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花事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0-12-12 15:36:03.0


 

缘起


    说起花来,一直以为自己与花的缘份是极薄的。
    等到有一天,偶然地看到小学生铅笔盒上,翠绿的草地撒满清秀的小花,心里竟无端涌上一阵欢喜,放下盒子,我还在努力地想:是什么地方见到过这样的景象?
    以后又有过几次类似的感觉,也总是烂漫的小花,无拘地缀在枝头或绿地上。每次总教我无限感慨与欢喜,这才发觉,原来我是喜欢花的。
    但是怎么会这样呢?少年时侯我是个向往飒爽与豪放的人,极力要把自己与一般娇柔的小女孩区别开来。为了一般女孩子爱穿鲜艳的衣裙,我便成天穿着黑灰白三色的运动装;为了一般女孩子喜欢花的柔嫩娇媚,我便以视花为无物而自喜。
   真的,许多年来努力要象男孩子般狂放,坚强,英爽,所以学会飞车,学会爬墙,白日里翻遍金梁古的书,夜晚做起剑气纵横的狂侠梦……
    始终视漫山遍野的花如阿堵物。
    然而到头来,终是山水无情,花草有缘。

 


兰花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0-12-12 15:38:02.0


 

*******************兰花******************

    最早有印象的花应当算是兰花,小学一年级,记不得为了什么,好象是老师要我们每人去买一盆兰花,观察它生长的过程。家人依着我的话买了一株一角钱的带盆兰花。
    我养不好它。
    每天浇浇水,闲时看它一眼。它长得很慢。同学间有许多秘技,比如用一要输液管一头插进水瓶,一头插进花盆,保证没人在的时侯,花也能得到适度的水份,我也照着做了。
    最后它开花了,小小一朵,淡紫色,中间有小小艳黄的蕊,没等到花开完它就死了。
    至今我还是不觉得兰花美,也无法欣赏墨汁淋漓的君子兰,念初中时有本校老师培植兰花出了名,我深觉诧异。
    这样轻淡兰花,也许是因为……它太衿贵了罢,我喜欢的始终都是漫山遍野开着的平凡的,无名的小花。比如映山红,比如月季,比如牵牛,凤仙,等等,等等。在久远的记忆中,它们时常亲切出现。


映山红、牵牛、月季、凤仙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0-12-12 15:38:52.0


 

*******************映山红、牵牛、月季、凤仙*******************

    我对映山红和牵牛花,简直到了不能忘怀的地步。它们代表了我与花最初的缘份。
    映山红和牵牛花,都是各自到了季节便开得满天都是。而这种朴素与随意,随着漫山漫地狂野的印象,把我拽入记忆的激流,它们以缤纷的意象和我所无法抗拒的亲切召唤我。
    映山红开在春天,红色、黄色,似乎生来是要被人采摘的。那时侯没有名目繁多的健身运动,生命所具有的激进引导我们在春天去进攻一座又一座已被映山红占领的高山低坡,然后如得胜回朝的将领般,擎着大把大把怒放的映山红奔回家,插在玻璃瓶里。    
    无法明白的是,何以在那物质缺乏的年代,如山野般朴素的映山红占据了我整个记忆,我无法忘记淡薄阳光里,半透明的映山红折射出那样鲜润的红。

    而牵牛花是夏季的花。
    在星期一的早晨打开折叠的校裙,日头微辣,清风拂面,然后一路上,看到千紫万红的牵牛挤挤挨挨地开满了整面墙壁,无可言喻的清新感觉即布满全身。那真是一种奇丽的生命景象。 
    牵牛花是最好种的,随便找块土,扔下去秋的种子,它便能抽出两瓣如指甲般大惹人怜的绿芽,之后是三瓣,之后越长越大……卷曲的须攀上了枝头。
    当第一朵花骨朵生出来的时侯,真让人有成就感。
    满壁的绿叶藤蔓间,花的颜色渐渐多样,浅蓝,淡紫,绯红,有的花缘嵌着金线,
有些竟能嵌上两三道异色的线。这么平易而又美丽的花!
    开到牵牛花事繁。离开了家乡之后,我计划过种牵牛,梦想一日之间便是繁花盈壁,可我实在太懒,夏季来过,又去了,牵牛花壁终于只能是一晌空梦。

    该说说月季花了。
    小时侯住在一个四合院落里,邻家主人原是整条巷子的房主,被迫迁居一隅,仍是不忘风花雪月。
    院子里有一个小小花圃,种得最多的便是月季。但是那月季的种类也许不够好,也许主人疏于照料了,每年它只开小小的花,粉绯色,满枝都是刺。
    邻居每于清晨剪下带露的新开月季,插在瓶里。十几年后我很怀念这样的清晨。
    邻居儿子的政治问题被平反后,休息在家。很清衢的一个人,只是因为进过黄埔军校,在狱中磋砣了半辈子。他很尽心地照料那些月季,终于有一天,一枝经过嫁接插枝的月季开出了一朵极大极华贵的花,花质有如丝绒,卷曲层叠,足有花圃里的几倍大。
    很华贵。只是不象月季了。
    
    凤仙花也是少年时代经常手植的花,跟牵牛花一样,生长得很快,一把种子撒下去,它就能随意在砖缝底下,坷垃堆里露出嫩芽来。
    凤仙是互生的花序,花形纤巧,颜色竟比牵牛还要多些。深红,朱红,纯白,洋红,玫瑰红,看过小说里拿凤仙花汁染指甲,真的去取了几株朱红色的来碾,染得很不象话。
    最让人高兴的是到了秋天,它就开始结籽,象地雷一样,一碰就开,自己窜到地下去,怪不得院子里的凤仙年年越开越多了。


菊花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0-12-12 15:40:32.0


 

*******************菊花*******************

    菊花显然也是少年家的花。却要不同些。
    家居江南,每年的秋天少不了去看菊展。看完了少不了要交作文。那时写周记是至为痛苦之事,很懒,所以常一口气写上十几篇交差,哪里有那么多可写的事呢?总觉得角角落落,杂杂旮旮都抓来写,最后连没事打哈欠都要写上作文:“啊!我打了一个哈欠……”
    可想而知的,在一年一度可贵的菊展上,我便得象植物学家一样从色泽、香气、花瓣卷曲的角度去研究每一朵亭亭玉立的菊,象哲学家一样深沉地考虑菊花在秋天顶霜开放的思想性——好比它是中共预备党员,象统计学家一样仔细计算公园的人流量和菊展的总数目及分类数目,比如:红菊XX枝,黄菊YY枝,新品种ZZ枝……最后我还要象诗人一样,把我之所见变成热情洋溢的文字。能偷懒不?不成!
    如今远离家乡,霜秋季节无人再唤我同去看菊展,有时出差正好赶上菊花开的季节,匆匆一瞥,总是惘然莫明。风物依旧,向秋潇洒,可恨不能将这故乡气息锁进箱子一同带了回去。
    菊是艳丽的,从黄色一路缤纷到紫色,听说绿色菊最珍重,我尚未见过。最多见的只是黄色,白色与紫色,丰厚润泽的花瓣,层层叠叠地向中心抱拢……但凡是花,总是教人心软。
    远离菊花之后,我开始喝菊花茶。去药店只用极少的钱,买回整包干菊花,回家将纠缠在一起的花瓣细细撕扯了放进白瓷杯,扔几粒冰晶糖,滚烫的水冲下去,一朵朵小小白色的菊便开始复苏。
    菊能清心,亦能明目,多喝是好的。


石榴花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0-12-12 15:41:24.0


 

*******************石榴花*******************

    石榴花是好久以前的花了,非常少见,念初中的时侯学校里载过两株,朱红的花瓣,十分惹人喜爱。那时别的地方我就没有见过,如果不算盆栽的花。我见过那种盆栽,小朵小枝的,它能结出象小灯笼似的石榴来,煞是趣致。我曾苦苦侯它长大了剖开来吃,可恨的是,它仿佛活上八千年也是如此。
    关于初中校园里那两株石榴花,实在印象也不是很深,我写过这两株花,断无消息石榴红,说来说去,不过是对江南的怀念罢了。在想象里,它们仍是静静开在喧闹的校园里,夹径而生,相对隔着一方小的天井,树下有青色的石椅石桌,径旁有苍驳的木楼木门,夹着备课本的老师从这里下楼来往教室去,木楼梯咯吱咯吱地响。捧着饭盒的学生也从这里过去食堂。
    三三两两,终日不歇。因为是必经之地。
    没见谁说起过这两株石榴花。
    倒是别个天井里那两株高大的香柚树,树枝顶到了三楼的窗口,手伸去便能摸到树叶,秋天到了便有人侯在树下等柚子掉下来,青色的,碧透,想起来就觉得酸。
    那两株石榴不晓得会不会结果的,真是爱煞了那种石榴果,方言里叫做“鸡猛”,说以前是给鸡啄了吃的——现在人什么不吃呢,地瓜叶也上了宾馆的红木餐桌。电影《天方夜谭》里精灵给了那小女孩一个石榴,剥了开来全是红宝石。石榴果是有些象是红宝石的,一粒一粒,密密地排得不露缝,透明嫣红,中间隐隐露出一粒白色的籽,真象是红宝石来的!咬下去一声脆响,蜜甜的汁就迸出来。看看就够了,简直舍不得去吃它。南下求学的第一年,看到街上叫卖番石榴,青色麻凸的皮,剖开,哪有红宝石?粉沉沉地,吃起来有点绵,还有股怪味。同乡几个拈着这名为石榴的果子,相顾失色。番石榴,大概就是古时从西域安石传入的吧。
    前两年在这里又看到久违的石榴,仍是朱红依旧……真好看,还是喜欢这样清新得不染一丝尘埃的小花树。
    屈指算来,十年有余,那两株安静的校园石榴,还开那种轻薄得透明的花么。


凤凰花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0-12-13 10:37:26.0


 

*******************凤凰花*******************

    “小雨一直一直一直地下,凤凰木一直一直那么直。”
    看琼瑶的书看得发痴,于小说之外,扩大到搜集歌带歌词。《女朋友》里说到的高凌风,似乎是真有其人,“为什么一阵恼人的秋风”也是他唱的罢,那时还没有费翔。于他,印象并不很深,只这两句歌词真是好,凤凰木一直一直那么直。
    想不到中学毕业之后,一转眼就到了一个栽满凤凰木的城市。
    只是我去的时侯,花已落尽,又值台风天气,枝桠横展的花树零落不堪,也不见得“一直一直那么直”,倒是槟榔是直的,高高矗着,光杆似的,遮不得一点毒辣日头。
    听学姐闲闲谈起,说现在那条满是槟榔的路,以前是栽满凤凰木的,那时花开正艳,童安格的声音穿透花叶游荡在路径间,不知道多么惬意!
    她说的时侯是怅惘的,我听了也只是后悔,仿佛走到哪里,都是晚了一步似的。
    凤凰花开是有大小年的,许是我来的那年是大年,开得太繁,第二年花开得很稀,少少的红,缀在浓浓的绿间,这就是高凌风歌里一直一直那么直的凤凰木么?这就是林清玄少年时总爱拈来作蝶,看它缓缓飘落的凤凰花么?!
    大三那年它果然又开得一路繁花,大朵大朵,压在枝桠上——其实它的单花是细小的,只不过它是簇生花序,几十朵并在一起,好象满树都要燃烧起来!
    只是五月花开,离愁渐浓。
    凤凰开时伤聚散。
    那时节在夜半做功课,总有隐约的喧嚣远远地传来,中间夹着不甚了了的歌唱声、狂啸声、零乱不清的呢喃声,亦有惊人心目的酒瓶碎裂声,一路婉蜒而来,终夜不绝。那是毕业班的学生从海边回来。校园里,倒是不大有的,只前半夜有人醉,有人歌,有人捐着摇晃的醉者杂沓地走路,熄灯以后那让人怅惘的声响必是来自通往海边的那条路。
    七月一日日逼近,热辣辣的日头下,凤凰发狂似地一路开过去,到处都是在树下留影的人,男生楼里堆积起一地玻璃屑,有人撕碎了所有的书飘洒下来——十六年的书念到尽了。
    每年五月,凤凰花开。
    每年七月,有人离去。
    所以有人叫它做离别花。


木棉与木笔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0-12-13 10:38:48.0


 

*******************木棉与木笔*******************

    对木棉的印象,最初也是从纸上得来,是一首写给越战前线的诗罢,热情地称赞它是英雄花。
    后来真的见到了这种英雄花。木棉树是有些奇怪的,它几乎没有绿叶,光光的枝干,虬结着扎向天空,很高大,同时有说不出来的孤独——便是英雄,也是孤独的英雄。试看旁边有繁花浓叶相间的小矮树,对面有千萝万结的紫藤花,衬着它,我想它是否会有高处不胜寒的想法呢。
    木棉花极大,高缀在枝头,因为没有叶子,总觉得有些稀落。风吹过,雨打过,“砰”的一声,它从最高处直线落地,很干脆的那种落法,我走在木棉树下总要很小心,因为离地太高,响声太大,我怀疑它是否会得砸伤人。
    我想它是可望不可即的那种花,等到落地的时侯,已然伤得不象话了。所以孤独地开在最高枝,也同样孤独地死去。

    木笔的样子跟木棉有些象,但是木笔要小得多,象的地方是,木笔也是几乎没有叶子的,也是光光的枝干伸出去,然后也是单朵的花缀在枝头。不过木笔的花不象木棉是一大朵的,它看起来很硬,木棉到底还是柔嫩的。为什么叫木笔,也许就是因为它的样子硬得象是笔尖吧!几个笔尖攒在一起的那种,微微向四周散开。我日常经过,时常想摘一朵下来,但是终于没有勇气。
    不记得木笔掉下来是什么样子,也不记得它什么时侯开落,也许,它是笔,不该有季节的罢。


山菊花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0-12-18 18:31:28.0


 

*******************山菊花*******************

    再来提一提也同样是在毕业时侯所遇见的花。
    那种山菊花予我印象极深,我曾经专门写过一篇《走过山路》,纪念它被伐烧前的蓬勃。
    那年十一月,我须时常走过山路去上班。那座山是颇有趣的,山脚下有一座象是别墅的房子,墨绿色的铝合金玻璃,每天静悄悄,我每天经过都想那究竟是谁家的房子,再走下去就是驻军的菜地、然后是营房,然后……就下山了。从山顶到那侧山脚的路上有一大片空地,长着一大蓬无名的野草。
    某天清早那蓬野草叫我开了眼。它开了花!它本来就高,足有两米,然后开出一朵朵如人脸大的金灿灿的花来,我看到它的时侯,吓得住了脚!
    那是有点象向日葵的,但是小一些的就更象是菊花了。它的花盘太大,所以强劲的枝干竟也有些支撑不住,风来,它就微俯了头摇晃着,一色的金黄,一径的狂野,仿佛布衣粗服的山野少女,那样不羁地赤足立着!
    我曾剪了较少的花枝,插在办公室的台子上,搞得一身的尘土,好容易把自己和花全部弄干净了,看看台上四五枝散插的花,怎么也不象清早所遇热情奔放的狂野少女,竟是有点象了深宫怨妇。想来,每朵花都是有它适合的环境吧。
    后来它愈开愈是发了狂。那最后一日,满径的花盘挤挤挨挨地喧嚣着,纯粹而灿烂的金色,简单丰满的锥形花瓣,虽是无声静立,却仿佛有万千人的喧哗一浪叠一浪地压来,给我的感觉象是愤怒。是的,那是花的怒放,于我,感觉它是在狂歌。
    当时我并没有想到,第二天我再经过时,那里只剩了一片火烧的痕迹。
    所有的花枝都被砍尽。
    那极有可能是驻地的军队,要把它开垦来作为菜地。


紫荆花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0-12-18 18:33:26.0


 

*******************紫荆花*******************

    说到紫荆花,那是我毕业以后的事了。
    之前对紫荆的印象要浅些。
    其实校园里一直都有紫荆,沿着湖边的草径一路开去,粉白夹着粉红,每从树下走过,我就想,这是席慕蓉书上说起过的羊蹄甲罢。其实我并没有见过羊蹄甲到底甚样子。
    旁的花都在春夏开,独紫荆选在十月开花,四月落花。图书馆门口有两株大紫荆树,我常在对面的自修教室看书,有时心事怔忡,不免看着窗外的紫荆花发呆,四月经常是湿漉漉的天气,雨打残花,一树一地都是喑暗不堪的颜色,心里无端地便涌上一阵凄凉。看的哪里是花呢,眼光恍惚,只是找个东西看罢了。
    另一次是寒假从家里返来,阴冷的天气,刚下火车的眩晕,拖着行李挤在车中……心情亦不是太好;此时小巴驶过街道,那时本城尚未开始大规模的旧城改新,哪里都是汽车后尾的浓烟,路旁两树紫荆,瘦弱的花冠开着稀疏的花,整个一个城市的脏乱,我想我为什么要回来呢?但是有什么办法!这里有我未完的学业。
    四年的时间,仿佛没有在阳光下看过灿烂的花开。

    刚毕业寄寓在同学处,上班的地方离住的地方隔着一道小山包,过山便是一条紫荆夹道的社区街道。
    那天经过时,正巧起一阵大风,彼时花正盛,簌簌地给这阵风卷得飞扬起来,连同地上的落花也是略略离了地颠踬着。
    满天满地的飞花,舞乱群空。
    我人在飞花中,惊讶地住了脚,想起童安格的那首歌:“花瓣雨,飘落在我身后”,原来真的是有花瓣雨啊!
    原来紫荆花可以这样美。
    后来才发觉,其实所在的城市处处栽满了紫荆。
    抑郁的我,一直是不甚开心的,与同事在楼下等车,茫然地想着心事,一抬头,触目都是艳红的紫荆,开得那样盛。阳光非常好,因此格外衬得树绿花红,花事正繁呢。突然好没来由地想:“至少这城市有这么艳丽的花。”可笑的,微不足道的理由,仿佛是为了拴住一颗找不到方向的心。
    那一树的艳丽,和案头清供毕竟有着不同的生命力。


也谈花事--石榴,槐花,桂花

水水个个  发表于2000-12-19 20:42:59.0


 

我不种花,也没有折枝插瓶的坏习惯。
    但是,看了菊菊的花事,也不自禁的心有所感,在灰色记忆里找找,也找出了几抹鲜艳的颜色,是关于花的。
    首先想到的是石榴。在我的记忆里,石榴不是菊菊所说的轻薄透明的小花朵。
    初中时放学回家,总要经过一条小巷,小巷两边是灰色的砖墙,脚下是灰色地面,身上穿着灰色的外套。整个少年时代就是灰色的记忆,和灰色的莫名忧伤。
    有一天,目光忽然被几簇火苗点燃,是石榴。墙外不知谁家的石榴,在墙头错落地开着几朵,艳红的颜色,极艳,是惊心动魄的艳丽。我被它的美所惊吓了,惊讶于这尘俗的小镇,居然会有这样明媚,这样丰美的角落。
    以后每天放学,都会抬头望一望。我从不数她开了几朵,也没想过要去折下几枝。看看她的红,她的美,这美让我醉,让我少年叛逆的心融化了那么一小会儿。
    春天过去了,花儿不开了,我也总习惯了去看墙头的绿叶,等待着她再度开放。
    那是我生命中的第一次惊艳。


    说到少年时代,不能不提一提槐花。
    每当我闻到槐树花的清香,就恍如进入时光隧道,从前的种种细微记忆纷至沓来,让我瞬间不知身在何处。
    槐花是我青春的见证。
    学校后面是坏城大道,城市最外围的一条道路。路边是一亩亩的麦地,渔塘。和夹道而生的高大槐树。
    春天的时候,我开始逃课。敞着外套,散着头发,两手插在裤袋里。典型的初中生扮酷模样。我逃课是去干什么?溜冰?跳舞?约会?
    都不是。我一个人,在环城大道上静静地走,槐花香飘十里,一串串的白花挂在树上,随手摘一串,边闻边吃。槐树花吃起来甜甜的,味道不错。
    我常坐在一亩池塘边,想点什么,或什么也不想。
    池水很洁静,很亮。记得有个古人把它比做新开的明镜。风起的时候,满池细细的波纹,风停了,一池的蓝天白云。有时我会和我的好友一起来,她是个漂亮的姑娘。和她在一起,哪儿我都愿意去。
    我永远记得那个池塘,它是我的舞台,是我的快乐忧伤流荡的地方,而绵延一路的槐树花香,则是身后悠扬的背景音乐。
    若要将它比作一件乐器,我想,应是苏格兰风笛。


    再谈谈桂花。
    桂花是童年的记忆了。
    小时候喜欢玩过家家,有一大帮子的拖鼻涕好友。那时的一项热门活动是爬树。别的树太高,爬不上去,唯一能爬的是一株桂花树。
    桂花树很老了,且长得古意苍然,矮而枝桠错落,特别好爬。
    最早对“香”的记忆,就是从这株桂花树开始。一到八月花开,整个区都闻得见那让人晕眩的香气。不闻桂花,真不知道什么叫“香”。
    也只有桂花能引起我攀折的欲望。
    叶子是浓碧而略坚硬的,叶下攒着,躲着,藏着的一簇金黄的蕊,就是桂花了。这么羞怯的花朵,其芬芳却能穿金裂玉,几乎是扫荡式的。
    每每我折下一枝在手,凑近一闻,天,晕了晕了。。。
    直到现在,我对桂花香都特别敏感,一旦闻见了,必定要循香去找,非把那小小的金黄花蕊找出来,折在手里,方才罢休。


也谈花事--梅花,桃花

水水个个  发表于2000-12-19 21:57:24.0


 

今生对绿色的花朵别有偏爱。除却墨菊。那是太沉滞的颜色。
    菊中据说有极品绿菊。记得看金大侠的《连城决》,中有一章"人淡如菊"。凌霜华和丁典就是因了两盆绿菊而演绎凄美故事。一盆叫绿玉如意,一盆叫春水绿波。
    光看这名字,就可以想象是多么淡雅的绿菊了。
    可惜我无缘得见啊。
    没见过绿菊,总算见过了绿梅。
    三年前,学校宿舍门口有个小花园,栽了两株绿梅。第一次一亲芳泽是在九七年三月,春寒料峭,我的心也是抖抖索索,因为那时正是去考专业,前途未卜。
    在这所心所仰慕的全国八大美院之一里面缩头缩脑地走着,忽然就看到了绿梅。
    开在小花园里,一片萧索之中,几点淡蕊缀在空枝上。
    极淡极淡的绿色,但的确是绿色。轻,薄,象几片透明的冰,似乎指尖一触就会融化了。清香若有若无,乍来一阵风,这香就一拂而过,风过,香也散。
    可惜驻足无多,匆匆看了几眼,就去赶考了。
    进校的那年冬天,梅被移走。从此芳踪渺然,梦也无处追寻了。
    但那绿袂仙子给我的惊鸿一瞥的印象,却是永生无法磨灭。


     学校的小花园虽小,却也群芳竟秀。春天最抢眼,占尽一方春色的,是栽在宿舍门边花坛里的一株桃树。
     暖暖春日下,一树缤纷的菲花。开到最盛时,花瓣象雨一样摇落,连空气都轻盈曼妙起来。
     桃花是粉红色的,少女的颜色,青春的颜色。那年春天,这株桃树空前的繁茂,空前的丰美,而在花瓣飘拂中出出进进的,正是宿舍中十八九岁的美丽少女。
     这是一个恋爱的季节,空气里都是情侣的味道。。。
     这一年的我也特别美丽,手捻着花瓣,在树下等待我的恋人。这一年,我收获到了一份爱情。
      唉,花开常是惹叹息呀。
     好景总不常在。第二年冬天,这株桃树也被移走。
     今年,小花园被连根铲掉。
     宿舍中进进出出的仍是美丽的女孩子,只是,随着花朵,和诗意的灭绝,青春也将是寂寞的。


也谈花事---樱花,水仙

水水个个  发表于2000-12-20 05:31:58.0


 

虽对日本无好感,但不可恨屋及乌,日本的国花--樱花,当真是如仙子般美丽而出尘。
     每到三月,武汉满大街的公汽上都贴着标语:到武大去看樱花!
     我便老老实实地去武大看樱花。
     武大的樱园是樱花聚集之地,其余林荫道旁也多是樱花树。据说是当年日本人种的。侵略者走了,却留下这美得让人心痛的异国之花。
     武大的樱花树极高大,齐到四层楼。长了数十年了,开起花来,惊心动魄。
     樱花象梅花一样,花季时只开花,不长叶子,与梅的清瘦不同,她的花极多,一簇簇的,花色却是极淡雅。浅粉红色,极浅极浅,浅到你单看一朵花,甚至一树花时,只觉得她是白色的。
     然而樱花一旦开放,就是一片花海。深深浅浅,远远近近,鲁迅说得好,是一朵朵菲红的轻云。花色如湿,如晕,如写意的泅染,如烟,如幻,如。。。还是如菲红的轻云。呵呵。
     樱花的另一番动人处,就是她的花瓣雨。
     站在樱园,站在樱花树之间,你会疑心自己到了仙境。抬头望,是淡粉红的云朵,转头四顾,是无声飘落的密密的花瓣雨。摊开手掌,你就静等着花瓣飘落掌心吧,是小小的,纯白的,让人爱怜得气都不舍得透一口。
     最最浪漫的要算武大的学生了,宿舍窗下就是樱花夹道的林荫路,花开季节,推窗就处在了菲红的云端。曾有个武大的民谣派男生,天天坐在窗台上,坐在花瓣雨中,忧伤地唱着自己写的歌:《樱花树下》,成为武大一道青春风景。
     这两年我也不再去看樱花了。什么样的美景一旦成了旅游卖点,就庸俗不堪了。我怕看见满地的胶卷盒子,饮料罐子,怕看见人山人海,怕看见有人穿着粗劣的和服,打着肮脏的纸伞。。。。
    让樱花在我记忆中继续静静地,柔美地,永远地开放吧。



    水仙名为仙,其实并无仙品。和梅,菊,兰。。等花中仙子比起来,水仙更象是善解人意,秀外慧中的闺中佳丽。
    水仙是唯一在雪季开放的花朵,也比任何名花贵草要耐得住清寒。找个古雅的浅陶盆,盛上清水,就是她的家了。初拿回家来,是几个粗陋的,形似大号蒜头的球根,毫不起眼。过得几天,慢慢抽叶了,秀秀的,修长碧绿的叶子,让人渐渐地喜欢了。
    叶子越抽越长,越抽越秀拔,一丛清清爽爽的,毫不杂芜。最后终于开花了,金盏银盏,小小的没什么姿色的花,衬上长裙似的叶子,却是个美人了。
    最动人之处是她的香。窗外是静静的雪,清清寒寒的疏枝荒草,屋内却是一室的沁香。水中亭亭伫立,不艳,不妖,恬静如水,香氛也如水。
    此时最宜做的就是拿一册好书,坐在花几旁,泡上一壶龙井,静静地看一下午。
    可惜,此花虽能与霜雪共舞,却是耗尽了一生精魂,一朝花残,则香魂共渺。两月生命,只为一月花开。不是花中仙品,也是花中痴情人了。


也谈花事----美人蕉

水水个个  发表于2000-12-20 07:34:24.0


 

美人蕉在我印象中一直是雍荣的花朵,一树亭亭玉立,顶一朵大大的艳红的花,花形修长润泽,小风一吹,当真是个春睡才起的美人。
      除了美色,美人蕉对我而言,还另有一番旁人不知的滋味。
      那就是她的花蜜。
      小时候,有一年夏天,去外婆家过暑假。外婆家是个平房院落,窗前一架老葡萄,荫蔽了好大一片空地。院子前边种着一排十数棵美人蕉。时值酷暑,美人蕉开得正艳,一排美人在风中齐摇红裙,煞是好看。
     可那时的我还没长大到懂得怜香惜玉。我盯着那排花朵,一朵,两朵,三朵。。。。。蜜蜂嘤嘤嗡嗡地绕着花转。既然蜜蜂来采蜜,那么,美人蕉的花蜜一定很甜吧?
     于是我走上前去,拔下一朵花,凑上去一吸,果然很甜,而且很多哦。这么大朵,可不是白长的。于是一棵一棵,我顺着队列往前摘。最后,可想而知,十数朵美人蕉被我尽数拔光。
     外婆似乎并没有责备我。那个暑假留下的唯一鲜明记忆,就是丽日下美人蕉的婀娜风姿,和她甜甜的花蜜。而后者更令我垂涎,一直到现在,我看到美人蕉,便想起她的甜甜味道。
     第一次来深圳时,公汽在深南大道上奔驰。深南大道绿化很不错,路中间很宽的绿化带,绿化带上很阔大的花圃,连绵十数里不绝。花圃中种的是,美人蕉。
     我的第一感觉是:哇~~~好多美人蕉耶,可有多少花蜜呀!
     呵。其实呢,美人蕉如此种法,也的确是失了其美人风韵。军队般列得整整齐齐,花浪浩翰,就再也看不出她亭亭之态了,只象是庸脂俗粉。
    不过,每次经过这美人蕉的海洋,还是禁不住为如许多可望不可即的花蜜而深深叹息。


大家说花事,我来说——品花

雨夜昙花  发表于2000-12-21 06:12:07.0


 

闲时,菜市上走一圈。
时至春季,菜市上最引人注目的当数鲜花了。
浓郁的金雀花,细碎的唐梨花,肥厚的石榴花,美艳的马樱花,清甜的槐树花……
一排排排过去,很美很艳很惆怅,春短花季短,今天的鲜与香不会到明天,
无法去怜惜每一朵花,无法把每一朵花都吃进嘴,让它在自己的体内不凋谢。
走来走去,还是走向槐花。
一面称,一面就放几朵进口,春的清香就进了嘴;一面笑,一面付款,春已进了肚,暖意便在脸上。
回到家,家人总会说:“多了多了,吃不完就浪费了。”
带笑不语。
细细把花洗好,一半用鸡蛋煎了,黄黄白白放上桌,一半煮了汤,绿绿的汤色浮几朵白白的花,你们吃是不吃?
不吃可就白过了这个春天,不吃完可就让花白开呀!
不等我开口,就不见了一半的花。
我也马上闭嘴,动筷要紧呀!


(我有个梦想,就是办桌百花宴。
金雀花煎鸡蛋,豆豉炒唐梨花,凉拌马樱花,火腿烩石榴花,一大盆槐花汤,还有黄花菜、和菜市上那许多叫不出名的花。
用水和着玫瑰花瓣放进冰箱做成冰花碗,用果冻粉和着水与康乃馨做成甜点,桌上用的是印有暗花的白色桌布,中间是一篮百合、非洲菊做的花篮,
酒杯一侧放着紫色的兰花……
可那冰花碗,美进骨髓,却不能放热菜,不等汤喝上几口,碗就化了,只留几朵花。这是个天大的技术难题!

呵呵,不要被爱花的人骂呀。其实我也爱花,只是觉得吃进肚更安全呀!)


花事之崔颢题诗在上头,桂花

琪官儿  发表于2000-12-23 03:42:36.0


 

在那间五楼的教室,我选了一个临窗的座位坐下。
有很多惊喜。可以看到楼下的草地,天边的巧云,小儿女在喷泉的水柱边谈恋爱,远处的紫藤花开得云蒸霞蔚,热闹非凡。有一回,不知何故,一架小型直升机在我们的窗外盘旋不去,全班的同学都鼓噪起来,上到一半的英国文学史不得不中断。我得意得很,感觉是自己用了魔法将那直升机拘来的。
那个年纪的心智,是很涣散的。
校园外是汤汤的一片淡水湖。到了夏天,湖面上吹来长长的风,熏得窗边的人每日里情思睡昏昏。我在这样的环境下写下一纸纸的长信,同时笑自己“睡眼人带梦犹复拾得这些”。
那一日也是在课堂上写信,忽然一阵风掠上来,有人在后面低低地叫道:“好香!”
果然好香。但不等人仔细琢磨,便消散了去。
有些恼火,哪里来的风流物,竟不知名色。正这样想着,那段暗香又潜了过来。它应该是有形的,一合掌便可以掬起的那种。分明又是无意的,在你的鼻端逗留片刻便又悄然遁去。
下了课,绕便来寻我说话:“桂花开了,我刚才都闻到了!”跟她跑下教学楼,到了两棵不起眼的老树前,这才第一次看到了桂花。是那种细如米粒的小花,隐匿在脏脏的树叶间,实在没有什么色相可言。
我上前嗅了嗅,奇怪的是,靠近了反而没有香气了。
后来才知道,桂花香是有这个特点的,离它太远不行,离它太近也不行,非得要站在一定的距离之外才能领会它的好处,倒好象它会布阵似的。因此,我不认为它是芸娘所说的小人香,亦不是君子香,倒象是智士香。
但此生与桂花,实在说不上一见倾心。可四年的校园生活里,这两棵老桂到了着花时节,便会暗暗布阵,俘虏一颗涣散的心。所以每年的夏暮秋初,我逃学的次数总是格外地多。逃学却也不为他事,只是拿一枝竹篙打桂花酿糖罢了。


勿忘草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0-12-23 06:08:58.0


 

最初喜欢勿忘我是因为它的名字,想像中,有着这样美丽名字的它应该是饱满、稠密、浓烈的,有着层层卷卷的花瓣和肥硕的叶子。
待到在花店看见它的花,才发现它是那样的纤弱、单薄,细软的茎,细软的花,狭长的叶子,一小束、一小束地扎在一起,普普通通的蓝色,毫不起眼。心里不免有些失望。
初三那年,有位好友转学,随父母去了内蒙。年少的我们第一次尝到了离别的滋味。过节时我收到了她寄来的照片,照片上的她坐在窗前,笑靥如花,窗外是一片连绵的山坡。她说,夏天的时候来看我吧,我想念你。
那年五一,我如约而至。
在她的窗前,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看到了满山遍野的蓝色小花,你挨着我,我挤着你,喧喧嚷嚷,牵牵连连,煞是热闹。风中摇摆的叶子象是轻眨的眼睛,晶莹。闪烁的花象是晴空夜晚里的繁星,透明。
我在好友那里只待了一天,彻夜不眠。草香、花香、笑声、语声……那一年的夏天我的梦境全是那片蓝如梦幻天空的花海。
蓝的是天空。
但更蓝的是勿忘我。
我小小的心里从此便开满了这种叫做勿忘草的蓝色小花。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