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第二瓢水,只要菊菊不烦,就这样灌下去

琪官儿  发表于2000-12-08 09:18:45.0


 

辜负
该怎么去描述这个下午,冬日的阳光穿过楼群,照在了我的黑书桌上,生活的底色如此低沉灰暗,因而那明艳也成了一道一道虚弱的印子,我无力去欢喜,亦无力抗拒。
刚刚经历了一场轻微的食物中毒,在附近的小城出差时吃下一只半河蟹,然后一路晕晕沉沉地,经高速公路回到这个喧嚣浮华的城。我的巢靠近一条主干道,人们正在这里举行盛大的摸奖,高音喇叭不由分说地把一些变了调的流行歌曲灌进我的脑内,让我在这个冬日的午后,一边伏在洗脸池上呕吐,一边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表象高昂,内里黏糊。震耳欲聋,轻如鸿毛。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流行。同样,我可以把这篇小东西取名为“一次食物中毒后的写作”或是“冬日午后的慢慢呻吟”,这样子的标题,是很容易被一些大网站不由分说地用到首页的精品导读的。就中机关,令我想起南宋张孝祥所说的“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不觉对着电脑屏幕,呵呵地傻笑起来。
以前我觉得,自虐是一种矫情,所以很看不惯有些人的做派和文风。可今天,我一边服下藿香正气丸和消食片,一边喝绿豆粥解毒,在家人的指责下,才发觉自己的不肯问医也是矫情得很。自小就害怕三种人,理发师,裁缝和医生。长大后有了新的认识:这三种,都是不得不接触到自己的身体的陌生人,所以愈发地怕。这种过度的自我保护意识,真矫情,我的身子又不见得比别人的身子矜贵。
喝完两碗绿豆粥后,开始觉得好转。于是上网写帖子,此时,又有了新的发现,原来自虐也是一种不自觉的习惯。在我敲下这些文字时,忽然发觉自己从中午到现在一直都光着脚,于是微微地咳嗽了两声,并自怜起来。同时又不禁对着电脑的屏幕冷笑:既然自虐是矫情,自虐亦是习惯,那么我的矫情便是我的习惯,不堪得很。
于是又执着于“习惯”一词。所以狸子打电话来问我的病情时,不自觉地引用了那句名言:“我吐啊吐啊,也就习惯了。”
这一句话,令人想起生活里的种种不如意,所以令我们刺鼻、掩耳、蹙眉、呕心、肠痛、反胃、失眠的事物,原来也就这样习惯过来了。千疮百控的不只是我们的皮囊,我们称之为性灵的,也已经慢慢地腐蚀殆尽。我想我其实是习惯了外面这些粗糙的市声的,一只绞痛的胃袋,却令我对现今的生存状态,生出了微微的反感。我想我其实是习惯了酒肉穿肠过的生涯的,没有想到的是,一只半鹅卵石大小的螃蟹却在体内造起反来了——也真是,它有怨气也是该的。
再写下去,就忍不住要提起东方朔所说的“怪哉”了。我是越来越讨厌自己了,如此琐碎,唠叨,任性,自恋,显见得是中虚拟网络的毒太深,呜呼,我真是辜负了那两碗现实的绿豆汤。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