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寒冷西湖

雪娘  发表于2001-03-10 17:01:35.0


 

上海你早!

我去上海的车,是用站的,没有座位。
自己买了一个小椅子,还有毛线,想着是要给阿建织一条围脖的,这样,在车上就会好过一些了。从前都不敢想的旅途就这样开始了。只因为那前方,是一个就要结束的等待,心里并没有恐惧。
这一路上我在尽可能的织着围脖,我几乎没有说什么话,没有吃什么东西,只很节省地喝着一瓶水。混在一群从哈尔滨回家的大学生中能坐坐人家让给我的位置,我的小椅子正好借给人家到车厢那边去吸烟。我好奇地问人家:你们有女孩子给你们织围脖吗?
在就要到了上海的时候,我一下想起,在QQ上,将到的日子说错了。唉,我还一二三的好几个方案以防见面时会出什么错的,这下真是太好了。
心情一下落了下来,但马上就给自己找到了支点,或者他会想到的,或者他。。。就是他不来,自己不是也能好好地玩一下上海的嘛,反正,有网在一切就好办的。
那么,我为什么要来上海呢?是为了结束一个长久的等待,是为了阿建,为了给在网上爱了我好久的阿建,摆他平生的第一个家家酒。当然也为了自己,又是一个好好烦人的新年了,又有好大一宗碗要洗,于是,我就胜利大逃亡了。
第三天的早上,上海终于到了。千辛万苦地出了北站,真的就没有我要找的,那个拿了伞的在等我的人,没有!我将大包包寄存好,又跑到南站去看,没有,真的没有呀,我的心里不知道应该想些什么,那些日日夜夜在心里预演了好几百回的开场都要改写了。
无奈地走出车站,习惯买了一张交通图,就到对面的一家大大的漂亮的快餐店坐了下来,洗了这几天来第一回的脸和手,上这几天来第一回的洗手间,吃这几天来第一回的早餐。为了在车上能好受一些,我只好将所有的循环程序全部关闭了。在万不得已时用巧克力和水来救命。
在人家小姐的皱眉和白眼中我要了皮蛋粥和大杯的可乐,一个是我爱的另一个也是,启动我停滞的生命,只是没人这样一起来吃罢了。喝着那冰冰冷的大可乐,我细心地事地图,在深深的疲惫中临时改写我的行程。
站在清晨的上海面前,上海,我当之无愧的上海!是用她温柔的雨来迎接我的,我脱下沉重的棉衣,围上我美丽三彩纱巾和麻披风,我走在梦里的上海,有昨夜的灯火还没熄灭,我的影子在地上,又浅淡又飘忽。。。。。。


恒丰有网


我就这样开始一个人穿行在上海窄窄的弄堂里了。看着那老旧的雕花想着旧年的记忆里的故事。想着那《海上花》里的故事,哪个小楼是住过美丽的长三书寓的倌人们呢?
  心中的上海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呢?就是眼前这又杂又乱,满街的小店铺,满眼的早餐烟火腻腻缠缠过生涯的样子吗?那河上飘荡着一餐一饭用过的东西,白白花花的沉到波涛里又浮上来,最后还是冲着走了。那么旧日繁华今何在呢?
  我问了又问,找了又找山重水复的时候,失望中一抬头,终于在一个叫做恒丰路桥的地方,看到了一家网吧。
  网在一切就在!这是我的信条!见了亲人一样扑进去,开了QQ,阿建也是在的,是在等我,阿建说了好些这个那个的对不起,还要陪老板去一下宁波,问好了他到底什么时候能到上海来接我后,我只有说没事我自己会玩的。
  给好些眼巴巴的朋友送好了平安信息,我开始了在上海的第一天。出了网吧,我偷偷的高兴起来了,因为我为自己弄到了些能一个人好好地闲逛的时间。
  眼前的上海是这样的美丽起来。。。。
  我最爱的就是一个人在异乡散步了,我好好地看了上海的美丽的人民广场,博物馆,美术馆,大剧院,横穿了南京路和外滩。在南京路上吃了还愿一样的麦当劳之后,就出发去找地图上见到的上海的老街和豫园。在路上一遇到上网的地方,就扑进去开了QQ来看留言。
  最后,在黄昏中终于见到了老街和豫园。在这里我看到了妈妈来过的地方。在我童年时有妈妈在这里的相片,上海,是妈妈的相片里的上海,是爷爷和爸爸的故事里的上海。
  妈妈是公出来的,而爷爷和爸爸则是在这里成长,生活过很久的。徽商嘛,都是在十几岁里从乡下被送到大上海来做小伙计做学徒,一年一年的捱着,长大了就有了自己的生意就能去老家买地造屋,衣锦还乡了。
  那时爷爷在那个淮海东路上,开了三家铺子,爸爸,则是富家公子一样的,从小长在那灯红酒绿里。只是在爷爷晚年的时候,家道中落了,为了生计大家去了寒冷的北方。并永远留在了那里,灵魂的飘忽,是幸运还是不幸的呢?我不知道但我喜欢。
  夜来了,我终于走穿了老街,回到夜色中的外滩,好美好美的灯火呀。天又在下雨了,这一夜我住在一间没有窗子的小房间里,一夜无梦到天明。

秋江之鸿

这是上海的第二天了,早早起来如约的给阿建打了电话,还是不能过来,还在宁波,与客户还是没有谈完,只有再等晚上了,我哈哈笑地说:那我可自己玩上海哟,你来了什么也没有了。
上海的天空还是没有太阳,看到一个79路车是到南浦大桥的,没有多少的人,就坐了上去,找了一个东窗的位置坐了,一边吃我的巧克力一边看上海。我并不是有钱人呀,而且这公共汽车的路是慢慢又长长的,不用担心有人骗我,正是我喜欢的。叮叮铛铛坐到了头,再选另一路车坐回来,一瓶水一次车一路风景一个远游人。
南浦大桥下是黑黑的旧船厂涛涛的江水,桥上,是大风,吹散了我的长头发。裹紧了披风我走回来,回到车上。在一个叫做十六铺的地方上了过江的渡轮。
在过江的渡轮上,我拍下了一只飞鸟,灰的天灰的水,她自强不息地飞着,飞着,那和她一起飞的,就是我的心与灵魂。
过了江,我转到了浦东。又是回到公共汽车上,坐到终点变一路车再回来。终于可以去看每日里听人家说来说去的东方明珠塔了。
在那高高的塔上有一个能望家乡的地方,一个向北的指针,写着:吉林省长春市:1470公里。我呆呆地望着远方雾里的故乡,我不知道1470是多少路,是多么远。我是不记得时间空间和距离的人,我只知道心里感动了没有。
坐了观光遂道里的小车过江了,这里是我梦想的外滩和南京路了,我一路上求了好心的路人给我拍照,看着南京路上的店,可我没看到心里去,好些大城市的步行街都是一样的,只是这里有太多的故事,而那故事,我又大多忘记了。
这一生里看到过多少生生死死的,有什么是能永远记下的呢?我象一个学习不好的学生一样和自己说,不怕,回去再查查,就是要散一个步的嘛,又不是来期末考试。
走得累了我又坐到公共汽车上,深深的地去,看上海。


夜之外滩。

在最后一回上网时看到了阿建的留言,说他车票已经买好了,晚上6点多的,大约9点多就到上海了就能见到我了,让我到时候到早就说好了的车站前的麦当劳去等他。就要见到阿建了,我们这久久的日日夜夜的等待就要画上一个句号了。我一个人在外滩走来走去的,不知等着我的是什么样的一切。
我又回到外滩来,想看一下外滩的夜是什么样子的。
夜里的外滩真的好呀,灯火中我能看到了我梦想中的旧日繁华,想象得出那一串洋人造的房子在当年是什么样的气派。虽然在今天我的眼中,这并没有让我有多少身在异乡的感觉,外滩,好象变得小了。
从楼群下走一回,近着好好的看一下那雕花的门楣和古旧的门里,想象着从前的,洋行,这两个字。想象着这里出出进进的人们。。。。
走到外白渡桥了,再上到江边的公园来,看着夜的江水倒映着对岸的珠塔和灯火一片的楼群,在我眼中那边并不是个海市,并不大气,因为那繁华,太近了,角度和距离都是不够的,因为也知道那边,并没有多少人烟,也并不多么精致,一切还在建设中。只是那灯火,好让人亲切呀,暖暖的在眼里,也许这就是上海这个老城的美丽的芯子吧。
这外滩,听说是情人们的天堂,今天,我真的看到了,因为在江边,我没有一个小栏杆能站了。还有,三三两两的,卖玫瑰花的人。好吧时间不多了,我上车,要去见阿建了。
我坐在车站前的麦当劳的大玻璃窗前,喝着咖啡看着眼前过来过去的人,看哪一个手里拿了伞。看呀看的时间就过去了好久了。咖啡没有了,我的耐心也没有了,抓起东西就去找电话。
出了门的当口,就看到了阿建,拿了装伞的锦盒从那边走了过来。我走过去,一下挂到阿建的脖子上,好些好些东西化做眼泪忍到心里去。
阿建说,可是苦了你了,就这一句话,来回来回的说,阿建双手一前一后的挽着我向前走着,顺了路就走。我们也不要想是要去哪里,说呀说呀的,走着走着,头脑清醒了些时,我惊叫,我的大披风丢在了麦当劳了!!
我们一路回来,到了店里,没有,怎么问都是没有!唉,我没办法了,这是我心爱的,做她的时候那流苏,是一丝一丝从初一抽到十五才做成的,多少年了,第一次带了它出门就让它丢了。可是可是,我见到了阿建啊,终于见到了阿建,这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马上就买了回杭州的车票,看是晚上三点多的。还有好一会呢,我们去哪呢?我说,就去外滩吧。说好了要和阿建在上海谈上一天的恋爱的,只能谈这一会儿了。
就这样,我们又回来了,外滩已经要入睡了,好些的灯已经熄了,没有我来时那么壮观了,可是也还能看出美丽的景色,听得到涛涛的江水,体会得出那暖暖的一切。就在我们轻轻漫步的时候,我又看到了卖玫瑰花的人,我想这下子又是逃不掉的了,为什么走到哪都逃不开玫瑰呢?人家拿了两枝让阿建买,他说不!给我三枝吧。
这玫瑰,最后我是放在装伞的锦盒里一起带回了家乡,放在我的玫瑰丛里,那个竹瓶里,是我平生所收的,所有的玫瑰。
我们又走到了南京路上,又坐到了那家白天来过的麦当劳里,阿建和我一起吃我们的晚餐,也许应该是早餐。南京路上灯光还在的只是没有了行人。我们相拥着走在无人的南京路上,深夜的风,一点点的冷了起来,我的大披风丢了,阿建就是我的披风。
我们回到车站,就要上车了,坐在小餐厅里,阿建给我们买了椰奶,我们相对的坐着,看着梦想中的人,阿建的手放在小桌子上握着我,没有松开过。
火车终于开了,我们坐在一起,我坐在靠窗的一边,阿建将一只手支着小桌子,一只手握着靠背,阿建的肩膀是个小窝窝,我就靠在那小窝窝里,睡着了。。。。


西湖遗纱

这就是西湖吗?
这就是我梦里的故乡吗?
这,就是书中的江南烟雨吗?
到了杭州,我住到阿建的学校里。晚上我们出去散步。阿建这就带我去梦中的西湖边。
天是这样的沉静,缠人的沉静,雨是雾一样的雨,缠人的雨。一路上我看着这座城,没有多少人烟的城,运河,小桥,少少的行人,也许是雨吧,也许是要过年了吧。有些人家已经亮起了灯了。
黄昏就要来了,西湖边没有多少游人。。。。我想,这杭州的人好幸福呀,散步的地方却是西湖。我将棉衣放在住处,只穿了薄薄宽宽的红线衣,罩在黑色的小羊毛衫外面,还有我心爱的兰花裤子,特别地在脖子上挂了自己亲手做的长长的白丝巾。
这白丝巾,也是我最心爱的。当年为了给妈妈办葬礼,工资全用来还向单位借的钱,只好开发一下自己另赚钱来过日子,画了好些的纱巾去卖,这一条,是最好的,白白的纱上有着冰纹,怎么都舍不得卖了,自己留下来围。
纱巾的一边画梅花,一边写了一个长长的“飘”字,红红的篆章相衬,还有一首忘记了是什么人的诗词:
落月江头系素舸,
指弹开古坟清锁,
眼映莹光唇凝白露,
漫数雾中渔火。
鼓瑟幽灵相对坐,
惊飞落,昙花千朵。。。。
歌憾行云,锵然弦断,
寒夜雪来空坠。。。
就这样,穿了自己最美丽的衣裳,围了自己最心爱的白纱巾,还特意挂了自己结好的藏饰项链和手镯,来见梦中的西湖了,我梦里的故乡。
为什么要叫阿素呢?“千年之尤白素珍,下凡来报许仙恩。。。。。。”我的童年是在爷爷关于西湖的雷峰塔和白娘子的故事里长大的。才会走路那会儿,不喜欢吃饭,是爷爷冷了再热冷了再热,答应了讲故事,从屋里跟到屋外,一口饭一个故事喂大的。
后来在三岁的时候离开妈妈,跟了爷爷奶奶爸爸去了乡下,没有玩伴野山野水,一个个寂寞的下午和黄昏里,又是一回回的,看着爷爷烟锅锅里的小火,在那烟雾里,听爷爷讲西湖,讲白娘子的故事渡过的。小小的心里,被写进了好多好多凄美的种子,看到西天的火烧云时,就会抱了爸爸无来由的哭哭哭。
这就是白堤,这就是断桥吗?终于有这一末,我将自己的一生美丽地站到了西湖边。
西湖,西湖,阿素来看你了,来看阿素是在哪座桥下修练了几百年,在哪里遇到了许仙,遇到了自己命里的劫数。来看那早就倒掉了的夕照中的塔。
缠人的雨呀。江南女人一样的雨。阿建问我冷不?我说,好冷。西湖边的风吹红了我们的双手和脸颊:阿建,好好寒冷的西湖呀。可那冷,在我心里,也是写诗的女人一样。
我和阿建走在白堤的雨里,一路上看着雨雾中的西湖,和狐山。宝石山上有雾在流着,缠着山上的保淑塔,远处一抹初秋一样的淡淡红了的树林。。。这白堤上,也有淡粉的梅花在雨中开?星星点点的,粉的好可怜。
说真的,我美得,不知道自己应做什么,今天我把步散到了西湖边了,在自己心里,我是生在北方的南国女子。看着莹莹满满的西湖水就在堤边温柔的来去,我依着阿建为他吟唱那些心里还记得起的诗句:
人人只说江南好,
游人只合江南老,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浩腕凝霜雪。。。。。

阿建问我,这下知道什么是江南烟雨了吧,我说,知道了,知道了。。。。。。那冰冰冷的手,被他紧紧地握在同样冰冰冷的手里。
路上只有少少的几对恋人,对面一个吸烟的男人在低着头来回的走,看到我们走到跟前,凝了神来看我们,脱口说出:好相貌!让我送你们两句吧。。。阿建拉起我快快地逃掉了,我没听到他说了什么,我笑笑地回头说,天机,不可说哟。。。。。。我知道,这是一个通灵的人。
当我们走到平湖秋月时,坐在石栏上看水,阿建习惯地将我紧紧地围着,这是他千年万年盼来的人,阿建说他上大学时就爱到这里散步,我问为什么?他说,看一看,能不能遇到白娘子。
湖上的风,吹起了我的长发,我用手去抚,就一下看到,我的白纱巾,没有了。
跑呀跑呀,我顺了来路跑,一直地跑回去,没有,没有行人,湿湿的白堤上也没有,没有看到我想象中的白纱横陈的画面,只有那个通灵的人在,狠命地问他,他就是不说,没有没有呀!阿建心痛追上来说我,谁叫你画的那么好看!
追到一株梅花边,我站了下来,心里有个声音告诉我,没有了,不会有了,西湖收去了。
心里一下变得好高兴,在西湖是值得丢的,那么这就是我送给西湖的礼物吧。
素心记在白纱上,轻轻付深湖。


长板除夕

今天就是旧历的除夕了,我和阿建回到他和几个同学一起和租小房子里,这小房子在一个叫做长板巷的地方。
大家都回家过年去了。我和阿建一点点的在打扫这好漂亮的小房子。在网上的日子里,说好了要来给阿建摆他平生第一场家家酒的。
一定会的人问为什么的,我也说不清这是为什么,就是在那些日子里,我第一次用了阿素的网名上线,阿建就来了,一夜夜地陪着我,阿建,来自西湖。好象一切在幂幂中总是有个注定似的。
开始里我并没有想什么,只是一夜夜的在阿建的执着里被感动着,一切就定了下来,我们开始了网上日子的倒计时。
别人也知道我一夜夜为什么这样不眠不休地挂在网上,也只是无比同情地关怀着我,而阿建说:你来吧,来阿建这里!只要有坐车的钱就行,你来阿建这里。阿建将他一年赚的钱,准备着在这几天里和我共渡一个一生难再的假期,让我给他摆这平生第一场家家酒。
小房子里一点点的被我擦得亮了起来,两个小屋都有好好摆过,男孩子的东西总是东丢西丢的,一样一个的好漂亮的咖啡杯子,东一杯西一杯的残茶,还有衣服领带。。。。。。。一切都有落满了灰尘,我都让他们各就各位。每一件东西我都让他们看上去新新的,就象个有了女主人的家一样。
所有的家具都是黑色的,还是新的,这里原来是房东儿子的新房,他们走后一切就留了下来。小客厅里的冰箱上,我放了弄干净了的黄色的一竹篮绢花,大电视上,也摆上些小玩意儿。小小的餐厅有一张四方的,中间镶嵌了一块白色的大理石的小桌子,八个一样黑色的方凳被我从各个角落找了来摆好,一个大大的半米高的花瓶放在墙角,用来插看过的报纸。所有的窗子都挂好了美丽的窗帘。
为了我来,阿建特别地买了电暖气和新的床单被单枕头套,是我说过的,我喜欢的黄色。一切都弄好后,我们相视而笑,这,就是我们梦中的家吧。
已经是黄昏了,我们打了伞最后一次出门,去超市买菜了,做我们家家酒里的第一顿饭,也就是年夜饭。在网上说过,要好好的,象一家人一样的,一起推了购物车在超闹里走一回,这也是我的梦想,今天,就有了。
回到家,我就让阿建去洗他的衬衫,我一个人在小厨房里忙开。将他们从不用的一套好漂亮的兰花碗碟洗洗好,来装我们精心找了来的好吃的,南方的一切在我眼中是那样的新奇,在知味斋里阿建将那些米糕一样一块地买了给我尝,还有一些糟的这个那个的,也一样买一点给我。我只能眼看着阿建的小钱包里的钱一点点地少。
在家里我也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长三十岁了,早上还是爸爸一遍遍来叫才起床的。可是在我刚辞掉工作时,我去了从前给我发稿的老师家做了十个月的女佣人,帮她照料在医院做手术的妈妈,帮她给一家人洗衣服,帮她给老人做中午的吃的,帮她给儿子炸肉条,帮她擦那个怎么也擦不出来的电脑。。。。。一点点的,我也能当当当的切白菜丝了。
屋里面要点上灯才行的时候,我的年夜饭也好看地摆在小桌子上了。阿建也洗好了他的衣服,我们站在桌子前看:一大盆的什锦沙拉,四个热炒的蔬菜,四个冷的菜,一共是九个,每一个都好漂亮地放在兰花碗碟里。还有酒,因为阿建酒精过敏,这是我从家乡背了来的并不醉人的红葡萄汁酒。还有两个好看的兰花的小玻璃杯子,是我在电视机下的小柜子里找到的,正好用来倒红酒。还有,成双的,两双筷子。
小餐桌上是一个能拉上拉下的伞灯,我和阿建就这样,梦一样的相对坐下,举起手里的杯子,就象我们曾经千年万年地过着这日子一样。这就是我们的家家酒了。我和阿建连醉一下都是舍不得的,好好的吃了饭还要出去看烟花的,还要一起静悄悄地看一回新年晚会,还要。。。。。。。
说真的,这一切还不知道这一生里,我们要怎么样努力才能赚得来的,能有一个家,在我们心里,真是太奢侈了,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等来。可是今天,我们要先过一下,过一下这梦中的日子。
饭终于吃好了,看一下表,还有一个多小时,我们就快快地将余下的菜好好地摆在桌上,快快地出了门,去大街上看人家放烟花了。
外面还是下着雨,江南的,缠人的雨,只是还不用打伞。我们一路走一路的笑,阿建就象这江南的雨一样缠人,没有人时我们就手拉了手跑过街去。四下里已经响成一片了,美丽的烟花在楼群里飞上雨里的天空,我不时地被大声怕得尖叫。
很小的时候就梦想着在除夕的夜里能和一个男孩儿一起满街的跑着去看一夜的烟花,这个梦,圆在美丽的杭州。
我们跑了好大一圈子,又回到长板巷,长板巷的那边有一条河,我们就停在那河的小桥上看人家放烟花。四面的烟花飞在天上又映在水里,好美好美,也有的烟花一下一下的,突然的就在我们头上放开,我和阿建不停的大声笑着,真好看真好看!!阿建拉了我也要去路边的小店里去买来放,我不让,我说,我们看这免费, 我们看这免费。
看看时候要来不及了,我们快快跑回家。还好电视还没开始,我找出几个一样的小兰花碗,将阿建买给我的好贵的开心果放上,还有在这小房子里找到的所有的陈梅糖,五香瓜子,还有阿建买给我的蛇果,都洗洗好放上,堆在面前,阿建将房间里的电暖气拿出来放在我们一边,干净的拉圾篮放在一边,我拿来织了一路也没织好的围脖放在一边,就这样,我们一人一只小沙发坐下来,香香暖暖地,静悄悄地看这一年一场的新年晚会的。
小暖气在东东西西地摇着头,我们一边吃着开心果,一边跟了电视里开心地笑着,我一边不停手地织围脖,教阿建说赵本山说的东北话,也支使了阿建去给我拿一碗沙拉来!要苹果多的,阿建拿了来,并不让我吃,一定要他一回回的,用小勺盛了,放一块到自己嘴里,放一块到我嘴里。
阿建最喜欢做的事是一会一回地来吻我,我能感得到那吻里,无关风月,只是喜欢只是喜欢,深深的喜欢。


江南蜜月

年初一的晚上,我们去了西湖边的湖滨公园,这时的西湖,苏白两堤,一紫一白的灯火,远远的看过去,就象一串珍珠浮在水波之上。我们在湖边散步,看夜里的西湖,看人家又在放烟花,看人家一家一家老少三代的的出门来。看我们神仙一样的日子,这是我们一颗心一双手,努力工作赚来的。
西湖边美丽的大树下都有一盏射灯对着,远远的看了好美丽的一棵树呀,在冬天里梦一样地绿着。我们走在湖边的树下和亭榭间。阿建请我看了那间叫“彩球坊”的小店,那里卖很象我做的包包,也请我到一家很洋气的,叫做“TCBY”的咖啡屋坐一会,阿建又拿出

 


这是我一生里梦想的蜜月,好,我有过了。。。。。。

雪娘  发表于2001-03-10 17:03:53.0


 


宁做鸳鸯不羡仙,可是没贴完呀。。。

城南  发表于2001-03-11 00:18:57.0


 


  最好的事情是没有后来的事情,这么就很好了吧

秋水灞桥  发表于2001-03-11 01:15:15.0


 


mei tie wan ba .wo jue de he yi qian xue niang de liang pian dou you guanlian de .

风百合  发表于2001-03-11 02:56:38.0


 


我是不记得时间空间和距离的人,我只知道心里感动了没有。(jj, 字数多了要分开贴的)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3-11 10:33:44.0


 


谢谢大家来看,这是我一生里的奇迹。修女一样的日子里的奇迹。。。

雪娘  发表于2001-03-11 15:53:02.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