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牵强附会之一观云

凤兮  发表于2001-03-05 03:07:47.0


 

“妈妈,天上为什么会有云彩?”
“云彩啊,那是仙女们在洗衣服。”
“仙女也要洗衣服?”
“恩,是啊。还记得妈妈给你讲的那个故事?”
“牛郎和织女?”
“对啊,织女是作什么的?”
“织布。”
“恩,对。织女日日见不得牛郎的面,就日日的在织机前坐着。一梭一梭的投,一丝一丝的织。她想到什么就织进去什么。”
“哦,那天我看到云彩象一匹马,是织女想起马来了?”
“乖,”那女子亲了孩子一下,“织女想到什么就织什么。有的欢喜,有的悲伤,有的淡淡的不杂一丝杂质,有的却象大海波涛般汹涌难平。她织了许多的布,送给姐妹们作衣服,作窗帘,作幔子。这样天宫里就挂满了她的回忆和心情。” 
“那不是所有的人都知道了?王母娘娘会不会再罚她?”
“呵呵,傻妞妞,不是每个人都能看懂的。织女的布对那些看不懂的人来说,只不过是布而已。”
“那谁能看懂呢?”
“总会有人的。也许是牛郎,也许是别人。”
“要是没人呢?”
“没有人?她仍然会织吧。只是丝线会越来越密。”
“云层会越来越厚么?”
“那样的话,太阳公公会抗议的。它每天都得花很大力气才能把那些云层拨开。嘻嘻”
“哈哈,傻妞妞。太阳公公力气很大的啊,一摆手就拨开了。”
“不对不对,你看冬天太阳公公出来的就很晚,下去的就很早。”
“呵呵,是是,妞妞说的对。”
“嘿嘿,老师夸我聪明呢。”
“妞妞是个聪明的娃娃啊。”
“恩,妈妈,你说,仙女们到银河里洗衣裳,牛郎会不会看到呢?”
“应该会吧。你看地球上那么多湖泊,那么多小河,处处都能见到天空的倒影。”
“那些是牛郎变的?”
“有可能。”
“我也要看云彩。我也想看明白织女织进去的东西。”
“呵呵,你一定会看懂得。天晚了,乖,睡吧。”
“恩。”

窗外,一抹云彩悄悄飘过,遮住了月亮的脸。

 


小孩子好,小孩子好,我倒希望他永远看不懂那云彩里的东西。

风百合  发表于2001-03-05 03:21:04.0


 


牵强附会之二武林小记

凤兮  发表于2001-03-05 04:06:24.0


 

七七是个性烈如火的女子,偏爱着白衣。七七是在一个极偶然的机会闯入江湖的。她那年疯狂的迷上了一个少年。那少年唤做沈浪。 
那一年里,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七七一直以为只要她愿意天边的星星她也可以得到的。只是她没有想到,在沈浪这儿,她始终找不到她想要得。只是,她想要什么呢?七七也是不知道的。她知道自己喜欢沈浪。可沈浪在想什么,他的淡淡微笑下隐藏了些什么。她不知道。对着沈浪,她欢喜,却也害怕。可她终究是个性烈如火的女子。可是,她偏偏爱着白衣。 

沈浪,他也喜欢七七。喜欢她的性烈如火,喜欢她的率性而为,喜欢她坦白的双眸中清澈如泉。见到她,他的眼睛里会多一丝的温柔。可惜,七七不明白。沈浪知道,七七这辈子也不会明白,可七七会永远喜欢他。有时,他想,也许,这就够了。人生从无完美,也不必苛求。 
可是,他遇到了白飞飞。 
他一直很怜惜这个女子的。白飞飞太娇弱。可同时,他的天性也告诉他,要小心这个女子。只是他依然的怜惜,依然喜欢看她柔弱的眸中对他的崇拜与依恋。直到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他才知道,原来一切的危险都来自这个纯洁、胆怯一如小鹿的娇弱女子。他迷惑,他不安,他的心被刺痛了。不知是被白飞飞的智慧还是被自己的心。 
其实七七一直不知道的。他对白飞飞动了心。这个他也不敢承认。地宫里迷幻般的一夜激情,他的心意难明。也许是百感交集,只能是百感交集。 

“我给了他机会。”白飞飞想,平静的眼波里隐藏着一丝疯狂与忧伤。她知道沈浪的心里有她的影子。可是,沈浪太固执,他的理性太强。她知道自己永远也不可能让沈浪承认这个他们两个心知肚明的事实。所以,她下了药。房间里,空空的。她突然笑了起来,笑声空洞失落。沈浪啊沈浪,你可知你失去了什么?朱七七,你又知道你的心缺了什么?可是我呢?我的心又缺了什么? 

那一夜,月色很明很亮。


“总会有人的。也许是牛郎,也许是别人。”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3-05 12:10:54.0


 


好强的写作欲望呢!第二篇的文字那真的是叫行云流水、、、

苏樱  发表于2001-03-06 03:47:53.0


 


  这文章雅趣天真,好!

琥珀豆  发表于2001-03-06 05:13:02.0


 


牵强附会之三兰烬

凤兮  发表于2001-03-06 11:06:59.0


 

我的名字是兰烬。娘却唤我“兰儿”。她一直埋怨爹为何要给我取这么个凄清的名字。我自己到无所谓,名字不就是名字么?兰烬么,也很好听。邻居家的明轩哥哥就说我的名字好。他说兰烬是“蜡烛泪”的意思。我问过爹爹,爹爹只是愣了一下,才笑着说:“烬儿,等你长大了,你就知道了。”随后就再也没说什么。以前他总会抱起我,教我认字的。可那天。。。
我跑出去玩了。后来喊爹爹陪我玩,他一直不应声。我悄悄的从窗缝里看。爹爹又在看那幅画。那幅画我见过的,是一个极漂亮极漂亮的姐姐,比娘要好看。可是她却不让人高兴。她眼睛里似乎有很多很多的伤心。难怪爹爹一看就要难过。可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每年的春天,爹爹总要取出来,一看就是一夜。我问过爹爹。爹只说那个姐姐是他以前的朋友,是邻居家的小妹妹。我问:就象我和明轩哥哥那样么?爹爹愣了一下,说:“是的,就象你和明轩。别告诉你娘,这是咱们的小秘密,好不好?”我答应了,还和爹勾了小指头。可是我还是不明白。只是有时候早晨我会听见阿福伯在埋怨爹爹:“少爷,您也要保重身子。表小姐泉下有知,也会不安的。”爹爹只是沉默,后来才长叹一声。我听着,心里也象堵着似的。后来明轩哥哥告诉我那叫难过。我问为什么会难过。明轩哥哥挠挠脑袋,说以后你长大就知道了。“哼!”都说等我长大,难道我就长不大么?

又是一个春天了。我还是坐在这书房里。烬儿越长越大了,她不象她娘,却越来越象你了,小宜。对着烬儿的笑脸,我总是恍惚,小宜,以前你也总是这么对我笑的,这么的推开我的门,娇声喊:“二哥哥,陪我玩。”我常常丢了功课,只为你颊边的那个小小酒窝。爹罚我抄书,不抄完不许睡觉。是你陪着我,烛火映着你红红的脸,你颊边的小窝儿隐隐现现。时间任由蜡烛一点一点的烧尽你把那些烛泪团起来,捏成各种形状。等我做完功课,你也已经弄了一堆。小宜,那些烛泪,我还留着,总希望你还会回来。可是,小宜。。。

爹爹又是一晚没睡。早晨我起来的时候,看见爹爹还趴在书桌上。桌上烛台下又积了一大块的蜡烛泪。爹爹向来不许我碰。可是我知道爹爹收集了很多各式各样的蜡烛。每到春天,他总点上,一点就是一夜。早晨再把那些烛泪弄下来,收进一个小匣子里。那个小匣子爹爹向来不许我碰的,不知道里边是什么。

小宜,烬儿老缠着邻居家的明轩,很象那个时候的你。现在我开始后悔给她起这个名字了。我不想她再蹈你的覆辙。可是,我这一生,后悔的事情何止这一桩?我不敢后悔,我怕一旦后悔我就会永远的坠入这个旋涡。我总感觉对不起烬儿的娘,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子,可是她嫁了我。我想我们的事情她多少应该知道一些,可她从来不说,总是温婉的笑。我知道我应该放下过去的一切,专心的对她,可是一到春天,我总会想起你,小宜。我不能忘,我忘不掉,也放不下。

明轩哥哥说他爹爹要他去长安,去读书,说那儿的师傅好。我不明白,难道李夫子不好么?他可是我们这儿最有学问的人了。爹爹都夸他呢。不明白。大人的事情我向来搞不明白。昨天娘偷偷的哭了,还告诉我千万不能告诉爹爹。为什么不能?可娘的眼睛好红好红,样子那么伤心,我就点了头。其实我想也许是因为爹爹又在书房呆了一夜。每到春天,爹爹总是魂不守舍,娘也总是不开心,可对着爹,她又老笑,笑的我也难过。如今明轩哥哥也要走了。为什么呢?也许是到了春天的缘故,总让人不开心。可春天花也开了,天气也暖和了,大家为什么不开心呢?

小宜,今天明轩的父亲托人来提亲了。我有些犹豫,明轩是个好孩子,烬儿也喜欢他。可是似乎命运一步步的再重演。我应该答应么?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