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一封致熟悉陌生人的信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0-12-22 08:17:41.0


 

亲爱的Z:

你好,很久没有见到你了。

每天上网,那个号码为987654的QQ里都是空空如也。我想,它是不是可以关掉了。这是为你专设的号码,里面只有你一个好友,可是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

我又恢复了以前的习惯,每天晚上开4、5个窗口,热热闹闹。可是那个从来没有亮起的窗口象一个黑洞,吞噬了我所有的耐心与心情。我变得急躁、易怒,在聊天室里同人吵架,话不投机就开始踢人。朋友们都认为我是另一个人,不再是以前那个温婉可人的飞雪轻絮。我没有任何解释。因为我知道,这一切只是因为你,因为那个不再亮起的Z。

记得在聊天室认识你的时候,你是叫X。
我当时好奇怪。
飞雪轻絮:怎么会有这样的名字?你是不是对一切都充满的迷惑?
X:这是我一系列名字中的一个,从A开始,一个星期换一个,打算到Z就结束。
我更加好奇。
飞雪轻絮:为什么?
X:网络是一个梦靥,我不想留下什么,也不想带走什么,在网上我只是一个不停变换的符号而已。
你冷冷的语言,我被深深吸引。
飞雪轻絮:能加好友吗?
你许久没有回答。我又发信息:
飞雪轻絮:如果不愿意,给我一个理由。
还是没有回音。我继续,
飞雪轻絮:我喜欢这个游戏。
你终于有了回答。
X:记住,这只是个游戏。
飞雪轻絮:明白。
最后你同意了。
飞雪轻絮:我叫飞雪轻絮,女,23岁,上海人。
X:你,征婚?
我在屏幕后面笑得前仰后合。
飞雪轻絮:不是,这是我的资料,现在该你了。
X:我没有什么可说的。
飞雪轻絮:我就知道是这样,不过没有关系啦。什么时候想说再说吧。
X:好的。

第一个星期,也就是你叫X的星期,我们在夜读红楼聊得很愉快。我发现你知识渊博,对《红楼梦》了如指掌,只是人很狂傲。常常嘲笑那些一知半解的人,得罪了很多人。开始我很看不惯这种张狂的样子,曾劝你收敛一些,可是你置之不理。后来我发现你确实有资格这样做,任何问题也难不倒你,而且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我也就不再多说,说实话,我喜欢有个性的人,在环境的打磨下没有成为鹅卵石的人。

第二个星期,你的名字变成了Y。我将自己的名字改成a。
你第一次向我发问。
Y:这是什么?
A:你是大写的结束,我是小写的开始。
Y:很好,很好,^ ^。
隔着屏幕,我也想像得到你微笑的样子。
a:你在哪里?
Y:诗风词韵。
a:我就来。

我又在聊天室同你混了一个星期,看着你获得op,成为别人挑战的对象。你的诗词晦涩冷辟,华美异常。我不喜欢这种风格,可是很多人喜欢,有些MMDD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缠着你请教。我心里好笑,常常作一些打油诗来取笑你。你从不和我计较,先是说好,然后指出不足之处。我不能不承认,你熟知典故,才思敏捷。最重要的一点,遇惊不乱,有大将风度。有你在聊天室的时候,人总是很多,但是秩序井然。
尽管你从来不说关于自己的事情,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还是了解到很多。一天晚上,聊天室人很少,我们开始闲聊。
a:你喜欢古典文学?
Y:是的。
a:是从事相关的职业吗?
Y:不是。
a:那你作什么的?
Y:我是学工的,在一家通讯公司。
a:好职业。
Y:一般。
a:你这样吝啬语言吗?那你最想干什么呢?
Y:我喜欢流浪。遍游祖国的大好河山。有机会的话,在出国看看。
a:这个愿望不是高不可攀,应该可以办到。
Y:是的,我现在就在做准备。
a:可是旅游分乐游和苦游,你选择哪一种?
Y:乐游。
a:呵呵,那就需要经济基础了。
Y:我在尽力。
a:祝你早日梦想成真。
Y:谢了。
a:不客气,我们是朋友。
Y:是的。

一个星期过去了,你的名字变成了Z。我们开始熟捻起来,你渐渐变得风趣,喜欢和我乱开玩笑。我们聊天的时间越来越多。每天泡在秋日私语的聊天室里潜水。那里人多,没有人会注意我们。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有些心慌,仿佛听得见离别的脚步声。可是看着你谈笑自若,好像什么事也不会发生的样子。我什么也没有问,我想,你会不会已经忘了原来的计划?
到了周末,我实在是忍不住,终于开口:
a对Z悄悄说:明天还来吗?
Z悄悄对a说:来。
a对Z悄悄说:那就好。
我不敢再多说什么,生怕你想起以前的话。

Z这个名字持续了三个星期。终于有一天,你没有来。我有些心慌意乱,不知你是有事耽误了,还是真的就走了。可是,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你没有再出现。我渐渐死心,终于明白,这不是一个好玩的游戏。

Z,不见你已经一个月了。可是每当我进入秋日私语的时候,还是泪如雨下。我才发现,我早已熟悉了和你的一切。没有你的日子,我已经不能够适应。以前和你聊天的时候,我们总觉得夜晚很短很短,白天太长。可是现在我一个人,面对熟悉的屏幕,却发现夜其实很长很长,不知如何打发。记得你说过,只要你在,就不会让任何人欺负我,你会作我的一把伞。现在,我的世界进入了雨季,我却丢失了这把伞。

987654这个号码,只要我上网,我就会打开,你说过,这是一个好号,没有结束,充满想像。我希望它能带来奇迹。

每天下线的时候,我都会默默数几遍3、2、1……3、2、1……3、2、1……

希望你能象以前一样出现,大喊着:现在开始倒记时,3、2、1,我来了。

可惜,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坐在计算机前,冷冷的空气包围着我。此刻的网络,依旧上演着一幕幕悲欢离合,有的人微笑,有的人落泪,有的人生气,有的人冷眼旁观……各人过着各自的生活,有的也许会重合,有的也许会相交,有的永远也没有可能相遇。

我知道,再见你也许已没有可能。只是默默希望,以前的日子你能珍惜,以后的日子你多保重。真心希望你已经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将一个愿望写成字条,套在俄罗斯套娃的心的深处,一层层,密密实实。这是一个美好的传说,如果能够再见到你,我会亲口告诉你。



                                                                                                               你永远的:a
                                               
                                                于某年某月某日

 


我的旅途日志

暮看云来  发表于2001-02-12 22:56:51.0


 

1999年3月12日

我是一个冷眼旁观的人,不是吗。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养成了这个习惯。我看着人来人往的聊天室,就象盯着人来人往的大街,没有聚焦的眼睛扫着人群,记忆里什么也留不下。世界是我心里的过客,我也是世界的一个永恒的过客,而且我满足于这种身份。双程车票是订好了的。这聊天室里的旅程,也应该有来有去的吧。我想我并不会留恋。今天我已经用到字母U了。


1999年3月19日

就象有的人旅游爱买什么纪念品之类的废物,我想我也该给自己留下点什么。让我想想,我都做了些什么。这小半年来,收获了不少爱,也收获了不少恨。恨我我不在乎,反正不久以后我就抽身而退一去不回,这些只不过是我身后留下的旋涡,想起它们我倒是想幸灾乐祸地冷笑。至于爱,我不知自己是否是刻意地去赚取这种我不需要也不理解的情感,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只是我生命里的一种债务。我不知这个负债累累的我为何如此轻松,不过我想负债的是大爷,大约是世界的通则。


1999年3月26日

我不知道她们以后是不是会恨我。她们无疑是我的过客,而我也希望是她们心里的过客。平心而论,我是在诱惑她们,我借着诗词的风韵在诱惑她们,我借着网络的虚无在诱惑她们。我诱惑她们却从不给予,我永远是那漫不经心,我永远是那疏淡如水。我是才子风流吗?其实我只不过是一个猖狂的人。我和大多数人一样不喜欢亏负。我只不过是悄悄地来了又悄悄地走了而已。


1999年4月2日

我的旅程进入倒计时了。她大概是我此行的最后一站风景了吧。和她聊了一周的<红楼>。她的号码是987654,就象后面还拖着一串省略号,似乎没有终点,引人遐思。可是这世界上哪有没有终点的事情?有始有终,总是我们民族的推崇。其实红楼这部作品我倒有点喜欢,就和她瞎说而已。是呢,纷纷繁华,最后也免不了食尽鸟投林,真干净。就如同我这一趟旅途。还谈到有关悲剧。她说这种没有大奸大恶的悲剧才是真正的悲剧,一切都是不可避免地降临,在每个人头上。说得是。


1999年4月9日

她大概是第一个取笑我的女孩子。居然用的是打油诗。看到她给我发过来的信息,不禁莞尔。这个女孩还有点才气,我想,她应该是短发,比较俏皮又不失温柔的那种。哦,只是想象而已。对于遥远地方的人或事,我习惯于只是运用想象,我也满足于这种想象。其实她对我,岂不也只是想象而已?倒是有点儿好奇了,她眼里面,我是怎么一个人呢?这个问题,我想我是永远得不到回答了。就让我想象这个答案吧。想象是最为持久和美丽的事物,在这个万事如流水的世界上。


1999年4月16日

我应该走了。我的回程车票已经在我兜里跳舞。可我心中却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和她越谈越多,到最后干脆用私聊和她一起在聊天室里潜水。

潜水。是啊,我是经常潜水的。每日里繁忙的工作,我的心在各种事务下潜水。每日行走在大城市匆匆的人流里,我也感觉到一种想潜水的欲望。每次一潜水,我就似乎另外一个人。

如今居然与他人一起“潜水”了。还和她说过一些大异常态的话,比如说愿意做她的一把伞。其实,我是一个心性孤独的人,有人说过,我从来无意去给予别人什么,不是因为吝啬,只是因为无意。回望过去的日子,我似乎还真的从未把自己的整个心灵奉献给谁,在这安宁的心里有一股冷流,我不知它是从哪里来的。


1999年4月23日

我终究是没有按计划离开。是因为她么,我不愿意去想。她曾经小心翼翼问我下次还来吗,我说来,她便不说话了--谁也不愿去提起我的回程。

我不去探问她的来历,她也不刻意问我的。只是一个过客迷恋于一丛美丽的花草,人与花都互有秘密。花不知人心的红黑,人不知花的过去和未来。


1999年4月30日

用Z这个字母已经第三个星期了。

她是一个很灵慧的女孩子。很多时候,我没说之前她就知道我要说什么。有时那种相通简直让我短暂地颤栗。她也经常让我莞尔,用她那使不完的俏皮话。这是一段值得回忆的快乐的日子,花草和人相视微笑。

有时我会涌上一股愿望去摘下这朵花儿,让她永远陪伴着我,让她伴我的回程。可我却是一个太自我的人,我不会以自己的血去浇花,可是一旦花儿为我而枯萎,我却不免心头沉重。我的心担当不起这样的债务。或许,一切还是随意些的好。


1999年5月1日

花儿,我去了,原谅我。我还是要去了。而我居然不告而别。

你曾说你记住了我的话,这只是一场游戏,你记住了。可是,你真的记住了没有呢?上次,我们谈到池莉的<绿水长流>,谈到那含蓄悠长的江湖相望,你知道吗,我那是在向你告别了。就象那小说里面,人们自然随意地相遇相处,人们只把那火星儿珍藏在自己心里。啊,我觉得我就是那小说中的女人,和你玩了一夜牌,然后趁你熟睡的时候悄悄离去。

一别之后,绿水长流。我也会温暖地怀念你,怀念这段日子,怀念我们的每句对话。我知道,我也留在了你的心里。

这大概就是世间唯一的永恒吧。就象你的号码,最后的省略掉的一串省略号。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