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菊斋志异之越女

秋水灞桥  发表于2001-03-13 04:02:56.0


 

菊斋志异之越女

这个世界变化很快
于是故事在流传之间往往改变
我独自站在岁月的栈桥上
看着相同的戏剧不断上演
----题记


算起来,已经过去几千年了吧?是啊,从那个春日的午后算起,的确过去了几千年了呢。

在那个明媚的春日午后,我还是一个娇艳如花的姑娘。我家住在清水河边,已经住了十代了。清水河不宽,河水缓缓,清澈得如同它的名字。那个渡口,应该是我的一位祖先建起来的吧,百十年过去,青石板磨得光光滑滑,没事的时候,我就喜欢坐在上面,把脚伸进水里,看鱼虾在我面前游来游去。父兄去打渔的时候,我也偶尔上船摆渡,船儿行到江心的时候,我便喜欢唱歌。嗯,几千年过去了,还有人记得我那首歌呢。

不知从哪一世代传下来的规矩,我家有男不得出仕,有女不嫁富贵。我曾想,这于我大约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十二岁的时候,我就许配给邻村的大升,就是那些坐我的渡船的时候总爱冲我笑笑的少年中的一位。

如果不是那个春日的午后,我大概会陪伴那微笑一直到老吧?

那天,那安静的渡口忽然来了个不寻常的人。他身着白衣,腰间青色的绳结,结着乌黑的玉。当他来到我的身后,小鱼儿正好奇地叮着我的脚心,弄得我痒痒的。他一来,小鱼儿都给惊走了。我便有几分恼火地扭头看他。

他冲我一揖:“姑娘可否送我过对岸去?”他不笑,一点都不象平常的客人。但是他的眼睛很亮,眉间自有一股神气,他的嘴角微抿,那一揖便停在了空中。

 


虽然没写完,贴了再说吧

秋水灞桥  发表于2001-03-13 04:08:05.0


 


想起了席慕蓉的一首诗。(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琥珀豆  发表于2001-03-13 04:40:43.0


 


:越人歌也是我一直想写的:)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3-13 06:12:44.0


 


我催大家快快动手写吧,抢题材来……嘿嘿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3-13 06:14:14.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