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随感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9-11 12:48:52.0


 

我不知来过多少次上海了。这个我长大的地方,如今早已面目全非。我熟悉的亲人逐渐衰老,我熟悉的小弄堂不知去向,我曾经熟悉的方言对我来说是如此的陌生,陌生的一如那些林立的高楼大厦,那么漂亮,那么现代,却是那么地远。

上海的路越修越多,越修越高,却还是拥挤不堪。一路的塞车,塞车,让我无比怀念北京宽阔的街道。

安顿好,同迟迟与灯灯通了电话,约好见面的时间。迟迟瘦瘦高高,帅气与成熟都超出了我的想像。他点了一桌菜请我吃,上海的精致在吃上也充分体现,小小的碟子,摆的漂漂亮亮。可惜我的胃口实在有限,迟迟先是说如何如何好吃,见我无动于衷;就说如何如何美容养颜,我还是举筷为艰;最后无法,他只能威胁我,说我如果不吃完的话,就是不给他面子。我只好一口一口地尽力吃,很久没有被人强迫吃饭的感觉了。直接的后果就是我的胃不舒服了好几天。(可我是一直心存感激的。要知道除了我妈,再也没有人逼我吃过东西。)灯灯是典型的江南男子,清秀文弱。在西湖,我们从眼前的景色聊起,灯灯给我背西湖十景,头头是道。后来看到介绍才发现,他说的很多都不对,有充数之嫌。好在我也是不懂的,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这本不是我关心的。我们在湖心岛吃了藕粉,灯灯指给我看百合上次来照相的地方。我们沿着西湖走,说传说,说文学,说我们的菊斋,海阔天空,我有种回到学生时代的感觉。杭州的最后一站是去逛古旧书店,那里的书很便宜,蚊子也很多厉害。咬得我无法停留。我看中的一本书,品象实在是差,可是我还是犹豫再三,灯灯大概是看我实在是喜欢,只好说,他已经买过,可以送给我。我当时正为无数的蚊子烦恼无比,听到这句话无疑于仙乐,立时逼着他回去给我取来。(有时,我真的很霸道。)当我心满意足地回北京的时候,不知他们会不会骂我呢。我却是如此的开心,能认识这样的朋友。如果没有网络,这一切都不可想象。如果没有网络,我们终将在茫茫人海中擦肩而过。这是我想对很多朋友说的话。尤其是当我坐在淮海路的冰琪淋店里的时候,我想到了香香,想到我们在王府井的冰琪淋店里,手拿词谱,填花非花。就是那天我们说要一日一词,她写,我和。我一想起这些,就知道出来很长时间了,不知欠了她多少首词了。

回家看了看。奶奶还是老样子,眼睛看不清了,我握着她的手,抚摸我的脸,我告诉她,我没有变过,还是那个听话的孩子。奶奶哭了,我不知为什么,但是我擦去她的泪,紧紧抓住她的手。以前是她牵我的手,而如今,让我牵她的手吧。叔叔姑姑是明显地老了,他们却说,我一直没有变。弟弟妹妹都大了,也会同我一本正经地讨论事情了。一大家子人,热热闹闹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不知不觉中,我们都会老去。而当我们老的时候,却不会有这样的热闹,有这样多的亲人围绕在身边。生命在逐渐粗糙与简陋。我是多么喜欢那丰饶、单纯的生命,我是多么怀念那样的日子,与弟弟妹妹一起分食一只苹果,一袋糖果;拿着一枚一分的硬币也当作宝贝……而如今,我的弟弟在大洋彼岸。我们的直线距离正好可以穿过地心。什么时候,才能又聚在一起呢。以前我总是甩开他抓住我的手,而现在,我却是握不到了。当我听到他对爸妈说,别管姐姐了,让她过自己想过的日子吧,我知道那个同我又打又闹的弟弟,他长大了,他不在需要抓住我的手。

上海最后的一夜,我与同事看球出来,走在午夜的街头,满天的星,无人的街。这个城市终于入梦了。我也该走了,出来10天,还是有些倦了。事也办了,也玩了,也吃了,也看了,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可是我还是伤感了,在夜幕下的都市的街头,在微凉的风中,在黄色的月下。可是我还是伤感了,不知为了什么,也许就是因为我不曾把握的过去,不知把握的现在,无法把握的未来……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可是我为什么却在此时对生命起疑呢?

 


在?中生存的人就是忧郁啊--郁郁其不可再更

大刀~  发表于2001-09-11 14:33:42.0


 


感动,真好,真情就在点滴小事间

西湖初遇  发表于2001-09-11 14:56:07.0


 


  思绪便如水纹

醉里挑灯  发表于2001-09-11 15:01:47.0


 

忽然想起 但伤感是微微的了 如远去的船 船边的水纹。。。。。。


生命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想家了,想一个遥远的温暖的永远没有怀疑与背弃的家......我

濛濛  发表于2001-09-12 03:12:14.0


 


  不知道淮海路的冰淇淋好不好吃,有机会定要去尝尝:)

疏影残香  发表于2001-09-14 12:49:31.0


 

然后可以对同行的人说:“以前,有个人坐在这里吃冰淇淋的时候,曾经想到我呐。”


  他只能威胁我……

迟迟未归  发表于2001-09-15 01:01:42.0


 

晕倒,什么时候我变得如此暴力了!!! 强烈抗议。下次不请你吃饭了,去喝咖啡吧,哈哈。


蜉蝣!若討論生命,像是夏虫在語冰.試看先聖賢:孔丘述而不作,釋迦無法可說,老子絕

黃木  发表于2001-09-15 10:23:35.0


 

孔丘述而不作
釋迦無法可說
老子絕聖棄智


  还说冰淇淋呢,人家天涯恨死你们了,说你们硬敲了他两个冰淇淋:)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9-18 05:05:00.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