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邂逅背包女孩,畅游纳木错湖

信天谨游  发表于2001-08-08 10:38:31.0


 

环游中国《骑车西部行14》邂逅背包女孩,畅游纳木错湖

8月27日晚上我骑车到达了当雄县,这里距纳木错湖70公里,当雄的物价很贵,天湖宾馆的普通三人间每个床位要50元,晚上有一个从西宁到拉萨旅游的车队住宿此地,他们包的房间刚好空余一个床位,就让我免费同住。
第二天,我打听到宾馆一楼还有一间更便宜的房子,就计划搬下去住,一个约9平米的小房间里摆放着三张小弹簧床和一张桌子,十分简陋,每张床收费30元。经过划价,最后按15元/床的价格我搬了进去。然后我马上询问当地人去纳木错的路况如何,骑车是否可到达,宾馆的老板告诉我,他经常去纳木错,70公里的路程,北京吉普要跑四五个小时,路上还要穿越十几条河流,没有桥梁,要在水流中行驶,全是上山乱石路,没有听说有人能骑车上去,有个老外,去年骑车去纳木错,走到半路上就把车仍掉回来了,那不叫骑车,那叫背车。闻听此言,我打消了骑车的念头,我打算包车前往,丰田越野车去纳木错是700~900元/趟,北京吉普是500~700元/趟。
天湖宾馆坐落在青藏公路边,刚好位于去纳木错的路口上,凡去纳木错的人和车都要经过宾馆门口,我就在房间门口寻人,然后结伴包车。
下午我推开房门,看见门口的石墩上坐着两个女孩,身边放着两个大背包,她们也是去纳木错的,在此等了一个小时了,也不见车影。我们攀谈了起来,她们原是某美术学院的学生,已经毕业上班两年了,来西藏写生旅游,从杭州出发到现在,历时20天,其中叫柳小茹的女孩今年考入了本校的研究生,有几个月的外出写生假期,她计划到拉萨后,去阿里、珠峰、林芝等地,另一个叫叶倩倩的女孩因为资金问题,到拉萨停留几天后即返回。最后我们决定一起包车去纳木错,可惜人数少,包车费用过高,我们都是自助旅游的,路上花钱都要尽量节省,尽管节省,最后算下来一般都超支。我们准备晚上再寻找两个同伴,这时,一个骑自行车的藏族人停在我们面前跟我们谈起了包车的费用,他有一辆北京吉普,往返费用要600元,明天早上7:00出发,我们说考虑考虑,那人留下手机号码后走了。
两个女孩看了我的住处问了房价后,决定也搬进来住,谁知在登记的时候,藏族大妈不给她们优惠,非收30元/床,无奈她们回来,要我给大妈疏通一下,我向大妈解释说她俩是我的亲戚,大妈才疑惑地给予了降价。
她们从昌都到这里,已经颠簸了三天三夜了,洗了一大堆衣服把小屋挂得满满的,什么衣服都有,我瞅了一眼,脸都红了。看着我进出都得弯着腰,柳小茹也不好意思地说句:“对不起,打搅了”。晚上我们在马路边等了很久,也没有长途客车路过,当然也没有找到其他同伴,最后决定包下那辆吉普车,明早7:00出发。
晚上我们去当雄县的浴室洗澡,这里距离我们住的地方有300米,但路边太黑,还有泥水,我带着手电筒,浴室里全是淋浴间,每人5元,淋浴间都用木板隔开,在四周的木板上包着带有图案的地板革,小环境还是不错的。我10分钟就冲完了,她们俩让我先回去。我回到房间里查看地图,又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她们还没回来,我怕出事,就爬起来拿手电去找,走出200米,手电就照到她们了,一人都踩了一脚泥,我问她们干吗去了?她们笑着说,不告诉你,不告诉我也没关系,只要人不丢就行。
我睡窗户边,叶倩倩睡中间,夜里很冷,我们每人都盖两条被子,上面还搭些棉衣,很久我才把被窝暖热。睡到半夜,柳小茹让我把窗户打开,她感到呼吸困难了,之后我刚入睡不久,她又叫醒我,要和我换床睡,因为靠近窗户空气多些,我睡意朦胧地爬了起来,心想,你在这里就有高山反应,还能去珠峰?
第二天一早我们上路了,车子把我颠得头撞车顶,我问司机,全是这样的路吗?司机回答,现在的路还是最好的路呢?天啊,那后面的路还怎么走?果然,之后的路更加难行了,这里没有公路,全是大石头路,有埋入地面的尖硬石块,还有大泥坑,车子左右上下盘旋颠簸,屁股接触车座的时间从不超过10秒钟。我的骨头几乎要散架了,可是两位小姐坐在后面依旧谈笑风生,毫无感觉。问她们为什么不怕颠,她们笑答,在昌都早已颠过了,“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昌都不是颠”,哦,原来如此。
昌都是川藏公路北线必经之地,今年西藏许多地方发生特大泥石流,许多路线都被冲断。柳小茹她们在昌都拦了一辆藏族大货车上路,后面车厢里还有十几个民工,她们俩就和民工一起坐在车厢的长板凳上,两只手紧抓车板和板凳,摇啊摇,颠呀颠,三天才到了当雄,昌都到那曲全是泥石。我想她们比我骑车还受罪,我骑车虽然累些,但可以休息,饿了就吃东西,还能看路边的风景,一个人自由自在的,而西藏的大货车,后车厢都的密封的,用绿色帆布把车厢紧紧裹住,看个景色都不行,更甭提那一颠一波的了。
前面又是一条河涧,晨色中有几只牦牛在上游河里啃草,河水白哗哗从间隔着的黝黑大石头间流下,我们几个人下了车,我蹿到河中的一块大怪石上,挥舞着棉袄,让柳小茹给我拍照,好,身边的牦牛正仰着脸看我呢。
10:00左右,车子陷入了一个泥坑里,车轮飞转,越陷越深,我和司机下车搬石头填坑,在这海拔5000米的高山上,就连当地的藏族司机刚搬两块也气喘嘘嘘了,这招没用,改用千斤顶依然无效,直到又来了一辆丰田车才把它给牵引出来。
终于到了海拔5100米的那根多山口了,遥望是辽阔的草场和不远处的天湖---纳木错,湖水是如此之蓝,我确实体会了比天更蓝的蓝色意味着什么。司机告诉我们,虽然已经看到湖水了,其实才走了一半路程。我们都下了车,四周瞭望,在这里柳小茹又感到呼吸困难了,我忙从车里拿出氧气袋给她用,从格尔木带到当雄,我一路上都随身带着氧气袋,今天用上了。我告诉她用一个管子吸气,如果用两个管子会很快用完氧气的。
之后车子在草原上飞奔着,草原上没有路,车子按照司机的意思随便跑,这里并不是平坦的草原,地面上有无数个大小泥坑,颠簸依旧,用“活蹦乱跳” 这个词形容车里的我们最合适了。湖边有群群牛羊在吃草,这里居住着几十户牧民,我们车经过的时候,那些露着肚皮,拖着鼻涕的藏族小孩子挥着双手,迎着我们大叫大嚷,雀跃欢呼,我们把随身带的糖果从窗口扔出作为答复。
按照两位小姐的意思,司机给我们找了一个藏民家吃饭,典型的藏族口味。司机让我们在外面等,因为作饭的帐篷里面太乱了,但我们一定要进去体验民情,打开帐篷挡子,一只燃烧着的炉子摆在正中央,下面燃烧着牛粪,一个约5岁的小孩光着上身惊恐地看着我们,他鼻孔里有凝固的血污,披头散发地站在火炉前。柳小茹和叶倩倩坚持要自己亲手做藏粑,藏族妈妈把青稞面放入碗中,她们俩不一会就捏成了粘粘的粑团了,津津有味地吃着,我手笨,无法把青稞面捏成团,只好干面吃,酥油茶也端上来了,我们大口喝着,藏族妈妈在一边不停地弯腰给我们续上。
我们是坐在地上的毛毯上吃饭的,羊肉也端上来了,按照当地的习惯,羊肉没有煮熟,上面还带有很多血,我吃了两口就无法下咽了,可是这两位吴侬软语的江南娇女竟能一块块咽下去,我无法理解,看来确实碰到高手了。用她们的话讲,这叫适应性强,因为96年她们去新疆画画时,已经经历过种种令人难以忍受的困难了,在沙漠中她们甚至用黄沙掩住身体睡觉。
下午两点钟我们到达了扎西岛上,这里湖平面海拔4718米,碧波涟涟,明净辽阔,它和阿里的玛旁雍湖、浪卡子县的羊卓雍湖并称为西藏三大圣湖。每逢羊年,天湖开放盛大节日,西藏成千上万的香客潮涌而来,转山转湖,烧香礼拜,绕湖一周,徒步需十天,托行李牦牛要走一个月,而磕等身长头要用三个月时间。扎西岛上有美丽的岩溶地貌景观:溶洞、石林、天生桥等。
司机停车后找他岛上的朋友玩去了,他几乎认识这里的所有人,我们三个人沿着长长的湖堤走去。我决定在湖中游泳,经管理员同意后,我找到了一个适宜下水的地方,我把相机调整好后交给叶倩倩让她在岸上给我拍照,柳小茹也拿出了摄像机在做准备。我脱掉棉衣,对她们说:“很抱歉,我没有游泳裤。”柳小茹取笑道:“你就是裸泳我们也不介意。”“我介意”说完这句话,“扑通”一下,我跃入湖中,水温约5度,好在我有冬泳的经验,感到湖水的温度并不刺骨,在蔚蓝清澈的湖水中我尽情游弋着,太美了,爽,我在湖中大叫。她们俩在岸上对我讲什么话我根本听不见,不知不觉已离岸边很远了,我感到呼吸越来越快了,这才意识到是在海拔4718米的湖中游泳,我赶快换成仰泳以节省体力,慢慢向岸边游去,上岸后,我开始大口大口喘气了,啊,能在纳木错湖中游泳,不枉此行。
我们在湖堤中间停了下来,湖对面是海拔7111米的念青唐古拉山,山上的永冻冰川,是纳木错湖的固体水源,叶倩倩把画夹打开,准备画画,她说:“出来了20多天,才画了6幅画。”我也叹口气说:“我都出来了100天了,才写了4万字”,柳小茹插话了:“我一幅画也没画呢”,“你不用画,你用机子拍摄下来后,回家可以慢慢画”,叶倩倩说道。我拿出笔记本开始写近两天的游记,柳小茹爬在湖堤上捡着精致圆滑的小石子,她要用纳木错湖边的石子做一条项链,后来我也帮她捡。
天气渐渐暗了下来,湖水不再是蓝色,由明亮变得幽暗,我们收摊回到了岛上。柳小茹问我厕所在哪儿?我说这里哪有厕所,老外来到这里也是露天方便的,我带她穿过岛上的几排房子,上了一块高地,指着山洞边的草地说,去那儿吧。看她找好了地方,我回走几步,站在那里等她,突然听到柳小茹惊恐地尖叫一声,我心里猛地一震,下意识握紧双拳,缩身回头,看到她提着裤子慌恐地站在那里,岛上没有别的动物呀,怎么啦?我突然想起来,这岛上遍地都生长着的尖刺蒺藜,在当雄时宾馆老板曾告诉过我,这怎么就忘了呢?慌乱中我急切地问了一句:“扎哪儿了?”此话一出口我马上就意识到问了一句蠢话,果然柳小茹听了,又娇羞又可气地捂着屁股回了我一句:“讨厌”,看她重新寻摸片空地,我欲避嫌,刚回走两步,柳小茹叫住我,让我站在她身边守着,这时天色渐暗,面对幽黑的山洞一个人确实害怕。
在下坡的路上,我越想这事越可笑,不小心笑出声来,“嗵”我的腿上挨了一脚,柳小茹正告我,不许幸灾乐祸。
晚饭后我们决定就在湖堤上住宿,这样可以听湖水潺潺的声音了,我选择了一块空地,打开了高山帐篷,安营扎寨,这是个德国产的双人帐篷,三个人是拥挤了点,得贴着身子睡。
我们在湖边赏月,这里的月亮和星星比我任何时候看到的都要明亮,夜色中的念青唐古拉象黑神一样守护在圣湖纳木错的身边。
很晚了,我们才回到帐篷,铺好防潮垫和睡垫,打开各自的睡袋开始休息。柳小茹睡在中间,一会侧身,一会爬着,屁股不停地扭动,蹭得我无法入睡,我说你不动行不行,她说你以为我愿意动呢?我说你再动我就受不了了,她说受不了你就忍着点吧。叶倩倩坐起来说,我睡中间吧,把你们俩搁开。然而搁开后也不管用,柳小茹依旧辗转反侧,久不能寐。
我突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我坐了起来,凭经验给她们分析说:“一个月前,我骑车从玉门镇到安西,路上自行车胎被扎破了,我补好内胎后继续前进,刚骑不久又泄气了,我干脆换了一条新内胎,可是没走多久又泄气了,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有一个钢刺一直扎在外胎上! 这样吧,我先出去一会儿,手电给你们,你们再仔细检查一下,是不是还有蒺藜刺儿没出来呢。”
我站在帐篷外面,一会儿就听到里面两个女孩的笑声,五分钟后,叶倩倩招呼我进去,她笑吟吟地对我说:“神医也!真的有刺儿没出来,是三根小枯刺儿,就那么一点点儿小东西,真害人。”这时柳小茹也不犟了,不好意思地对我笑了笑。
叶倩倩来了劲,接着分析:“幸亏今天是我们三个人,用你的偏方,我的手术,才把柳小茹医好,今天要是没有我,唉!这手术还不知道由谁作呢?”
“由谁作?还不得听病人的意见,反正俺也不收红包。”我接了一句。
“不收红包俺也不劳您大驾,俺自个来。”柳小茹模仿我的语气和腔调。
“医不自治呀!”叶倩倩在旁边迸出了一句。
柳小茹不说话了,埋头整理床铺。
我倒是忍不住了,爬出帐篷对着湖面好一阵畅快淋漓的大笑。
良久,我感到背后有只手轻拍我的肩膀,回过头来,柳小茹站在那里,递过来一块纸巾。
嗔怨:“看把你美的,猫尿都出来了”。
我擦着眼泪,眨巴着眼说:“冥冥之中,上帝在安排着人世间的种种巧合,今天又无意布置的这么一幕,世间60多亿人、几千亿动物和数万亿植物,上帝都能一一顾及到,安排得那么体贴,真不容易啊”。

站在溶溶的月光下,静谧中我仿佛听到一种低沉苍凉、真挚动情的声音从远处飘来,绕过头顶,又慢慢消逝在静静的湖面上。
面对深邃的湖水和邈远的星空,一瞬间,我的心里突然涨潮般多了一层情思在涌动。
......
次日,我们继续沿着扎西岛在湖边游玩,下午返回当雄,晚上互留了电话和Email,两天来的路途劳顿使我们早早进入了梦乡。

 


快把其他篇章都贴来啊。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8-09 00:45:06.0


 


  悠然神往!郁郁要去锻炼身体了。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8-09 09:13:57.0


 


练好身体,有好兴致,带好游伴,去好地方。啊~~~~~ 不亦乐乎!

*海沃兹  发表于2001-08-09 23:51:03.0


 


我做梦都想去纳木错呢!美丽的湖,光看到图片就已经迷住了。

风百合  发表于2001-08-10 08:09:50.0


 


  俩个女孩真不简单啊!

ad也  发表于2001-08-10 15:43:58.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