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寒冷西湖(续)

雪娘  发表于2001-03-11 16:49:12.0


 

江南蜜月 年初一的晚上,我们去了西湖边的湖滨公园,这时的西湖,苏白两堤,一紫一白的灯火,远远的看过去,就象一串珍珠浮在水波之上。我们在湖边散步,看夜里的西湖,看这杭州的人眼里,日日见青山青山也觉俗的地方,看到了人家又在放烟花,看到了人家一家一家老少三代的的出门来。也看到了我们神仙一样的今夜,这是我们一颗心一双手,努力工作赚来的。   西湖边美丽的大树下都有一盏射灯对着,远远的看了好美丽的一棵树呀,在冬天里梦一样地绿着。我们走在湖边的树下和亭榭间。阿建请我看了那间叫“彩球坊”的小店,那里有卖很象我做的小包包,也请我到一家很洋气的,叫做“TCBY”的咖啡屋坐一会,阿建又拿出我亲手做了送给他的,锦缎的手机包来左右的看,我们打电话给亲人们拜年。   这是在网上都说好了的,阿建知道我要看南京路淮海路,问我想要什么到时买给我,我就说,想在那里的咖啡馆里坐一坐,在大玻璃窗下看一看人烟灯火。我喜欢都市,我喜欢繁华的地方和日子,喜欢活在那地方和日子里,   年初二的一大早,我们又来到了西湖边,这一回,是正式的,来亲近西湖了。我还在想着我的纱巾,阿建就安慰我说,别想了,不是说好了是送给西湖的礼物的嘛,谁叫你画的那么好看。我在想,那得了她的人,会是怎么个样子呢?会珍惜她吗?有一天我要是在网上看到那个拾了纱巾的人有多好。   这样的地方,又拾了这样的纱巾,但愿他不是个平凡人哟。。。。。。   这天的雨,大到要打伞了,我只好穿上的红格子衬衫的棉袄,还是那条兰花裤子和白麻布背包,装了相机,还有那被我卷成一个小卷的钱。   孤山,那有个男人梅妻鹤子的地方。那个西泠印社前我和阿建为了是印刷的印还是印章的印一路争呀争的。看到了那个石头的老人,我并不知是哪个,只是空空地举起手:“一杯茶!!”笑一笑,躬一躬,放在他身边的石头上。阿建给我和他还有那梅花竹子合影。   在绣苑的十年里,总是看到老师画梅花,并题上“香雪海”。和阿建说了,阿建说,现在是看不到的。要到三月来才行。。。。。:(   总以为,这一下真的看不到梅花了,可是在孤山上,我看到了,红梅,绿梅,白梅,腊梅。我想,这样的梅花,是为千里而来的阿素开的。那一处处单株的梅花,在雨里在我眼里,开的好娇气也好凄凉,小小的瘦瘦的,当不得怒放两个字。   转过一处,看到有一片瓦当,完整的,刻了龙凤的瓦当,不知为什么摆在山石上,我拉过阿建说:拣?阿建说:好!看了看左右,没有人。可是我想了想,又要背好重的包,我怕!我说:不行,这是文物,人家还要安上的,快走!快走来人了。   我们就走了,我想这一生里,我都会后悔的,那是多好看多完整的一片瓦当呀,图案也不俗,后面的折过去那片坏了,坏得正好做了支架能立在桌子上。唉。。。。。   上了好多钱才能买一张票的画舫,我们去了湖中三岛,这一路上,我一直在看,那一处是妈妈来过的地方。家里有年轻时的妈妈坐在三潭印月处的相片。   妈妈是我这一生里努力超越的人,她是一个乡下人的女儿,但她努力到能在城市里住,每天坐在设计室里画花样,第一个到南方学会了机绣回来教,好多的绣花女叫她一声老师,因此就能有公出的机会去走四方。   她去过的地方我要去!就象广交会,就象苏杭。。。。。。。。我在妈妈坐过二十年的画案上坐了八年,今天我在西湖边,妈妈站过的地方留影。我能看得出。我这一生要比她美丽得多了,只是从没有人叫我一声,老师。   一路上,雨大大小小,阿建的鞋子湿了,他说走路一响一响的,风和雨越来越冷了,可是阿建还是陪着我看完了好多地方,雨里白堤,美术馆,湖心亭,三潭印月,花港观鱼,走完了苏堤六桥。   一路上我的头发湿湿地贴在额上,背包和红衣服都湿了,阿建一路握着我冰冷的手。他的手,也好冷,我已经开始狠命地咳了起来,可是我的心里好暖呀,晚上,我们就要上船了,去苏州。   回家烤干了棉袄,换了湿的鞋子,吃了些东西,就出发了,可我们到时,去苏州的船已经开了,是我们记错了时间,我们的头一下大了起来,船票好贵的!还好,我们是有天帮忙的吉人哟,收票的人给我们找了一条去无锡的船,让人家帮我们追上开走了的船。   我和阿建并没买到在一起的船票,这一夜,我是在一声声的咳嗽里,织还没织完的围脖,只是在实在累的不行了的时候,才睡去了,运河上,没有一点的风浪,好奢侈的,我就象睡在自己的小床上一样,那船,叫做:天堂号。   苏州呀,下了船已经快到中午了。苏州的天也是阴阴的,看看身上居然有些雪珠,我们兴奋地叫!!下雪了!苏州下雪了!再一看时,什么也没有,只有衣上的水印子,还有冷得红红的手。我们去到路边一家店里去吃火锅。我只是看着阿建吃,自己吃的很少,我的嗓子一咽东西就好痛。    “人说苏州好地方,   轻轻的流水绕画廊。。。。。。。。”   这是我小时候一个好美的电影里的歌,苏州,我是在妈妈带回来的照片里见过的。我们一路玩了拙政园,狮子林,观前街,留园,虎丘,还有,就是有名的枫桥,寒山寺没有进去,我一向不喜欢看寺院的,但那美丽的塔,我们在枫桥苑里拍到了。我还买了几把烫了月落诗歌的香扇子回来能送小朋友们。在那店里看到了笔墨,还有白纸的扇子卖,就说:阿建我画一个给你?阿建说不!我不想要!我一下明白:扇,散!我在伤阿建的心嘛。   枫桥,只在那绝世的诗歌里美到如今,真的枫桥,看了是让我伤心的。我们不再想看什么园子了,拙政园看过了,什么园子都变得不顺眼。阿建在狮子林的山洞里,也是忘不了看看没人拥抱一下我,:()!!!这个江南的雨一样的男人哪。   我一生里还没有过,和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一路上舟车共渡,看山看水,看你看我,眼来眼去,亲亲密密,相依相偎,拉拉扯扯地走。我一定记住,我的来时的船,叫做:天堂号。   韶华不愿为我留啊。。。。。。。。。。。   好些好些的苏州还没有看到呢,还没有看到那处处人家尽枕河的地方。还没拍到《上海服饰》里的杨青青那样的小桥流水的相片。。。。。。   夕阳西下时,我们在回杭州的大吧士上,看着路边人家小城堡一样的房子,双双睡去。    冬阳为我 西湖在我来的时候一直是下着雨,可就在我要走了的时候,西湖,为我捧出一天冬阳。这是我在西湖的最后一天了,阿建为我买到了年初五晚上回家的车票。   我们最后一次来到西湖,这时的西湖一天明媚的阳光。江南,终于让我看了一下她美丽的笑容。   我们去了静悄悄的曲院风荷,还有前面的郭庄。我和阿建坐在水边无人的长椅上,看着一湖的阳光梦一样的在远处,我将红格子的棉袄脱下来,轻裘一样地裹着,阿建告诉我,他在杭州上大学时就爱一个人到这里来,问他为什么,还是那句话,希望能遇到白娘子。   我不知道男人心里是怎么样看待离别的,阿建不再没完没了的缠我了,我知道他的心里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地沉伤下去。   我们没有一句话,说的是离别。还是一如昨日的,专心地走路拍照看风景。下午,我们一起来到了灵隐寺,一起去上那个飞来峰。   一山古旧的佛象,老藤,石阶,亭台。。。。。自然,那寺院里,我们是不去的。我们一路笑着手拉手地走着,就是一对恋人。当我们上到一处亭台的时候,我突然被一个人吃惊地凝了神来看,那个人说了好些的话,我没有听到,就被阿建拉走了。   走到无人的地方我问阿建,他说了什么,阿建说这个人说,我遇到了阿建,要好好把握好好抓紧好好珍惜,还有一个女孩子也爱着阿建。   哈哈哈。。。我一个劲儿地问阿建,真的?真的?真的?还有个女孩子爱着你?阿建也笑了说:哪有的事。不要听他乱说。不会再有人象阿素一样对我了,不会再有象你一样千里万里的来看我了,这一生里也不会了,不会的。。。没人会象我们这样,将一年赚到的钱拿出来在这几天中花掉。阿素走了之后,我就知道自己的路应该怎么走了。我过到了自己想过的日子。我再问时,阿建不再回答我。   我们在那山上,手拉着手从不分开,遇到没有人的地方,阿建还是忙着:(),阿建给我拍一张又一张坐在台阶上做远望状的照片,我在冷泉里洗一下手,并将手上的水抹在阿建的手上,对他说:你也沾点灵气嘛,嘻嘻。。。我们在翠薇亭前看碧绿的水和水里的游鱼。   我知道阿建的心里是想让我能留下来,留在杭州,可他是说不出口的,说不出。因为我们都还担不起这沉重的生活,担不起。   在灵隐的飞来峰上,在西湖边的平湖秋月,我都有遇到了通灵的人,都是要告诉我:要把戏,要珍惜!我也知道这一生里难再遇到爱我如阿建的人了。   可是可是,关山万里,华年已逝,我奈其何啊!我无法将一个如此沉重的我,放在阿建的肩上。能回报阿建的,只能是将身心放在搓衣板上柔出汁来的给予。   夜,终于来了,阿建带我吃最后一回的知味斋,带我最后一回去超市,想给我买些吃的带了路上吃,我,只要了两小块的德芙巧克力,那瓶水是在留园门外买了的,在我们的家里灌好一样的水,就这样,我要走了,那写了一首《九张机》的大的白麻布提袋已经锁上了拉锁,写了〈燕双飞〉的小背包也将一路上所有的门票和相机照片装好,装伞的锦盒里放进那外滩的三支玫瑰,也收好了。   阿建问我看了那伞没有,我说回家再看,阿建说,就看看吧。我在小屋里张开了那伞,淡黄的竹骨,大红的绢面上画上的是:断桥上的白蛇传。那个,紫竹为柄八十四骨油纸伞,以及那伞中的情缘,阿建说,是再也永远也找不到了。   我和阿建坐在小沙发上,没说话,我快快地织着那就要织完的围脖,我的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阿建只是说,要开开心心的,要高高兴兴的。   终于围脖织完了,站起来给阿建围好。阿建,最后一次长长地,吻我。   出租车上,再看一眼杭州的灯火,再看一眼夜色中的西湖,我梦里的西湖呀,这一回来,我看到了你轻风里烟雨里梅花里白雾里,黑夜里,阳光里,还有什么是没看到的呢?只有将来,看不到我们的将来。   在车站,我自己提了包包在等阿建去买站台票,回头间我猛地一惊出一身冷汗,我的车票给了阿建,如果他就此消失,我就永远也找不到他了,也没有回家的钱了,我好恨自己的大意,转身就要去找他时,看到阿建走了过来,我在心里狠狠地打着自己,也紧紧地拥住阿建。   到了车上,阿建将我的包包给我在中铺上放好转身就要走,我冲上去紧紧地抱住了他不放,我的眼泪滴在他的耳后。那时的心是不能形容的,因为我知道,这也许就是生离死别了,没人知道这一生里我们还会不会再见到,还有没有理由再见到,路,在这里分开。   在车门那里,阿建在车下我在车上,我再一回将手给阿建握住,我不想放开,可是,可是要关车门了,阿建还是拉出手一转身走了,走过那个小房子看不到了,我马上向前追去一扇扇车窗的追呀,没有没有没有。。。。。   我对着窗帘好好地哭着,好好地哭着,这一次是上天让我遇到了真正的割心的离别!车就要开了,我再一次分开窗帘,看看能不能再看到阿建了。   阿建他,就在窗外,原来他站的地方。我的泪水又一次冲出双眼,车在动了,阿建一闪就不见了,我又快快地向车的后面跑去。。。。。。。。。   在那回家的三十多个小时里,我在泪里昏睡,我的枕边是阿建买给我的巧克力,那瓶水,还有在孤山上,阿建买给我的关于西湖的小折子书,手掌大的,那空白的折页上,我和阿建都有写了字。还有,我们在一起的照片。   我几乎没有走下床去,嗓子说不出话来,什么也吃不下,一阵阵的潮热又回来了,汗水在头发上和全身干了又湿,我又回到从前那忽而酷热忽而冰寒的地狱里。   和阿建在一起的日日夜夜里,这一切曾经奇迹般的消失过,让我找回了二十岁的日子,象个小姑娘一样,轻轻快快的山山水水和阿建一起跑。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生命的回光。             3。3。终于慰园 春雪满窗   

 


  若这些美好的东西离开的时候不带来那样的剥离,而是渐行渐远渐无穷,多好。

秋水灞桥  发表于2001-03-11 17:00:41.0


 


jj,以后要跟在自己的帖子后面啊,否则时间长了别人会找不到的。jj的文章我很喜欢啊,可�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3-11 18:00:17.0


 


思无邪-雪娘印象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3-11 21:21:25.0


 

昨天下线前打开了这一篇,因为长,知道要花些时间看。
看雪娘的东西一直有一种感觉会得自动聚拢来,然而无以名之。
昨天看的时侯,忽然就浮起来思无邪这三个字。

诗三百,思无邪。
无论里面是怎么样灿烂的桃之夭夭,是怎样无奈的彼黍离离,是怎样热烈的君子好逑,皆是思无邪。

而雪娘也给我这样的感觉。她说话打几个惊叹号,她喜欢说爱娇的~哟~~,搁在别人,我觉得矫情,但是于她,真真是无邪。

她拿她写的东西给我看,那文章里满满的是她的故事。
她说,都是真的。
于是我看,她写在情人节的晚上,她等船的时侯打中国结,她遇到一个绿衣服的好看的女子,她们喝酒,唱歌;她写在故宫门前,她过了一个豪华的生日,那个好看的画家和她偶然相遇,她从心底升起的欢喜;她写……她写着她的事,明亮透彻。
她有时侯疑惑地问我:你觉得姐姐是坏人吗?
我说,怎么会。
仿若诗三百里纯朴的初民,喜怒哀乐,都会得说出来,唱出来。

后来她告诉我她有听障,我很吃惊,但是她这样坚强,教我不由得心生佩服,这个时代,听多了身智健全的人说的气馁话,但是看看雪娘,打结,绣花,画画,兴高彩烈地挣钱上网,养活她自己。
许多人在网上吐露着辛酸的话,她何曾如此。
她的那篇情人节,她说她要了一瓶酒,那是她打了一天的结换来的。她说生活这样清贫,她不亏待自己。我看了,心里隐隐地动。

后来我打过电话给她,她的声音柔柔的,很好听。
有些象邻家女孩的感觉。
是的,很好。


生病要多喝水,一瓶水怎么够?

*海沃兹  发表于2001-03-11 23:47:47.0


 


如梦,如诗,寸寸入柔肠。心底最最珍藏浪漫的梦,若是真的,真是幸福。可惜我现在已经

风百合  发表于2001-03-12 06:12:33.0


 

标题: 如梦,如诗,寸寸入柔肠。心底最最珍藏浪漫的梦,若是真的,真是幸福。可惜我现在已经说不出那用我一生来换的话了。

内容: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