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陌上花开

沉静  发表于2001-01-09 15:39:25.0


 

曼陀罗,草本,茎高一至四尺。基部木质化,幼枝通常四 棱形,略带紫色。花期较长,可从暮春四月直开到雁字回 时。花单生于叶腋或枝的分叉间,白色,有芳香。医家习 惯称之为洋金花,或,风茄花。花含莨菪碱,东莨菪碱及 少量的阿托品。采初开的花,翻晒至干后,撷其蕊可制蒙 汗药。中者立时昏迷,斧斤加颈而不知。服坐拿草之叶若 干,可解。 若将已成熟的色呈朱红的苏铁种子研磨成粉混入蒙汗药中, 则成致命剧毒。解药唯毒扁豆,且须在毒发一刻之内服下, 份量亦须等同于毒药,否则还是难逃一死。服的过少,毒 不能解,要死。过多,则毒扁豆本身亦有毒,轻则功力尽 废,重则一样要死。 不是死于此即死于彼。毒,本来就为致命而来。 我将这一贴毒药名之为“苏蒙”。对药名我一向不是很讲 究,只是不喜江湖中人好玩弄的“追魂”、“夺命”之类 将鲜血泛滥到眼前的噱头。尽管我的毒几乎都是追魂夺命 的。 我从事此项工作已有经年。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方式完成各 自在滚滚凡尘中的一世经行。我的一生是在江湖行走。每 一时每一刻生与死分明地对垒,刀光剑影中,命若悬丝。 生涯象一场梦,随时会惊醒,却永远也没有惊醒。 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方式完成各自在江湖中的生死经过。 我赖以谋生的是制药与售药。药,包括毒药,解药。这项 工作本身所具有的清静平和的特性,让我远离了红色血腥 的尘嚣。 不是我要这样,只是我不得不这样。生命的由来本不由自 主,此后的发展与结束,也不在自己手里。当我将磨好的 苏铁加入蒙汗药中,细细地调匀,此时,它正隔着莫须有 的时空决定了某个人的生死,而就在同一个时刻里,也许 有一个地方,有一个人,有一件事物也正决定着我的生死。 这是一件多么玄妙的非常道的事呀。 据说生与死是哲人研究的问题,想到一个个哲人在刀尖上 舔血,我会微笑。 每一贴毒药都有一付解药,我将解药同时售于来买毒的人。 有的人要,有的人不要,有的人犹豫了很久说不要,有的 人说了不要又反悔。 这世间有的是有心人,有的是有情人,有的是有心有情人, 有的是无心无情人。 有心的人,无情。存了要他死的心,不会再有踌躇,不会 再要退路,他不会要解药。 有情的人,一丝还成千万缕,他需要解药随时挽回他进退 间每一步辗转反侧的决断。让自己永远处于痛苦的权衡中。 说要的人,我会告诉他,这解药怎样用,何时用。 说不要的人,我会当着他的面,将解药销毁。 没有找到相应的解药的毒药我是不会示于人的,即使对方 无意求解。我是一个负责任的人。于种毒的同时解毒,正 负相抵,一切就象没有发生过一样。至于以后由此药再引 起的生与死也就与我无关了。 但我也从来不解他人的毒,我不想插手他人的因果。因果 由心而生,每个人的心隔着每个人的身,因为这具体的距 离,有身之年心与心都无法接近重合,进入他人的心或让 他人进入你的心,都是无解的毒。 我一直认为,尽管有许多人死于我所制的毒药,或因我的 解药而免于一死,我还是没有杀过一个人,也没有救过一 个人。没有德也没有孽,我没在江湖上留一点痕迹。 最初只是嫌刀剑累赘。象我这样散淡的人,很多时候有身 都以为患,于身外物当然更是少少嫌多,宁减勿增。后来 我发现,我的确是喜欢植物。我对它们的生存始终有着好 奇。它们是那样地深入人间,却保持着惊人的沉默。我无 从想象它们的语言,也听不到它们的一点声音。我们有那 么多的沟通的方式,却无法进入它们的世界。它们在天地 万物之间安然地领受阳光雨露,每一片枝叶全心全意地体 会着生长的过程,一心一意地实现它的生长。当我的手触 到它们,感觉到它们那样无辜的纯洁的生命,我会有尊敬 的心。 我所有的药都来自植物。最常用的毒源是美丽的花,很早 以前我就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凡美丽的东西总也是伤人 的。 有的毒成药过程极之复杂,比方说燕掌毒,制成一味却需 要数十种同样稀少罕见的枝叶做引。但有的却极容易,比 方说夜来香,分面极广,拿它制毒就象人们到自家后园里 拔颗菜。也有的是成毒容易解毒难,或解毒容易成毒难, 但不管哪一种,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的。所以它们也都是 一样的价。纹银七百七十七两。多一两不要少一钱也不行。 因为七是我的幸运数。而且我只收在全国各处镖局都通用 的银票。一来实物携带不便,重而累人。二来我也怕收到 假银。而银票都有防伪标记。

 


  又看一扁,还是好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3-09 14:58:26.0


 


好看,好看。

琥珀豆  发表于2001-03-10 01:15:17.0


 


  毒药真的是这么配出的?

凤兮  发表于2001-03-10 01:43:10.0


 


*海沃兹  发表于2001-03-10 03:35:36.0


 


真的非常好吧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3-10 07:17:28.0


 


哈哈哈哈……妙哉!你道卖药者是谁?

江 枫  发表于2001-03-10 17:30:05.0


 

卖药者是谁?
    这真是一个绝妙的隐喻!
    “卖药者”即老聃讲的“道”、“德”、“圣”!
    老聃说:“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物作而弗始,生而弗有,为而弗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
    道、德、圣,处理人世间的问题不执之一偏,而是用自身的正确的行为去影响(仅仅止于影响)他人。让人们都有自己的作为而不去指使他们,这种顺任天道自然,长养的万物当然不能攫为已有。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所实施的感召力,也就要顺任天道自然而变化,即弗恃。这种弗恃,即顺任天道自然而变化的力量必然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成功的功劳也自然不能攫为已有,更不能停止不前。正因为不居功,不自骄,不干涉,不轻言“我能代表什么”(包括代表人民、文化或生产力)是也。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