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杂乱不成篇之一

凤兮  发表于2001-09-16 06:44:48.0


 

或者每个女子对长发都有种莫名的情结在。为什么留长发?为什么削短它?这些问题我不知道别人是如何对待和回答的,对于我,却似乎是种永远持续的循环。
初时是长发的吧,可我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自己,除了影影绰绰的记忆外。而这个世界最不可信的也正是记忆。我的记忆是哪儿得来的呢?或者是父母的述说?我不清楚。总是在一片迷雾中抓住一点亮光,便以为是前行的路了,谁晓得前面会不会有坑洼陷阱呢?可这并不重要。
我到底想说什么?似乎有些混乱。今天是周六。我瘫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感冒了。怀有多深的怨恨呢?这句话一直在我耳边回响。我不知道,我无从理解别人的怨恨心理。或者是我从未深刻的恨过一个人?我不清楚,我也不能下个结论。姐姐喟叹的这句,恰如暮色里徘徊的钟声一样,久久不肯散去。
我在做什么呢?哦,我还在考虑是否剪掉头发。我是喜欢长发的,那为什么要剪掉辛辛苦苦留起的头发?我不知道。这似乎也是一种莫名的执着。努力的回忆那些久远年代的自己,开始恍惚。我真的这样走过了?而且似乎仍然要继续的走下去。我是整合的?还是分裂的?想起新读的小说,心里有些烦躁。或者我也不是一个完整意义上的人,或者是。
啊,还是回到我的头发上来。为什么起了念头要留长发?似乎是一只簪子。我从来没有发现原来一只浅淡颜色的玉簪能引起我这么多的联想。看着它,我浮想联翩。我决定留头发,我想象鬓发如云的景象。
整个的过程似乎是一出冗长沉闷的电影。我看着镜中的自己。黑发垂在肩上,挑起一绺,卷起来,触感有如光滑的绸缎,有些呆。镜中的自己是熟悉而陌生的。我不能完全的认识这个人。我仔细的瞧,可我无法把她和记忆中那个女子重合。有些变化。哪个更加真实?镜中的,还是记忆中的?似乎都是一种折射,我无从分辨比较。
越行越远的班车,没有看到我招手,气喘吁吁。头发飘散在风里。我喜欢发丝擦过面颊的感觉。剪还是不剪?
这是一种奇怪的饼。但很好吃。我看向窗外,"中国联通"、"SOFIET"、"源远流长,中国银行",我默念着。经七路,五龙潭泉水复涌,趵突泉夜间喷水,世贸大楼被撞,车停住了,是红灯。车厢里有些闷,我打不开窗户。人不是很多,今天是周六。
这是哪儿?我有些茫然。对面的店门上挂着马家牛肉的牌子,是顺河街,这儿有高架桥。高架桥?98年冬天,我从天津回来,半夜打车,心中忐忑,整个城市已不复记忆。只有高耸的桥梁,不熄的路灯,那么清淡的照着,似乎整个世界与其无关,又似乎整个世界在其掌握中。夜半的车,再见父母的欢喜,两个月的委屈,没有眼泪,却咳嗽不止。
还有什么?我看着窗外,已经是英雄山了。取出书来,堇象烟一样消失了。
我呢?我还存在么?一阵风吹过来,我打个喷嚏,终于又感冒了。

 


  剪,还是不剪?选择永远是困难的,不象感冒,说来就来了。。。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9-16 10:35:37.0


 


我呢?我还存在吗?

他人已歌  发表于2001-09-16 13:10:05.0


 


  身体的不适最能说明自身尴尬的存在性。

凤兮  发表于2001-09-16 13:34:21.0


 


你存在的很尴尬?还是觉得寂寞了哈?写得好!

莫道春早  发表于2001-09-16 16:26:31.0


 


一点点脆弱,一点点迷茫,因着身体的不适,全泄露在了笔端。

*菊衣*  发表于2001-09-16 21:58:01.0


 


一个我在射门 另一个我在守门 然后镜子就成了一个球场

721272127212  发表于2001-09-17 06:50:46.0


 


有人说时间不存在 此刻就是我

白圭  发表于2001-09-17 06:54:24.0


 


在城市中漂浮着这样那样的影象,象电影一幕幕放过,我们来到城市,发现内心如此虚弱

北望  发表于2001-09-17 07:30:00.0


 

有时候人还是要用外物证明自己的存在的比如长发?(:


思绪较乱,想什么呢

西湖初遇  发表于2001-09-17 13:17:26.0


 


  很意识流,也很好看。非常轻灵。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9-18 04:57:29.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