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爱情是什么(一)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0-12-14 03:36:22.0


 

爱 情 是 什 么(一)


    我是一个人们眼中所谓的白领丽人,衣着体贴优雅,面带职业性的微笑,步履匆匆,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你可以在茫茫人海中随处看见我这样的职业女性,或干练,或精明,或温柔,或风尘,为利,为名,随波逐流。不一样的是经历,一样的是沧桑。

    “铃~~~”刚回到家,电话就不甘寂寞地想了起来,我一动不动地盯着它,希望它会理智地停下。可是,事非所愿,那头的人似乎下定了决心。在它响了八声后,我终于忍无可忍,拿起了电话。
    “谁呀?”我有些不耐烦,一边将电话夹在耳下,一边随手将手中的包甩在了沙发上。
    “珍珍”小微的声音清晰地就象在我的耳边,“我就知道你一定在家的。”
    我笑,“是的,不在家,我又能去哪里?”
    “有事说事,没有事情我要挂了,下了班,很累。”我毫不客气。小微是我十六年读书生涯中最重要的收获,别人很难理解,怎么两个女孩子也能这样要好。
    “不要了~~”她拖长了尾音,“有重要的事情啊。”
    “好了,说!”我终于褪下了脚上的高跟鞋和腿上的袜子,懒懒地躺倒在沙发上。头枕着公文包,哈,如果能永远这样将工作压在脑后该多好。
    “微微,你是不是又爱上谁了?”心情轻松了很多,我开始发出诘难。
    “不是,”小微的声音忽然严肃起来“这次是重要的事情。”
    “怎么了?”我有些紧张,我这个朋友象温室的花朵,除了爱情,在她生命里根本没有什么大事,这次难道有意外。
    “哈哈”她大笑起来,“我看见你着急的样子,就很开心了。”
    “捣乱。”
    她顿了一顿,接着一字一句地说;
    “珍,我要结婚了。”
    “恭喜你了。”我的口气一如平常。
    “你怎么这样无动于衷?”小微大叫。
    我晒笑,“你要结婚,我也听了不是一回两回了,再激动也麻木了。”
    “狼来了的故事,你不知道?”我哈哈大笑。
    “你,”小微气诘“我要见你。”
    “你饶了我吧,没有收到我的信吗?”很奇怪,我们居住在同一城市,我却一直喜欢给小微写信,有了电脑后就更方便了,可以随时发mail,告诉她一些我的胡思乱想和生活琐事。她可是从来不回,说是写信太浪费时间,有时间还不如去约会呢。有事没事只会打打电话骚扰我。不过她说过,我写的东西,她全部保留的好好的,以后要给我出一本《无病呻吟集》。
    “收到了。”
    “那还打扰我,明天我要出差的。”
    “知道,”她说“所以才找你,我需要一个人分享我的幸福。”
    “你还算不算我的死党?”
    “好好好,怕了你了。”
    “我马上到。”她终于挂了电话。

    乘她没到的这十几分钟,我迅速地冲到浴室冲了个澡,换了家居服,然后走进厨房。小微最喜欢喝我冲泡的摩卡霜冻咖啡。我将冰块、鲜奶、可可粉、糖浆和冰咖啡依次放进果汁机内,盖好盖子,按下开关。看着白、褐两种颜色打碎,融合,炎热的黄昏也有了一种冰凉绵密的感觉。我细致地做着这些事情,只有这个时候,才觉得自己象一个美丽的女人,而不是流水线上的千面一律的大铆钉。当一切都忙完的时候,门铃恰到好处的响了起来。

    我打开门,就看见小微满面春风的站在我的面前。我上下打量她,乱蓬蓬的短发,伊都锦白色长袖T恤,乱花的热裤,脚下是一双百丽最新款的透明裸跟凉鞋。她被我看的心里发毛,“作什么,这样色迷迷的?”
    “看看恋爱中女人是什么样?”
    “讨厌。”
    “小姑奶奶,你不休息就不让别人休息了?”
    迎接我的是一个甜的发腻的笑和我最爱吃的大磨房肉松面包。
    “好了,留着这张笑脸迷男人吧。”我一把抢过面包,“看在它的面子上,饶了你。”
    小微象没有骨头一样,赖在我身上,笑嘻嘻的说“珍珍,为我祝福吧。”
    我将她拖进屋,“真不敢相信,你这样的时赏女性,居然也要结婚?”
    小微不好意思地冲我笑。“遇到真命天子,当然要厮守一生。”
    “说的好,你也是该累了。”我意味深长,递给她一杯摩卡。
    “喂,你这样取笑我。我,你还不了解,我什么时候欺骗过别人的感情?”她随手将杯子放在桌上,冲到我跟前,两眼直盯盯盯地盯着我。杯子里褐色的波一漾一漾,差点溢出来。
    我闪开,“这还堵不住你的嘴?当心我的桌布,在瑞士买的,很贵。”
    “不管,你说,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她不依不饶。
    “玩笑都开不起吗?好,我说。你是爱神下凡。本意是普度众生脱离孽海情天。没成想,自身修行不够,惹来宿怨纷纷。”
    她笑,“彼此彼此了。”
    “我?不敢当,爱情这种奢侈品,不是我这种俗人可以消受的起的。有精力,有时间,还要挣面包呢。”
    “告诉我,是谁的魅力这样大,能俘获我们美女的心?”
    “不告诉你了,过两天我们请你吃饭,正式介绍。”
    “隆重推出,闪亮登场。”我打趣她,“看样子这次是真的了。”
    “我现在才知道,真正的爱情来的时候是什么也挡不住的。”小微幽幽地说。

    我躺在摇椅上,看着她在我眼前晃来晃去。一边听她的絮絮叨叨,一边伸展着四肢。
    “累死了。”我说,“有时候想想,真是不值啊。花样的年华全部奉献给社会了。不象你,幸福的小女人,除了爱情,你还知道什么?”
    小微不接我的话茬,自顾自的问我,“珍珍,我那天穿什么好?婚纱肯定是免不了了,还要有一身旗袍,中国人了,传统不能丢,还要有一身套装的。你哪天有空?陪我去选衣服了。”
    我看着自己的脚,在灯光下,雪白如玉,五个脚趾圆圆的,形成一道优美的弧线。
    “微微,古大侠不是说过,脚美的女人才是最美的女人,那我岂不是最美了。”说完后,我大笑。
    “要死了,你。”小微过来打我。“和你说正经的呢。”
    “这事情等我回来,咱们好好商量,保证让你做世上最美的新娘。”

    小微过来抱住我,“珍珍,你呢?打算什么时候将自己嫁出去?我们也不小了,你该不是挑花了眼?”
    “呵,看来你真的是爱心泛滥了。”
    “我再没有爱心,我的心也有一半是你的。”
    “知道。”我说,“不过我现在这样挺好。我打算独身。怎么样?老了以后就和你们两口子相依为命,如何?”
    “我们才不要你呢。又懒又笨,就会乱花钱。”
    “咦,这可是有人给撑腰了。过两天别哭哭啼啼地来找我。”
    “你可别好心当成驴肝肺。”微微瞪圆了眼睛。
    “你生气起来最好看,有没有人告诉你?我要是男人,也会爱上你的。不象我,尖酸刻薄,没有人会要的。”
    “珍珍,你是最好的。我知道,你外表的坚硬只能骗别人。”
    我语塞。到底是最好的朋友,什么都瞒不了的。
    “好了,太晚了,回去吧。我不过两、三天就回来的。”
    “好吧。不过珍珍,我提醒你,这次要留心啊,可不要错过了。别忘了,我们血脉相连的。”
    我笑,“记住了。”
    每次微微恋爱的时候,我都会有异性缘,说是艳遇也好,说是缘分也好,次次不会落空,惊人的准。所以她老说我们是血脉相连。只是,她每次都爱得天昏地暗;而我遇到的始终是一些过客,也曾有过暂时的心动,最后却总是无疾而终,不了了之。但,这回呢,我轻问自己,她要结婚了,我的归宿??

    算了,不想了。
    送走小微,已经是夜里两点,我打开电脑,开始准备开会的资料。会议本身并不重要,只不过是在美丽的绿岛召开,就当去度假了。

 


爱情是什么(二)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0-12-14 03:42:04.0


 

会议如我所料,只是敷衍了事。业界的同行,聚在一起,聊聊近况,交流交流一些最新的资讯和想法。对此我不感兴趣,只是沉默、点头、微笑,应酬应酬而已。知道别人不会在意你的看法,只是需要在这里表现表现自己。所以最好的做法就是倾听,或许还会有些用处。会议室热气腾腾,人生鼎沸。我缩在墙角,头疼欲裂。我按住自己的头,有个声音小声地在心里说: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当一个对我早有好感的同僚,凑到我身边,说:“方小姐,能不能说说你的想法?”
    我看着他油腻的脸,腥红的嘴唇,终于忍无可忍。
    我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勉强挤出一丝微笑。“你们慢慢聊,我实在是不舒服,先走一步了。见谅!”未等他反应,我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出了门,海风一吹,我心情好了许多,想想他刚才愕然的样子,不觉好笑。笑完以后又觉得有些不妥。唉,下次还是礼貌一些好了,毕竟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可又一转念,这种人最会的就是打蛇随棍上,只怕给个笑脸,以后还不知有多少麻烦。还是免了吧。由他去记恨好了。做人不能这样辛苦,哪能让人人都满意。

    第二天,照例是自由活动时间,大家三三两两相约着去游览、购物。我从来是独来独往惯的。来的时候我就听说,这里有个黄金海滩,日落的时候,天水地一色,金光灿灿,美不胜收。带上最爱的《李煜词笺注》,我打算去消磨一天。

    也许是旅游季节,沙滩上密密麻麻都是人。我拣一处稍微僻静的地方坐下,四处张望。我喜欢淹没在人群中感觉,没有人注意,安全。可微微总是说我这是清高,不愿意和人打成一片。有可能,我最怕应酬,性格极为鲜明,喜欢的人是百说不厌,不喜欢的人是一句话也不多说。这样的脾气真不知得罪了多少人。
    这里的沙子真的是金色的。我捧在手里,让它随指缝流下。岁月流金,我们何尝不是人世间的一粒尘沙,庸庸扰扰,又是为了什么?想想,不觉心情有些黯然。

    正在出神,一只球滚到我身边。
    “姐姐。”脆生生的声音响起。
我一抬头,看见一个10岁左右的小姑娘。穿一件小小的裙子,裙子上的花样居然是卢梭的《狮子进餐》,怪异的感觉。我不禁哑然失笑,现代人真是厉害,什么都可以化为时尚。
    “姐姐,我的球。”小姑娘看我不说话。
    “给你,你和谁来的?”我喜欢小孩子,从小的愿望就是当幼儿园的老师。可惜从来没有人注意我的想法,等自己能做主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那边。”她指给我看,我看见一个中年男人,正在冲这边张望,看我看他,礼貌地冲我笑了笑。
    “是你爸爸?妈妈呢?”
    “就我们两个人,妈妈不在了。”
    又一个伤心的家庭,我不想多说了。
    “去玩吧。”
    “姐姐,你看的是什么书啊?”小姑娘拿了球,并不走开。
    “你大一些,会喜欢的。”
    那个男人看我们聊了很久,走了过来,“丹妮,别打扰阿姨。”
    我笑,凭空多了一级,不知是好,还是不好。
    “玩去吧。”小姑娘跑开了。
    “别介意,她喜欢你。”男人在我身边坐下。
    “没有关系。我也喜欢她,很可爱。”
    我打量身边的男人,举止儒雅,穿着得体,善解人意。这就是我的艳遇?
    不,不是他。我心里说。这样的男人都市里一抓一大把,要嫁,我早就嫁了,何必等到今天。
    “你来这里旅游?”
    “啊,不是,是公差。”
    “职业女性,看不出。”
    “没有福气的女人才作职业女性,难道还要在额头挂个标记?”
    他被我抢白,有些不好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看你气质不象在名利场中混的人。”
    “先生,我也是要穿衣吃饭的。靠别人,不如靠自己来的轻松痛快。”
    “说的好。你喜欢李重光?”他问我。
    我看手里的书,翻得多了,边缘有些发卷。
    “是的。我看书很快,从来不记的,所以常看常新。喜欢的书就多看几遍,时间长了也就记住了。这本书不知翻了多少遍了,但是还是很喜欢。”
    “你呢,看样子也很有研究?”
    “没有没有,我只是爱好,还是上学的时候,很早以前了。那时的日子真是神仙般的日子,指点江山,激昂文字。真不知哪里来的精力,可以几天几夜不睡觉,高谈阔论,高兴了就出去喝酒,半夜去敲校门口小饭馆的门。为了一个喜欢的女生,可以整晚在她的楼下徘徊,吹口哨,弹吉他。而不顾看门老太太的白眼。哈,真好,那样的日子。”他悠然神往。
    “你很老了吗?”
    “为什么这样问?”
    “我以为只有老年人才爱怀旧的。”
    “哈哈。”他开怀大笑,豪爽的样子不象他刚刚的斯文。
    “你真有趣。”
    我也报以微笑,“你喜欢卢梭?”
    “你怎么知道?”他讶异。
    我望向远处的丹妮,他顺着我的眼光,笑了。
    “你居然看的明白。很少人会喜欢的。”
    “是夸自己?”我轻笑。“我也很喜欢,尤其是他画的热带森林,往往可令人感到香气袭人的芬芳。饱满的笔触,真实的、虚幻的植物和动物。完全是一个无意识的幻想的世界。”
    “直觉与梦幻般的诗境造型。”
    我们相视而笑。
    “爸爸,我要吃冰淇凌。”丹妮一脸汗的跑了过来,细软的头发贴在脑门上,煞是可爱。小时候真好,无忧无虑。
    “你呢,要不要一起来?”
    “算了,我正想到处走走呢。”
    “好吧。这是我的名片,有机会的话,我们可以常联系。”
    我仔细看那张小小的纸片:韩广生,宇宙公司,市场总监。
    这个男人给我的感觉很舒服,我想我们会成为好朋友。
我伸出手,“我叫方珍珍。是同行,在恒瑞做市场。有机会还要想你请教了。”
    他轻轻地握住我的手,礼貌,不失真诚。
    “好,方小姐,我们以后联系。”


爱情是什么(三)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0-12-14 03:49:39.0


 

我沿着海滩向前走,想找一处没有人的地方,安安静静地看书,或者什么也不想,发呆也是一种享受。刚才的邂逅令我愉快,虽然没有一见钟情的心动,但是很温暖,象故友。也许以后会有机会呢?世上的事很难预料。赤脚走在沙滩上,细沙软软地从四周包围我的脚,一些不甘寂寞,从脚趾缝里钻出来,麻麻苏苏。阳光撒在身上,我的心一片空灵。

    “小姐,可以帮个忙吗?”一个宽厚的声音将我从沉静中惊醒,我抬起头,看见一个年轻的男人,白衬衫,牛仔裤,袖子和裤腿挽得高高的,领口敞开。我一愣,从来没有看见一个人穿的这样简单,就可以这样漂亮。
    “什么忙?”
    他看了看我,略略迟疑了一下。
    我看看自己,乳白色细麻上衣,同色七分裤,手上一只晶莹的水晶镯子,这是我唯一的饰品,是毕业的时候小微送的,说是可以防小人。我有时候不得不信,这么多年来一切顺利,是不是托它的福。
    “没有关系,反正是要洗的了。”我愿意帮他,一身衣服算什么。
    他笑,侧着头,眼睛眯起来,略带羞涩,“那好,谢谢你了,这里实在是没有别人了。”
    我四处一看,呵呵,不知不觉走出这么远了。
    “说吧,什么事?”
    “其实也没有什么,我的船在那里,坏了,小毛病,我可以解决,只是需要一个人帮我递一下工具。”
    “没问题,修我是不会,打下手是我的强项。”
    他笑,露出雪白的牙齿。我有些不好意思。

    他所言非虚,十分种后,我听到马达“突突地”欢唱起来。他从船舱出来,“好了,怎样谢你?”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我笑。
    “这样,我知道一个好地方,带你去玩?”他征询地看着我。
    “嗯,”我沉吟,“好吧。你给我当导游,我想看看最美的黄金海滩的黄昏。”
    “没有问题,来吧。”他一伸手将我拉上了船。

    这是一处美丽的海湾,没有人,三面是陡峭的石壁,连绵不绝。四处静悄悄的,只有海涛拍岸的声音,和时断时续的海鸟的轻啼。
    我深呼一口气“真美,你怎样找到的这里?”
    “没有事情的时候,我喜欢到处看看,偶尔发现这里,就经常来,心情好的时候,或者不好的时候。”
    “一个人?”我知道不该问,可还是忍不住。
    “是的。”
    我心里一下轻松了起来。我这个人最怕麻烦,如果是已婚或是已有恋人的男人,再欣赏我也会敬而远之,免得日后不好收拾,大家都痛苦。

    做了半天的船,我有一些头晕。
    我们仰面躺倒在沙滩上。
    天蓝的透明,有些梦幻,大朵大朵的云彩悬在空中,时而分,时而聚,仿佛看的到风儿穿梭在其间的快乐身影。
    “呵!”我轻叹,“愿终老此处。”
    我突然有了一种倾诉的感觉。

    “你知道吗?”我喃喃自语,声音轻的只有自己听的到,“从小,伴我长大的就是八个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直到今天,回到小学,看到当年的大辫子老师也以两鬓微白,看见墙上刷的这两行大字,我还是忍不住会激动。从小我就是一个好学生,听老师的话,听家长的话,长大了做一个善良正直的人。可是,那又怎样?现实和理想之间的差距是这样大。我现在发现我所受的教育根本解释不了现实的生活。我没有自己的思想,我的思维已经固定,安于现状,虽然我很厌倦看人颜色,仰人鼻息,但是生活所迫,我没有别的选择。在很多人眼里,我走的是一条金光大道,可是我的心已经老的满是皱纹了,象核桃,有一层坚硬的壳。我喜欢待在喧闹的人群中,可是自己什么也没有;我的心敏感而脆弱,可脸上却什么也没有。
    可悲吗?
    我多希望能够作这海上的渔夫,山中的农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作一个自由自在、活生生的人。”
    他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
    我闭上眼睛,两颊潮红,嗓子发干,心怦怦乱跳。

    许久,我听见了悠扬的口哨声,熟悉的旋律,细细分辨,是罗大佑的《大地的孩子》。
……
白云用四季来转换东南与西北
人们用温情与冷漠相逐又相随
……
出征的你是否记得生命的无悔
归去的时候
别忘了说声珍重再会
……
    我觉得自己的眼睛慢慢潮湿,鼻子开始发酸,我维持着这个姿势,生怕一动就会有泪珠滚落。我宁愿一点点,一点点地将泪水留在心里。我这才明白,原来,幸福的时候,也会心酸。

    “你也喜欢罗大佑?”我轻问。
    “谁?我不知道这歌的名字,是听来的,很喜欢。我会的歌不多。”他羞涩地笑,和他英俊的面孔很不相称,却有另一种心动的味道。我想起了我喜欢的摩卡霜冻,清凉绵密的味道。
    我闭上眼睛,随波荡漾。

    好久,他轻轻地叫我,“你看!”我睁开眼,坐了起来,我看见了在海天的尽头,一轮红日缓缓西沉,霞光万丈,整个天空红橙黄白蓝,色彩斑斓变幻,海面上红紫交织,点点粼粼。金色的沙滩,金色的人儿。我看着身边的他,沐浴在夕阳中,浑身散发着柔和的光。我静静地打量他,消瘦的脸庞,细长的眼睛,这样的男人在都市里应该是华服美食,夜夜笙歌吧。但是却少了些生命力,华美,但是苍白。只有在这里,卸去所有的伪装,和青山绿水在一起,才散发出自然的、真正的魅力。望着他,我心里有些东西在融化,是他了,我知道,这是我想要的人。

    “真美。”我屏住呼吸。“这样的奇观在水泥都市里想都想不到。”
    他说,“你喜欢这里吗?”
    “喜欢。”
    “要是天天看呢?会不会单调?”
    我一怔,是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象我这样全套CD化妆品,衣橱里挂着宝姿、夏奈尔的都市女性,会不会觉得这里单调?可是,如果真的是在这里生活,那些身外之物又有什么用呢?
    我有些迷惑,“问的好,我不知道。”
    他静了一静,然后说“如果真有一天,你厌倦了,就来这里找我吧。”
    我无语,将头轻轻地靠上他的肩膀,为他的宽容和信任。这么多年来的辛苦,攒在一起,都在这一瞬冲散,化为泡沫,蒸发了。
    我抓紧他的手,直至手有些发疼。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我们击掌为誓。

    我们就这样坐着,握着手,一动不动。石像就是这样化成的吧?如果多年后有人看到这样的两块礁石,会想到我们是刚刚认识吗?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是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月亮上来了,夜月下的大海,别有一番情致。
    “月是何色?水是何味?无触之风何声?即烬之香何气?独作息庵下,默然念之,觉胸中活活欲舞而不能言者,是何解?”我轻吟。
    “你说的真好。”
    “不是我,是张大复。好话前人都已经说尽了。”
    他无语。
     过了一阵,他突然说,“新月低垂浪渐涌,细数人间星两颗。”
    “细数人间星两颗……”我莞尔,“是指你我吗?”
    “不是。”他扳过我的身体,直视我的眼睛。
    “在你的眼里。”
    他的脸孔离我这样近,我有些眩晕。
    黑暗中,幸福的潮水淹没了我。
    我想,我真的成了天上的一颗星。


爱情是什么(四)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0-12-14 03:57:00.0


 

月溶溶,水溶溶,云想衣裳花想容。白沙觅鹤踪。
    山重重,树重重,雾起寒岩风起松。归夕何太匆。

    白天,还是不可避免的来了。
    我要走了。他默默地送我到机场,我只有小小的一个旅行背包,他背在身上,有些滑稽,可是我笑不出来。送到入境处,他一句话也没有,我也没有。似乎是约定好的。我们的语言少到了极点。
    “走了?”
    “是的。”
    “保重。”
    “好,你也一样了。”
    “你进去,我目送你。”
    我看着他清瘦的脸,细长的眼睛,看着他侧着头,羞涩的微笑。
    他伸出手,轻轻说了句,“大隐隐于市。”
    我看着他的手,这双手曾弹出我生命中的华彩乐章。我闭上眼睛,将手轻轻放了进去,“你也多保重。”
    然后,我毅然地转身,上了飞机。

    飞机起飞了,我软倒在座位上。呆呆地看着窗外的蓝天,满脑子只是那碧蓝的大海,金色的夕阳,满天的星星,他的微笑……
    在骨子里我们是同一种人。

    别了,绿岛,别了,我的爱。
    我想我终于尝到了爱情的滋味,它是如此美好和丰硕。在它里面有渴慕、有矛盾、有嫉妒,还有一种纯洁的幸福。这是我的爱情,是一瞬,也是一生。

    庄子说: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诚然,我选择了后者。

    回到家我开始给小微写mail:

        时间水一样流过。我们行走的时候它从我们的脚边流过,我们睡觉的时候它从我们的枕边流过,我们思念的时候它从我们的心上流过。时光不停,而我的心上它始终一笔一化地刻画着他的模样,侧着头,羞涩的笑。多年之后,清晰地一如我们此刻的初次相见。

        微微,你说的对,我们是血脉相连。

        我遇到了我的爱情。

    我可以想像小微收到信的样子,她一定会睁圆了双眼,问:真的吗?然后软磨硬泡地追问一切细节。得逞后就会哈哈大笑,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还有吗?以后呢?”。然后从我们的童年开始,一桩桩回忆双方的恋爱,一直追溯到我们老了以后的生活。想到她笑嘻嘻的样子,我不禁微笑了。  
以前每一次都是这样。
    但是,这次不同。
    当然,我会郑重其事地回答。不过,只有两个字,那就是,真的。有些秘密我愿意一直保留在心的最深处,如暗夜的花开,没有人欣赏的美丽。

    在微微结婚的那天,我作了伴娘。看着她一脸幸福的小鸟依人状,我想起了一首歌,你是幸福的,我是快乐的。我们这样的截然不同,居然作了最好的朋友。我不由感慨造化的恩惠,让我遇到了最好的朋友,和最爱的人。

    该抛花球了。不出我所料,微微这个鬼精灵,花球象长了眼睛一样,稳稳地落到了我的手中。我牢牢地抓住它,象是抓住我的幸福。
    可是,我抓得住吗?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