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可可西里与狼共舞

信天谨游  发表于2001-08-09 08:21:49.0


 

环游中国《骑车西部行12》
  
  昨晚睡得很香,浑身有股酸涨的感觉,早上9:00我依依不舍离开被窝,走出帐篷,发现自行车坏了,车子后座的架子严重变形,局部的钢筋被弄断了。原来是昨晚一个干活的藏族民工偷偷骑车,在急速行驶的情况下,刹了前闸,由于惯性车翻了个身,把后座架子压坏了,我全部的行李是靠这个架子托运的。嘎玛才登队长把那个民工狠狠训了一通,几个过路等车的藏族人热情帮我修车,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忙碌,终于修好可以挂行李包了,有一个藏族朋友的手都被架子划得流血了。
  保护站的朋友告诉我,前面90公里处就是青藏线最难走的“鬼门关”五道梁了,虽然五道梁的海拔只有4700多米,但那里地势凹陷,空气流通不畅,空气中的含氧量仅为正常含量的40%,是青藏线气候最恶劣的路段之一。在内地四季中的天气变化,都能在五道梁一天碰到,早上是晴天,马上就会转阴,上午下暴雨中午降冰雹,下午飘大雪,晚上就会狂风怒号。曾经有句顺口溜这样比喻五道梁:五道梁冻死狼,一边阴来一边阳,到了五道梁,哭着喊爹娘!有很多人到了五道梁因高原反应而引发脑水肿、肺水肿而死。
  这里距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有40公里的路程,我上路了,来往车辆很少,远处的昆仑山上是经年不化的冰雪,蓝天白云如此辽阔。下午13:00我到达了索南达杰保护站,我拿出笔记本,让队员们盖章留念,之后他们也拿出一个"留言本"让我题字留念,他们的“留言本”上已经写了很多人的名字和题词,凡是经过保护站并停下车来参观的游客,都会在本上留下话语的,这里是无人区,每到这里的一个人都很受欢迎。保护站房间里壁上还贴不少宣传图片,很多是残死的在盗猎分子枪下的藏羚羊图片。
  索南达杰保护站,海拔4500米,位于可可西里东源,青藏公路109道2952公里处,“可可西里”的意思是“美丽的少女”,这里高远广寒,生态条件独特,野生动物众多,高原湖泊星罗棋布,长江北源楚玛尔河逶迤其间,"美丽少女"圣洁而宁静,杰桑索南达杰于94年在与盗猎分子的枪战中牺牲于太阳湖畔,97年正式建立了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现有正式工作人员四人,这里的条件比不冻泉保护站的条件要好得多,有建造的房屋和会客室,还有接待客人晚上住宿的床铺,最重要的是这里已通了电,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的名气比不冻泉保护站的知名度大多了。
  中午这里的队员秋培扎西和拉巴热情留我吃午餐,他们下厨做了三盆菜,煮土豆、炒黄瓜和辣椒炒肉,我饱餐一顿。饭后他们又给我铺好床让我休息一会,太谢谢他们了。
  下午15:30出发上路了,去五道梁的路是55公里的缓上坡,天气凉,我又穿上了棉袄,骑行了20公里,体力渐渐不支,在一个桥梁边的斜坡上我躺下休息,桥下是流动的小河,远方是可可西里山脉和相间的白云。10分钟后,我刚睁开双眼,意外地看到三只小藏羚羊距我50米处望着我,我站起身,向它们走两步,它们就后退两步,我往回走两步,它们便前进两步,并十分警惕地注视着我,来来往往好几个回合,真好玩儿。
  距五道梁约10公里处,有一个公路段养护队,我想天也快黑了,就不停车休息了。
  我继续骑车,突然听到从养护队传出几声犬吠,我往后一看,坏了!一灰一黑两条狗冲出院门,向我直追过来,我看是逃脱不得了,马上停车大声叫喊,可是养护队院内没有一人应答,这下可全靠我自己了。这两条狗中等身材,非狼狗,非藏狗,是养护队里养的普通看家狗而已,主人没有拴牢它们,它们就蹿了出来,甚是疯狂。
  不由我多想,两条狗已扑到我面前,它们一前一后张大嘴围着我狂吠,舌头吐的老长,白色液体拉着丝从从舌头上流了下来,我很是害怕,这狗不是疯了吧,我把车子横在两狗中间保护自己,只要它们狗头一探,我就用车轮扫过去,使它们不得近身。此时,身负重荷的自行车,在海拔4700米的高原上竟被我快捷地旋舞着,就这样,我们相持了六七个回合。
  突然那条灰狗把头低下,要偷袭我的脚脖子,我把后轮一提,前轮一摆,轮子正好打在狗脸上,它大叫一声,跳出战斗圈,后面的黑狗也吃了一惊,后腿两步。之后又都围了上来,它们汪汪叫着,寻找进攻的机会。黑狗稍稍后退了两步,我猜到它要干什么,果然,它飞身跃起向我扑来,我大骇!急忙仍掉车子,用尽全力抬脚向它的右脸疾速横扫过去,狗在空中躲闪不及,侧头咬向我的小腿,好玄,差点被啃住,狗掉在了地上。我嘴里“啊,啊”大叫,顺手拔出车子上的水壶,向黑狗砸去,两条狗逃之夭夭。
  我眼看着黑狗已顺着墙进入院内,便原地深呼吸十几口,平静了一下剧烈跳动的心,小心骑车上路了。
  刚走出200米,就听到后面又传来了狗的尖叫声,回头一望,那两条狗又追上来了,特别是黑狗,头快速拱起,四腿弹地,象箭一般飞扑过来。我忙下车,一边断喝,一边捡石头,第一次掷向狗石头,使它的速度减慢了,当它再近一些时,我紧攒石头用力一挥,我知道狗要躲闪的,就虚晃一下,它头一歪,躲了一下,重新抬起头时,我那颗真正的石头正好砸在它身上,黑狗尖叫一声,骤然驻足,灰狗也只是站在那里朝我叫唤。我又连着向他们投了几块石头,虽说没有砸中,但料想它们也不会再进攻了,就仰天长啸两声,把《广播体操》中的扩胸运动连做数遍,我感到阵阵困乏,开始急促喘气,胸部闷得难受。
  在海拔5000米左右的地方,一个人就是坐在地上不动所消耗的能量和体力也相当于在平原上背负20公斤的重物在行走,此时如果两条狗再扑上来,我恐怕再也无招架之力了。
  看着狗也被灭了气焰,在原地望着我,有一声没一声地叫着,我把头盔拿下,倒挂在车把上,把五六块石头放了进去。我推车继续赶路,用极慢的速度调整恢复我的呼吸和体力。回头望去,那两条狗在距公路50米远的地方,平行地又跟了我三公里路。
  路上没有一个人,接近黄昏,太阳时而被乌云遮住,大地马上就黑暗起来,阴森森的,十分恐怖。
  20:00我到达了“鬼门关”五道梁,嘎玛才登队长老远就向我招手,他们开车已先到的五道梁保护站,向我询问了身体情况后,安排我住在保护站。五道梁保护站比不冻泉要好多了,有十几间房子,虽然破旧但可挡风遮雨,屋门被一把手铐锁着,在烧有煤灶的小房间里,我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觉,没有煤气中毒,也没有太大的高原反应。
  明天就要出发到风火山了,听说五道梁到风火山的路最难走,气候恶劣,空气稀薄,要是把这段路走完了,翻唐古拉山也没问题。风火山到沱沱河已经很近了,想到再过两天就能到长江源头沱沱河了,我心里又激动又害怕。
  
  五道梁遇到狼
  8月18日早上,我和可可西里五道梁自然保护站的队员合影后分手上路了,今天计划走80公里。
  刚走出5公里,就感到天气太凉了,冷风飕飕地吹,我用两条毛巾围住脖子,把遮檐布帽包在头上,再戴上头盔(内有软质泡末),使冷风吹不到头部,一会儿肚子也发凉了,我忙把上衣束紧拴在腰间,这阴冷阴冷的风,简直就是催病风啊。太阳不时出来露露脸,照得身上也出汗,但绝不可脱衣服,因为风依旧阴冷。我终于体验到了那句顺口溜的意义了“五道梁冻死狼,一边阴来一边阳”用在这里是再也恰当不过的了。
  公路上往来的车辆很少,我专心骑车。蓦一抬头,发现前方约400米处有一只大灰狼在公路左侧向我迎面走来,它当时正低着头走路,当它抬起头看到我时,平静地地望了望我,然后,折身离开了公路,缓缓走向田野,在一个月牙型的土堆后站住,伸出脑袋和两只耳朵看着我。我很害怕,不知它下一步会怎样行动,我把前面的包打开,把藏刀放在我手可拿到的地方,我很慢地骑车,头小心地侧望着那条狼,它一动不动,在土堆后望着我,我渴望有车辆经过,五分钟后,一辆红色的小轿车从我身后呼啸而过,太快了,它应该抛锚啊。紧接着,又一辆大卡车过去了,等我再回头望时,那狼已消失在土堆后面,我停车用目光搜寻好久,才忐忑不安地上路了。
  一只老鹰飞落在马路中间,10公分长的嘴啄着路面,一直等到我快到它身边时才"呱"的一声振翅飞向天空。高原上一个人也没有,整整30分钟都没有车辆的影子,一个人的世界如此寂静,令人窒息,空旷的青藏高原是如此凄美。我一直幻想着公路边每个土堆后面都藏有大灰狼。山坡上许多牦牛在吃草,看到了我,都纷纷圆睁双眼怒视着,我真担心它们会冲下山坡用那长长的头角把我顶翻。
  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我又看到一只狼蹲在前面的公路边,还是灰色的,它静静地盯着我,我想往回骑,但这是不可能的,我一旦退缩,它就会扑过来的。我忙把车停稳,挡在面前,拿出了藏刀攒在手中。灰狼站了起来,向我一步步走来,我没有其它防身武器,哆嗦地把三脚架拿了出来。我望着那只狼,用力把三脚架的三条腿拉了出来,一米多长的钢管银光闪闪,我拿在手中转了几圈,狼后退了两步,站在那里警觉地望着我手中的三脚架。我的汗顺着额头流了下来,顺着脊梁流了下来,顺着胳膊流了下来,我感到已经到了生命的边缘了,这时候一定要坚持。这是一场心理战争,狼是非常聪明的动物,它知道遇到什么人可以攻击,遇到什么人可以相持,遇到什么人要赶快逃匿,今天我身边有一辆自行车,还有一个闪光的三脚架,我可以相持,我有条件相持,只要这只狼不饿,只要这只狼不叫唤,不招来更多的狼,我希望就这样相持下去。
  我在等青藏线上的卡车,会来的,会来的,马上就要来了,坚持,坚持,坚持。时间一秒秒过去了,狼两只眼盯着我,盯着我手中的三脚架,我们谁也不动,时间是如此的漫长,生死在此一瞬间。终于,狼的眼光从我的身上慢慢向下收,它看着地面,逐渐把眼光收了回去,然后由左右望了望,身体缓缓转了90度,向山坡上一步步懒散走去。狼撤了,它走了,我又看到了生命的曙光了,我没有激动,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确认狼是真走还是假走,还没车来,下坡路,赶紧走吧,呆在这个高坡上目标大,凶多吉少,快走!我飞身上车,确认身后及周围没有险情后,急速驶下山坡,还屡屡回顾后面。
  一路上,我一直心惊胆战,我感到人对于自己的生命是如此没有把握,说生则生,说死则死,全在一瞬间,外出旅游,谈什么安全系数,全靠运气。
  又走了十几公里,看到马路旁有几只绿色帆布帐篷,我停下车进去探访,原来这里是一个勘探队,他们见我是骑车来的,很热情地给我倒上开水喝,还把弹簧床给收拾一下让我躺上去休息。我问这里怎么有狼?他们说这里的狼不少哩,要是进山里还有豹子呢,原先他们考察时,还被允许带枪,现在因为要保护野生动物,他们就没有了枪,进山时要好几个人结伴而行。我紧张地问:“前面到二道沟还有狼吗?二道沟到沱沱河还有狼吗?”他们的回答是多么的客观实在而又毫无意义:“哎,难说,你要是碰上了就有,没碰上就没有。”这话跟没说一个样,但是细想还真有道理。
  他们还给我讲了一件被拐的民工的事情,前几年,他们在可可西里无人区工作时,有一天在路上看见一个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民工,瘦得快要死掉了,蓬首垢面,皮肤龟裂,他们将他抬了帐篷,喂食物和糖盐水,将他救活,原来这些民工被骗进山里淘金,卖完苦力后就被打死或抛弃在山里,没吃没喝也没有车辆,很多人都死了,这个民工逃了出来,在无人的可可西里走了好几天,终于昏倒在地上,那些包工的老板都有武器,在山高皇帝远的可可西里,谁能奈之何?勘探队也怕被他们发现遭到报复,等那位民工康复了,就把他偷偷送了出来,后来勘探队又救了一个。我问现在还有吗?他们说现在没有了。
  告别了地质队员,我继续上路,马上就到风火山了,这里海拔高,云层低,一打雷就形成一种"滚地雷"的火球,顺着山坡滚来滚去,所过之处草皮烧糊一片。当年慕生忠将军就给这里起了个威风凛凛的地名,叫"风火山",这里冬季长达八个月,最低气温降到零下43摄氏度。
  前面有一座山,远远望去,路是直接插进山里的,那就是风火山,进了山之后,就是蜿蜒崎岖的山路,绕来绕去,爬山真吃力,还不敢用力蹬,一用力就缺氧,呼吸困难,我不时推车前进,我开始担心晚上到不了二道沟了。
  坚持着,我位移到了山口,有个小水泥碑子写着此处的海拔为5010米。我拿出相机拍照,一摁快门,却是倒卷的声音,不一会儿,就全倒完了,可这个胶卷才照了8张呀。我怀疑是没有电池了,因为在电量不足的情况下相机会自动倒卷的,我换上新电池和新胶卷,可刚一摁快门,又倒回去了,什么意思?我不明白,但也不容我多想,因为天气很暗,赶路要紧,此时要再有狼怎么办?
  不知怎的,自从上午遇到狼以后,我现在总把狼放到第一位考虑,总想要是再遇到了该怎么办?
  下山很爽,车子急驶而下,晚上我到达了二道沟,二道沟是一个小镇,其实就是给路人提供方便的一个驿站,除了餐厅住店,还有修卡车的。
  我计划明天到达沱沱河。

 


很好看啊,都是真事吗?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8-09 09:24:00.0


 


太可怕了,若是我,小命休矣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8-09 09:27:58.0


 


你真棒!实在让我五体投地地佩服!下站准备去哪里?

*海沃兹  发表于2001-08-10 04:20:20.0


 


野外的感觉真好,愿意共享

西湖初遇  发表于2001-08-10 05:53:55.0


 


路上有险有乐!欢迎朋友们一起冲出围城,到大自然中去!

信天谨游  发表于2001-08-10 11:59:22.0


 


我也要去!

ad也  发表于2001-08-10 15:30:16.0


 

大开眼界,有空我也要去!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