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我来了!千年梦呓(一):三千三百年之Lamses(1)

Lamses  发表于2000-12-20 10:08:14.0


 

菊姐姐:我不是不贴过来,是、是、是、唉~~~实在是写的太差,拿不出手,不想在你这丢人。而且我是边写边改,有时写了后面又回头改前面,总没个定稿,我都不知道现在贴的以后会不回变,唉!对不起啊!看在我带病来捧你场的份上,您可别怪我了。我知道错了,呜呜呜~~~~~~~ 千年梦呓:三千三百年之Lamses(1) “好痛苦!”心中不断的想喊。 遍地的黄沙,如火般烈日。身上的伤口似乎已经止住了血,可刻骨的疼痛仍然存在! “好痛苦!谁来救我!” 深沉的夜幕,一天赶路的疲乏,所有人都已经熟睡了。 被惨叫惊醒的我,听到帐篷外传来的阵阵撕杀与刀剑撞击声。 “莉特拉!快!埃及军袭击我们,快起来!”冲进来的是赛南沙哥哥。“快走!” 不知所措的我,任由哥哥拉着跑出帐篷外,视线所见之处,都是凌乱的尸体,随同的护卫所剩无几。偷袭的埃及军队,似乎早有准备,已经稳占上风,所持续的只是杀戮…… “赛南沙哥哥!怎么会这样?埃及军队不是来欢迎我们的吗?”我问。 “不知道,似乎是针对我们而来,护卫已经快没了,莉特拉!别问,快跑!”连一向以镇静出名的赛南沙哥哥此时也有些慌乱,看来真的是情况不妙。 眼前不是询问的时候。 袭击的人,从黑暗里很快就围了上来,只剩下赛南沙哥哥和我了吗?四周已经不见自己人了,以赛南沙哥哥的身手,要脱身并不难,可是今天……怎么好象力不从心的样子? 只记得刀剑在眼前挥舞的景象,哥哥似乎越来越难以抵挡从四面围上来的敌人。 “啊~~”一阵刻骨的痛楚,似乎一支冷箭从后面射中了我,“赛南沙哥哥!”我忍不住的惨叫!好痛!然后是一个举刀刺下的人影。 “莉特拉!”匆忙回身的哥哥,什么也顾及,纵身替我挡住了这一刀,“不要!哥哥!” “莉特拉!对不起,没能保护你!”流下的热血,从哥哥身上流下的血好热!趴在我身上,对我说完最后一句话。美丽的灰色眼眸闭上了。 “赛南沙哥哥!”我欲叫难叫,好痛苦!“不要留下我一个!”接着是黑暗的降临…… “赛南沙哥哥!不要离开我!”终于我能叫喊出来,随之而来的是乍醒。 我是在做梦吗?刚才残忍的景象是梦境吗? 不是的!身上的伤痛再次提醒我。是的!这就是前天在我眼前发生的事! 被赛南沙哥哥鲜血和身躯笼罩的昏迷的我,被袭击的人认为已经死亡,直到天亮后才从沙堆中爬了出来,我记得自己不停的在烈日与黄沙中行走,在痛苦中失去知觉,可……这是什么地方? 从梦境中完全醒来的我,四面回顾,这里似乎是一个临时的帐篷,很简陋的样子,是哪啊? “终于醒了吗?”耳边响起一个浑厚而精明的声音。 随声而进来的是一个神采飞扬的男子。算不上很英俊,至少和赛南沙哥哥比起来差远了。但却有着与众不同的神情,还有一对奇异光芒的眸子——浅浅的褐色双眸,如同黄金般的眼眸。特殊气质的男子! “你已经昏迷了两天了!终于醒了吗?”男子笑了一下说。 “你是谁?”我心里有着疑问:“我怎么在这?这是什么地方?” “好多问题的小姑娘!可是你昏到在沙漠中的哦,要不是我们经过,你现在应该已经被黄沙掩埋了吧!” 被黄沙掩埋!是啊!我亲爱的赛南沙哥哥现在应该已经在黄沙掩埋之下了! 哥哥!赛南沙哥哥!如果没有那晚的偷袭,现在你应该成为埃及的新法老了…… 千年梦呓:三千三百年之Lamses(2) ……十三年前的赫梯王都哈图萨斯王宫。 年纪比我大四岁的赛南沙哥哥是最痛爱我的! “莉特拉!快点!我带你去摘水果!” “莉特拉!这花给你,刚去高原找到的!” “莉特拉……” 嘻嘻……,最喜欢赛南沙哥哥,英俊、身手好、心地善良的赛南沙哥哥! 我的母亲是有着“伊秀塔儿女神之女”的称号的赫梯首席祭师,以美貌、智慧与善良赢得全国人民的爱戴。赛南沙哥哥的母亲是我母亲的侍女,是个很温柔、很纯洁的女人,从小我就最喜欢赛南沙哥哥,不但因为年纪接近,而且自赛南沙哥哥和我的母亲都过世后,我们是一起长大的。 赛南沙哥哥来就是赫梯的第一勇士,就算是大哥、二哥或者其他的王兄,若要比试剑法,也不是赛南沙哥哥的对手,如果不是因为只是侧室的儿子,赛南沙哥哥应该是最佳的王位继承人!但无论谁都说,哥哥有着王者之风。 最喜欢和赛南沙哥哥一起到处游玩,跟在哥哥身边是最安全的,就连父王也很放心。就连哥哥征战他方,我都会跟着到处看看。无论是米丹尼还是亚述…… ……四个月前赫梯王宫 “有埃及王后的密信!” “王要召集大臣与众位王子们有事商议!” 宫里的气氛似乎很紧张,人们惴测不安的谈论着——埃及。 “好象是埃及国中出事了!” 埃及——一个离我们很遥远的国度,听说是个很炎热的国家,长长的尼罗河畔,强大可与我赫梯势均力敌的大国! “埃及法老去世了!”埃及传来的最新消息。“好可怜!听说才十八岁哦!” 埃及年轻的法老王图坦卡蒙猝然去世了,只留下了年轻的王后和虚位以待的法老王宝座! 年轻的王后有一封密件送至父王: “我,埃及法老之后,僅向伟大高贵的赫梯王苏比流姆敬意。我的夫婿图坦卡蒙已经去世了,我们没有留下子嗣。听说您有众多的王子,请让您其中的一位来当我的夫婿,那位王子将成为埃及新的法老王,并将使我两国结成紧密的联系!” 是否应该派遣王子前去埃及成婚!——这就是让宫中上下都难以定夺的事! 元老院与王室的会议开了数天了。持不同意见大臣们议论纷纷: “有传言说法老是被朝中的某个大臣杀害的,此时要求我们送王子前去,是否会有什么阴谋?” “我赫梯国可是掌握了铁兵器制造秘密的一族,埃及是否为了秘密而出次诡计的!” “如果是有阴谋,我们将很难提防。说不定派遣的王子会成为人质的。我们就会受制与埃及。”反对派的人还是很担心。 “如果是阴谋的话,应该有更好的说法吧,这样提出求魂也太直接了。” “如果我们的王子能成为埃及法老,赫梯就和埃及联合起来了,如此一来,整个东方将全部由我们赫梯国统治!”支持派有不同的意见。 “整个东方将全部由我们赫梯国统治!”实在是很诱惑的吸引。再次和埃及王后方面联系并双方派遣了使者确认后,就决定了。 众多的王兄中,不是年纪大就是已经成了家,或者是帝国未来的王,只有赛南沙哥哥年纪相仿且没有妃子。 终于要送赛南沙哥哥去埃及了! “赛南沙哥哥,你真的要去当埃及法老吗?” “是的,我会去的,我会好好的当个法老,会去爱护人民,会令赫梯与埃及和平共处!”赛南沙哥哥心地总是那么善良。一定是一个伟大的法老王! ……如果哥哥还在,一定是一个伟大的法老王! 千年梦呓:三千三百年之Lamses(3) 但是……为何前来迎接的埃及军会袭击我们?究竟是怎么回事?真的是埃及的阴谋诡计吗?此时的我心里却不断的涌出疑惑,一定要知道是什么事! “干什么在流泪?伤口很痛么?”打断我思路的又是那男子:“说说为什么你会昏到在沙漠中?还受了伤。” 抬头看着这男子,应该怎么说,如实告诉他吗?但这里是埃及领地,他又是谁? “我叫塔杜丝,只是路经沙漠的旅客,遇到强盗了。”此时的撒谎是必要的。 “开什么玩笑,想骗我啊!”男子笑起来,“看看你的样子、你身上的服饰,有着如此高贵样貌与紫色的服装的人,怎么会是沙漠旅客?强盗又怎么会放过你!” 好精明的男子,想不到能从我的外表分辨我的身份。不!还是不能说出来。 “真的,我是旅客,我的父亲是米坦尼出名的商人,这次是前来埃及做生意的,路上遇到强盗,要不是父亲与哥哥拼死护卫我,我也许真的已经被黄沙掩埋了!”边说边哭的我,实在是想起了赛南沙哥哥,是的,是哥哥用生命换来的我。 选择米坦尼应该是最合适的了。大半年前我赫梯攻占米坦尼王都后,我曾经去过,对那的语言、民俗和人民都有了解。是最好的冒充了。 “袭击你们的是强盗吗?” “是的,看不清样子,但应该是!”我怎么能告诉他是埃及军队,这可是埃及境内啊。 应该是让男子有些相信吧,他点点头,但仍然有着怀疑的神情。 “谢谢您救了我,能请问您是谁吗?”我也很想知道男子的身份,精明、特殊的男子,是谁呢? “我叫门帕提拉·普拉姆斯,埃及第一军队长!”淡淡说出自己名字与职位的男子,却让我如遭雷击! 埃及军队长!是杀死哥哥的埃及军!好在我没说出真相,是仇人! 强制住自己内心的激愤,我笑着说:“谢谢您救我,可是我现在却不知道怎么办。” 我不要回家,我要去埃及,这一瞬间,我下定了决心,要为哥哥复仇! “等我办完公事,想办法找到来自米坦尼的商人,让他们带你回家!”男子应允我说。 “那真的谢谢了,可以问一下有什么事要办吗?”我现在却很想与他多打听一下,相熟了后会好办事的。 “我奉命前来迎接来自赫梯的王子,他是当埃及新法老的人!” 什么?来迎接赛南沙哥哥的埃及军?不可能!我们数天前在埃及边境外就已经遇到了,怎么会还有? 强作无知的我,忍不住询问到:“为何要外来赫梯王子前来当埃及法老?” “我更不想,伟大的埃及怎么能让外人来统治!”骄傲的男子愤慨的说:“所以我才不想去赶什么迎接工作!” 不想?所以才要安排军队暗杀哥哥吗?难道就是这男子的诡计? “报告队长!有情况发生!”谈话被冲进来的士兵打断。 “什么事?这么急不可待的。” “我们找不到赫梯的王子的队伍,似乎在沙漠上失踪了!边境的军队说已经进入边境了,但我们却找不到!”如实报告的士兵着急的说。 “是吗?找不到啊!”名叫普拉姆斯的男子兴奋起来:“哈哈!太好了,最好就找不到,我们就可以回孟菲斯了。” 奇怪,从他们的对话中看,似乎不知道哥哥被袭击和已经死亡的事。埃及。究竟发生了什么? “通知下去,准备回王都!”普拉姆斯的命令下达了。 “队长,还是再等两天吧!也许是行程慢,要是接不到回去的话,会挨训的。”手下的士兵有点担心的劝解道。 “等什么,我才不想见那个什么赫梯王子!有什么好!” 有什么好?哼!赛南沙哥哥可比你英俊、善良、博学多了!讨厌的埃及军人。 ——回王都!我将要前往埃及的王都!

 


千年梦呓:三千三百年之Lamses(4)

Lamses  发表于2000-12-21 04:20:55.0


 

千年梦呓:三千三百年之Lamses(4)

真不愧是统治东方的强国,好繁华的都城——底比斯!高大的神庙耸立着,到处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商人,尼罗河中的大船小舟往来不断,满载着各地的贡品。

“塔杜丝,你打算怎样办?”普拉姆斯的男子问我。
“我不知道啊!”我真的也不知道,虽说是想找到事情的真相,但在这远离故国的异乡,我又能干什么?怎么找?
“我要先去王宫报告情况,你先在外面等等我吧,回头我看看能不能找到来自米坦尼的商人。”
王宫?对了!就是王宫!一切事情来源于埃及王后的求婚信,要了解真相只有王宫!也许我应该想办法进去!也许要借助这男子的力量。

“王宫啊!哇!一定很豪华、很宏伟,我真想见见!”装作小女孩的神情,我开始向普拉姆斯提出要求:“也带我去看看好不好?”
一路上虽然是很冷酷的男人,却似乎对我有着很耐心与宽容,不过也是正常,我可是赫梯国以美丽著称的公主,从小就形成的高贵气质与举止很容易令人臣服。

“不行!王宫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怎么能带你去。”这次他都是回绝的很快。
这我当然知道,我可是从小在宫廷长大的,可我现在一定要去!
“就偷偷的看一眼, 看一眼就好!求你啊,就一眼。”
我的苦苦哀求应该还是有效的,看得出他的样子软下来:“保证不乱走,保证不出事哦!”
“嗯!我保证!”嘻嘻……成功了!

这就是埃及的王宫啊。与赫梯哈图萨斯的很不同,巨大的石柱,宽广的庭院,众多的黄金装饰,水池里淡紫色的睡莲好美!

“普拉姆斯,你又从那找来的美女啊。小妹妹,小心别被他骗哦,他可不是个好人!”宫里的人似乎很喜欢普拉姆斯,开玩笑的话一路都不断的听到。
“想不到你很受欢迎。”我忍不住说。
“那当然,我可是第一军的队长。”哼!到底还是高傲的男子,实在是赞不得!

“王后!快点行礼!别老东张西望的!”被提醒的我,才发现面前的女子,美丽而忧伤的人。黑色如漆的发,浅褐色肤色,高贵的女子,这就是向我赫梯国发出求婚信,更害死哥哥的人吗?只是眉宇间深深的哀伤却让人无法的去产生怨恨。

“好漂亮的女孩子,普拉姆斯,是你的新女伴吗?”
“才不是啊!我才不要喜欢他这么高傲的人!”自己也不知为何,就冲口而出,一时间引起了哄堂大笑。
“想不到还有不喜欢普拉姆斯的女孩,真是特别的人。”年轻的王后也忍不住笑起来:“漂亮活泼的女孩,愿意留在我身边吗?普拉姆斯经常进宫的,不会让你们分离哦。”

留在王宫?太好了,这样一来我就可以探听到杀害哥哥的人了。
“我愿意啊!尊敬的王后!”从小在宫廷长大的我,知道怎样去遵守这宫廷的礼节。更不要去管什么普拉姆斯。
奇怪的是,他并未反对。

赛南沙哥哥在沙漠中的失踪,为埃及王宫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安凯塞娜蒙,你必须再结婚,既然赫梯的王子失踪了,你就要在朝中贵族里选择夫婿!”王太后对年轻的寡后发出最后的通告。
才发现,后宫最有威严的是——有着“尼斐泰悌”之称的皇太后,听说当年的法老王,用了大量的黄金从米坦尼迎接而来的公主。

“我不要和有可能谋杀我丈夫的人结婚!”看着年轻的王后哭泣的样子,我突然觉得好可怜,如果哥哥还在的话,一定是个能令她幸福的人。看样子,王后应该不是杀害哥哥的原凶,可那又是谁呢?


谢谢姐姐关心啊!千年梦呓:三千三百年之Lamses(5)

Lamses  发表于2000-12-22 04:28:48.0


 

谢谢姐姐了,我会注意的!嘻嘻……喜欢姐姐哦!先贴你这,我再回家贴!:)

千年梦呓:三千三百年之Lamses(5)

有着来自王太后故乡的身份的我,又是普拉姆斯带入宫中,美丽的样貌,合适的礼节,恰当的言谈,都令我容易受到众人的信赖,行动与探听的事情多多了。

宫里原来流传着之前图坦卡蒙王死的奇怪的传言:
“王前一天还很精神的,谁会想到第二天突然就猝死了。”
“王死亡的样子不正常,有中毒的迹象。”
“听的人说,王的额头上有很大的伤口。”
不管是那种传言,至少可以确定,图坦卡蒙法老的死亡很可疑。埃及王宫,是个充满神秘的地方。这是我的第一印象。

最不喜欢的只有一个人——阿伊。朝中的重臣,其实传言中更多的是他就是杀害法老的真凶。但似乎很得王太后的欢心,每次想王后提出未来法老和结婚对象是,王太后总是首选他。
“不要,最讨厌阿伊!”安凯塞娜王后总如是说。的确,我也很不喜欢他。总是心怀叵测的样子。而且听说他是已经有了正室的人。
何况……
“塔杜丝,你好美,很喜欢你!”其实我没对王后说,阿伊总是在没人的地方对我这么说。
一只讨厌的苍蝇!相比之下,我宁愿喜欢普拉姆斯了。

普拉姆斯进宫了,奇怪!我怎么变得高兴起来,有种久别重逢的喜悦。
“塔杜丝,在宫里过的好吗?”普拉姆斯问。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原来是想找到害死哥哥的人的,现在却让我越来越迷惑。
“嗯,还行,就是总见到讨厌的阿伊!他总是借王太后向王后逼婚,很阴险的人。”
“呵呵!好敏锐的感觉,看来你听到不少事,到是没枉费你进宫。”

这个普拉姆斯!似乎知道我目的似的,说话总是有点含意。他的事我也早就打听了,听说是北埃及军司令赫列姆赫的心腹,也是阿伊最大的对头。更是宫里众多宫女倾慕的对象。人们还喜欢叫他作:“拉美西斯”,就是“拉塑造了他”,也许在很多人的心里,优秀的普拉姆斯真的是有着神赐于的天份吧!有着令人难以直视的金色眼眸的人。

“为什么你不帮帮王后?”我有些忍不住的问。
“宫廷的事你最好还是少过问的好,其实你不适合留在这,我找人送你回故乡吧。”普拉姆斯总是避开我的话题,要求我回家。

可是当我告诉他阿伊总缠着我时,他似乎有些着急的反映:“不行,这次一定要带你离开王宫,你不能再留下!”
可我还没查出下令杀害哥哥的人,怎么能离开!

王后要再婚了。终于是难以抗拒王太后和阿伊的权势。阿伊将成为新的埃及法老!
也许真的是阿伊害死的前法老,说不定是为了王位,更下令暗杀前来继承王位的哥哥!
此时的我,心里开始确定下这样的想法。

当上新法老的阿伊却让我有着及大的恐怖感:“塔杜丝,法老的要求是不能拒绝的!”
“小心我会告诉王太后!”我知道阿伊对王太后还是很畏惧,自认来自王太后故乡的我,还是能讨太后的欢心的。
可是,连我也没想到,这办法也有不能用的一天。


  千年梦呓:三千三百年之Lamses(6)

Lamses  发表于2000-12-24 10:00:57.0


 

千年梦呓:三千三百年之Lamses(6) “小丫头,居然敢骗我!”今天的阿伊很不一样了。把我唤到宫中无人之地。 “我已经知道了,你不是什么米坦尼商人的女儿。普拉姆斯在沙漠中救起的你,是来自赫梯的公主!” 怎么可能?阿伊怎么会知道?也许是故意在激我,我才能轻易放弃:“说什么笑,如果是赫梯的公主,怎么会受伤到在沙漠中,应该是有很多人护为的!” “哼!还口硬!也许你还记得他吧!”阿伊转身唤出一个贴身随从。 天啊!我认得,我清楚的认得他,就是在边境上迎接我们的埃及军的头领,也就是杀害赛南沙哥哥的人!! “他是奉我的命令前去的,想不到吧,还以为都解决了,谁知道会被你这小丫头活下来。不过这样也好,你这样的美女死掉的话,也太可惜了!这么说来我还要多谢普拉姆斯了!”阿伊阴险的面容在灯火中变得好恐怖。“愿意当我的侧室的话,把赫梯一足炼铁的秘密告诉我,就放过你!” 什么?我现在恨不得亲手杀了你为哥哥复仇,死也不会当你侧室的! 可是我还有一个疑问没解开:“我赫梯国的护卫以勇猛著称,怎么会让你下贱卑鄙的埃及军站败?” “是你们自己不小心,我们一早就在食物中放了药,另到你们无力再站斗!”旁边的曾经杀害哥哥的人说道。 原来是这样,难怪,赛南沙哥哥有着赫梯第一勇士之称号。却被这些卑鄙的小人害死! “要逃离!”危险似乎逼近了,此时的我,要怎样才能脱身? 似乎是从天而降的黑影,只一瞬间就击倒了阿伊和他旁边的守卫。深手来着我,跑向后宫门。“你是谁?”我问道:“为什么要救我?” 黑影没出声,只是很熟悉般,很快就出了后宫,看着眼熟的背影,冷冰无言的形象,象是…… “普拉姆斯,已经跑出来了,停下吧!”我忍不住喊道。 果然步伐停了下来,黑影回头看看我,,放开了手:“到底不愧是赫梯国的公主,果然很聪明!” 出声的果然是普拉姆斯,原来他也已经知道!“我早就在怀疑,为何米坦尼商人的女儿会如此熟悉宫廷礼节,为何有着在一般人身上看不到的帝王气派,原来你是赫梯国的公主!” 还有什么好说的,此时无法隐瞒下去:“是的,我就是赫梯王的女儿莉特拉,也是你不喜欢的赫梯国人!” 听到我这么说他似乎没什么反映,仍然自顾自的说着:“原来是阿伊想篡夺王位,才派人偷袭你们的,这到真没想到!” “你们埃及人,连自己的王都无法保护,还有什么话说!”我忍不住想去驳回他。 却只见普拉姆斯陷入沉思,对我的话无动于衷。“在想什么?”我打断他的思路。 他抬头看看我:“在想,应不应该让你回赫梯!” “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回去?”我大声抗议。 “因为此时没人知道事情的真相,都以为你们的队伍是在沙漠上遇到风沙失踪,但如果你回去说出真相,就会发生战争。埃及和赫梯之间不可避免的战争!” 这我到真的没仔细想,是的,哥哥遇害,父王和其他王兄一定会复仇,战争无可避免!但……只是这一个原因吗?我的心却有那么一点点的失望。 “走吧!”普拉姆斯催促我。“要去哪?”不是说不让我回国吗? “先到安全的地方再说,阿伊一定会派人到处追捕你的!走吧,也许我会想到让你回去又不发生战争的办法的……” 今夜的星空好美,不知怎地,逃亡的路上忍不住抬头看着满天的星星,奇怪,无论在埃及还是赫梯,看到的星空并没有什么分别,总是繁星点点的在闪烁。 “喜欢看星星吗?”普拉姆斯似乎发现我的样子。 “是的,从小赛南沙哥哥就教我认识各种的星星,那是伊秀塔儿女神头上的珠宝吧!” “埃及的人民最喜欢的是天狼星,瞧!就是那颗。每年当天狼星在地平线上升起时,我们的母亲之河——尼罗河就会泛滥,为国家带来肥沃的土壤,当年就会有个好收成。” 是吗?天狼星,沿着普拉姆斯手指的方向,我见到一颗巨大明亮的星星。淡蓝色的光在闪动,有着全天最亮的光芒。很美丽的星!伴随着让我心情变得舒畅的风。如果在赫梯的哈图萨斯,应该快到冬季了,怕是该下雪了吧!埃及却还刮着很清凉温和的风。 在赫梯,我们水之季节标志的星是金星,同样巨大明亮的星星,但似乎远没有天狼星般闪烁的光芒。是那种令人心也跟着跳动的光!如同他金色的眼眸! 能这样在温柔清凉风中进行的沙漠行程,如果不停止的话就好了。心里突然觉得伤感和不舍。


千年梦呓:三千三百年之Lamses(7)

Lamses  发表于2000-12-27 06:53:44.0


 

千年梦呓:三千三百年之Lamses(7)

阿伊发出的追捕令上不敢公开我的身份,只是说我是来自敌国的刺客,但不管怎样,一但被发现,不关是我,还会连累普拉姆斯。
可是要怎样才能从埃及回到万里之外的赫梯,回到哈图萨斯。

“莉特拉,我们可以去赫梯了!”这天普拉姆斯兴奋的跑来说:“我被派遣前往赫梯做使节。”
“可是为什么要派你去,你不是埃及第一军的队长吗?走的开吗?”我倒是觉得很奇怪。
“呵呵!是阿伊,他害怕我会掌握太多的兵力,如果我和赫列姆赫司令的兵权进一步增加的话,他的王位就难不稳了,最近反对他的人民越来越多,连王太后也不好说什么,此时最好就是让我远离。”普拉姆斯笑道:“却没想到给了我们一个离开的机会!”

“离开前有样东西给你。”普拉姆斯突然间从身后拿出的,是一丛蓝紫色的睡莲,美丽清香的睡莲!“我记得你第一次看见它时的样子,当时就说很美丽哦!离开了埃及,也许就见不到了!算是纪念吧。”
“是啊!离开了埃及就见不到了,可我见不到的只是美丽的睡莲吗?还有别的哦。”心中觉得好惆怅。似乎听到了内心深处轻轻的一声叹息。

我会记住埃及夜空的天狼星与尼罗河畔美丽的蓝色睡莲!

……
再次的穿越黄沙,虽然是差不多的路途,却无法再见掩埋哥哥的地方,黄金的细沙粒小小的,谁想到当它聚集时,却可以无情的摧毁和遮盖众多的生命痕迹。
卡叠石——西奈半岛——亚述国——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穿过红河——已经见到安那托利亚的星星了,我们逐步接近赫梯帝国的领地。
越接近故乡,不知为何,我却越来越加深了着那种莫名的忧伤,回家的喜悦淡化了,心里总是有着难以言状的痛。

“快到了,别心急。”普拉姆斯总在安慰我,可我的心又怎么对他说得清!难道……

终于进入赫梯的边境了,啊,是久违了的故乡,是和赛南沙哥哥一起长大的地方。
广阔的安那托利亚红色高原,与黄沙上的埃及多么不同啊。

“将军!我们被有赫梯军队包围了!”急忙闯进来的士兵,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
“怎么可能?”普拉姆斯笑了:“我们之前已经派人通知了赫梯王,我们只是来拜访,又不是交战。连兵也没带,怎么叫战争。”
“可是……”士兵不知如何开口的样子:“他们真的是要开战似得!!”
“是吗?”普拉姆斯看看我,陷入沉思。
“莉特拉,我出去看看,你别乱动。”
“不,我也要去。”已经在赫梯境内了,什么军对我也不用怕啊。“也许是误会,我在的话能解决的。”
“嗯!”想想也有道理,普拉姆斯点了点头。

真的是要开战的样子!不,应该说是围剿!普拉姆斯带来的少量士兵根本就没办法和如此庞大的赫梯正规军迎战。
队旗上的似乎是王室徽章,难道连王家精锐部队也派了出来?究竟想干什么?

“赫梯军方面拒绝与我军谈判!已经准备开战了!”派出的使节回报。
“发生什么事?怎么会这样?那好,想打的话,我们也不怕!”普拉姆斯也被激火了。

“等一下,先别动手,能让我去谈谈吗?”实在忍不住开口的我。“我保证答应你的事。”在来程中,我已经答应为了避免战争,回国后先不说出赛南沙哥哥的死因。
“好吧!”这应该是当前局势下最好的方法了,普拉姆斯答应了。


千年梦呓:三千三百年之Lamses(8)

Lamses  发表于2000-12-30 07:41:36.0


 

千年梦呓:三千三百年之Lamses(8) 

我刚到赫梯军前,就已经引起了鼓动了:“是莉特拉公主!”“莉特拉公主没死!”“莉特拉公主回来了!” 
从军队中冲出来的是领兵的三哥——卡那斯哥哥,也是和赛南沙哥哥还有我最好的人。 
“莉特拉!是你吗?太好了,你还活着!” 
“哥哥,是我啊,我没事的。”久别重逢让我忍不住眼中的泪。 
“我还以为你和赛南沙一起被埃及人害死了。可恶的埃及人。”卡那斯愤慨的说。 
“什么?哥哥,你说什么?谁说被埃及杀害的?你们怎么知道?而且为什么要在此围攻埃及使者?”奇怪,我并未回国,怎么赫梯会知道赛南沙哥哥的死讯,之前不是都以为是在沙漠中迷失的吗? 

“就是来这的哪个埃及人害你们的啊!我们接到埃及宫廷内部传来的消息,说就是这个叫普拉姆斯的人,因为不满外来的赛南沙当法老,暗中进行攻击,杀害了你们。这次埃及法老派他来就是为了给赫梯国一个交代,让我们复仇的。” 
原来是这样,一定是哪个可恶的阿伊的诡计,想借赫梯军杀害普拉姆斯。也许连他也没想到,我就和普拉姆斯在一起吧。 

“错了,哥哥,杀害赛南沙哥哥的不是普拉姆斯,要不是他救我,我也早就死了,赫梯是中了埃及王的计了。”我的归来已经是最好的说明了,此时需要的是双方再次的和谈,然后就是想快点回家…… 

父王接见了普拉姆斯,埃及杀害赛南沙哥哥的事已经不需要我隐瞒了,要的是真实的说明。复仇!开战是必然的形式。但对普拉姆斯,父王似乎也有着不同的看法。 
“是个不简单的人,在你们回来前就听说,是埃及军中了不起的将军!如果能为我赫梯帝国所用,我赫梯就可以称霸东方了!” 
说是这么说,可我比谁都清楚,普拉姆斯怎么会背叛埃及,唉!他可比任何人都爱国的,这我从一见他时就知道的。 

明知道是阿伊陷害自己的诡计,普拉姆斯还是坚持要回埃及。 
“你回去的话,会很危险的,留在赫梯不好吗?”哀求他有用吗?我自己怕也不清楚吧。 
“我只要是光明正大的回去,他不敢把我怎样,要知道我还有赫列姆赫和埃及军队的支持。反而如果我不回去,阿伊也许会无法无天了!”唉~~总是那么自信的普拉姆斯,难道就不明白?我只是不想你离开啊! 

“不能让他回埃及!”赫梯王宫中,父王下了命令:“虽然他对我赫梯国有恩,但以后必将是我赫梯劲敌。无论如何,不能放他回埃及,如果不能被我赫梯所用,那埃及也别想用!” 

格杀令已经下达了,要么留下,要么死! 

“怕什么,那就跑!”听到消息的他,到是很放松:“莉特拉,和我一起跑吧!一起回埃及好吗?” 
什么?我听错了吗?怎么……唉~~~~我不知道是叹还是该笑。 
是的,我愿意跟随你,只是却不想回埃及,不想回那个可怕的地方。 

更难的是,想离开王都哈图萨斯是不可能的,它可是有“暴风之城”之名的啊。依靠高原上天险山涯而建的都城,仅有一个“伊秀塔儿女神”之门的关口可以通过,不经过城门怎么出去呢?可城门的防守不是几个人就能抵挡的,就算是上万的大军也未必能成功。 

而且我要违反父王的命令吗?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