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我也想起了一个第一次。。。

*海沃兹  发表于2001-02-21 04:01:54.0


 

怎就忘了呢?这么洋溢的事情。还是水水提醒了。所有的第一次都是不应该忘记的。

机关工作人员的孩子在幼儿园住在一起,回家还是住隔壁。我家的隔壁住着虎子。我俩一个班。
中班的时候,大约是5岁。

那天是因为淘气被老师罚站,受罚的两个人,我和虎子。其他的小朋友都出去玩儿了。

起初很老实,都低着头。后来虎子开始挪动他的脚,我低着头斜着眼看的很清楚。挨的很近了。。。
虎子说:“电影里男的和女的亲嘴,咱们也亲吧!”我说好吧。他抓着我的肩膀把嘴凑过来,我只是轻轻地舔了一下他的舌头。

不知道这是不是初吻?

老师进来了,继续罚站。。。

后来虎子死了。据说是小手术可是麻醉意外。大人的脸色很难看我也没敢问。

 


哈哈。。。好玩,只是末尾伤感了。

水水个个  发表于2001-02-21 04:18:24.0


 


(发呆)怎么我记得小时候的第一次是让自己班的小男孩同别的班的小男孩打架?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2-21 07:00:57.0


 


无关第一次,小时侯的一些事情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2-21 08:16:05.0


 

我自己只记得小时侯很孤僻,不大跟别人玩,很瘦弱,也一直记得姐姐的一个朋友说我长大不会好看,听了有点伤心。

所以听到姐姐说我小时侯玉玉粉粉,人家都叫我小林黛玉的时侯,我大吃一惊。她说小学旁边住着一家人,叫小玉姐妹,最喜欢跟我玩。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那时侯,我一个人呆在家里,喜欢整理家里的抽屉,但是,只懂得把散乱的东西叠叠好,自然大人一抽一找,又全乱了,于是我成天都有事情做。而家里人少了什么东西,也总是来找我,我总能找到!这习惯竟然带到了别人家里,跟姐姐去玩,她们说话,我跑进人家屋里面把抽屉都整理好,主人家发现了,只好叫哎呀,什么都说不出来。

那时我极憎恨幼儿园,母亲找关系把我放进了最好的机关幼儿园,我却不习惯,中午的粥我又觉得象肥皂汤,总之我不喜欢去。姐姐说,那时周一送我去,周六才能接回来,但我总是一去就抽抽噎噎地哭着说:明天你们一定、一定要来接我。再后来,看我实在不喜欢去,就把我弄回家来。

那时最大的一件事恐怕是我曾骨折过一条腿,从姐姐背上摔下来,后来发现骨折了,我记不起来当时家里人怎么样,如今想来,母亲和姐姐一定担心坏了。而我,因为当地的医院没有十足的把握治好,便转到较大的城市,当时未成婚的姨夫和舅舅几个抬着我到医院,医生说晚一点怕是会落下残疾。以后家里就添了一张小床,我在床上躺了三个月,母亲说我那时会唱歌,可如今却是五音不全。每念及此,便觉永远欠着家人。


嗯,看来这个菊斋不能久待呢。

城南  发表于2001-02-23 06:15:22.0


 

小海呀,印象里我们一起在中年顽笑的时候,你是很快乐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你的东西也有那个味道了,也许你原本就是这样的。也不知道于你是好事还是坏事。

昨天刻了一张 Elvis 的唱片,正听着呢。现在放的是 <Bridge Over Troubled River>


西西,海姐,不会这么早熟吧??哈哈.

风百合  发表于2001-02-24 04:24:24.0


 


5岁就知道舔小男孩的舌头??你这丫头不简单!

胖墩儿  发表于2001-03-05 04:23:30.0


 

我17岁的时候同学告诉我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亲法,我当时吓了一跳。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