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不亦乐乎之网络版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1-01 07:05:28.0


 

与叶子相识三月,某日她忽然问人淡如菊:你认识今生不?吾瞠目不知所答,不亦乐乎。

下班回家,架鸡汤锅于灶上,径奔向电脑,开机,拨号,上网,有聊友无意问曰:已经饭否?沉思良久,忽省起锅仍置灶上,急趋之,尚有数滴鸡汤未煮干,取而尝之,不亦乐乎。

吾开聊天室,常见吾妹风晔携酱油瓶从天而降矣,且曰:买酱油路过网吧,上网一聊。闻之不亦乐乎。

城南菊门立雪,吾谆谆劝之:今后将如何称呼汝女友(她女友称我姐)?彼理直气壮答:称师姑耳!辈份大乱,不亦乐乎。

吾妹风晔写完《随便写来》,写毕觉得不妥,瞩吾找人删之,吾阅毕,见写得甚好,回贴:“此贴定为重点文物保护品,不得删之”,吾妹见贴大哭,不亦乐乎。

与喜力秋夜长聊,吾以听来之笑话逗其一笑,喜力以^_^ :^o^ :^O^ :^0^表示渐渐开怀,不亦乐乎。 

与故事久识,一日见情感有“那时花开”,见名甚喜,取名“吹笛到天明”趋往,不意却与“西风舞剑”开聊,似为故人,一天两天,三人四人合力久猜不得其详,久久久久才知是谁。忆数日吹笛到天明,不亦乐乎。

聊天室新来一小生,曰:“我是新人,谁来扶我?”果有佳人寒烟飞扬上前曰:“我来扶你,门槛太高,小心了。”小生答曰:“好了,已经过了门槛,下一步如何做?”吾袖手旁观,不亦乐乎。

吾曾遇一名叫“NJ”之网友,我屡次换名,屡被其认出。甚至一日用“木匠”,NJ忽然趋前曰:“**”,吾大惊:“天下识我者唯一人也”,其答:“天下识我者无一人也”,至今不知彼为何人,如今想起,不亦乐乎。

匪兵甲教XY2000某密技,有顷,“XY2000之怒气冲冲”进入聊天室,大骂曰:“你这笨贼!害我断线!我快下完的东东全部要重新来过!”不亦乐乎。

贴子屡翻屡新,不亦乐乎。

有用英文者来聊天,问:“HOW ARE YOU?”吾答:“啊爱姆发爱恩。”彼又问:“WHERE ARE YOU?”吾答:“啊爱姆嘻尔。”补答:“啊爱康得斯必克英格丽须。”……话过三巡,殊不投机,彼曰:“BYE!”吾妹风晔良久不语,忽曰:“杀油啦啦。”不亦乐乎。

空林子以踢人为乐,坐看云起与之相处日久,被踢无数次。空林子忽有一日问吾:你用过“脚踢空林子”此名?后经明查暗访,坐看云起承认:“是我取的名字——她老踢我!”真相石出,不亦乐乎。

常有回贴称吾“老兄”,不亦乐乎。

吾出差至某市,与网友约定以电话联系晚饭事宜,时间到,电话屡打不通,次日其曰:“吾昨晚无一只电话耳!”原来此君电话恰在此时停机,不亦乐乎。

初见不关风月,吾名“只谈诗词”,她意为“此情不关风与月”,吾意为“只谈诗词不谈情”,想起当时,相见恨晚,不亦乐乎。

吾搜资料,由文盟搜至绝妙好词,再至罗汉堂,再至隔窗听雨声,再至音竹庵,再至桂花蒸-阿小悲秋,至今视音竹庵主人疏影及阿小悲秋主人豆萁豆蔻为至交好友,缘定网页,不亦乐乎。

翻出数年前之《花事》草稿,增删补改,堂而皇之大贴特贴,数贴之后有水水个个、琪官儿、疏影残香、柔软时间、雨夜昙花增写花事,精采俱在原文之上,花香袭人,观之不亦乐乎。

写此文时,心头事涌,渐渐变成忆陈年旧事,非为乐事,忙忙打住,不亦乐乎。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