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问世间迟到为何物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9-18 16:13:56.0


 

上司约了人早上七点碰面。
    她十分担心地问我:“但是你能不能起得来呢?”
    我绝对迟到的良好传统,从小学一直传到了上班。如果我上过幼儿园,相信这个良好传统会建立得更早。

    咳,我最早的迟到记忆,是在全校早操时从操场的边缘悄悄穿过人墙,那时侯校门口值班的小同学也撤了,大约总没有想到会有人迟到得这样晚吧。我有时甚至裹挟在退操的人潮里混进教室。为此多年来我找到了小学、初中、高中学校所有不公开的边门,以及隐蔽性进退的技巧。比如初中时我就常常从一个边门进入校园,然后在早操的广播里穿过空无一人的校园直到跑进教室。高中的时侯姐姐家就在学校附近,为了伪装目标,我常常把书包寄放在她那儿只揣着第一堂课的课本上课去,这样即使遇到人我也理直气壮地撒谎说:有事出校门了。等到第二堂课时再去取书包,反正第一堂课老师已经见过我在座了。

    万一不幸一直昏睡到连早操时间也误了呢?这种情况在我的迟到生涯中也屡次出现。那就毫无办法了。如果是对自己好的老师,就风一样窜进座位,顶多老师朝你看两眼,是不会多说什么的。如果预计到会有罚站这样丢脸的惩罚,那只好等这堂课上完喽!
    我在数学课屡次迟到以后,数学老师把我拉到走廊里盘问:今天为什么?我只好回答:闹钟不叫了。
    她十分严肃地打断我:“这不是理由。”
    这不是理由。那就是贪睡呗。
    还是不是理由。
    我已经记不清什么才是正当理由了,但仍然继续非法迟到。
    只有语文课可以没有危险地穿过教室坐下,虽然持续迟到有点难为情,久了以后难为情也麻木了。误过了早操的迟到时期,我常常细细推算今天的第一堂课到底是谁上,然后再决定具体对策。

    其实学生时代再怎么迟到也是不干己事的。
    痛苦的上班时代来临了。

    四年级的时侯在一家公司实习,十分宽松,也没有多少事要做,常常睡到九点半才醒来——迟到有惯性,如果曾经连续两天在九天半醒来,多半第三天仍在九点三十分睁开眼睛——到公司里已经十点,总要提心吊胆上了电梯,然后从楼梯侧门走下一层到公司,看起来好象只是出去了一下而已,当然,我身上不会全副武装地提着大包小包的。
    这种技巧持续到正式上班。
    到了一个要八点打卡的公司,卡上一律七点五十五分,是由一个同事代打了很久,而我,仍在八点半时不声不响溜进办公室。后来更加明目张胆了,因为上司来得更晚,助理是不会管我们的。记得那时常常穿一件牛仔外套,必要的东西就装在大口袋里,以至于养成了丢弃手包的习惯。偶尔也被打扮齐整的上司撞见,揶我:“全公司你最舒服。”那有什么办法呢,我认定了自己生来就要迟到。

    小时侯冬天醒来时绝望地想:这样大的雪还要去上课。长大以后也逃不脱天天上班的命运,刹那间万念俱灰,心说此生如何是了。
    所以我不大欢喜午睡,一天要挣扎两次,已是人生至累,一天要迟到两次,又是多么丢脸的事!

 


问世间迟到为何物,总教菊菊以难为情相许!

江 枫  发表于2001-09-18 16:28:49.0


 


回忆

琥珀豆  发表于2001-09-19 00:51:51.0


 

我读高中时总也有睡不完的觉。所以我总是迟到。
我们老师是一个长得特像刘德华的年轻人,他抓迟到抓得很努力。
有天我又迟到了,学校值周的同学让我记下名字,我知道一记了名字准得上耻辱榜,我就狂草个“刘嘉玲”。
到了班级门口,我偷偷一瞄,结果发现刘德华正在讲台上发火呢。
我可不能撞到枪口上去,所以我就跑了。
我又不想跑太远,因为过会要上课了,因此我就往楼上跑。
我们班在二楼,我跑到三楼的梯口,往下看,准备等刘德华一出来我就随时往回跑。
结果,十分钟后我正第十六次探头往下看时,刘德华指着我大叫了一声:“你出来吧,我早就看到你了!小样儿!”
我灰溜熘地回到班里,他却没说我。他回办公室去了,我开始吹嘘我这一个早晨的经历,我们班的同学都笑倒,因为我学他说“小样儿”特别像。


六指琴魔里面就有一个迟来大师哦

他人已歌  发表于2001-09-19 05:46:50.0


 


  我是从来不迟到的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9-19 06:12:26.0


 

小学唯一一次迟到,是因为妈妈起晚了。结果我到教室门口,大家在早自习,我死活不进去。就在门口站着,抹眼泪,最后还是老师好言哄我进去的。好像犯错的是她,嘻嘻。


读书时我从不迟到,上班后我老是迟到,因为我是故意的

西湖初遇  发表于2001-09-19 13:12:22.0


 


  我一直很准时的,可是这些天天天迟到,因为习惯了睡到八点才起……

雨夜昙花  发表于2001-09-21 04:41:19.0


 


关于迟到

疏影残香  发表于2001-09-22 13:36:23.0


 

上中学的时候从来没迟过到,一旦睡过头就请病假了,那时候抽屉里的备用假条是按打计算的。
上大学的时候从来没迟过到,一旦睡过头就不去了,那时候上午十点前的课是基本不去上的。
工作以后也从来没迟过到,一旦睡过头的结果是恐怖的,人生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么乐趣呢?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