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眼泪·诅咒(二)

夜月斩  发表于2000-12-18 19:06:58.0


 

我的名字叫雪铃.出生在冰族,我的母亲冰女生下我几天后就去世了.她的坟在雪穆峰的悬崖上。
   按我们的族规,她应该葬在氏族的寒冰洞中,可是她却葬在了悬崖上,那里终年有风.
    
   每年清明节,我总要到母亲的坟前祭奠.近来听法师的儿子说,那里竟然成了禁地,禁止族人上去。
    因为那里立了块牌子"入内者死."署名是风骄.派去的几个冰族护法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风骄这个名字.他仿佛充满了死亡和黑暗.他真是一个恶魔.
   明天就是清明节了,我决定偷偷的去悬崖,哪怕等待我的是死.
   
    清明节,有雨.
    雪铃看到了那块牌子.牌子造的很粗糙,但字很醒目.是用鲜血写上去的.
每个字都入木三分.很草.字里行间仿佛都充满了诅咒.
    雪铃发现在牌子背面挂着半块玉佩,当看到玉佩的时候,雪铃身躯一震.
    她太熟悉这半块玉佩了,20年来,这半块玉佩她一直贴身带着,那是母亲的遗物.
    冰族法师失踪前,曾经跟她索要了这半块玉佩.为什么会挂在这里?
    雪铃伸出手,想摘下玉佩,当她的手刚触摸到玉佩就听到了身后的一个声音.
    "不要动它."
    话音落的同时,雪铃感到颈侧多了把冷剑.杀气使她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你可以杀了我,但玉佩我一定要拿.因为它是我母亲唯一留给我的东西."雪铃语气中充满了坚定.她的手摘下了玉佩,挂在了脖子上,手指触碰到了剑锋,感觉到了剑锋的冰冷。

    剑在颤抖,颤抖的不是剑,而是持剑的手.雪铃感觉到剑已经没有了杀气.
    雪铃一转身,就看到了风骄.
    风骄也看到了雪铃.
    风骄的身体在颤抖,但他的脸依然没有任何表情,和山上的冰雪一样冷. 
    "我的母亲就葬在悬崖上,我今天来为她扫墓."雪铃盯着风骄的眼睛.因为那双眼睛已经湿润。
    风骄低低的说道:"来吧."然后收剑,转身,向悬崖走去.
    那一瞬间,雪铃眼睛也湿润了.她原来一直以为风骄是一个无情的恶魔,从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的时候.可是她发现自己错了,他也是有感情的,从他的眼中可以看出.

    雪铃跟在风骄的身后,来到了母亲冰女的坟前.她发现坟的不远处有间木屋.难道他就住在木屋里?他在这里守护什么?
    雪铃还发现原本没有墓碑的母亲的坟,竖立了一块墓碑.听法师说,母亲临死前的遗愿就是不需要墓碑.难道墓碑是他立的?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墓碑上只有一个字:"伤",字鲜红,仿佛鲜血欲滴.墓碑前还残留着纸钱燃烧后的灰烬.
    "你去祭奠吧.以后这里你随时可以来。"风骄的声音似乎有点颤抖.说完径直走进木屋.
    悬崖上的风很冷,但雪铃的心却很暖.祭奠完后,雪铃来到了木屋前,犹豫了一下,轻轻推开了木门。
    风骄正在凝视脖子上的那半块玉佩。
    门开了,雪玲在门外。看到了风骄脖子上的半块玉佩。
    风从门灌入,吹乱了风骄的长发。雪玲看不见他的脸。
   “你为什么有我母亲的那半块玉佩?”雪玲的声音哽咽了。
   “因为我是你哥哥,一个从一出生就被所谓的恶魔诅咒了而被抛弃的哥哥。”风骄声音很平静,但他的手却因为握拳用力而变的苍白。
    “哥哥?哥哥!!”雪玲冲进屋子,扑进了风骄怀里。泪水打湿了风骄的衣服。
    风很冷,但风骄和雪玲的心里却充满了亲情。
    风骄流泪了,第一次留下了不是悲伤的眼泪。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