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公务员的烦恼 龙儿来胡贴了

龙儿  发表于2000-11-18 05:55:59.0


 

记得一次结诗社,几个诗友做诗,只限韵,题目是咏志,我几乎想都没有想就脱口而出:岁月蹉跎青云志,依旧飘流翰海东,沉醉杏花疏影里,岁岁春夏秋与冬。没想刚刚打出就有诗友问我“这是咏志吗,明明是无志嘛!”当时感慨颇多,已经不是刚刚出校门的时候了,那不与外人道的野心,那可怜可笑的褪了色的梦想只有在翻动老日记的时候才会在发黄的页面上看到风干的影子。。。。。
上班读文件看报纸,一堆一堆无聊的事,一过就是一天,眼看着自已浪费青春,虚度年华。也许老百姓的日子就是这么过的吧,也许不用风餐露宿的日子也该满意吧,也许大家都不过是捱日子吧,反正后来慢慢学会了怎么打发这时间,打打扑克搓搓麻将,亮亮歌喉蹦蹦的吧,用我老爸的话就是:醉生梦死!。我只能跟他耸耸肩膀,不然做什么?!你要是上班拿本什么诗啊词的来看,马上就有人说:呵,不愧是大学生啊,看古书哪。怎么听这话也不是味。你要是上班天天分秒不差,又有人说了,嘿,还是素质高啊,干革命分秒必争,什么时候提,得请客啊。要是人家打麻将叫你不去,就又有话了,玩什么电脑啊,你耽误我们用电话。不由分说啪的一声就关你的电源。人什么样你就什么样吧,有句话什么来着,叫枪打出头鸟。
机关里的事,不过就是这样,下面总是说哪天哪天政府公开召考公务员,公务员考试进行这么多回了,我从没见哪个人是召回来的。人事局首开头酬招了四名大学生安排在局里,前不久削减编制,四名大学生齐刷刷的下岗了,据说是民主评议的结果。
论资排辈依然是不变的法则,不然,要么你有个当市长的爸爸,这可是我同事的亲身经历。哼,资格能说明什么?我当时老实不客气的顶了他一句:长征的骡子资格老,照样扛枪炮。他也说我一句:你有没有听过汗牛充栋?!
我们头儿的年龄刚刚满47岁,在这个特敏感的年龄里,什么关于这么面的话你都别说,不然准莫名其妙弄一身毛病。其实谁心里不明白,人过四十七,报啥啥不批了。听说这次考核干部,他又没上去。看着他有些苍桑的背影,让我真是有点可怜他,谁又能知道那不是二十几年后的你自已呢。
让人不觉由此多生感慨,人生一世所为何来?或许是象他桌子上压的那首词?
人生几多般,富贵荣华总是闲,自古英雄都是梦,为官,宝玉妻儿宿业缠。。。。。。
。。。。。。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