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爱也三十 恨也三十

胖礅儿  发表于2000-12-16 16:57:01.0


 

一 
公元2000年12月9日晚大约六时多许,我吃饱喝足,跟往常一样走进离家最近也是本地最好的网吧。之前好象并无任何征兆能向我暗示出今夜会与以往有怎样的不同,天穹的最深际一如往夕的黑不溜丢,没有一点紫光能给我一点提示;我在吃饭时好象也压根没咬过一下筷子;更不用说梳头时发现有青丝从肩上踉踉拂下。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如水。 

等到后来的艳遇发生时,我重新环顾一下四周,才终于恍觉一切都应该是天意。 

我打开我曾经打开过数十次的QQ,我眼睛的余光告诉我网吧的小老板又在不远处取笑我了。他总是力劝我放下包袱,开动机器,勇敢地甩掉oicq,到搜狐,网易,天极走四方去!我也曾不得已在这些地方分别逛了一回,可是没有多久,我就又回到了我的icq。关于我的icq情结,哪天我也许会为它著贴立说。只是我怕我等不到你来复贴,我极有可能自已就会被自已的心意感动得泪水涟涟。 

览物之情,得无异乎?这世上的天空是相同的,树木和花草也是相同的,不同的只是人们的心情和眼睛,换一个角度去看,也许觉得icq美丽的是你,而不是我了。 

我上网时间不长,大概有四十几个晚上,而且基本上是头半宿。我只聊天,不干别的。有时一上线看见好友在,我连聊天室都不进,站在icq的院中央就和人家聊上了。呵呵,谁让我是女的了? 

有时我也会去晒太阳。那是好友不在或是自已心情不爽的时候,哈,我说的晒太阳当然是逛社区了。从icq的聊天室切换到社区,感觉就象从不见天日的深海一下子窜到了陆地,嘿,晴得晃眼!心情一下子会好过许多。(icq聊天室的大背景是黑色的,社区则是白色的) 

我此刻就是因为好友不在线而戚戚切切地爬上陆地,象一只疲惫无望的海星星。之前深海底的聊天室都已经被我逛了个遍,也觉得无甚乐趣。失望得都想从此归隐。 

我想起一个叫桀子的小孩曾跟我一再的提起三十,我的眼睛就停在了一个名叫《我在三十有约》的贴子上,双点!打开它!看看这里到底有什么好东东!竞能引得桀子只思三十,不聊天?! 

------- 

哈!好英俊的贴子!一时间我急得居然只是搓手,满心敬意无处附寄~~,我此前并不是没有上过社区,但真正能让我产生娱意,觉得开心的贴子实在真的不多。我见不得女孩子伤心,更不能瞅男人感时伤怀,唯独对这嘻嘻哈哈的能调能侃之流怎么看怎么不能释怀-------(谁叫咱也深爱此道?) 

贴子的作者名为二哥。我决定打开国门,吸纳这个帅哥为好友。接下来,改设定,点身份验证加好友,查找,等我气喘吁吁地忙完,才发现二哥,嘿嘿,原来根本不在线的。 

磨(没)关系,磨(没)关系,我笑呵呵地把这个决定列入明天的上网计划。 

接下来发生的事,我想每个经常涉足三十的人肯定都猜得到,我的眼睛被三十特有的骄阳快晃花啦。什么笑言,老桑,倚栏,醉袖,吴珊,猫科动物,英儿的,就连他(她)们的灌水也让我倍觉可爱。我都想隔着 
lnternet一把把那个猫猫给拽过来!(呵呵,猫猫可不要大叫非礼噢~~) 

临下线时,我做了个重大决策,把我的名字由“欢の尘"改成"胖墩儿BR>

也罢!为了新欢总是要放弃旧爱的. 

初逛三十,我象得了甲亢.兴奋的心情延续到12月10日的凌晨.我这个年纪竟也会有如此的感受? 
                        
                                       二 

12月10日晚,我比平常早到网吧一小时.新求了个昵称和号,直奔三十.用原来的号一边聊天一边看贴会影响我对三十的美好感受. 

这一次先看的是吴珊的<你是男子 我是女子> 

吴珊的诙谐中总带着那么几分小女子特有的精致,这个亦庄亦谐的才女子啊,等到终于逐字逐句地看完后,我真想说,你的每一个妙句子都已经深深印进了我的脑海子! 

虽然我只是个俗女子/我的心也有它的花园子/什么金子银子全都被我抛到了后脑勺子/现在我只想在三十了了我的下辈子.(不是她新说的,是我刚想出来和她的 :) ) 

反正我的新QQ里一个好友也没有,不如就将这一揽子人精儿全收了! 

嘿嘿,一想到这个绝妙的主意,我的甲亢病又开始发作了! 

哈,我今天运气不错。吴珊在线。 

我先把老桑的念经之泥牛入海调出来,再把请求加吴珊的讯息发出去。哈哈,然后就是,边读老桑,边等吴珊啦~~~。我此刻开心得真确实象个胖墩儿。 

呵呵,我昨天还见过老桑对结发妻信誓旦旦呢,今儿怎么就改成泥牛入海啦?多么美丽的自甘沉沦噢~,老桑此刻的心情是不是痛并快乐着呢?我好同情这个男人的深情,结果换来的都是他自作自受的无奈。(实话实说了,老桑别骂我噢````  :)) 

等我从老桑里解脱出来,我才发现QQ的世界里安静得让我惊讶。 

怎么?吴珊没稀理我?我不能相信自个儿的眼睛,好友里的确依然是一片澄净。 

她不是一直闭着眼睛在敲电脑的键子吧?!!!嘻嘻,高人就是高人,不象我连盲打都不会,打字时眼睛又要看电脑,又要瞅键盘。 

再请求加一次了。胖墩儿的脾气从来都是爽得很。 

我又去看《二哥的东北情结》,醉袖的《醉归》,倚栏的《想找人吵架》------------ 

狠忙乎了一通之后,我忍不住很没有面子的看了一眼我的QQ,本来我想再拖一会儿的,等到下线前再装作才发现她已经在好友里等了半天,然后再得意洋洋地跟她说,啊呀,我得走了,真不凑巧了,我刚聊得很累,下次再和你聊?88~~~。(谁让她先晾了我一次来着) 

结果所有的心机都是白费。我想你可能又猜到了,胖墩儿的天空依然是空白的。连个麻雀都没飞过,更不要说看见鹤舞。 

世人用爱去追逐,不爱不怨就是成熟。我眼泪巴嚓地想。 

我强作欢颜,奋力键出: 

〈请记得加我为好友〉  
我的眼睛被我的心强行带进三十 
我的手被我的心肆意指使去访问每个我喜欢的人 
请不要拒绝一张因了三十而快乐的脸 

我痛不欲生地把它逐人粘贴到我仰慕的各位高人的自留地(留言)里。老桑,醉袖,等粘到倚栏时,我忽然有些畏缩了,我仿佛看见猫猫正在角落里用猫爪掩着鼻子嗤嗤地笑;“没用的!”老桑这泥牛尾巴都被海水泡去一半了还诚意拳拳地冲我大叫;吴珊,醉袖,这两个才情令我心悸的女子更是狠绝,早就起身离去,把我晾在了一片荒地上。我想灌水都是干灌,不见东西长!!天啊,我真傻,倚栏精得早就把门关上了。她心情不好,我想陪她吵架,都楞没地方吵。穿越了半个城市才买到的《吵架大全》成了一堆废纸,可怜我上阵之前一阵狂读,连书的页码都捻碎了。我准备豁出去的肥命也只好草草收回,抹都不抹就摞回枪膛。至于说“拚将一生休,尽友一生欢”的誓言,那什么,就让大风一块刮走得了。 

夜深了,我眼巴巴地盯着我的QQ右下角那个播放消息的小广播,真希望哪一天它能铃音大作,三十里的俊男美女都挤着喊着来跟我说:“胖墩儿,我错了,来!让我加你为好友吧---”这一定是本世纪末最感人的场景了。 


爱也三十,恨也三十。三十有约真的是我而立之年很适时而逢的一际艳遇。是进亦忧,退亦忧。我现在的情形比泥牛入海的老桑真强不几许-----------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