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交错

颜色  发表于2000-12-14 03:57:45.0


 

第一章:诗和记忆的关系
我的手握着电话,拿起又放下.一而再.不知该不该找她. 
    "喂,你好,能帮我找一下菱子吗?" 
     "喂,"小菱的声音. 
    "找你说件事,行吗?"我问 
    " 我现在有事,那我回来找你." 
    "有没有旋子的消息?"我没话找话. 
     "旋子?" 
    "哦,她在这里,你自己跟她说."她一贯的客气.怎么听也不像在和干哥哥说话. 
    有点失望. 
    
    "旋子,没想到你在。" 
    "我也没想到。" 
    "你出去的事办好了吗。" 
    "快了吧。" 
    "你知道,我想,你如果不走,我们也许还可以另外有一次开始。" 
    "是小菱在这你才故意这么说的吧,肖遥,我知道你。" 
    "你知道我不会说假话。" 
   " 是,只说一些无关痛痒的真话。" 
    "你总是持不信任态度。" 
    "那得看是对谁,我的直觉告诉我不信任你。" 
    "只是让你知道我真是这样想的,我骗你没有意义。 " 
    "你这么认真我可受不了,说点别的吧。 " 
    "说点别的,今晚一起吃饭。 " 
    "Sorry!有约。 " 
    "那我预订明天。 " 
    "OK,再说。" 
接来的就是挂线声.我好像被划了一刀,肌肤泛着疼. 
在我印象里有一首诗,首尾已忘得干净,只是中间是这样写的: 
........ 
爱她,就让她走 
给她自由 
把冷涩留给自己 
还有孤独的手 
......... 
就算她不再爱了, 
也不要吝惜眼前的那道彩虹 
....... 
记得虎头蛇尾,我叹服自己记忆的IQ低得可以与此刻的心情媲美.好像
写她无关的,就与我无关.看来,记忆也无可救药的爱上了那个女人. 
渴望是一朵残败的郁金香,忘记了什么是芳香,什么是曾经的渴望.剩下我
的还是孤独的走在大街上.不是太想回家.让她自由的同时,也想放逐自己. 
哎......让自己快活起来吧,认识她还是因为菱子. 
想起了一个温温柔柔的女孩子.菱子.我多年的邻居.我认的小妹.这些天
我俩都各自在外面忙着,总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也不知她现在还好吗,身体
可无恙.这个女孩,总不懂照顾自己,一个人住着更不知道顾家.每天都在公
司里泡着.仿佛那里才是她唯一的归宿.但菱子的美丽却似乎可以漠视工作
上的操劳.她的眼睛还是大大的,脸总是红扑扑的.秀发遇风还是可以傲然
的飞舞.真是青春无敌.有一个这样上进又美丽的妹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走在路上,不觉已月影婆挲.想着生命里的这两个女人.心里痛并快乐着. 
我的手机突然响了.希望是旋子转意之音.一听却意外的发现是菱子. 
肖遥? 
是,菱子? 
却听见菱子哭了,她说你在哪里?我要见你.要见你. 哥...... 我很慌,又惊
又恐.生平第一次听见她哭.几乎就要透过电话递一张纸条给她.忙说了一个
地点,却忘了安慰她,小孩别哭,擦干眼泪,阳光就要来. 

第二章:吻
我不是一个酷爱浪漫的人,凡事知道轻重。一束能取得女人芳心的玫瑰,对
我来说其价值不会大于一颗能够食用的蔬菜。象我这样一个人或许到老也不
知风花雪月为何物。今天却突然有了例外。 
我不知为什么会这样,我只知道我这样做了。也许是因为我看到了小菱的泪
水,看到了她的脆弱,伤情不过泪沾巾。知道了她为什么哭。为了另一个男
人,她哭得那么伤心,将我几乎推到手足无措的绝境。纸巾已经湿透,丢在
地上没有声音,午夜独有的静。 
在昏昏的街灯下,她倒进我的怀里。我的右手伸进她的黑发,圈住她的肩膀。
倾听她的哭泣,指尖不小心触到她的泪水,感觉带一点湿热的余温。她柔弱
的肩在不停的擅抖,我知道她现在最需要什么。可我却什么也没说。 

突然想起了旋子。 
旋子是一种病毒,染上她是一种灾难。我苍惶的在意念里逃窜。此时引景想
起另一个女人对我来说就意味着人伦上的背判。可我却想——旋子,你现在
在哪里?你在他身边吗?你温柔的双臂会同样的拥着谁? 
风是一个浪荡的戏子,它的来去总会造成树叶的一阵欢愉的空响。但树叶能
留住风吗? 
菱子的头发乱了,替她理齐。 
无可否认就算天上最亮的星星,也美不过菱子的眸。当她终于停止哭泣抬起
头胪看我的那刹我意识了这点。菱子高兴起来吧,就在哥的怀里。 
心里某个地方隐隐促乱。 
吻我,菱子说。 
我喜欢你,菱子说。 
菱子…… 
我不敢保证我还能清楚的意识接下来我会做什么,或者接下来我做了什么,
因为当四片唇交叠在一起的时候,足以让我忘记一切——忽略过去的孤独今
日的旋子,明天会怎样我又何必理会? 

这里的午夜悄悄,我们做了我们认为该做的事,不把它当成一种沉伦。 
却把它当成烟花。 

清晨醒来,风从忘了关的窗外拂来,裸出的双肩因为冷而将我唤醒。那阳光
温柔得近乎残忍,我的视线变因此变得清晰。 
看见小菱碎发如丝散乱在我的身旁,她的脸沉静得好像圣洁的天使,她伏在
我的胸口睡着,完全赤裸。我还看见阳光里飘浮的微尘,好像心里的沉渍,
看得到,抓不着。 
我开始意识到昨晚我做了什么事。还记得那一刹很短暂的快乐,还记得那一
刹之前的长长的空虚。那夜,那夜空,一个电话的情缘。 
看着怀里的小菱,细细数心里的皱纹,感觉一点点的变钝,苍老。一个很奇
怪的问题,像久存水底的气泡,猛然浮在眼前---你爱的是谁? 
是谁? 
你的怀里有一个女人,你还能不能再去爱别人?旋子?或者别人?你忍不忍
心伤害谁?为了谁,你才可以付出一生? 
我只是一个男人,面对情色,不能自己。但我也知道这次与小菱却决不是这
样。也许我是真的爱上了她,也许我以前已喜欢她,也许只是我在逃避,不
敢面对。而此刻的小菱在我怀里也再不是那个冷艳如霜的女子,她只是一个
需要温存的小女人,头往我胸口最柔软的地方钻。 
小菱醒了,睁开惺忪的睡眼,用一个深情的微笑对我说:“你醒了……“ 
这天之后,我们依旧是朋友,友谊似乎变了质,好像一瓶窑存的豆腐,隔了
一段时间拿出,却发现,成了豆腐乳。我还知道了她生命里的另一个男人,
陈拜。我有点第三者的意味,关于这个倒不是非常在乎。生活里有太多意外,
人只能在命运安排的游戏里辗转而已。 
当她说她有陈拜之后,我笑着问还有别人吗? 
她似乎突然陷入深深的回忆,他.....她说,她的眸子,在想起这一刻的时候,
突然由晴转暗,里面的疲备多到我数不清。她叹气,不过已成过去,不必再
提。她说。 
在一间暗室里,我们是见不到光的青苔,虽然没有阳光,却有一种类似于爱
的生物在悄悄滋生。我搂住她的肩,对她说,小菱,至少此刻你有我,那些
过去。忘了吧。 
一个很深的吻,燃烧在她的唇上。心隐隐的疼。 

第四章:垂钩
受邀垂钩。于第二天清晨驱车往一个女孩的家,感觉好象受顾的车夫。据旋
子说我所要接的又是一个美女。 
她叫黎翠。 
最近却似乎得了恐慌症,每次有意无意受到那些媚眼红唇的“打击”,心里
就会有想起另一种美丽多情。 
而我不敢确定我所想到的是旋子或小菱,感情象一个流浪的小孩,倔强,委
屈。不让哪个人来牵他的手。所以当我见到黎翠的时候,想说的话并不多。 
三十分钟后我的车里装满了人——小菱、旋子、陈拜、黎翠。 
下了车,深深吸了口气,看一看深蓝的天,清洌的溪。整理好心情,于是笑
意就挂上我的颊。 
旋子似乎乐极了,脱去鞋子甩掉背包,赤着脚,在草地上欢跃。她抬着头扬
着笑以一种轻盈的姿态向池塘边奔跑。我的心似乎又飞到了她身边,想与她
一起跳动。似乎,有她就有精彩。 
有点不知所措,感到背后有小菱凝重的视。 而我是不是应该适时的回首呢? 
突然我看见旋子已跑到了池塘边,脚踏到了塘岸潮湿的青苔上——那些可是
很滑的!心里一紧,担心出事,叫一声“小心!”狂奔过去,捉住她的手,
搂着她的腰,仿佛她就要掉下去一般。她看我、看天,眼睛里有数不清的云
朵。而我只有不停忍受自手而来的柔软,眼里瞧见她的柔情,欲罢而不能,
对视数秒。 
陈拜手里拿着鱼钩走过来。近看他发现这个不受我喜欢的小伙子有一双很明
亮的眼睛、宽厚的肩膀,甚至模样儿还很好看,象这样的男生女孩子很难拒
绝, 不出我所料,旋子与他走了。心里突然空了一下子。 
与菱子一起走到岸边,在离旋子十来米远彼此能看见对方却又看得不十分真
切的地方选一块干净的软草坐下。认真得好象在选壳,为了保护自己防范别
人。 
现在,我与菱子的垂钩才算正式开始。 
清风徐来。池塘里的鱼游戏欢闹,跃出水面溅起水花。它们不知道现在水里
有些致命的诱惑正期待它如约而至的把自己送上。 
小菱往塘岸那边偷看一眼立刻又垂下头。不说话,凝视着水面数着荡漾的波
纹,有些发丝垂到嘴角。 
你很在乎旋子,我知道你喜欢她,她说。 
你也很在乎陈拜。他也正好是你的男友。我抑郁的说。说这些话仿佛是为了
证明自己的清白,摸到内心却发觉暗无天日。 
当时我与小菱坐得很近,对着一波的汪碧却要说些挫伤对方的话。彼此的声
音放得好低,怕自己伤心,怕别人听见。 
我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搂一搂菱的腰,亲了她的脸颊。没有拒绝羞怯,我看
见水面有一对相依的倒影只有一点点缠绵,却有数不清的迷恋,那些爱情的
故事如今依然是一堆美丽的传说,不愿被我们这群寻找的人觅见踪影。 
很好笑,片刻之后我居然也看不到他们的踪影,不用猜就知道他们正在发生
什么。小菱也发现了这一点,问我,他们呢?我摇头,笑。 
“我去看看。”我知道她不安了,她想他了。但是还有什么意义?于其制造
更多的尴尬,不如相逢一笑。我拉住她不让她走,我说让他们去吧,你又能
在乎多少。 
沉默…… 
她半起的身子终于慢慢的坐下来,揽住她的腰,她的头就偎在我的肩膀。 
……池水好清,浮标下沉,我大叫我钩到了! 
这时小菱也很高兴说,你真行!小翠乐颠颠的跑过来看着我手里三四斤重的
鱼啧啧的羡慕不已,也难怪,她自己连一条蝌抖也没钩到。自我这条鱼开始,
仿佛所有的人突然都从地面里钻出来一样,现身得神乎其神。 
一抹残阳,一条痛苦的鱼,一群若似开心的人。 

第五章:乱舞
饱食之后,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去处,我指的是人这么多当然不能象约会那样 
安安静静要讲究情调。为图个热闹,选了个迪吧,去。 
专心开车打算无话。 
突然听见,“啊!对了!今天真得好好谢一个人!谢谢他这个绝妙的主意!” 
说话间我突然被旋子狠狠的抱了一下。吓我一跳,差点没把住方向盘,车一阵 
急摆,吓得小翠连声尖叫。这群小孩子,呵。 
看来是我选对了地儿,至少大多数人是兴高采烈的。除了我与小菱,他们皆 
往舞池里冲去。与这所有的人一样,伴着强劲的节奏舞肢弄臂,似乎过瘾。 
太吵不好说话。让声带休息一会,目光与这霓虹灯交织在一起,抽一支烟, 
放松自己。 
这时我一片空白。 
试着不去想什么,想像一片海,无边无际。我是里面的一滴水珠。有点咸,有点 
涩。看起来却是纯纯的。没有烦恼,最多只会化云,作雨。 
一天也就这样过去了。我送他们各自回去。最后送小菱,她坐在我身边,还是这 
样子。我发现小菱这段时间变了许多,以前对我的孤傲确实没了,性格却内向起 
来,不爱说话,总是沉默。我知道她也很烦。面对感情的选择,手足无措。我 
又何尝不这样。 
“我不想这么早回去。”她突然说话了。 
我要你陪我,她说。 
她寂寞了。 
陪她在一家酒店的包厢里唱歌,买醉。她喜欢王菲的歌,她说王菲的声音空灵、 
纯净,好象一潭清泉。还有一点点淡淡的伤愁。我喜欢王菲,喜欢她冷酷 
的多情。 
包厢里的灯被调成黯红色,有一种煸情的意味,就好像这被调和的酒精。我看不 
清她的脸色是不是也红着。而我的身体也正炙热起来。但是我怀疑,灵魂的空虚 
能不能用肉体来化解? 
我要的是takila,很烈,不过她喝,我们一起喝。她将一片准备好的柠檬衔在 
嘴里,我抹了的点盐粘在她胫上,用舌舔它,再喝一口酒,再用唇去尝那嘴里的 
柠檬,酸酸的,呵。然后她照我的样子做,周而复始,在这房间里,我几乎尝遍
了她的身体。 
看起来,非常堕落。 
我听见“不在乎多少人在等我的拥抱   只是想拥有你的微笑  自尊丢到墙角   
掏出所有的好  你还是不看  你还是不要……” 
优美的歌声,无情的有情。绝绝对对的空虚。 
旋子呢?现在在做什么,呆在家里吗?还是又在陈拜在一起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起她,我只是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脑子里钝钝的。做不出 
别的反应,无聊得想要杀人。 

第六章:斗欧
凌晨两点五十一分。天空没有了星星。我送小菱回家。 
她已经醉得差不多,没有说话的力气,坐在我身旁将头靠着车窗喘息。 
“停车!我要吐!”她突然嚷道。 
车刚停住她就推门而出,向路旁跑去。我急忙也追了出去。她跑到路旁的草地蹲在
地上狂吐。我拍拍她的背让她吐得畅快点。 
心情本就不好再要吐得不畅快,就不如死了算了。我可能明白她此刻的感受。但我
帮不了她最多也只是拍拍她的背而已。 
终于吐完,她说想去吹吹风。 
晚风徐徐的吹过,落叶在飞舞。她的发微微乱着。那么凄清。 
陪着她在夜里走,路如此长,夜如此深。心却难以安静。 
要找到终点太难。 
而我们能做的只是走着。 
这个时候,城市睡了,人也睡了。整个世界都仿似在睡梦中。 
我以为长街上只会剩下我俩,但是我错了。我们前面的路灯虽然有点昏暗,但是足
以让我们看见路的前方有一对相吻的情人。但路灯还有昏暗了点,我只知道是一对
情人也未看清这对情人是否有可能是我认识的;或许我根本没有想过这个可能,因
为这毕竟不是小说不能成书,而俗话说无巧才不成书。 
结果却很出乎我的意料。 
当我意识过来小菱已冲过去,她疯狂的扯开他们,并迅速的给了那个男人一个耳光
——“啪”!声音在整个长街回响。 
陈拜,旋子。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菱子凄历的喊叫!旋子大叫:“别这样小菱!”
第一次看见她这样凶狠。我已经跑过去拉住失控的小菱,抱住她。她在我怀里痛哭! 
陈拜已经傻了。我承认他比我高大比我英俊。但他还只是一个小孩子,不知道什么
是责任, 
分不清什么是游戏什么才是爱。我不怪他,但他伤了小菱的心。陈拜捂着脸此刻他
的脸一定很疼吧,但是他有没有心疼过小菱? 
我抱住小菱说,小菱别哭。 
旋子很慌,她走到我面前,用一种纷乱的眼神看我,接着她也哭了。她扯住小菱的
手说对不起小菱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 
陈拜终于忍不住,他向后退却,哭丧着脸大嚷:“够了!够了!这算什么!菱子你
哭什么!你还不是与肖遥在一起!你凭什么打我当我是白痴吗!我不是我不是!你
们都不是好东西!” 
我听了很不是味道我说:“你说够了没有?” 
“怎么!你不服气吗?有种来单挑!” 
听到这里我火冒三丈,松开小菱冲着陈拜的肚子就是一脚!他忍住痛轮起拳头立刻
与我扭打在一起。我的大脑变得非常盲目。只知道打打打! 
如果我手里有刀现在我就会杀掉他,根本不需要理由。 
旋子完全呆了。她没有见过这种阵式,也不知道如何把我们拉开。她只会在一旁乱
叫着:“别打了!别打了!我求你们别打了!”但是有谁听得进? 
小菱已经跑得很远,没有谁顾得上去追赶。我的眼睛挨了一拳,我们怒吼着在地上
翻滚就象两只争食的动物。 
旋子也逃了。 
好想哭。 
尾声:一片雪花
孤孤单单的回了家,大脑变得象塞住了一般。我不认为还会有什么值得开心的。 
有些东西太突如其来,我控制不住把握不了最后只能做茧自缚。 
躺在床上细数起这些回忆。觉得有点冷,于是将空调开到最大。午夜剧场已经 
播送完,电视弹出一片雪花。 

一切就这样过去了吗?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