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爸爸的排骨味

风百合  发表于2001-08-24 05:49:20.0


 

故乡总是在离的很远又很近的地方徘徊。
没有羁绊的心到底能够飘多远?为什么落叶总要想尽一切办法回归地面?
思乡是一种情节,深邃的陷在骨子里的味道。

*********

爸很熟练的拎起一块精排,用刀背拍了拍,找了找感觉。铿锵有力的破起骨来,

此时的我还在熟悉着家里的气味.离家越久,家的气味越淡了,有时甚至要努力搜索才能再找回感觉。

骨以入锅,听到水泡上升,破裂,消灭的声音.咕嘟咕嘟的,很温暖的感觉。

我走进厨房,把脸伏在锅的上方,让蒸汽晕湿自己的脸,灼热之后是一阵清爽,我抬头看到爸的笑脸,蒸汽还蒙着眼睛,不太真切。

水声渐渐减弱,怕是以成粘稠的汤汁状了,掀开锅,爸熟练的用筷子捅了捅,骨上的肉以泛白,血丝全无,爸满意的笑了。骨的浊香满屋.吃饭了~~ 爸的余音在回响.

我仍带着些陌生,窃窃的坐在桌旁,看他们二人忙来忙去,中间终是隔着玻璃窗,人影晃动,看是真切,却终不是我的世界.

骨香四溢,满座都是它的温暖,热气淼淼的上浮,爸的语音吹散了浮气,我看清他们的脸,真真切切的笑脸。

含入口中的骨,便有熟悉的香味从四面八方涌来,咬进了一口汁水,一颗心也安稳的落入肚中,终是故乡的味道,那深邃的香,一丝丝的,渗着我的血脉,紧紧的连着面前着两个两鬓如霜的老人.

我回家了。

 


  好温馨啊!

醉里挑灯  发表于2001-08-24 06:22:46.0


 

一菜一羹,便含人间温情!


真不错

西湖初遇  发表于2001-08-24 12:29:38.0


 


这个夸张了点吧、、、哈、、、

张三无聊  发表于2001-08-24 16:04:31.0


 

我走进厨房,把脸伏在锅的上方,让蒸汽晕湿自己的脸,灼热之后是一阵清爽,我抬头看到爸的笑脸,蒸汽还蒙着眼睛,不太真切。 

------------这个夸张了点吧,你确定你真这么做了? r u sure ?


  馋了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8-25 17:50:29.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