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丝路花语外传(二):《春莺啭》(全)菊姐姐:这篇插插队!:)

Lamses  发表于2000-12-23 05:43:57.0


 

丝路花语外传(二):《春莺啭》(1)

我喜欢飞的感觉!
象鸟儿般展翅在青天上飞翔!
可人总是不能飞,直到我发现,有另一种飞翔的办法!

《胡旋舞》——人们都这么叫它!
地上是一小快彩色的柔软的地毯,站在上面的、身穿彩衣的人轻轻的抬起手,慢慢的舞蹈起来,但音乐却逐步加快,舞蹈的动作也越来越快,旋转!旋转!再旋转!更多的旋转!人与彩衣已无法分清,步伐几乎停留在原地,但身子却象是飞舞般的盘旋。真的是春天的黄莺在飞舞!
这就是它名字的由来吗?可我觉得应该有更好的名字,唉,不管了,这已经是深深吸引我的——《胡旋舞》!

没用多久,我就成了城中最好的舞师了,谁也比不上我的《胡旋舞》,没有人能比拟的旋转!因为我想飞!旋转中就象在飞舞着,彩衣仿佛就是彩色的羽翼!能让我飞起来的双翅!

“曼尼莎,我已经不能再教你什么了,你的舞蹈远远超出了我这个老师,你以成为全龟兹最好的舞者!”这一天,年迈的老师突然对我说:“你满师了!去尽情的舞吧!”

是吗?那么说我可以飞了!好高兴,我忍不住的又舞起来。可是,每次都似乎有着一点点的阻滞,说不出在什么地方,但总好象差那么一点点,就一点点的飞不起来!

“老师!为什么我总是有差一点的感觉,总是觉得差了一步似的,难道我还没学好吗?”我只能向博学的老师求助了。

“不是的,你已经跳的很好了,现在的龟兹也许没人能比的上你的《胡旋舞》了,你之所以觉得差了一点,那是因为乐师的问题,最美丽的舞蹈一定要有最优美的音乐去配合,没有好的乐师,你无法发挥自己最美的地方!”
“那我应该怎么办?老师,告诉我怎么办。”
“去寻找!去寻找和你的舞蹈相伴的音乐!去寻找和舞者最佳配合的乐师!”
“哪里能找得到?”
“唉~~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你。我已经找了一辈子了,却始终没能找到。你要看看你的缘分了!如果上天想你飞的,你终有一天可以飞翔在蓝天上!”

找寻命运中相伴的乐师!我要飞!一定要找到那个能让我高飞的人!
无论是千山万里,我也要找到那个让我飞的人!
听说,万里外的大唐帝国有着无数精通乐技的高人……


长安!这里就是大唐的都城——长安!

哗!真的是很繁华,好多人啊!长裙飘飘的汉人,精炼打扮、皮靴短裙的胡人,还有一些金发碧眼的大秦人啊!虽然在龟兹的城中也能见到,但这里更多!

宽广笔直的城中大道,可以并排跑好多匹马,城楼好高,到处是商人买卖的店铺,金银珠宝、风味小吃、彩衣锦缎,什么都有得卖。真不愧是大国的王都,长安是个令人眼花缭乱的地方!
在这么多国家的人聚集的地方,会不会遇到可以让我飞的人呢?要怎么找呢?

首先要知道城中最好的乐师!这是最快的方法,能在这庞大的都城名列前位的乐师,一定有过人的技艺,一定能有最好的音乐。

可是真的找起来才发现,这里的人和家乡多么的不同。在龟兹,音乐与舞蹈是人们毫无保留的欢乐,大家都愿意与别人分享,高兴时就唱、就跳,没有任何阻隔。
可这里……那几个最著名的乐师家却仿佛豪门大院,大门还有家人把守,我只说是想听听他们的演奏,就被人笑着赶了出来:“什么话!你这个外来的疯丫头,看清楚这是那,这可是宫庭首席乐师的家!你以为自己是谁?演奏给你听?真的是疯了!快走开!”

难道这就是全国最好的乐师吗?那我要怎样才能找到让我飞的人?
仍然是繁华热闹的长安城,我的心却冷到了极,真的没有希望飞了吗?留在这繁华的城中又有什么用?

不知不觉间,已信步出了城,心如灰般冰冷,想再次跳起来,再次飞起来,可是完全连手脚都无法抬起……



丝路花语外传(二):《春莺啭》(2)

大唐的春天真的是很美的!城外开满着粉红粉白的花,一树树的,满天的花瓣飞舞,如果在龟兹,我一定会随着花一起飞舞吧!可现在,没有音乐的我,怎么能飞得起来?

是谁?突然间从花树中传来的娓婉的乐声,忽而高亢如雨落春花,忽而低婉似风中鸟语,清亮如山泉泻过,柔弱似幼蕾初绽……
好美的声音,能有如此高低交错,深沉凄怆与委婉欢欣同时并存的乐器,只有一样——来源于我龟兹的筚篥!
只有那有着深厚功力的人才能吹出这如此美妙的音色! 

美好的音色让我忍不住的想起舞,不需要什么地毯或彩衣了,满地的落花就是最美丽彩衣!旋转!轻跳!飞旋的感觉真好,把一切的烦恼都忘掉,不停的旋转飞舞吧!

“太美了!”突然间,音乐与我的飞舞都被打断了,被一声喝彩打断。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年轻的大唐人。淡淡青色的袍子,清瘦的脸上有着空灵般的微笑。

“跳的真美!你是西域来的舞者吗?”青年对我笑着说。
我的目光落在他手中,他手中有着一支青绿色的筚篥,与龟兹不同的是,不是芦苇的,而是美丽青翠的一枝,好象唐人们叫竹子的植物,青翠如玉般的筚篥,就是刚才那清丽逼人的音乐所在吗?是这个男子吹的吗?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惑,青年笑了笑:“我只是一个人没事乱吹的,想不到你听到了,你的舞蹈真的跳的很美啊!”
是吗?真的是你吹的筚篥?我不敢相信,那首曲子好美,从来没听过,虽然有着很浓厚的龟兹风味,但却从未在龟兹听过啊!
“你吹的是什么曲子?我从来都没听过的。”忍不住要开口问问。
“它叫《春莺啭》,是一只由宫中传出来的曲子!你喜欢吗?”青年笑着说,他笑起来的样子也很好看,和龟兹人爽朗的笑声不同,是那种淡雅的,如春风般的微笑。

《春莺啭》——真是美丽的名字!难怪好象感到鸟儿在飞一般!喜欢这曲子,真的喜欢!比《胡旋舞》好听多了,听起来就象飞的样子!

再次将筚篥放在口边的他,淡淡然吹起那首曲,春风降临了,黄莺要飞起来了,如同吹动我心里的双翅,脚下的落花随着身躯的旋转而渐渐升起,《春莺啭》——我就是那只想飞的春莺吧……

他就是我要找的乐师吗?是能让我飞起的人吗?

“你是谁?”我想知道,你是否真的就是能让我飞的人!
“我只是宫里一个小小的乐师,叫青。吹的不好的,你的舞蹈更美丽。”青年含着笑言道。他总是在淡淡的笑,让人觉得好温暖的笑。
“知道吗?宫里早就想为《春莺啭》配上舞蹈,但没有一个人能跳的好看的,我才发现,你的舞蹈却和这曲子配合的天衣无缝!”青年继续的再说。
我听不太明白他说什么,但只想看着他的笑容,还有再听一次那美妙的曲!

“我不知道什么宫里的乐师。但我觉得你吹的很好,能让我想飞起来的感觉。”我能说的就只自己的感觉。
“或许你能帮我把这曲子配上舞的,可以吗?”那个叫青的男子对我说着,青!如同他手中青绿的筚篥般美丽的颜色。

“那你也要帮我飞起来!”我言到。
“呵呵!”他笑了:“你已经飞的很好了,不过要是你愿意,那就再飞一次吧!”

曲子再次响起,我又能轻灵般的旋转飞舞了,希望能就这样不停的飞下去……



丝路花语外传(二):《春莺啭》(3)

 ……今天的青突然急冲冲地跑过来找我,但却有着一脸的笑容,“曼尼莎,你知道吗,我根据你的舞所编出来的舞步,被宫里首席的乐师赞扬,他说我编的很好!皇上一定会喜欢的!曼尼莎,他们还想看看你的舞啊!因为除了你,谁也跳不出那么美的旋舞了。”

是什么?我总是有点不太明白他的话,但看着他高兴的样子,我也很开心,要我跳舞吗?当然没问题,我最喜欢的就是飞舞了!

这里就是宫庭的乐坊啊!宽广的大堂,有着各种不同类型的乐器,可以想象的到那种百乐齐鸣的华丽景象吧。可我还是喜欢青的筚篥。

一个中年的男子走了出来:“青,她就是你说的龟兹舞女吗?嗯!倒是长的很漂亮!是个美女!”
有点怪异和邪恶的感觉,不喜欢这个男人!
青点点头:“王大人,是的,就是她,她叫曼尼莎,《春莺啭》的配舞就是她跳出来的。”
“嗯,那好,就跳来看看!”叫王大人的男人说,实在不是能让人喜欢的人!

青奏起了手中青绿色的筚篥,清扬的曲子再度飞起,我的心也开始想飞了,什么不开心的事都忘记了,只有在曲中飞舞的感觉……

“好!跳的不错!”被讨厌的声音打断的我,又回到现实中,还是哪个不被人喜欢的王大人。
“这样吧,我看看,考虑一下,找个时间和皇上提提,让皇上也见见你的舞蹈可好?”他一边说一边向我伸出手,拉起我的手看着我。
讨厌!我快速的甩来他,跑到青的身边,却看到他的脸色似乎一变。但转瞬又正常了。
“哈哈……倒底是外族女子,不太懂规矩哦,这样见皇上可不行哦。”

我才不想见什么皇上,我要的只是青在身边吹起的曲子,还有我在飞舞的感觉!

可还是决定要在皇上面前跳,因为青说,宫里的舞者没有一个有我跳的那么好!再次来到宫廷乐坊,可今天有点不同,为什么,吹奏筚篥的不是青,而是那位另人讨厌的王大人!

“王大人是宫中首席乐师,在宫中担任乐曲的领奏,筚篥是由他主吹的!”人们如是说道。
曲子响起来了!同样是婉转清丽的《春莺啭》,只是我却完全跳不起来!
“为什么不跳?”王大人一脸不高兴的停了下来:“如果今天跳不好,他日怎么能在皇上面前表演!”
“不是我不想跳。”我冷冷的说道:“而是你的乐声无法让我跳出舞来。”
“乱说什么?”周围的人都开始鼓噪起来:“王大人可是整个长安城,不,乃至全国最好的乐师,怎么可能跳不起来!”
“不是说你吹的不好。”我继续言道:“而是你的曲子没有感情,没有想让黄莺飞起来的感情,没有春天明丽,没有黄莺的空灵!反而带着一点点的阴气。我无法起舞!”

整个大堂的人们顿时鸦雀无声,人们只不过定定的看看我,又看看王大人,他却是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变幻不定的样子真的是很可怕!

“叭!”的一声,只见他甩掉手中的筚篥,站起来转身的走了。堂中的众人见此,也纷纷急步散去,只留下我和青两人。


“青,我只是说了实话,有什么不对的吗。”我向青问到。
却见他还是淡淡的笑了一下:“对不起,曼尼莎,你没错,错的是我,我不应该把自由的你带来这充满污秽的宫中。”
不,我没后悔认识你啊,就是有你在,我才能开心的飞的。这我心理很明白,很明白!

“曼尼莎,我们走吧,离开这城中可好?”青突然说道。
“好啊!我早就不想呆在这了,青,我们一起回龟兹吧,那里可以自由的飞的!”我好开心青提出这样的问题,我早就想说了,就怕他不肯。
“嗯!那好,我们明天就走!”青坚决的说。




丝路花语外传(二):《春莺啭》(4)

离开长安城已经一天了,怕有一段距离吧!这里是一座山,好象附近没什么人的样子,一直往西走,就是我们的家——龟兹了。真想快点回去,离这长安越远越好!


突然间,从前方的山路闪出几个人,
拦住了我们的去路,领头的正是他——那个让人讨厌的王大人!
青把我拉到了身后:“王大人,你这是干什么,为何拦住我们?”
“哼哼!青,你应该很清楚,让我在那么多人面前丢脸且不说,皇上要看《春莺啭》的配舞却是事实,你把人带走了,到时候怎么向皇上交代!”
“王大人,你不只是为这吧,舞的步伐你已经知道的,虽然宫里的舞者没有曼尼莎跳的好,但还不至于不能向皇上交代!”青很坚强的说道。
“哈哈……那是,可是你们不但让我没面子,而且总有一天会有人说出这件事,皇上知道了对谁都不好!”
“是对你不好吧!”我已经忍不住抢了一句,将青和我编的舞说成自己的去邀功,所以才怕皇上知道吧!
“你们明白就好,总而言之,不能让你们再活着!”终于露出了凶残的样子。

“曼尼莎!快跑!别管我,一直跑就好,我拦住他们!”青急切的对我说。
“不行,我不要丢下你一个!”我怎么会自己走,经历了那么远才找到的命运之人,我怎么能离开!
“快走啊!”青拉着我,向身后的小路跑去。
是一条直通山顶的小路,可后面的人很快就要追上来了。
“曼尼莎,你先跑啊,我挡一下,快跑!”青再次催促我,可是……我怎么舍得离开!
“你在这帮不了忙,先跑,我就来!”青迎着追捕的人而去,留下我,唉!我只能向前继续狂奔,是山顶,到了山顶,糟了!没有路了,只有一座陡峭的悬崖!

青!我该怎么办?
回头再去找青,却只见到那位王大人带着人追了上来!
“你不用去找他了。他已经死了!”王大人手里拿起一支青绿色的筚篥,不!是青红色的,上面沾着斑斑的血色。是青的!

“不过我可以放过你,只要你乖乖的听我的话,只要你能好好的跳舞,我就可以放过你一条生路!”一脸的奸笑,看着都让人恶心的家伙!

“还想利用我的舞去讨好什么皇上吗?”我真想大声的骂他:“太可惜了,没有青的筚篥,我不会再跳什么舞的!”
是的,没有青吹奏的曲,我不会再跳什么舞!

可是,想看的话,我现在到是能再跳一次!不!应该说是再飞一次!
转身旋转、起步、盘旋、抬手、步伐接近了悬崖,我听到那帮人的一声惊呼,可那有什么关系,我只会为自己的心和心爱的人去跳!

真的飞起来了,能感到耳旁的风呼呼而过,吹起衣服和发丝,看到身边的蓝天和白云,还有啊!是青的筚篥声,悠扬清丽的曲子在耳边响起。

“青?是你么?”我忍不住问道。
“是啊!是我,怎么了,听不出我的乐曲了!”
淡淡的笑容中,我可以见到青慢慢的象我走来,还是第一次见到般的一身青衣。
“可是我觉得自己在飞啊!难道你和我一起在飞吗?”
我真的是在飞的感觉,而且是和青一起在飞。
“是啊!我们是在飞!你不是总说,只要找到命运中的人就可以飞吗?我想我们都找到了对方,所以就可以一起的飞了!”青总是淡淡的笑着说。

啊!这就是老师说的飞吗?和地面上的舞有着很大的不同,轻灵、无物般的飞旋,身体如羽毛似的轻,呵~,真的美好的感觉!

“青,我们真的一起在飞啊!不是梦呢!”
“嗯,是啊,不是梦,可以就这样一直飞下去,只要你想去的地方,都可以去!”
“我想听你的曲子呢!”
“那好,我再吹一次,不过你可要跳支舞哦!”

娓婉的乐声轻柔的响起,如雨落春花,似风中鸟语,清亮如山泉泻过,柔弱似幼蕾初绽……
我的舞也再次扬起,彩衣飞旋,落花满地,如初次相见,但这次却可以直到永远……



半年后,从唐宫里传出一件奇怪的事,在皇上盛典中初次表演了《春莺啭》的曲舞合奏,突然有两只黄莺由殿外飞来,冲向领乐的主乐师,多次的向他冲撞后,啄盲了他的双眼,一切的盛典全被打乱了,谁也不知道为什么……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