了平山堂(大明寺)他不是泰山那种豪爽的山东大汉,也不是峨嵋的仙风道骨,他只是一个才子,宋玉般美,柳永般不羁,姜夔般忧郁。文文弱弱的才子配娇娇滴滴的佳人,天作之合! 大明寺似乎已不是一座佛教庙宇,更多的是文学的殿堂。从那独具匠心的槛联便可见一斑。平山堂与谷林堂,两大文豪——欧阳修与苏东坡——的汇集点。文学的光芒掩盖在佛教的香烟之下,一种传统。 我站在凄灵塔下,欣赏着这个很美的名字,他与扬州很配。但登上塔顶,我却迷惑了,我找不到凄灵的感觉,我无法与先人共鸣。毕竟这塔是新建的,我安慰自己。 (二)冶春 多么清灵的冶匠才会做到冶春? 对于我这种好吃之人又怎会放过品尝淮扬菜的机会? 我在冶春品尝着淮扬细点。 一间幽静的草庐。我开始佩服扬州人的品味,如此悠闲的,雅致的享受生活,当那一道道精美的小食铺满桌时,我惊叹却又莞尔:在扬州这样的地方,你又怎能不享受生活? 品着清淡的绿茶,望着窗外潺潺的流水,我的思绪如蝴蝶穿梭于百花丛中。依稀地看到清瘦的朱自清撑着一叶扁舟,缓缓地靠岸,轻轻地递上几个铜板,小心翼翼地接过那香气扑鼻的小食,一拨竹篙,飘飘然地驶入一片“绿杨烟外晓寒轻”中。于是这门前的小小码头便印满了文人的诗情画意。又见到皎皎明月缓缓流在对面的石阶上,流入清亮亮的河水中,流出咚咚的捣衣声,流到一双白白糙糙的手中,那手却将它轻轻捞起,叭的一声,像在折断脆藕一般,折开,抛回水中。那调皮的月便乖乖的流入一片绿烟中。小小的码头上印着一副月夜捣衣图。 我宁愿永远沉浸在这淡淡的遐想中,如果不是那诱人的香味将我扯回现实。面对着一桌子的“艺术品”,我无法动筷。 精明的扬州人呀,你选了这么美的景,造了这么香的小食,在时光的流逝中,静静地坐收那一枚枚心甘情愿的赏钱。 我突然明白了冶春,整个扬州不就是在冶炼春天吗?用着千年的时间,慢慢地融着,加点相思,加点风情,加点沧桑,加点悲怆,加入世间万物,慢慢地炼呀,融呀,最后冶出一缕淡淡的香,似有似无,挥之不散,萦绕在你的身旁。 其实春天就是这么被冶炼出来的,在扬州。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