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墓

弦月  发表于2000-12-10 09:59:59.0


 

写这个字的时候,有点冷。许多年前曾经这样害怕接近那一座座坟墓,连多看上两眼都觉得心惊胆战,仿佛再多走一步就会从地球的边界跌入无底的深渊。不知道墓如何具有如此慑人的魔力,以至于许多年后的某一天,当火车奔驰于群山间,不经意中闯入视野的那座座山间的坟墓仍然可以如此触目而骇人。害怕接近,却又无奈地一次次被迫来到它的面前。弥漫的烟雾和着含糊的佛乐,夹杂着时断时续,时起时落的哭泣,都化成一支安魂的催眠曲,哀伤或恐惧都聚焦在坟前的两团烛火,模糊在熏红的眼眶。
从来不敢细想墓到底意味着什么,只知道它是一堵墙,隔开了永远不想见到的人,却也隔开了永远都想见到的人。几块砖,几寸土,竟然就可以轻易地决定了阴阳两个世界的界限!有时甚至痛恨这一层薄薄的黄土,可以这样随意简单地宣告一个生命的结束。依然记得余光中的《乡愁》,“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你道诗人的情感就仅止于一个“愁”字?梁山泊与祝英台最后在坟前化蝶了,这是善良的人们不忍目睹美丽的爱情故事以坟墓收场而添加的神奇想象。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龙女最终还是走出了冰冷的古墓。也许金老先生也不忍心让这等尤物在黑漆漆的古墓里终老一生,于是让她出来走这一遭,尝一下世事的酸甜苦辣。这是常理,没有人乐意看到美好的事物葬送坟墓。自然,我们这些自诩为上帝宠儿的人类,也不会甘心等待长睡不醒的时刻到来。于是,有些人忙碌起来,争名夺利,争权夺势。钻营一生,用搜刮来的钱财为自己打造一座舒舒服服的风光大墓。这种举动又与作茧自缚,自掘坟墓何异?试问又有几个人能够爬到秦始皇、西太后那样的高位?前者尚免不了被开墓展出;后者更逃不出被盗墓挖宝的厄运。一颗夜明珠,还要被硬生生的从死者的口中掏出!何苦来呢?如果死者再生,恐怕倒要羡慕起荒郊野外墓木已拱的安宁了。
青砖红瓦的大墓也好,野草丛生的荒墓也好,多少恩怨是非,荣辱贵贱,都将化成一掊黄土,随风散去。青史留名也罢,千古骂名也罢,留下的也只是一个没有生命的名字,即使凿刻于石碑之上,也将为岁月磨洗殆尽。前生与来世都是不可知的,我们能做的也只是善待今生。或许最后,我们也可以像那英歌里所唱的那样期望“如果你经过我的坟墓,请你双手合十,为我祝福”……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