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寡妇村惊魂》

信天谨游  发表于2001-09-27 13:57:59.0


 

1. 《荒凉旅途》 

小颖打来电话,说后天要去宁夏一个寡妇村,让我马上准备一下行装,同行的还有刘星。 

宁夏同心县下马关有一个村子,长期贩卖吸食毒品,300多户人家有110户家里的男人被枪毙或判15年以上徒刑,使那个村子成了“寡妇村”。那里环境恶劣,三年不下雨,有个地名就叫“喊叫水”,当地人靠挖甘草,发菜为生。我们这次去那里走一遭,体验生活。 

小颖和刘星是我参加朋友组织的户外活动上认识的,一个月前,我们30多人都扛上帐篷来到离北京70公里外的白羊沟,晚上大家在河边一起吃烧烤,高声唱歌。小颖活泼热情,组织选营地,搭帐篷,刘星是个瘦小的家伙,默默在河涧里烤着羊肉串。吉他手的歌声伴着河水通宵流淌。 

8月28日下午,我们三人坐上了去银川的火车。
火车在内蒙古临河前停了下来,窗外是漂泊大雨,广播上说前面路基塌方。火车滞留了2个小时后缓缓前行,我倒吸一口冷气,四周是茫茫一片泽国水乡,从水迹上看,洪水曾淹没过铁轨,玉米秆子被泡在浑浊的雨水中,行色匆匆的几个影子在泥水里忙碌着。 

第二天中午,火车驶入乌兰布和沙漠,前后60公里内没有人烟,铁路两边是绵绵不断的沙漠戈壁,上面稀稀疏疏地生长些生命力极强的旱地龙,不远处就是蜿蜒沙漠中的黄河,河边生长些树木,被称之为防护林带,和沙漠相比,这些防护林是多么的渺小,根本不堪一击,它无非是黄河岸边因为水的属性本能地生长出的绿而已。去年我曾从北京骑自行车穿过这里,沙漠里整整走了一天,一年后的今天当两旁枯黄的旱地龙从我眼前一一掠过,看到被我车轮碾过的黄沙,一种怀旧的情愫顿时油然而生。我在车上不停给他俩讲着两边的风土人情。 

在晚点了三个小时后,下午四时火车到达了银川市。 
银川好大,马路宽阔,行人稀少,天空是那样的洁净蔚蓝,每朵白云里都象包着一个小太阳似的亮白亮白,望着辽阔的天空,我们情不自禁哼起了崔健的那首百唱不厌的《假行僧》: 
我要从南走到北, 
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见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假如你看我有点累, 
就请你给我倒碗水。 
假如你已经爱上我, 
就请你吻我的嘴 。 

第三天下午1:40,我们坐上了去同心县下马关的长途客车,据说300公里的路要走8个小时。恍惚中我们在车上睡着了。车过了吴忠,荒凉的戈壁滩上长些杂草,小颖醒来好奇地问:“这是草原吗?”“这儿哪有草原?这是戈壁。”“怎么那么多草。”“那草是防风固沙的,象这样好的植被在宁夏不多见。” 

就在此时,几辆摩托车从窗外疾驶而过,每辆摩托车后座上都放一只活羊,后座两边的筐子里再装着两只羊,刚好摩托车喷烟筒对着羊鼻子,我看了心里难受极了,羊也是有生命的动物啊!它们一定很痛苦的。然而在这里每天都在用这种不算仁道的方式运羊。 

天气渐暗,眼前的片绿已被甩在身后,窗外沟壑纵横,黄土连绵,天突然下起了大雨,客车在泥泞的路上摇晃着,前方一条宽宽的黄水流挡住了去路,听说今天这里刚下了三年来的第一场大雨,一辆手扶拖拉机抛锚在河中央。我们三人连连叫苦,估计客车很难过去,司机下了车,在河里淌了两个来回,上车后一冲而过。 

晚上10点钟,客车终于到达了终点下马关镇,这里气温很低,当地人都穿着毛衣,短衫短裤的我到了这里稍显单薄,我们住宿在一家回民旅馆,主人是一个鹤发童颜的回族老大爷,他热情地把我们迎到一间大客房里,里面有一张土炕,能睡四个人。 

小颖背包到隔壁去了,不一会就回来了,原来隔壁已经一个多月没住人了,满屋灰尘。一路颠簸使我们显得格外疲倦,洗漱后,打开炕头的棉被休息,才发现棉被就是单人褥子,又窄又短,不敢翻身。 


2.《夜半惊魂》 

下马关镇属于同心县,这里是黄土丘陵、河谷滩地和沙漠垣地,旱情严重,三年都没下雨了,当地人吃水都是到水管站去买,2立方水/16元,我们三个也尽可能节约用水。 

这里干旱贫穷,治安和社会状况令人担忧,西沟村长期贩毒吸毒,造成了严重的社会隐患,当地政府还存有腐败现象,所以我们这次走访体验民情会受到不少阻力,小颖建议先去派出所打声招呼,或许安全些。 

早上我们来到派出所,奇怪的是派出所共四个民警,没有一部电话,说是经费不足,装不起电话。所长对我们的到来表示不欢迎,除非我们到同心县城去备案。出了派出所,我们想要是到了县城是不是还让我们到自治区备案,算了吧,直接到农民家里和地里看看。 

整整一天,我们了解到除了干旱庄稼没有生成造成贫困外,还有教育问题,学费太高,孩子读不起书,小学一年级的每学期都要交90多元,有些老师一字不识,由于裙带关系被编入教师队伍,然后再找个中学毕业生代课,自己则不劳而获拿工资。从农民的眼里我们看到了无奈和辛酸,我们三人能力有限,答应回去后给他们寄些衣服和书本。 
(回到北京后第二天,我们就把原先收集好的衣物装了几个大包通过邮局寄了过去) 

走到村支书家,我们说明来意,他并不忌讳什么,系统地给我们讲了寡妇村的来历,80年起村子里有头脑的人就跑到广东沿海往回贩卖电子表,照相机,录音机等当时的紧俏物品,后来胆大的为了挣更多的钱就铤而走险,搞起了贩卖毒品。93年在云南枪毙了几个人,但终究是贩毒的钱来的快,以后村里经常有人搞这一行,最终的结果是家破人亡。有一个户人家的丈夫和两个儿子都死去了,剩下三个寡妇,好在现在抓得严了,贩毒和吸毒的人少了许多。

晚上我们来到镇子里的一家回民餐馆吃饭,一碗羊肉汤里竟有半斤肉,鲜嫩的羊肠加工得微红肥美,辣椒油飘着独特的焦香,面对这么一碗色味诱人的美餐,一天的奔走腿疼全被抛在脑后,吃! 

这时派出所长带一个民警进了屋里,关心地问了我们怎么今天怎么没走,都干什么去了,然后加重语气说:“这里治安乱得很,咱们下次要是再见面,恐怕你们是找我报案的。” 

晚上回到旅馆,我们三人很是害怕,刘星分析说要不要当夜就离开,我说这里全是沟壑黄沙,徒步能走到哪里?况且当着所长的面已与北京的朋友联系过了,不会出事的。 

小颖:他们最多把我们赶走,不让再呆这里,不会有人身危险。 
刘星:危险不会100%存在,但有,他们能掌握我们的行踪,危险就随时有,可能还会扣留我们的物品。 
小颖:我们大脑里存的东西他们是清除不去的。 
刘星:大脑的东西到了一定量的时候,他们也会清除的,他们不怕我们体验民情,怕的是有些腐败的东西暴露,前两年就因为腐败问题,三任县委书记都撤了。 
我心里也有些害怕说:这时候,我们要怀疑一切,做最坏的打算,不能轻信别人的话。 
小颖:终于体会到惊险啦,这是我今生出门遇到过最惊险的一次事情,我总算学会了一点点狡诈。 
刘星:你很聪明,但聪明并不代表理性,你是一个性情中人,喜怒哀乐表现太明显了。 
小颖:我被你看穿了,无地自容。 

我继续看书,过了一会儿,听到小颖叫:“煳味,有煳味,好象稻草烧的味道,信天,你过来闻一下。” 
我抽了抽鼻子:是有煳味,我闻到了,是草的味道。 
小颖:信天,你还是看书吧,有险情好告诉我们。 
刘星:我也闻到了,不会是有人放熏香吧? 
小颖:熏得我头晕脑涨,好怪呀,熏死我了,整个屋子都这味道。 
刘星:换一下吧,你和信天换下床吧。 
小颖:这味道太古怪了,全屋都有,换可以吗?床下面有什么东西? 
刘星:信天,你爬床下看一下,有没有人? 
我爬了起来:“好,我看看,没有呀,没有人,别在大惊小怪了,都睡觉吧。” 

屋里依然是烧糊的味道,突然听见小颖大叫:“火,着火了!”
我抬头望去,只见灯管的电线已经燃烧,冒着黑烟,火苗“扑嗒,扑嗒”掉在炕上,我们三人大骇,匆匆穿衣跳下床,门也打不开,任凭怎么拉拽,小颖几乎要哭了,我劝他们别慌,刘星用肩膀死命顶住一扇门,我憋足劲大吼一声,另一扇铁门终于拉开了。小颖和刘星跑去叫房东,刚出门,我听到“嗵”的一声,后来知道是小颖刘星俩人都重重摔了一交,我留守屋里,看着火一滴滴掉了下来,烧着炕上的被子,我手拿被子准备扑火,但电闸没断开,也不敢贸然行事,怕连线引发更大的火灾。 

不一会,回族大爷来了,手里端了满满一盆水,我大惊,忙说,别泼水,快关电闸,刘星他们也糊涂了,怎么不关电闸就回来了,大爷又跑了出去。电闸关了,我一被子把炕上的火扑灭,又跳上炕用被单把电线捂灭。火终于熄了,但大家谁也不敢再睡,赶紧换房。小颖惊魂未定:“今晚是我这辈子最难忘,最惊险的一次遇险。” 

大家都睡不着,分析着今天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在判定不是蓄谋引火之后,才迷糊着合上了眼睛。早上醒来,他俩的裤子全是泥巴,我拿到院子里拍搓了许久。 

与回族大爷告别,他得知我们就要离开了,放下手中的饭碗眼巴巴望着我们好淳朴地说着:“你们走了?不回来了?吃点馍吧。”

 


  接着写啊,把你的历险记全盘端上来!

*海沃兹  发表于2001-09-27 23:36:08.0


 


  感觉你一直在路上,都是真事么?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9-28 00:34:38.0


 


好,我正在整理,感觉的对,俺现在还在路上飘着呢。

信天谨游  发表于2001-09-28 11:25:24.0


 


每次看就给一颗心:)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9-30 06:54:28.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