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水中花

水中花  发表于2001-03-13 06:47:18.0


 

我们都是伤心的,唯一的区别是,她的伤心是可以说的,而我的,只能藏在心里。
==============

她是我的室友。
贪心的房东背着我们将房间同时租给了我们。收了半年的押金。我进门的时候,她正在大扫除,扎着小花格的围裙,头上是同色的小方巾,象极了莫斯科餐厅的小招待。我怒气冲冲地质问她,她含笑听完我说的话。
“你说,怎么办呢?”
“你走吧,我毫不容易找到个合适的地方。”我面无表情。当时我刚刚毕业,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找工作,找房子,筋疲力尽。将近半年的时间,我一直居无定所,颠簸流离,看多了人的白眼,看多了冷嘲热讽。象是后现代版吉普赛女郎。我早就忘了碎花长裙,蕾丝衬衫的样子,忘了被人宠,被人呵护的感觉。我只知道要生存,当我大学的男友为了留校出国而去讨好教授的女儿时,我就从我的字典里删去了淑女这两个字。
“可是,我也是需要个窝的。”她望着我,没有退缩。
我们就这样僵持着。直到太阳下山。我从进门就一直倚在门上,整个身子早已僵硬。斜斜的阳光打在我的身上,我突然有种要崩溃的感觉。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掏出根烟,点着。
我吐出一个烟圈,眯上眼睛,透过它看她。抽烟也是他走了才学会的。
她吃惊地看着我,但是没有说话。
我最讨厌这样可怜楚楚的小女生,总是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一刻也离不了别人的照顾。
我当时真想转身就走,可是我没有精力了。在这个钢筋水泥的都市,找一个便宜,舒适,交通方便的住处实在是太难了。
这是一个小小的一居室,房东大概从没有住过,整个房间弥漫着空洞的气味,没有生气。房间在西山脚下,搭公车到市里要摇摇晃晃一个多小时。我当初看上它,就是为了便宜,而且从这里到我打工的地方不用换车,虽然远一些,但还是方便。从这里的窗口望出去,可以看见西山的隐隐的烟霞。
我提起行李,走进房间。我随身只这一个小小的包,从城市这头奔到城市那头,来去方便。高兴的时候我称自己是在流浪,不高兴的时候则称之为自我放逐。
我头也不回,并不看她:“我要休息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一头倒在床上。外面的厅里没有任何声音。我心里有些不安,辗转反侧。手不小心碰到了一件软绵绵的东西,我翻起身,看见手里抓着一个灰色的毛毛熊,我知道它叫拷拉,是个可爱的小东西。我突然想起以前无忧无虑的日子。抱着心爱的小熊,轻轻唱歌,给它穿衣服,给它系蝴蝶结。等着他来接我,在楼下高声喊我的名字。一切都好像是昨天的事。
终于,我无可奈何,打开门,对她说:“这样吧,我们一起住,房租水电费平摊。不过你不要把这里弄得跟过家家似的,我不喜欢。”
她抬头,还来不及擦去脸上的泪水,就笑了。“哭什么,没出息。”我小声嘟囔。我不能不承认,她是漂亮的,这个发现更让我瞧不起她。

(待续)

 


很有生活气息,语言也流畅。是素面朝天的那种风格:)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3-13 07:47:12.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