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孤 独 的 河

秋水轩主  发表于2001-09-29 03:44:35.0


 

这是一条北方的河,一条孤独的河。
在领略了绿海的岑寂、群山的孤迥之后,她奔涌而出。一路上,萦山,萦城,汤汤西流。
没人知道,她湮去了几代人的足迹,飘忽了几多岁月,又曾有几人如我一样,于秋日的寒波中,与她相望,同她为伴,聆听她天籁般的低吟。
当两岸的苇花白发般扑入视野的时候,她总是挟着天然的潮湿,裹着泥草的气息,鼓荡起我的衣衫和心绪,拂着我的头发和面颊,让我的目光极尽河彼岸的大野、牛羊,以及日落、月升、闪烁的群星和墟里袅袅的炊烟。然而这一切都掩不住那种荒凉的存在,它来自亘古的人文情结,凝聚成为现实的具像,更将分分秒秒的时间分割成为定影。人来了,雁去了,没人在意,无人怜惜。花香时她奔流,雪落时她仍在冰下呜咽,而草枯叶落的秋季,她更瘦得可怜。
凝视她的瘦影,我常会与母亲这个概念联系起来。我想,她定是个伤心的母亲,也是个孤单的母亲。无人记下她孕育了什么,又哺育了谁。生命的存灭如草木,人世的苍凉含在落日的余晖里,含在薄烟中,在钓叟的鱼杆下,在寒夜流霜的天际。她只是将双眸凝视远方,在暮色与秋色的双重掩映中,默默无语。
也许,她已忘了一百年前的那个将领,将一队军营屯扎于此,守望河边那份原始的苍凉,在悲茄声中,将军发白,征夫泪尽。而从此,河水两岸人烟渐稠,市井繁华;
也许,她已忘了半个世纪前,我的父亲和他的一群兄弟们远闯关东,来到这里,赤着脚在初春的冰河上流放木排。从此,这条河成了他们的母亲河。在河边,他们的子孙一个个地出生、长大;
也许,她已忘了那群曾经嬉戏于她身边的童稚,怎样浪掷了童年、少年以及他们飞扬的青春;
也许,她已忘了,当年曾经美丽端庄的母亲,曾怎样心怀悲切在她身边堆起父亲的坟墓,于河边眺望几十年短暂而漫漶的岁月。然而,当年父辈们年轻的身影如何捉得住?她只是向前奔流着,不着一丝痕迹。最后将母亲也化作身边的一座土丘。
难道她真的如同浮屠一般,不肯三宿菩提树下,而怕生发一丝半点的情感吗?
北方的河啊,为何这般孤独且冷漠。
如今,来到河岸边的,仍是孑然的我。
眺望着这河流,我想,她是一万年前的,同时也是未来的。她是孤独的,然而,也是深邃的。
记得一位女作家在写秋天的时候,曾这样说过:“我爱这样的季候,只是我感到我爱得这样孤独。”同样,我也爱这秋天的河流,我爱得孤独且怆然。
北方的河啊,不知她曾否解读过庄子的《秋水》,不知她曾否看到过《蒹葭》那样凄茫的美,不知她曾否听过古幽州台歌,而因之徙倚遥思,惝恍永怀。生命的律动无休无止,这河流,这北方的秋天的河流——我终日伫立在她的身边,徘徊在她的视野中,探寻着她那博大的内涵,呼吸她粗犷却不失清爽的气息。虽然常常是怅然而归,却有一种情愫充盈于胸中,沉淀在血液里。是她头上那片片舒卷的白云吗?是她眼前飞掠而过的雁阵吗?是她碧波上摇曳着的一弯秋月的倒影吗?我想都不是。她无时无刻不在流淌,在过去与未来之间,不留一丝牵念,哪怕是惆怅,哪怕是欢娱,哪怕是落日的殷红。
也许,她从未感到过孤独,孤独的只是我未曾了然的心。她只是不舍昼夜的向前奔流。然而,这正是我眷恋于她的缘由。偏狭和浅陋的我,只能读出她的孤独和冷漠。而无数次地伫立于她的身边,在经历了造化的洗礼之后,我终于读出了她的坚定、成熟、庄严和美丽,我的梦也因此有了一种更深沉的依托。
我北方的孤独的母亲之河!

 


  张承志有篇小说就是《北方的河》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9-29 06:10:01.0


 

  “我相信,会有一个公正而深刻的认识来为我们总结的:那时,我们这一代独有的奋斗、思索、烙印和选择才会显露其意义。但那时我们也将为自己曾有的幼稚、错误和局限而后悔,更会感慨自己无法重新生活。这是一种深刻的悲观的基础。但是,对于一个幅员辽阔又历史悠久的国度来说,前途最终是光明的。因为这个母体里会有一种血统,一种水土,一种创造的力量使活泼健壮的新生婴儿降生于世,病态软弱的呻吟将在他们的欢声叫喊中被淹没。从这种观点看来,一切又应当是乐观的。” 北方的河,母亲,起源的象征,我们从这里出发,义无反顾。不论在哪里,我们血液中始终都有一条北方的河。


我也喜欢张承志的小说,尤其是《北方的河》和《黑骏马》。

秋水轩主  发表于2001-09-30 13:02:00.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