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梦无端〗

卫青青青  发表于2000-12-27 11:40:01.0


 

   无边无尽的黑暗,莫名其妙至四处袭卷而来,低沉郁闷地令天地间也似乎烦燥不安,一束如龙耀眼的闪电蓦然愤恨如剑闪,撕裂了长空,飞白了苍茫,旋即,不知处又火珠四迸,惨嘶声,绝望声乱起,又让无边之暗,迅速无比的吞噬而不见,只有远处的雷鸣声滚珠般轰响,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狼蛛冷冷的伫立在大金龙寺的屋顶上,她的目光,狠狠的锁定她的目标,她所要毁灭的人,该怎么样杀了他?狼蛛想到这儿,心中就充满了莫名的兴奋,她有很多种令人求生不得的手段,身为百杀门之一的杀手,她很自信,她握紧了手里的鱼鳞锯齿八角镖,就在这时,一件令她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苍鹤禅师在静静的,仔仔细细望着他的茶,淡黄而柔和轻舞着飞烟的茶露,映得苍鹤俊美无双的颜容更加艳丽,虽然从外面屋顶上传来的杀气,已经浓烈地沁入茶中,掠得茶烟也微乱,茶露亦轻颤涟漪,不复如镜,他却似乎视而之见,苍鹤微笑,淡雅从容的站起,拂起衣袖将镂空檀木长方窗扉打开,即始在如豆的青灯下,苍鹤一袭白裳轻而柔软曳地,仪容竟如佛祖般慈祥和蔼,他望着对面屋顶上的一身夜行服的狼蛛,丝毫不起慌乱,他如常轻吟:闲如水竹云山影,静抱风花雪月尘
   
   狼蛛很愤怒,心中突突疾跳,这个门里下了密令,一定要暗杀的对像,看到了她/大名鼎鼎的杀手狼蛛,明知死到临头,居然,居然还有如此雅兴在此卖弄风雅,不,更准确来说是不男不女的风骚,简直就是礼她狼蛛为无物,她忍无可忍,振腕连射出七枚暗器.....暗器疾旋着,从不同的角度,像几千来一直传颂着不同的诗,带着啉啉破空声,又似死亡音乐,全部刻入了苍鹤的白裳,苍鹤如木石,静望着她,碧蓝的眸里现出的,却是令狼蛛有一种说不出的/充满诡异而美艳的微笑,狼蛛突然发现苍鹤竟然....她大叫一声,慌不择路,几个纵跃,消失在夜幕中
   
   苍鹤面容不变,轻轻将胸前暗器拂落,再关上窗
   
   大金龙寺历来香火鼎盛,为善男信女所敬仰,方圆百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然而此寺中,最出名的不是别的,却是如光风霁月般的禅师,名苍鹤,原因之一是苍鹤禅师美艳无双,原因之二,谁都知道苍鹤精研三藏,境界已不可以世俗之语论,但最关键的一点是:苍鹤禅师是传说中很有些诡异色彩的人物,他只在白天会客,夜晚不论是谁,他一概不见,这可是亦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令他颇有争议,但当年的主持金龙大师却力挽狂澜,独排众议,收容曾经来寺中居住的苍鹤,并与之有过如下对白: 
   
   金龙:处处都是好山水,但此处未必安得了你
   苍鹤:随缘而不动,缘上却没有,对我而言,处处是归处
   金龙:一切随缘
   苍鹤:谢过大师
   
   惨白的月色,映得艳丽的小楼中,也同样的惨白不堪,蝉蝶望着那刚才还与她云雨巫山的男人死在她的蝉翼刀下时,心中突然间忍不住想呕吐,可是她马上命令自己,要坚强,要支持下去,绝对不能软弱,毕竟她在他最快乐的时候,杀了他,我用灵魂赞美了你一回,蝉蝶心中想,身为百杀门的杀手,她的厉害武器,不是她的刀,而是她的身体,她的假亦真,真亦假的媚情,几乎无人可以抗拒,甚至连那孤傲而不近女色的百杀门帮主云凤.....
   就在这时,她却听到了远山外传来/更像是天外传来的箫声,蝉蝶不禁侧耳细细倾听,那该是怎样才能形容的箫意,如泣如诉,仿佛集结了天地间的幽怨揉入箫音中,然而箫风却是如行云流水般的飘逸,欢快地溅入无所不在的空间,蝉蝶听着,无以名传的泪水簌簌而落,望着自己如雪玉般的胴体,羞红盖过了胭红.....
   
   第二天,蝉蝶接到了一个密令,让大金龙寺的苍鹤永远消失
   
   杀苍鹤禅师?蝉蝶觉得怪异,大金龙寺的苍鹤,为什么要杀了他呢?但她不敢问,她接到命令,就要无条件执行,否则,死的一定是自己,而且很难看,蝉蝶一想到上次暗杀目标不成功的二师姐狼蛛的下场时,就忍不出浑身颤抖.....
   苍鹤一袭白裳,墨云般的长发轻触到地,他在金龙寺般的莲花池边赏莲,已经望了很久,仿佛自恒古以来,一直就在那望着,见到苍鹤时,蝉蝶忍不住惊异,想不到苍鹤禅师竟然是如此美艳,[这个苍鹤,容颜居然胜过了自己]她正想说话,却听见苍鹤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微微侧转身,望着自己
   蝉蝶微惊,只觉那双眼睛如墨星,如斯的清澈如水,映得自己无由的惭秽
   
   苍鹤:你是来杀我的
   蝉蝶:是的,但是,你怎么知道??
   苍鹤:你看池边那第三朵红莲
   蝉蝶:莲花怎么了?
   苍鹤:你把杀气隐藏着,但杀意无形中已经摧陨了花意,可怜,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是多么的不容易呵.......
   蝉蝶:......大师,我......
   苍鹤:我知道,你完不成任务,也要如此莲一般轻轻谢去,不论是哪方面,都是我极不愿意看到的
   
   苍鹤转过身去,白裳让红莲淬得仿佛也染上了彩云,
   你可以动手了,苍鹤怀袖望莲,淡淡的道
   
   蝉蝶怔怔的,望着眼前的苍鹤,一时之间,思维只觉混乱,不知何去何从
   
   在静默了几分钟后,蝉蝶发现自己并不愿意动手,她劝苍鹤:大师,你不打算逃走么?百杀门已经发出了密令,欲除你而后快.....
   
   苍鹤依旧望着莲花,淡淡的道:到哪都是一样的,谁都想快乐的活下去,然而天地间的纷争,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极动极静,朝生夕死,阴阳互换,山海倒移,有光明,便有黑暗,一切,都存在无穷的变数,殊难预料呵
   
   苍鹤:你看那朵被你无形中杀意摧残的莲花
   蝉蝶:大师,我看见了
   苍鹤:它是不是已经慢慢在枯萎,虽然它还不到枯萎的时间
   蝉蝶:是的
   苍鹤:我可以令它重新怒放生机
   蝉蝶:.......这,有可能吗??
   苍鹤:为何不行?用我的心,用我的生命中的一部分,布施给它,它就能重生
   蝉蝶:.......
   
   狼蛛流落街头,失魂落魄,披头散发,见人就突然间怪叫一声:你们信不信,我看到了鬼啊,真的,不骗你们
   看见你,和看见鬼,有分别吗?,路人直摇头,个个不屑
   
   蝉蝶永远也无法忘记那一幕,当她带着若有所悟又为自己的生存痛苦的矛盾之心情回到百杀门时,她觉得很奇怪,已是黑夜,为何总堂内里,却隐隐闪烁吞吐怒龙般的剑光火电,纵横回荡,伴随着剑光的却是闷哑如狮子般震吼,忽地泼喇喇一声,若千百度的霹雳齐殛, 整座大堂如纸四散分裂乱飞,蓦然多出的空间处,只一人/静立烟尘中央....
   
   月光下的苍鹤一袭黑衣,白发如霜雪,流泻到地面,亦似冰中之火般无风轻动,苍鹤指扣玉箫,如梦一般的宝蓝色清眸下,却是令人惊怖而疤痕交错的/如罗刹恶鬼般的容颜,月华横斜在地上,蝉蝶发现平常不可一世的百杀门众高手,秃鹫/孤鹰/蓝隼/麻雀/翼虎/白鹊/夜莺/等等,俱都化作遍地残缺不全的大小尸块......
   
   蝉蝶的思维更加混乱不堪,她呻吟了一声,苍鹤......难道,他白天如佛,夜晚便似魔?为何会这样?蝉蝶无法承受这不可思议之象,疯狂的声音刺破了黑暗/堕入了云空/割裂了空间
   
   苍鹤霜发轻扬,诡笑声桀桀波动如鸦如枭,笑声和着箫声,箫风疾速无比的穿过蝉蝶的身体,箫意浸着月华如水明灭灵动,飘落无数的风霜
   
   蝉蝶觉得自己似梦中飞烟,飘浮着,依稀听到了她熟悉的箫声,如泣如诉却又悠扬飘逸,集结了天地间所有的悲哀幽怨,却又以廉雨纤云般的温柔奏出,无比凄厉却又无比欢快,箫韵和着蝉蝶身上飞溅的血花声,直钻入大地的灵魂深处.....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